正文 第七百六十二章 哭笑不得的赵鹿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皇城大街很快安静了下来,或者说,大体上安静了下来数万金甲禁卫一南一北将大街一封,数万连弩往当中一指,那些乱跑乱窜的全贵公子全部傻眼了,一个个乖乖的站在原地,将身上的兵器等全部丢在了地上。

    所有人都死气沉沉不敢发出半点儿声音,只有林齐带着自己的一票打手,乐不可支的在人群中乱钻,疯狂的捡拾着地上的圣器。刀[木仓]剑戟、锤子流星,东方大陆的兵器品种比西方大陆丰富得多,各种稀奇古怪的兵器应有尽有,林齐甚至还捡到了一大包圣器级的绣花全,也不知道是哪位极品公子哥能使用这么诡异的兵器。

    那些公子哥看到林齐穿着歪歪扭扭的王袍,在人群中艰难的穿梭着捡拾地上自己丢下的兵器,他们的心都在滴血。虽然他们是家中最受宠的嫡系子孙,但是一件圣器啊,任何一件圣器都要耗费极其巨大的代价才可能铸造成功,往往一个实力稍弱的权贵家族拥有数十位圣境以上的长辈,但是族中的圣器还不够那些长老人手一柄的。

    也就是他们仗着嫡系子孙的面子,族中给他们特别的待遇,让他们得以拥有一件圣器。但是这并不是说这件圣器就是他们的了,而是族中‘借给’他们使用的,他们只是暂时拥有这些圣器的使用权。

    除非等到他们自己晋升圣境了,这件圣器才真正属于他们,否则的话,这件圣器的所有权还归属家族!但是林齐居然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将他们的圣器拿走,看他那凶狠的模样,分明是不准备还给他们了,这些公子哥的心脏都在滴血。有一些脾气暴蹂一点的卷起袖子就想打人,但是他们还没出手呢,白天、黑天兄弟就狠狠的给了他们一拳干净利落的将他们打晕在地。

    天庙的尊者被白天、黑天束缚住后都摆脱不得,神灵的身体拥有的力量,岂是凡人能反抗的?

    就在林齐搜刮得不亦乐乎的时候低沉的马蹄声传来,赵鹿带着大批身穿黑色蟒袍的太监策骑狂本而来。隔着还有老远一段距离呢,赵鹿尖锐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简直是胡来,你们是想要造反么?嗯?一群蠢货,一群废物,一群王八羔子,你们想死可以,自己抹脖子呀?何必连累你们祖辈呢?”

    赵鹿眼珠子叽里咕噜的乱转着,他说得好听,似乎是在埋怨这些冲动的公子哥不该连累自己的祖辈但是他心里那个遗憾啊这群蠢货,怎么就不跟着林齐冲击皇城呢?只要他们踏入皇城一步就能把他们全部诛杀了!

    血美帝国建国这么多年,当年开国的那些功臣遗留下来的贵族豪门已然式微,那三千死忠臣子的家族有八成都已经消亡于漫长的岁月长河中。如今血秦帝国最辉煌的那些贵族么,大部分都是最近两三千年才兴起的家族。

    这些人么,按照赢政的说法就是,全部杀光了正好给那三千死…忠臣子和百万死忠稚兵腾位子不灿所以大街上的这些权贵子弟居然没有冲击皇城,而是一声呐喊转身就逃赵鹿真的是觉得无比的遗憾。

    要知道,在那三千个沉睡了这么多年,忠心耿耿追随赢政熬过漫长的岁月来到今日的死忠臣子中,可有一个是赵鹿嫡亲的侄儿——可是赵鹿在世上唯一的血脉了,赵鹿也琢磨着,自己的侄儿在未来是不是有机会封王呢。

    没好气的策骑狂本而来,分开了列阵的禁卫,赵鹿骑在高头大马上,气急败坏的指着那些权贵公子怒吼道:“你们是傻子?还是蠢货?或者脑袋都被驴子踢了?嗯?你们知道不知道你们今日的行为意味着什么?如果不是陛下天恩浩荡,不和你们这群蠢货计较,你们都是满门抄斩的下场!”

    “携带兵器,裹挟大军,冲击皇城,你们想干什么?像前两天的那些乱贼一样造反么?。”

    赵鹿的眸子都变成了惨绿色,他死死的盯着这些面无人色瑟瑟发抖的权贵公子,恨不得一掌一个把他们全部劈死——一群没种的东西,你们倒是冲击皇城啊?

    因为赢政是夺舍重生的关系,这事情根本是不可告人的,所以追随赢政的三千死忠臣子,现在都还没有一个公开的能见人的名号呢。赵鹿也盘算着,如果能把眼前这些权贵公子的家族全部血洗一遍,朝堂上、地方上肯定有大量的职位空缺,那三千臣子、百万稚兵不都有地方安插了么?

    “公公,我们,我们只是和东顺王。。。”一个权贵公子终于站了出来,想要对赵鹿解释点什么。

    赵鹿一马鞭子抽了过去,马鞭宛如毒蛇一样撕裂了空气,将那权贵公子抽得惨嚎一声倒展了地上。赵鹿这万年老太监下手阴狠无比,马鞭撕开了这倒霉鬼的身体,一条深有一寸的鞭痕从他的眉心一直撕开到了他的小腹,差点没给这个家伙来了一个大开膛。

    鲜血汩汩而出,赵鹿阴沉着脸盯着这些噤若寒蝉的权贵公子冷笑道:“不要解释!不管你们为了什么,当街围殴本朝东顺王,你们同样是死罪!东顺王,是陛下钦封的王爷!围殴亲王,等同造反!”

    居高临下的俯瞰着数万不敢吭声的权贵公子,赵鹿冷酷的说道:“滚回家去,让你们的长辈来见陛下解释—一为什么你们有胆子纠集数万人携带兵器冲入皇城!滚回去,让你们的长辈来解释吧!”

    权贵公子们全傻眼了,他们为什么纠集数万人携带兵器冲入皇城?

    他们并没有拉帮结派,并没有恶意的聚众闹事,他们只是听说自己心中的仙子女神居然要许配给林齐这个野蛮人了,所以才恼羞成怒的想要来找林齐的麻烦。他们只是在一个凑巧的时间、听到一件凑巧让所有人都震怒的事情、然后很凑巧的同时赶到皇城、更加凑巧的对林齐出手而已。

    更要命的是,他们出手的时间,凑巧就是帝都刚刚上演了一次诸王造反的大乱之后两天,所有人的神经都还绷得紧紧的时候,他们就这么英勇无畏的差点冲进了皇城去!

    冤枉,他们真的冤枉啊!

    如果他们友这么回去家族里,向自家的长辈道明这件事情,他们完蛋了,他们彻底完蛋了!他们的继承权肯定会被剥夺,甚至一些家教严苛的家族,还会将他们废黜一切修为,剥夺他们的家族嫡子的身份后赶出家族,那就真的生不如死了。

    ‘哗啦啦’一声,大群大群的权贵公子哭嚎着跪倒在地,纷纷向着赵鹿跪了下来。

    “公公开恩啊,吾等知错了!”

    这此权贵公子,是世界上最胆大妄为的一批人当他们华丽的衣饰没有被扒去的时候,他们无所畏惧,他们敢于欺男霸女,敢于横行霸道,甚至杀人越货他们也没有不敢做的。

    但是他们又是这个世界上最软弱最胆怯最无能的一批人当他们身上的光环被击碎,当他们的权势面对了更庞大的权势,当他们尊贵的身份碰上了更尊贵的身份,当他们随时可能一无所有的时候,他们就是这个世界上最谦卑的存在。

    面对血秦帝国的皇帝,他们根本连反抗的**都没有。

    他们只是跪在赵鹿这个老太监的面前,哭泣着祈求老太监的原谅,祈求皇帝的恩典。

    老太监眯着眼,冷漠无情的说道:“哟?求咱家算什么?刚才诸位持刀拿[木仓]的冲击皇城的时候,可是胆大嚣张得很哪?现在求咱家一老阉人作甚?速速回去吧,让你们长辈过来!”

    林齐气喘吁吁的将地上最后一柄圣器抢到手中,然后野蛮的抓起一个正在哭泣求饶面子爵,将他手腕上的储物手镯野蛮的扒下,仔细的打量了一阵后,丢给了站在身边的阿尔达。

    身上用深渊魔蛛丝串起万多个各色戒指的阿尔达笑吟吟的将手镯接了过去,万多个储物戒指在他身上熠熠发光,宛如一套铠甲将他身体遮挡了起来。这些戒指都是这些公子哥慷慨的捐献,阿尔达正盘算着这里面能开出多少财物。

    嘿嘿怪笑了一声,林齐冲到了赵鹿面前,大咧咧的向赵鹿行了一礼。

    赵鹿急忙跳下马,目光诡异的向林齐身后的阿尔达等人看了一眼一—这些家伙个个身上都闪耀着各色精光,他们可都抢了不少的空间戒指和其他的空间法器,如今都挂在身上呢。

    林齐一把抓住了赵鹿的手,笑吟吟的说道:“老公公,本王在皇城门口被人行刺,这些混蛋得给本王一个说法!不过呢,本王大人有大量,不和这些小孩子一般计较!就劳烦公公给他们的长辈说一声一想要本王不追究今日的事情么,真金白银的拿出来,让本王满意了,这事情也就这么算了!”

    眸子里寒光一闪,林齐狞笑道:“如果他们舍不得那点身外之物,就别怪本王。。。啊,哈哈哈!本王如今可是陛下的女婿,陛下总要给本王做主的不是?”

    赵鹿哭笑不得的看着林齐,这家伙,感情赢政就是帮你追债的打手么?

    不过,让这些公子哥的家里好好的出一次血?赵鹿的眼珠顿时亮了。

    林齐凑到了赵鹿耳朵边:“公公,我们五五分账,能得到多少,就看公公的本事了!”

    赵鹿飞快的眨巴了一下眼睛,太监的本能,瞬间压过了他心中其他一切的杂念。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