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九十三章 魔法阵带来的希望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醉得昏天黑地人事不省的林齐在睡梦中突然惊醒,有人将一道冷冽的汁液灌进他嘴里,这道散发出淡淡的杨梅香气的冷冽寒流所过之处,酒劲被彻底划去,只是一激灵的功夫,林齐就彻底清醒过来。

    惊讶的睁开眼,就看到赵鹿正将一个残留着一点儿解酒汤的金碗放在床头的小案上。林齐呆了呆,然后用力的拍了拍额头苦笑起来:“有劳公公了,方才酒宴上,实在是被灌得狠了。”

    赵鹿皮笑肉不笑的点了点头,他阴声道:“东顺王可清醒了?陛下要见您呢。”

    林齐正要开口,隔壁一间房间内突然传来一声低沉的咆哮声:“他娘的半夜见鬼了,什么玩意往老子身上凑?他娘的,没卵子的东西,你半夜摸到老子床上干什么?”

    随着咆哮声传来的,是房门塌陷的声音以及人体被打飞后落在地上的哭喊声。

    林齐张了张嘴,赵鹿一张老脸变得无比的怪异,他指了指小案上的金碗,哭笑不得的说道:“陛下召见东安王和东顺王两位王爷,咱家来为东顺王喂醒酒汤,那边是咱家刚收的干儿子侍候东安王,这事情闹得……”

    林齐急忙跳起来跑到了隔壁的房间,就看到一个中年太监哭天喊地的倒在门口,黑胡子大咧咧的一脚踏在这中年太监的胸口上,放声喝骂道:“你这没卵子的家伙,想对老子做什么?嗯?就知道你们这些阉人没一个好货,半夜三更非请勿入,非奸即盗……你,你,你莫非窥觑老子的美色?”

    紧跟着林齐走出来的赵鹿差点没一跤摔倒在地,就您这德性?窥觑你的美色?赵鹿张了张嘴。好容易才忍住了喉咙口的一口热血,无奈的苦笑了起来:“东安王,这小崽子是咱家派去给您喂醒酒汤的。小安子,还不速速向王爷赔礼?”

    那中年太监哭天喊地的向黑胡子赔礼不迭,黑胡子有点尴尬的摸了摸下巴上浓密的胡须,无奈的哼哼道:“嘿,醒酒汤啊?早说不就成了?搞得这么吓人干什么?半夜三更一个没卵子的阉人站在床头,没被老子打死,算是你小子运气好。”

    狠狠的瞪了赵鹿一眼,黑胡子大咧咧的掏出一根雪茄丢给了林齐。然后自己嘴里也叼住了一根胡萝卜粗细的雪茄,这才冷声哼哼道:“这位。老公公,老子……不。本王见不得阉人,以后伺候老子的人呢,选年轻漂亮的大姑娘过来。啧,本王现在是血秦帝国的驸马,你弄几个宫女来伺候又怎么样?”

    赵鹿一口气憋在嗓子眼里上下不得,他幽怨的看了黑胡子一眼。终于明白黑胡子比林齐难伺候多了。还弄几个宫女来伺候?这里是皇城啊,皇城啊!嬴政可以赏赐几个宫女去皇城外伺候你,但是这里是皇城,要是用宫女伺候着,伺候着,这些宫女被伺候上了床,这传出去的话,血秦帝国的皇城都成什么地方了?

    干笑了一声,赵鹿这个万年老太监伺候人伺候惯了。他也不敢对黑胡子使脸色,只能小心翼翼的向黑胡子赔礼道:“这是老奴疏忽了,还请王爷见谅。陛下还在后花园等着呢,还请两位王爷赶紧去觐见吧,千万不要让陛下久候了。”

    黑胡子哼哼了一声,一把将地上那中年太监抓了起来,然后随手抓出一大把的各色宝石塞进了这太监的袖子里,用力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横着膀子就朝院子外走去:“皇城啊,啧,没想到本王还能在皇宫里过夜。不过这皇宫规模够大啊,比高卢帝国的那皇宫可是大多了。”

    听得黑胡子的话,赵鹿不无得意的笑了笑,高卢帝国的皇宫?那个只有血秦帝国三五个行省大的小国家,它的皇宫能和血秦帝国的皇城相比嘛!皇宫只是一座宫殿,而皇城,这是一座实实在在的城池啊。

    在赵鹿的带领下,林齐父子俩来到了一座巨大的园林中。

    偌大的园林中种满了枫树,正是秋风乍起的日子,枫叶赤红如火,满院子高大的,起码有千年历史的枫树被四周灯火照耀得宛如血一样红。园林正中的那一口深潭倒映着岸边火一样的枫树,这口数千亩大小的深潭也就变得血池子一般。

    嬴政穿着一条血色长袍,端端正正的坐在水潭边一座石质平台上。苏明子和尉曜等数十名追随嬴政跨越万年岁月来到现今的开国重臣惬意的散坐在四周,他们和嬴政倒是没什么君臣的拘束,反而像是积年的老友一样的亲热、熟络。

    看到林齐父子两走了过来,嬴政笑着拍了拍手:“随意点,坐吧。东安王说得好,大家都是一家人,也不用搞那一套虚礼了。朕出身荒野,最是烦那些繁文缛节的勾当。”

    林齐和黑胡子的眸子同时一凝,朕出身荒野?

    好吧,林齐算是确凿的认定这是一头万年老鬼了。血秦帝国的皇帝,除了开国大帝是真正的出身荒野的一个伐木人,其他的皇帝哪一个不是锦衣玉食养尊处优的贵人?

    只是,林齐就当做没听清嬴政的话,他笑呵呵的坐在了嬴政身边的一张大椅上,随手将嘴上叼着的已经吸掉了一半的雪茄丢进了水潭中。黑胡子也不客气,他晃着膀子坐在了林齐身边,然后大咧咧的笑了:“陛下说得是,那些什么规矩是最让人讨厌的。我们林家,哈哈哈,向来就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规矩,就好像本王的那些个长辈,平日里不都和本王嘻嘻哈哈的么?”

    苏明子的脸哆嗦了一下,看得出来,你林家的确没什么规矩。苏明子很好奇,林齐和黑胡子的那些长辈,都是何等人物?他真的想要见识见识,这个家族的其他人了。黑胡子已经是这般的极品性格,天下估计不可能找出比他更加粗犷豪放的人了吧?

    嬴政笑着和黑胡子胡诌了几句,然后他肃然看向了林齐:“东顺王,灵犀佑国王的孙女胡馨月,可是和你在西方大陆的时候就结识了的?”

    林齐应了一声‘是”然后将他和胡馨月编造出来的两人在西方大陆如何结识的经历说了一遍。

    嬴政眯着眼,目光闪烁的说道:“那胡馨月说你在某处深渊世界中,蓄养了百万恶鬼,麾下有数百圣境,更和一些半神境界的强横存在签署了同盟合约,可有这样的事情?”

    林齐呆了呆,沙心月就这么把自己给卖了?他算是明白了,为什么黑胡子会突然被赐婚了,感情嬴政看上了自己拥有的第五深渊的那些力量。

    沉吟一阵,林齐决定不隐瞒什么,他的实力越强,势力越大,嬴政就对他越重视,自己本家在东方大陆的利益才更有保障。反正自己的这点力量在血秦帝国看来并不算什么,嬴政也不会因为自己手上拥有的实力而忌惮什么,反而只会更加的倚重他。

    “不仅如此,臣还曾经被投入教会的黑渊神狱!”林齐淡然道:“臣麾下的那些圣境,大部分都是臣从黑渊神狱带出来的。他们在西方大陆,都是所谓的异端,诸如说灵魂神教的当代教宗,以及其他一些大小教派的高层,如今臣已经放手让他们去西方大陆召集旧部,同时发展壮大自身了。”

    嬴政的眼睛亮了,他若有所思的看着林齐:“灵魂神教?有趣……”

    林齐继续说道:“至于那个深渊世界么,臣侥幸,趁着他们以血祭之术唤醒某个强横的太古邪灵的机会,那个深渊世界的所有强者都在那时候耗尽了体力,所以臣趁机控魂,将他们的灵魂全部掌握在手中。那个深渊世界的一些隐居强者之所以和臣签署同盟合约,也是因为他们的子孙后代的生死都被臣掌控了,所以他们算得上是臣最坚定的盟友。”

    嬴政和身边重臣同时吧嗒了一下嘴,这林齐的运气,怎么就这么好呢?

    苏明子摇摇头,然后笑着站起了身:“如此,不知东顺王如何与那深渊世界联系?”

    沉吟片刻,林齐手一挥,数十块魔法阵盘飞出,在他面前形成了一个立体的空间传送法阵。林齐沉声道:“这个传送法阵,就是臣和那个深渊世界联系的通道。只是,这里位于东方大陆,若是要将他们传送来这里,怕是这个魔法阵盘并不足以支撑撕开空间所需的损耗。”

    一旁的嬴政笑了,他指着苏明子笑道:“无妨,苏卿是我血秦帝国第一阵法宗师,纵使那深渊世界远在西方大陆,深居地下,但是有苏卿出手,自然能开辟一条稳固的通道。”

    嬴政说这话的时候,尉曜等武将的眼珠子都红了!

    林齐居然有这样的传送魔法阵盘,也就是说,在那个深渊世界,一定有一个固定的阵盘和这一座法阵遥相呼应。只要知道了那个深渊世界的空间坐标,血秦帝国的军队就能通过魔法阵传送过去!

    而林齐能够出现在东方大陆,证明那个深渊世界一定和地面世界有通道相连!

    这是一条攻击西方大陆的捷径啊!等得血秦帝国收拾掉了大陆之桥上的那些臭哄哄的游牧民,利用这条捷径前后夹击,西方大陆转瞬可灭。

    嬴政的眼睛也在冒火,他沉声道:“苏卿,速速检视这魔法阵!”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