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二十三章 初抵安国行省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海城,血秦帝国正东滨海最大的商港,甚至在整个世界所有大陆的商港中,它都能排入前五之列。西方大陆规模最大的维亚斯港城和海城相比,根本就是成年人面前的一个小不点,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海城名之为城,实则是一片极其富饶的,由近百座大小城池组成的城市群。这一片城池群绵延数千里,四处都是平原,土地肥沃,物产丰富,子民繁多,是血秦帝国不多的一品行省之一。

    安国、越国、舆国三大行省,则正好成品字形,将海城团团包围。

    安国在正北,越国在正西,舆国在正南,三大行省都是血秦帝国的二品行省,同样是富庶无比、人烟繁茂的上等行省。这三个行省每年的岁入加起来,就比西方大陆高卢帝国每年的总赋税收入高出五成。

    尤其安国和舆国一南一北,两大行省分别有一座半岛宛如人的手臂一样向东方大洋延伸开。两座半岛探入深海足足有两千多里,海城之所以繁茂无比,就因为这两座相距千里的半岛围成了一个巨大的优良海港,以至于海城港口万年无波,是世间一等一的优良海港。

    依托这三大行省,海城成了世间一等一的商港;而同样依托海城,安国、越国、舆国也成了血秦帝国的富饶之地。二者相辅相成,在各个方面相互融合,实则已经成了不可分的一个整体。

    血秦帝国十八皇子定海王赢逸,也就是熊万金的王爷姐夫,就是海城之主。他受封海城数十年,在将海城发展得更加繁荣的同时。他的触手也已经探入了这三大行省中,这里的地方权贵门阀都向赢逸宣誓效忠,甚至这里的地方基层官员,很多人干脆就是赢逸的门客。

    若是再过数十年,这三个行省势必成为赢逸实际意义上的封地。

    但是今天,距离海城最近的安国省治‘民安城’内,一座巨大的传送法阵正爆发出夺目的金光。一队队身穿亮银色甲胄,威风堂堂、神气活现的禁卫正不断从传送法阵中走出。短短半个时辰,已经有超过十万禁卫走出传送法阵,控制了民安城内外的所有城防枢纽和要害地点。

    而银甲禁卫还在不断的出现,犹如洪水一样近乎无穷无尽。

    血秦帝国以血色为尊,以铁黑色为贵,就连血秦帝国的军队,要么清一色的血色甲胄,要么清一色的铁黑色甲胄;除开皇城的禁卫为了凸显他们的地位。才披着一身金色铠甲。除开皇城禁卫,整个血秦帝国唯一穿戴异色甲胄的,也只有青黎公主的亲兵禁卫了。

    作为赢晸最宠爱的小公主,青黎公主特立独行,她的禁卫通体上下一水儿银色,就连兵器、披风和坐骑都是一水儿的银白色,满朝上下没一个人愿意因为这个得罪青黎公主,大家都睁眼闭眼的当做不知晓这件事情。

    眼看青黎公主的禁卫逐渐控制了整个安民城,安国现任总督任青琊额头上冷汗不断的渗了出来,他身边站着的安国行省大小官员也是面色难看的低着头。不敢有人发出半点儿声音。

    安国被封给了东顺王林齐,这事情早些日子就传遍了整个安国,如今行省上下的官员和权贵之家,一个个心中忐忑,谁也不知道这事情该如何处理。他们已经投靠了定海王赢逸,原本以为这是一条粗大腿,可以庇护他们荣华富贵。

    但是没想到,这里突然蹦跶出来一个东顺王!

    仅仅是一个东顺王也就罢了,一个来自西方大陆的蛮夷之人,在血秦帝国一点儿根基都没有。只要行省上下的文武百官齐心协力,轻轻松松就能架空他,随意的将他玩弄于掌心之中。蛮夷之人嘛,也没见识过东方的富饶繁华,每年随意打发他点金银珠宝,估计他也就心满意足了。

    但是随着帝都的情报不断的传来,任青琊等人的心就越来越沉。渐渐的他们哭的心思都有了。

    这个东顺王,怎么能如此的彪悍?这些惊天动地的事情,他是怎么做到的?

    被赐婚青黎公主。当即杀死武阳侯,当街劫掠数万权贵子弟,还得到了赵鹿那万年老不死的鼎力支持,和赵鹿联手敲诈勒索数万权贵公子背后的家族,得到了一笔天文数字的赔款?

    这也就罢了,当黑胡子堂而皇之的露面,当街暴打血襄公岳屠,直接导致血襄公一脉倒了血霉,然后黑胡子居然拿出了一件神器当做聘礼!神器啊,哪怕是青春女神的眷顾那样的鸡肋神器,那是普通人家能够拥有的?

    整个血秦帝国就找不出一件神器来!

    这说明了什么?这代表着东顺王林齐背后的背景太深厚了,深厚得让人无法相信。

    如此一个背景深厚,强势无比的王爷突然驾临,而且他还带来了青黎公主这尊大神,任青琊他们只觉自己前途暗淡,怕是身家性命都难以保全了。他们只期盼着,期盼着自己背后的定海王赢逸,能够表现得强势一点,起码能够维护自己这些人的利益吧?

    就在任青琊等人忐忑不安的时候,传送法阵内突然一道可怕的强光冲天而起,‘嗡嗡’巨响声中,控制传送法阵的那些阵法师差点没被狂暴的空间波动丢了出去。他们急忙将大量的魔法晶石加持在传送法阵中,好容易才将这波动的传送法阵稳定了下来。

    一条高有三百多米的恐怖人影出现在众人面前!

    玄蓝脚踏着直径超过千米的寒冰魔环,大咧咧的从传送法阵内走了出来。这家伙穿着一套厚重的玄冰甲胄,青蓝色的甲胄正不断的向外喷射出大片的寒气。这甲胄是嬴政这两天赐给玄蓝的,谁也不知道嬴政从哪里弄来的这套巨大无比的甲胄,但是这甲胄很合乎玄蓝的心思,他很高兴的接受了赢政的好意。

    这是一套几乎覆盖了玄蓝全身的玄冰甲胄,用某种半透明的晶石材料锻造而成,有着极其强悍的防御力,起码从这甲胄的厚度来看,厚度将近两米的铠甲,基本上不是人力能攻破的。

    穿着这么一套沉重到了极点的铠甲,玄蓝大咧咧的走出了传送法阵,‘嘎嘎’怪笑了起来:“这里就是林齐的封地么?也就是说,是我们的地盘啦?那个皇帝老头说,玄蓝可以随意的享用这里监狱里的囚犯?嘿嘿,这里监狱里关押了多少人啊?”

    一边咆哮着让人不寒而栗的话语,玄蓝一边从挂在腰间的一个铁囚笼内抓起了十几个面无人色的膘肥体壮的大汉,随口塞进了大嘴里咀嚼起来。

    任青琊等人呆滞了,他们宛如雕像一样看着玄蓝,恐怖欲绝的目光死死的盯着他腰间挂着的那个三十多米见方的铁笼子——那是一个特制的金属囚笼,里面塞满了身体强壮的大汉,看这些汉子额头上的铁烙印,证明他们都是帝都天牢内待决的死囚!

    但是就算是死囚,被砍头也就够了,玄蓝居然把他们吃了下去!

    当着安国行省总督以下数千个文武官员,玄蓝大咧咧的在他们面前大吃活人!

    听到玄蓝嘴里发出的‘嘎吱嘎吱’的骨头断裂声,任青琊只觉小腹一阵抽搐,他差点尿了出来。身居总督之位,任青琊是不折不扣的封疆大吏国朝重臣,他生平什么事情没见过?但是这种大吃活人的事情,真的将他吓得差点尿了裤子!

    苍天啊,这是什么凶残的怪物啊?与其被玄蓝吃掉,还不如被千刀万剐凌迟处死来得痛快!

    玄蓝微微一步迈出,就直接到了任青琊等人的面前,他低头看着任青琊,仔细的分辨了一下任青琊身上的铁血二色的官袍,再看了看他腰间悬挂的血色印玺,用力的点了点头:“你们都是这里的官儿吧?你们皇帝老头儿说过,我可以随便从监狱里拿人吃,你们监狱里关押了多少人啊?”

    任青琊面容呆滞的扭头看向了站在他身后,专门主管一省刑罚的安国督尉。

    安国督尉只是惊恐的看着玄蓝,他的身体剧烈的哆嗦着,然后逐渐翻了个白眼,生生吓得晕死过去。

    就在任青琊恨不得拔剑将安国督尉一剑刺死的时候,传送法阵附近传来一声高亢入云的尖啸:“东顺王、青黎公主驾到,百官跪迎!”

    随着那太监特有的尖锐啸声,身穿王爵袍色的林齐挽着青黎公主的小手,大步从传送法阵内走了出来。

    被玄蓝吓得陷入半死状态的任青琊等人惊醒过来,他们急忙跪倒在地,额头重重的碰在地上,再也不敢抬头。一个玄蓝就彻底击溃了他们心中的所有侥幸之心,他们再也不敢有任何别的盘算。

    林齐‘豢养’了这么一个可怕的吃人怪物,而且这吃人怪物还得到了嬴政的特旨让他随意的在监狱中猎食囚犯,这……这种非人的存在,根本不是任青琊他们能对抗的对象!

    乖乖的跪下迎接吧,他们还能怎样?

    十八皇子定海王赢逸?在这一刻,赢逸已经被他们丢去了九霄云外!

    和嘴角挂着血浆正在大口吃人的玄蓝比起来,谁他娘的还记得赢逸是谁啊?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