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二十八章 深不可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安民城内。

    露台上,彩衣青年发出了凄厉的惨嚎声,他的身体剧烈的抽搐着,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被某个不知名生物咬断的胳膊。他嘶声尖叫道:“你知道我是谁么?你知道我是谁?你们敢残缺我的身体……”

    玄蓝慢吞吞的从露台边探出了半个脑袋,他硕大的眼珠死死的盯住了彩衣青年。

    “林齐,有人吃么?这个家伙看起来肌肉很结实,应该很有嚼头。已经被吃了一条胳膊啊?给我一条大腿怎么样?我现在发现一个真理,实力越强的人,他们吃起来越容易饱肚子!一个天位吃下去顶得上一百个普通人,一个圣境顶得上一百个天位啊!”

    玄蓝的出现宛如骆驼背上最后一根稻革,彻底让这彩衣青年崩溃了。一头巨人,一头冰霜巨人,一头有着圣境实力的冰霜巨人!天哪,神啊,太古传说中,这些巨人曾经圈养人类作为食物,玄蓝说要吃掉他,那是绝对会吃掉他的!

    “我是……”彩衣青年大声哭喊起来林齐狠狠的一脚踢在了他胯下,他冷漠的说道:“我不管你是谁,说,你们用什么手段控制了青黎?还有,你来找我有什么事?赶紧说,不然的话。口。”

    哗哩哗哩拎着短刀凑到了彩衣青年的身边,小心翼翼的用短刀在他头皮上刮了一下。不得不说哗哩哗哩的手艺很不错,他三下五除二就将彩衣青年刮成了一个光头,并且沿着他的发际线在他的头皮上切开了一条细细的伤口顺着这条口子,可以轻松的将彩衣青年的头皮扒下来。

    “伟大而恐怖的主人,哗哩哗哩知道食脑魔的一个秘法,揭开人的头盖骨,可以通过他脑浆的反应判断他是不是说谎!您需要您最最忠诚的哗哩哗哩揭开这家伙的头盖骨么?”

    彩衣青年哭喊了起来:“我什么都说,我什么都说!”

    唯恐林齐让玄蓝吃了他,或者被哗哩哗哩揭开头盖骨,彩衣青年哭丧一样的将自己的身份和来历说了一遍。

    彩衣青年的名字……林齐忽略了,他才懒得理睬这种人叫什么名字。而这个彩衣青年的身份倒是有点可观,他居然是创始神宫首席大神官,也就是所谓的创始神宫首席殿主的传人,在创始神宫拥有传法圣子的身份。

    青黎公主之所以突然僵硬不动,这是创始神宫的密咒在起作用。青黎公主学习了创始神宫最高秘法铸灵之术,但是这毕竟是创始神宫的最高秘法外传的铸灵之术当中都人为的存在一个致命的漏洞、创始神宫的核心神职人员,可以通过密咒控制修炼者的一举一动!

    这是创始神宫为了防止铸灵之术外泄而做的手脚,任何修炼了外传的铸灵之术的人,生死都掌握在创始神宫的神主之中,他们制造的所有灵傀儡更是不能逃脱创始神宫的掌控。

    而彩衣青年这次来,就是准备用青黎公主的生命,威胁林齐,让林齐配合创始神宫行事。

    “弥罗神教、天嘉和其他各大势力联手准备诛杀血秦皇帝赢政。”彩衣青年惊恐的看着蹲在自己身边的林齐低声咕农道:“但是不知为何,计戈突然外泄,赢政已经知道了我们想要刺杀他,所以想要对他下手,势必非常困难。”

    因为林齐通过胡涂将天庙、弥罗神教等势力准备刺杀赢政的计戈泄露给了赢政,又故意让赢芍得知计划,外泄的事情,赢芍完全按照胡涂的剧本,将这件事情反馈了回去。

    天庙和弥罗神教等势力阵脚大乱!

    赢政已经知道了他们的计划”他们势必只有两个选择。其一就是放弃这个计划,和赢政相安无事。但是以他们对赢政的了解,他们就算愿意媾和赢政也势必会秋后算账,将他们逐个攻破。

    其二就是继续下手刺杀赢政,但是想要刺杀有了防范的赢政,无疑要动用更大的人力,耗费更大的心力。而各大势力的约定中就有一条,不管是哪一方势力最终给了赢政致命一击,他们的代理人将成为血泰帝国的下一任皇帝!

    “所以你们创始神宫找到了我,想要用青黎公主的性命威胁我帮助你们刺杀赢政?”林齐‘震惊,的看着彩衣青年:“你们怎么能想到这么……狗屁不通的主意?”

    彩衣青年死死的盯着林齐,他低沉的说道:“你是赢政的宠臣,你又是他名义上的女婿,你有机会宴请赢政。只要是赢政答应你的邀请,出席你的宴会,那么我们创始神宫就有机会以一宫之力刺杀他。”

    林齐轻轻的摇了摇头,这群宗教疯子,果然是异想天开得很。

    轻叹了一口气,林齐眯着眼睛盘算了一阵,然后一把掐住了彩衣青年的脖年!“我懒得和你讨论关于刺杀皇帝这样的高风险话题,我只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完整的,不会受人控制的铸灵之术,将它的修炼典籍交出来,我可以饶你不死。”

    彩衣青年苦涩的看着林齐:“创始神宫,只有神主一人知道完整、完全、没有后患的铸灵之术的修炼典籍,他老人家随身携带,从来不会假手他人保存。我身为传法圣子,也并没有修炼铸灵之术!”

    林齐深深的看着彩衣青年的独眼,他的阵子里透露出的,是紧张和恐惧,显然他说的是实话。整个创始神宫,只有创始神主一人修炼的铸灵之术没有任何后患,其他人修炼的全部是那种随时可能为人所制的铸灵之术。

    林齐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这就是宗教势力可怕的地方,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偏偏在他们做起来却是最理所当然不过。想想看吧,创始神宫那么多的高级神职人员,他们的生死都掌握在创始神主一人之手,创始神主做到了真正的生杀予夺一言而决。

    “那么,你没用了!”

    林齐扭断了彩衣青年的脖子,一把将他的灵魂抽了出来。阿尔达贪婪的将彩衣青年的灵魂一口吞下,而玄蓝则是乐滋滋的抓起了彩衣青年的身体,小心的扒光了他身上那累赘的彩色长袍,然后和小孩子吃糖果一样舔了舔他的身体,最后‘咕咚,一声将他吞了下去。

    阿尔达眯着眼,他的阵子里闪烁着奇异的光彩,他正在以灵魂神教的秘法,搜索彩衣青年记忆中最隐秘的角落。过了一会儿,他低声念诵了一声咒语,青黎公主的身体微微一颤,恢复了行动的能力口重新恢复〖自〗由的青黎公主一跃而起,飞扑到了林齐的怀中,两行泪水无声无息的流淌了下来。

    她低声咕农道:“夫君,你现在能明白赢云的恐惧么?”

    林齐缓缓的点了点头,他抚摸着青黎公主柔顺的长发,眼睛已经眯成了两条线,一抹让人惊恐的寒意从他阵子里射出,他低声说道:“没有后患的铸灵之术!青黎,看来我们的目标,要变一下了。”

    青黎公主诧异的看着林齐,她还没听懂林齐是什么意思。

    林齐轻轻的摇了摇头,他突然觉得,在这次天庙、弥罗神教等人针对赢政的刺杀中,他应该、也必须获取更多的东西。创始神宫的传法圣子居然敢用青黎公主的性命威胁自己,那么林齐不介意给他们一点儿惊喜。但是如此一来,很多步骤就要和沙心月、胡馨竹兄妹俩仔细的商议一番了。

    毕竟刺杀赢政是大事,林齐想要从这件事情里面获取好处,他就好像在刀锋上跳舞一样,一定要小心又小心,谨慎又谨慎,否则他一定会把自己坑进去。

    轻声安慰了青黎公主几句,然后又搂过了站在一旁鼓着腮帮子显然在吃醋的极乐天,林齐正准备让人去请胡馨竹过来商议事情,猛不丁的就听得安民城内外响起了几声巨大的爆鸣声。

    宛如雷霆爆炸的轰鸣在头顶响起,每一声都震得安民城的地面都在晃悠。林齐抬头看向了天空,一母又一团巨大的爆裂火球飞上高空,在空中轰然爆炸,将天空的云层都炸出了一个硕大的窟窿。

    整娄响了九九八十一声,安民城内再无丝毫声响。

    过了片刻,山呼海啸一般的呼声响起:“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一阵阵的‘万岁,呼声宛如海啸一样平地而起,林齐惊愕的瞪大了眼睛!

    开什么玩笑?不带这么玩的!按照胡涂的计划”现在赢政应该在帝都内,装模作样的调兵遣将准备将刺杀他的刺客一网打尽,他怎么能跑来这里?这不符合常理,这完全是没道理的!

    明知道天庙、弥罗神教等大势力要对自己下手,赢政还带着人到处乱跑,这不是给自己找乐子么?

    难不成他以为他仗着不老月轮的威力,他就真个天下无敌了么?

    不等林齐回过神来,赢政的声音已经响彻全城:“东顺王,朕听闻安国、越国、舆国三个行省的地方官员多有尸位素餐、贪赃枉法之人,朕唯恐东顺王不通政务被这群蠢虫蒙骗,特意来为东顺王撑腰了!”

    这话说得干脆,说得直白,说得……豪气干云、义薄云天!

    林齐被赢政的话弄得没有话说,这位皇帝陛下行事风格真的是天马行空,你根本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根本不知道他下一步要做什么,一如他赐婚给林齐和黑胡子一样,太高深莫测,给人的压力太大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