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五十一章 极品家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就在熊万金苦涩一笑的时候,熊家大门突然开启,一个身形极其枯瘦,瘦得和芦苇杆子没什么两样,轻飘飘的好像风一吹就能飞走的老人趾高气扬的缓步走了出来。

    这老人给人的感觉尖酸、刻薄、吝啬、抠门,但是他非要摆出一副世家豪门大贵族的风范风仪,奈何画虎不成反类犬,他越是装模作样,就越发让人看透了他的心虚和没有底气。他浑身上下都铭刻着三个字,而且是金光闪闪的三个字——暴发户!

    的确是很爆发,这么枯瘦的一个老人,身高不过六尺上下,但是他头戴一顶两尺四寸的黑玉高冠,上面镶嵌了十二颗拇指大小的血珊瑚珠子。这些血珊瑚珠子显然都是罕见的珍宝,在蒙蒙秋雨中这些宝珠散发出淡淡红光,一股暖意笼罩他周身,就连一滴儿雨水都无法飞近他身体。

    他的身上,穿着一件血色的长袍,这长袍虽然是血色,却带着七彩的光晕,林齐认出了这种罕见的材料,这是用海底深渊火山岩浆中生存的魔兽血焰蜘蛛的丝织成的缎子,经过魔法加持后才有的效果。不提捕捉血焰蜘蛛的难度,单单说血焰蜘蛛丝织成的缎子有着近乎中品圣器的防御力,就知道这一件长袍有多么的值钱!

    老人的腰带,是一条血色玉带,晶莹剔透的美玉上镶嵌着十二块婴孩拳头大小的黑色宝石,那是极其罕见的黑色星星钻。这种钻石有着极其强大的空间魔力,是极其珍贵的魔法材料,但是在他的身上,仅仅是他腰带上的饰物罢了。

    林齐甚至懒得去看老人手指上十八个硕大的黑色、红色的戒指,那些戒指都散发出淡淡的法力气息,很显然,这都是极其珍贵的魔导器。就算是一头猪装备上了这些魔导器,都有着正面击溃一个天位高阶战士的实力。

    而老人的靴子,林齐捂住了额头。暴发户的思维方式是无法理喻的。那还是靴子么?那分明就是一对儿小船,一对儿长一尺多的镶金嵌玉的小船,林齐也不知道上面到底镶嵌了多少珠宝。但是林齐明白,这一对儿靴子的重量起码在两百斤上下!

    难怪这老人走路的速度很慢,每一步都稳稳当当的向前迈进,实在是因为他的靴子太沉重了,他的每一步都要憋足了力气,才能带动脚下那对可怕的靴子。

    这真是一个可敬的老人!

    看着这老人周身的珠光宝气,林齐不由得暗自腹诽,这老家伙能够活到今天,没有被劫匪绑票或者洗劫了,这真是他的运气!或者。海城附近没有黑胡子这样的悍匪存在,熊家背后又有一个王妃撑腰,这才是这个老家伙能活到今天的最主要的原因。

    老人慢悠悠的走到大门口,艰难的跨过了高高的门槛走了出来,他站在九级玉阶上。居高临下的看着熊万金,威严的说道:“万金,你回来了?一群畜生,在这里大呼小叫的做什么?嗯?一金、十金、百金,哦,千金也回来了?你们都待在这里干什么?”

    熊万金深吸了一口气。他艰难的跪下,无比狼狈的用肚皮顶着地面,近乎倒立的给老人磕了三个响头:“不小孩儿万金见过父亲大人……还请父亲大人告知,孩儿的几个贴身侍女都去了哪里?”

    枯瘦的爆发老人,熊万金兄弟的亲生父亲,定海王赢逸的便宜老丈人熊富贵拼命的眨巴了一下三角眼,他结结巴巴的说道:“你的贴身侍女?呃?就是那几个小丫头?叫金枝儿、金珠儿、金宝儿、金钱儿的那几个?呃……她们嘛!”

    干笑了几声,熊富贵压低了声音,得意洋洋的对熊万金说道:“傻孩子,那几个丫头长大了,吃得也多,给她们造衣服用的布料也多,岂不是浪费么?爹做主,将她们发卖了出去,还很赚了一笔哩!”

    熊万金的脸色变得惨白一片,只听得熊富贵得意的说道:“这事情,都是你大哥一手操办的,你大哥还是很能办事的,几个丫头生得水灵啊,足足卖出了五十两白银,当年买下她们的时候才花了十五两,这可就赚大了嘛!”

    轻描淡写的挥了挥手,熊富贵不以为然的说道:“过几天,你去账房提十五两银子,再买几个小丫头子放在身边就是。买那种年龄不大十岁以下的,她们吃得少,却也能做事,穿衣耗费的布料少,等她们长大了,十六七岁卖出去,又是一笔好赚哩!”

    熊万金站起身,踉跄着向后退了几步,庞大的身体撞在了林齐的车驾上,差点没把车驾给撞翻了。林齐阴沉着脸,轻轻的按住了熊万金的肩膀,一道柔和的青色光流透过林齐的手指直接透入了熊万金的身体,逐渐滋养他的心脉,将他疯狂跳动的心脏安抚了下来。

    青黎公主已经死死的捏住了手上的手绢,一道五彩光芒在她掌心一闪,白色手绢‘啪’的一下炸成了无数的粉末飘散。生在皇室家族中,青黎公主见识了皇室中人的尔虞我诈,见识了弥罗神教的诡秘阴狠,但是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民间的这种极品人物。

    熊富贵父子几个,青黎公主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自己对他们的感觉。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簇拥在车驾边的私军禁卫,恨不得一声令下,将这群极品父子全部剁成肉酱拿去喂狗。

    “父亲……您,过了!”熊万金死死的咬着嘴唇,从牙齿缝里挤出了一句话:“哪怕,我被逼远渡重洋去西方大陆行商,我也没有埋怨您的意思,但是您……孩儿自幼就是金枝儿她们照顾长大的,您不为她们好生找个人家嫁了,反而将她们卖入青楼……”

    熊富贵打断了熊万金的话,他不满的呵斥道:“青楼?原来是卖进了青楼啊?那有什么不好的?嫁个好人家,每天只能和一个男人睡,卖去了青楼,天天陪不同的男人睡,说不定她们还求之不得呢?夜夜做新娘,那风流日子,不要说多快活了!”

    近乎无耻的说了这么一番话,熊富贵急匆匆的问道:“货款呢?你带着这么多船去了西方大陆,七条大海船啊,你的货款呢?或者,你采购了什么西方大陆的珍贵之物回来?啧,钱呢?”

    说道焦急的地方,熊富贵艰难的提起脚,一步步的走下台阶,满脸是笑的向熊万金走了过来。

    熊万金看着一步步艰难的向自己走来的熊富贵,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父亲,孩儿去西方行商,差点在海上被海盗杀死!那些海盗是我们熊家人重金聘用,为的就是让孩儿永远回不了东方!”

    熊富贵惊愕的扭过头看了一眼熊一金等人,他皱了皱眉头,然后不以为然的笑了:“万金,你活着回来了,这不就是很好嘛。那些海盗没能把你怎么样不是?你说是家族的人做出来的事情,没有证据不能胡说!我们熊家家大业大,要以和为贵,家族和睦,才能发更大的财,有更多的钱啊!”

    熊万金气恼的叫道:“孩儿差点死在外面!”

    熊富贵越发气恼的叫嚷道:“可是你不是没事嘛,钱呢?七条大海船,这么多的货物,那么多的丝绸、茶叶、瓷器,还有那么多的胭脂水粉,可都是极品货色,货款呢?爹爹我的钱呢?”

    熊富贵的三角眼瞪圆了,他死死的盯着熊万金叫道:“先把钱入账呀,先把钱交给账房,把钱送入库房里,那海盗不海盗的事情,咱们慢慢说不成么?钱呢?”

    林齐在车驾内慢悠悠的,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熊兄弟,我知道我不该说,但是很我必须说,你的父亲也好,几个兄弟也好,这种亲属,有没有都是一个样。你,也就别太把他们当做一回事了!就当你是天地生天地养的孤儿,就当你全家死绝了吧,你也别惦记着他们了!”

    熊万金没吭声,熊富贵则是气急败坏的指着林齐的车驾咆哮起来:“放肆!你算是……呃,呃,呃……”

    熊富贵这才发现,林齐的车驾无论是装饰还是规格,都不是普通平民百姓能使用的。九头御兽驾车,车驾有六对车轮,车驾上的车厢天圆地方,长宽数米,上面绘刻了日盛东方、漫天星图,下方更有百草水藻图案装饰,这是皇室亲王、皇室公主才有的仪仗!

    毕竟自家女婿是定海王,熊富贵怎可能不知道这样的装饰意味着什么?

    强行挤出一丝谄笑,熊富贵慢慢的弯下了腰:“小民叩见……”

    青黎公主清冷的喝道:“既然是叩见,就要磕头行礼才是。区区一商户黎民,连闲爵都没有一个,你胆敢只对本宫鞠躬行礼的话,本宫就灭你九族!”

    四个禁卫一拥而上,狠狠的一脚踹在了熊富贵的腿弯,按着他重重跪倒在地,将他的脑袋一把按在了地上,重重的磕得地面‘砰砰’作响。

    熊富贵痛得‘嗷嗷’惨嚎,他嘶声嚎叫了起来:“小民的女婿可是定海王爷,小民的女婿可是定海王!”

    林齐慢悠悠的说道:“就算你是当今皇上的丈人,也给本王先磕头了再说!”

    林齐这话一开口,远处大街上突然传来一声充满恶意的冷笑:“好大的胆子,这种话都敢说,真不怕诛灭九族么?”

    另外一条大街上行人大乱,一大队黑甲禁卫簇拥着一辆红漆车驾急速驰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