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五十四章 家主归属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你们这群该死的混蛋!”

    酒桶的战锤带起一道烈焰重重的劈下,熊家的大门在火光中化为乌有,百米长短的一截城墙化为青烟,熊家原本的大门位置,出现了一个深有数米的大坑。岩石和砖块在烈焰中燃烧,慢慢的融成了赤红色的岩浆在大坑内泛着泡泡。

    熊家的家丁们呆滞的站在原地,有人失手将兵器掉在地上,更有人双腿战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不敢动弹。身高五十米的酒桶身披全覆盖的重型甲胄,手持那么巨大的一柄战锤,通体都被高温火焰覆盖着,简直有如传说中从地狱中走出的烈火恶魔。

    然后,更要命的是,这些家丁这时候才看清了站在远处大街上,正不断的从腰间挂着的铁笼子里拎出活人塞进嘴里的玄蓝。刚开始的时候,熊万金和三个兄长发生冲突,家丁们气鼓鼓的为三位公子抱不平,他们根本就没注意到玄蓝。这家伙虽然块头巨大,但是就是因为他的块头太大了,所以这些家丁选择性的忽略了他的存在!

    很多人下意识的认为那是一座山矗立在大街上,根本没意识到那是一个人!

    但是有了酒桶做参照物,等这些家丁聚精会神的瞪大了眼睛看了过去,他们才愕然而绝望的发现,那是一个人,一个身高三百多米,正不断往嘴里塞活人的‘人’。

    玄蓝大口大口的咀嚼着死囚,骨骼断裂、肌肉磨碎的声音隐隐传来,那声音配合着酒桶身上烈焰燃烧的声响,将这一条大街变成了地狱。隐隐有腥臊味传来,那是有人被吓得尿了裤子。

    一**深蓝色的寒冰魔纹不断的从玄蓝脚下扩散开来,一道肉眼可见的白色寒气从玄蓝头顶直冲高空,天空中淅淅沥沥的雨云变得浓密、漆黑,原本细小的雨珠迅速变成了雪花落下。逐渐的,整个海城都被鹅毛大雪覆盖。寒风吹拂过来,本来深秋季节,却突然有了隆冬景象。

    林齐背起了双手,他笑吟吟的看向了目瞪口呆的熊富贵等人:“继续?继续啊!哇。数百护卫,刀剑齐备,就敢对当今皇上钦封的东顺王下杀手!你们不算造反,谁造反啊?”

    林齐的话没说完,胡馨竹的哭喊声就传了过来:“救命啊,我的腿,我的腿!是哪个混蛋砍了我一刀?给我站出来。我要将他千刀万剐,我要灭他九族,我的腿啊!”

    所有人都看向了胡馨竹,他抱着受创的左腿,正哭天喊地的坐在地上挣扎。可怜他的那小腿肌肉,被人用刀砍出了一条深有两寸的伤口,差点都能看到骨头了。胡馨竹自幼也是锦衣玉食长大的,就算是年少时出门历练。那也有家族打好的底子,他动动舌头也就把历练完成了。

    确切的说,胡馨竹这辈子除了被林齐打过。还没吃过什么真正的苦头。这一刀,是他这辈子受过的最惨重的伤!堂堂圣师级别的大能,被一群微不足道的家丁给砍伤了!

    林齐摇了摇头,他的车驾后面,坐着沙心月和几个女性追随者的马车内,传来了沙心月恼羞成怒的声音:“让他死在那里吧!丢人现眼的东西,让他死在那里!被一群地位的暴发户护卫给砍伤了,列祖列宗都是面上有光啊!”

    沙心月的声音气愤到了极点,看得出来,她很有亲自操刀将胡馨竹砍死的冲动。

    胡馨竹可怜巴巴的哭喊着。他看了一眼沙心月乘坐的马车,龇牙咧嘴的自己掏出伤药给小腿上的伤口糊了厚厚的一层,然后灰溜溜的站起身,灰溜溜的窜回了护卫群中。他一边踉跄着行走,一边低声的抱怨着:“君子动口不动手,至理名言。切记切记!”

    叹了一口气,林齐随之冷哼了一声,他怜悯的看向了熊富贵,阴沉着脸沉声道:“刚才被你的家丁行刺砍伤的,是当今灵犀佑国王的嫡长孙,更是陛下的亲近臣子胡馨竹胡大人。熊富贵,你真个算是胆大包天啊!一次招惹两个亲王,嘿嘿,有种!”

    赢逸在一旁嘶声吼道:“东顺王!”

    “呱噪!”青黎公主冷哼了一声,她随手打出了一朵拳头大小的牡丹花,粉白色的花朵轻盈的飞起,带着一股子难以形容的清雅味道轻盈的打在了赢逸的脸上。这朵牡丹花看似轻巧,实则重有万斤。赢逸被打得倒飞出去,昏天黑地的一脑袋撞在地上,这一次,他是真的昏了过去。

    “赶走他们!”青黎公主从车窗内伸出一只手,慢条斯理的做了一个曼妙优美的手势:“若是不退走,结阵,全部击杀!任何人有不满的,本宫自然和他去父皇面前分辨就是。”

    青黎公主已经知道嬴政不是赢晸,她更知道在嬴政心中,林齐和林家的地位远胜过赢晸的这些亲生儿女。所以青黎公主现在行事也带上了几分肆无忌惮的味道——就算自己打死打残了赢逸,嬴政那边也最多打个哈哈吧?说不得他还会顺水推舟将海城封给林齐!

    三千禁卫同时拔出刀枪,整齐划一的向前一步,向定海王府的禁卫步步逼近。

    作为赢晸最宠爱的女儿,青黎公主受封青黎国,那可是比海城大了二十倍不止的一个巨大海岛,几乎可以用‘大陆’来形容的一座大岛。而且青黎国富饶无比,青黎公主每年的赋税收入都是一个天文数字,她身边的这些禁卫无论是装备还是个人实力,都比血秦帝国其他王爵的亲卫强了一等。

    虽然仅仅是三千人,但是这三千人清一色都是地位高阶以上的实力,十人长最弱都是天位下阶的战力,百人长最差也有天位高阶的战力,三个千人将清一色圣徒巅峰的水准。这样一支精锐禁卫大步向前逼近,阵势犹如大山步步逼近,厚重威严,肃杀而不可一世。

    定海王府的近卫则是步步后退,被林齐一脚踹飞的老太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再次吐了几口血,然后声嘶力竭的嚎叫起来:“带上王爷,撤!这件事情,没这么容易完结!东顺王,你擅自殴打亲王,这官司就算打到陛下面前……”

    极乐天突兀的从车驾内闪身而出,带起一道长长的残影,犹如幽灵一样到了老太监的面前。她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很是纯善的向四周的定海王府近卫嫣然一笑,然后一掌朝老太监的胸口拍下。

    一掌而已,老太监‘轰’的一声炸成了无数血浆喷散,可怕的掌力宛如炸弹爆发,老太监被炸得魂飞魄散,细碎的血浆最远的喷出了两百多米,定海王府的近卫全身被染得通红,刺鼻的血腥味扑面而来,吓得这些近卫齐声呐喊,几个小太监一把抬起赢逸,一群人狼狈的转身就走。

    林齐摇了摇头,他转过身子向青黎公主笑了笑:“是不是有点太跋扈了?在别人的封地上这么做?”

    青黎公主嫣然一笑,她轻轻的摇了摇头:“就算跋扈一些又怎样?夫君有这样的底气呢。”

    林齐大笑了几声,然后转过身子,一把按在了熊万金的肩膀上。用力的晃了晃熊万金的肩膀,林齐向面无人色的熊富贵冷声道:“熊万金,本王一起出生入死,一起被人追杀,一起被人打伤,一起挣扎逃命的交情。他虽然偶尔纨绔一些,但是本王觉得,他比你,还有你另外几个儿子好得多!”

    熊万金傲然挺起了胸膛,他得意洋洋的抖动着他比女人更加丰美数倍的胸脯,大声笑道:“那是自然,我熊五公子一树梨花、玉树临风、潇洒英俊、风流倜傥,更是才学渊博、能干精明,不要说熊家了,就这海城,就这血秦帝国,有几个世家公子比得上我?”

    林齐的脸抽搐了一下,松开熊万金的肩膀,他将手掌在衣襟上擦拭了几把,对熊富贵笑道:“所以,本王以为,熊万金熊兄弟有足够的能力、足够的资格担任熊家的家主!择日不如撞日,今天是个良辰吉日,不如熊老先生就退位让贤,以后多多蓄养美貌小妾安度晚年如何?”

    熊富贵声嘶力竭的嚎叫起来:“让我交出家主之位?让我把熊家的财权交给老五?不可能,你杀了我也不行!这熊家的每一分钱都是我的,谁也别想夺走!”

    林齐点了点头,他向阿尔达笑道:“没听到熊老先生的话么?杀了他!”

    阿尔达狞笑着拔出了刺剑,当心一剑就朝熊富贵的心脏刺了过去。

    熊万金大叫了起来,熊富贵则是哀声嚎叫道:“救命,饶命!我,我退位!”

    闪耀着诡异寒光的刺剑险而又险的贴着熊富贵的皮肤停了下来,阿尔达很不满的叹息了起来:“为什么你就不硬气一点呢?我真想看看你的灵魂是什么样子的!你的灵魂充满了负面气息,滋味一定很丰美!”

    林齐则是快刀斩乱麻的接连下令。

    “来人,勒令海城的地方官尽快赶来,为熊家办理所有产业的转交手续。”

    “邀请海城地方贤达、各方面的头面人物,为熊万金接掌家主之位做个见证!”

    “还有,向海城各行各业的豪商巨贾宣布一下,熊家从今以后,就是东顺王府的合作伙伴,东顺王府的海上贸易,由熊家全权代理……谁敢给熊家捣乱,那就是和本王为难,那是要抄家灭族的!”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