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九十四章 访客?推销员!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红狮鹫酒店,维亚斯港城顶尖的豪华酒店。今日酒店不对外营业,整个酒店都被包了下来。

    有港城的闲人和酒店的仆役套近乎,他们得到的消息是——整个红狮鹫酒店被无限期的包了下来。所谓的无限期就是,只要包下酒店的豪客乐意,整个酒店就会始终只为他一人服务。

    豪客,罕见的豪客!闲人们将这个消息散播了出去,然后整个维亚斯港城都知道除了那个来头惊人的东方侯爵之外,城里还来了这么一位身家豪富,却是出身维亚斯商业联邦本土的大人物。

    酒店的主楼是一栋高有三层的石质高楼,作为维亚斯港城一等一的豪华酒店,红狮鹫酒店的每一层楼的房间都是上下两层的复式楼套房。也就是说,这家酒店虽然只有三层房间,实则却是六层的层高。

    酒店坐北朝南的主楼两侧,是东西相对的两栋裙楼,高两层的裙楼通过两层游廊和主楼相接。在裙楼中间,是一个巨大的广场,上面有花池、流水和喷泉。在广场的正中,矗立着三根旗杆,平日里这三根旗杆上悬挂的,分别是一面维亚斯商业联邦的国旗,一面维亚斯港城的城旗,和一面红色狮鹫抓着一条巨蟒的家族纹章旗。

    但是今日,三面旗帜全部落下,改成了巨龙踏着一座金山的家族认旗。这也就是告诉别人,包下红狮鹫酒店的,是刚刚恢复了家族荣耀的龙山家族。如今酒店唯一的客人,就是图灵?安德尔姆?龙山伯爵。

    酒店的仆役在往来奔走,他们宛如勤劳的蜜蜂进出每一个房间,用最快的速度更换着房间内的各色用品。床垫、床单、枕头、枕套,地毯、坐垫、靠垫、拖鞋,毛巾、手巾、浴盐盒、香皂盒等等,所有的物品按照龙山伯爵的要求。要全部更换成崭新的货色。

    这可是一个极其浩大的工程,红狮鹫酒店主楼和两栋副楼有五百间套房,有大小卧室两千间。虽然每个套房都配备了四名专属的女仆,每个套房还有一个专属的男仆听候吩咐,但是想要在短时间内将这一切物品更换一次。这工作量可就太大了。

    所以整个酒店的所有仆役都忙得满头大汗,甚至那些厨房内的帮工,包括餐厅的服务员和马车夫等,所有人都忙活了起来。尤其是红狮鹫酒店那个胖乎乎的经理,也手忙脚乱的带着一众酒店的管理人员亲力亲为的忙活了起来。

    龙山伯爵出手很豪阔,他为了包下红狮鹫酒店,每天砸下来的金币就有十五万之巨。所有的仆役,平均每天都有一枚金币的小费奖赏,而那位胖乎乎的酒店经理,更是从龙山伯爵手上得到了一万金币的巨额赏赐。

    所以所有人都将全部的热情释放了出来。宛如对待自己亲生父母一样为龙山伯爵忙活着,唯恐耽搁了他的事情。

    站在主楼第三层最豪华的一间套房会客室内,透过落地窗俯瞰着那些忙碌的仆役,林齐笑着叼上了一根雪茄。包下红狮鹫酒店,是林齐今早上才做出的决定。而为了凸显他暴发户的做派,他更是提出了一些暴发户才有的要求——比如说,所有的个人用品,全部更换一遍。

    “忙忙碌碌,充满生机活力,我喜欢这样的场景!”慢悠悠的吐了一个烟圈。林齐向站在身边的哔哩哔哩勾了勾手指:“派人去迎接三位小姐,她们应该快到了。让她们委屈一点,先在酒店里住两天,我们忙完了这里的事情,就去我们自己的领地!”

    用力的在空气中画了一个圈,林齐朗声道:“我要在龙山领地建造一座豪华的城堡,三位小姐会住得舒服的。”

    坐在沙发上,正翻来覆去的把玩一颗炎魔君主心脏结晶的法尔蓝恋恋不舍的将这颗价值巨万的宝贝塞进袖子里,他一本正经的咳嗽了一声,向林齐笑问道:“三位小姐?”

    林齐耸了耸肩膀,满不在乎的说道:“我的女人!全部是我的女人!一个很乖巧,是个强大的战士;一个很可爱,是一个强大的法师;最后一个……好吧,最后一个是恶魔,见鬼,我都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法尔蓝笑了笑,摇头晃脑的说道:“女人,这个世界上最麻烦的生物。所以我和埃斯科将全部的精力投入魔法的研究中!我们没有女人,或者说,魔法就是我们的爱人!”

    林齐无比恶意的看了两人一眼,古怪的笑了一声。这两个老法师,他们难道一辈子都没亲近过女人?以埃斯科老学究的作风,林齐认为这是可能的;但是法尔蓝这火爆脾气,林齐可不信他真的没找过女人。

    正准备就这个问题和两个老法师探讨一番,两个老法师突然脸色微微一变,他们身上强光一闪,两团厚有一尺的魔力护盾将他们全身包裹了起来。埃斯科身上的魔法护盾晶莹洁白,由无数片锋利的冰霜组成,而法尔蓝的魔法护盾则是用一团团火焰组成,阴寒刺骨的寒气和灼人的热气不断喷出,却达成了完美的平衡,房间内的温度没有丝毫的变化。

    林齐诧异的吐了一口浓烟,他手指一抖,一颗晶莹剔透的绿宝石在他指尖出现,然后宝石突然炸裂,无数条透明的藤蔓从他脚下涌出,迅速在他身边编织成了一道厚厚的绿色护盾。这些藤蔓上浮现着无数的魔法符文,这一重护盾的强度,丝毫不比埃斯科和法尔蓝的弱到哪里。

    一柄黑色的匕首在绿色的护盾外一闪而过,随后一抹瘦削的黑影在房间角落里冉冉浮现。

    “埃斯科长老,法尔蓝长老,两位果然名不虚传,居然能感应到我的存在。”黑影古怪的笑了几声:“还有尊贵的龙山伯爵图灵?安德尔姆?龙山阁下,您的反应真是出乎我的意外。如果没看错的话,您身上的护盾来自草原神殿吧?是草原神殿的森林大庇护术?”

    林齐低沉的冷笑了起来:“圣境的刺客?但是似乎对我并无杀意?哈,您刚才那一刀,似乎更多的是想要吓唬我?”

    黑影逐渐显出了自己的面容。他浑身穿着一件紧身的黑衣,瘦削的身体,瘦长的四肢,给人的感觉就好像一条黑色的毒蛇,充满了让人不安的气息。而他的脸上带着一个惨白色的象牙面具,面具上的面孔是一个哭泣的小丑,两行血泪从小丑的眼角滴落,整个面具充满了一种邪恶的杀意。

    “刺客工会派驻维亚斯港城的执刑长老,黑暗世界著名的圣级刺客‘哭泣的小丑’?”法尔蓝冷笑了起来:“隐藏在黑暗中的你们是所有人都畏惧的凶神恶煞,但是当你们的踪迹暴露的时候,我一指头就可以将你杀死!”

    哭泣的小丑‘桀桀’怪笑了几声,他慢条斯理的向林齐鞠躬行了一礼,然后轻声笑道:“法尔蓝长老,我和你们……最少现在,我们并不是敌人!”

    林齐很有兴趣的看着哭泣的小丑,他笑着说道:“我能感受到你的气息,那一万金币,是你赚走了?”

    哭泣的小丑身体微微一颤,他惊骇的看了林齐一眼,不由得惊叹道:“我宁可相信伯爵大人只是猜测。当然,那一万金币是我拿走了。不过是杀死一个天位骑士,区区一万金币,足够收买他的性命!”

    林齐走到沙发边坐下,然后向哭泣的小丑指了指对面的沙发。

    但是哭泣的小丑只是摇了摇头,他低声笑道:“能站着的时候,就不要坐下,这是一个刺客时刻谨记的戒律。伯爵阁下,刚刚我接收了您的一笔雇佣,而且我很好的完成了您的雇佣,也就是说,我们应该有合作的基础!”

    林齐深深的看了哭泣的小丑一眼:“我想知道,您所谓的合作是?”

    哭泣的小丑掏出了一份羊皮纸:“与我们刺客工会签署长期的合同。如果龙山家族需要动用刺客工会的刺客,我们可以为您的家族给出优惠价。同时,如果有人聘用我们的人针对您的族人,我们会按照合同上的条款,为您提供一定的信息服务!”

    吧嗒了一下嘴,哭泣的小丑低声咕哝道:“按照您每年给出的价码高低,我们可以为您提供不同标准的信息服务!比如说,如果您每年付出区区十万金币,我们就能在刺杀前一刻钟向您预警;每年一百万金币,我们就能提前一天向您发出警告;一千万金币的话……”

    林齐好奇的看着哭泣的小丑:“一千万金币又怎样?”

    哭泣小丑发出了尖锐的笑声:“每年一千万金币的服务费,只要龙山家族给出对方委托价双倍的价码,我们将拒绝对方的委托,然后只要龙山家族付出一定的价钱,我们将采取最有效率的手段杀死您的敌人!”

    耸了耸肩膀,哭泣的小丑诚恳的说道:“当然,如果委托我们刺杀您的族人的人,同样是我们的长期合作客户,那么一切都按照规矩来,我们不会向您预警!更不会拒绝对方合理的刺杀请求!”

    林齐不由得翻了个白眼,这就是维亚斯,这里的刺客公会,都是这样的充满了契约服务的精神!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