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九十六章 深夜、杀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维亚斯港城郊区,神耀大教堂最高的主殿内,突然传来一声巨响。

    一个来自精灵大陆,由精灵一族手艺最高的匠师制成的琉璃大huā瓶被砸在了地上摔成粉碎,无数五色碎片四处崩裂,几个跪在地上的少女吓得浑身一抖,锋利的碎片擦过她们的身体,带起了刺目的血痕。

    光着上半身,下身只穿了一条薄薄的丝绸亵裤的杜文大主教宛如发狂的猴子一样蹦跳着,他在寝殿内乱蹦乱吼,将身边所有可以砸碎的陈列品砸得稀烂,将整个寝殿内的一切破坏得干干净净。甚至那张华贵的,足以容纳二十人同床共枕的大床,也被他三两拳打成了粉碎。

    “龙山家族!”

    杜文大主教扯掉了身上最后一点布料,他低沉的咆哮着,大步走到了距离他最近的一个少女面前,一把掰开了她的牙关,将自己昂扬的身体强行顶了进去。身体剧烈的强烈冲撞着,杜文疯狂的呵斥道:“龙山家族!沉寂七十年的破落户,突然发家的暴发户,你也敢触怒我?”

    或许是因为心情的缘故,或许是因为身体受到了太大的伤害,短短几个呼吸的冲刺后,杜文的身体就剧烈的痉挛着,身体的精气神都倾泻而出,呛得那少女剧烈的咳嗽起来。

    “异端,绝对是异端!”杜文狠狠的一脚将少女踹倒在地,他狞声道:“我会把你整个家族送上火刑架,我发誓。我一定说到做到。区区一个伯爵家族,不过是一个暴发户伯爵!”

    寝殿的大门无声无息的开启,身穿一裘黑衣,面戴一个黑铁面具的云君缓步行了进来。

    “杜文,你的心情看来很糟糕!”云君冷漠的咕哝了一句,然后剧烈的咳嗽起来。他咳得是那样的厉害,以至于他双手捂住了胸口。身体佝偻着,差点就摔倒在地。过了足足一盏茶的时间,云君才剧烈的喘息了几声。慢慢的直起了身体。

    杜文挥了挥手,在寝殿内伺候的少女们纷纷起身,飞快的离开了这个被她们视为地狱的地方。寝殿沉重的大门无声的关闭。四壁隐隐有金色的神文闪过,这个寝殿已经彻底和外界隔绝开。

    “你来做什么?”杜文死死的盯着云君:“来嘲笑我?讽刺我?啊哈,龙之主教阁下,您是来嘲讽我的?是不是?我这个倒霉蛋,一个灵魂本源受损的可怜虫,在法师塔门外,被一个爬虫一样的小伯爵当面侮辱却还无力反抗的。。。胆小鬼?”

    云君取下了脸上的面具,露出了一张死灰色的面孔。他的嘴角挂着淡淡的血迹,显然是刚才的咳嗽牵扯到了内脏的伤势,内部出血从他嘴里喷了出来。剧烈的喘息了几声。云君坐在了一张勉强保持完好的椅子上,掏出了一个药瓶取出了三颗赤红色气味辛辣扑鼻的药丸,一骨碌的服了下去。

    “法师塔的那些老家伙,他们的意见是什么?”云君服下药丸后,脸上浮现了一丝血色。他冷漠的看着杜文,毫无表情的问了一句。他的语气和表情,对杜文没有丝毫的敬意,完全把他当做了自己的属下来看待。

    赤身露体的杜文死死的握住了拳头,然后重重的摇了摇头。

    “你知道他们的脾气!这些脑浆都已经变成了魔力溶液的家伙,他们比那些狂信徒还要保守。他们拒绝了我的提议。他们只希望维亚斯维持现在的联邦状态,由大大小小的家族联盟来决定这个该死的国家的走向。他们并不愿意看到一个统一的帝国的兴起,维亚斯帝国?你的计划很好,但是他们不认同!”

    云君眯了眯眼睛,他淡然道:“你没有给他们说么?那几个最强大的家族是怎么覆灭的?”

    杜文讥嘲的笑了,他走到了云君面前,俯下身体看着云君的面孔,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那几个老家伙对我的回复是——如果不是教会的惩戒骑士团阻挠,攻击法师塔的两万士兵早就全军覆没了!他们对我很不客气,他们的措辞,我想你不会乐意听到的。”

    云君皱起了眉头。

    几个月前,是他一手主导了对维亚斯商业联邦的进攻。金合欢家族调动了所有的财力,加上杀手工会、刺客工会、盗贼公会能够调动的所有金币,再配合一部分教会暗堂他能控制的财力,对维亚斯商业联邦最强大的那些豪商贵族发动了突然的狙击。

    加上西方大陆南部海域所有的海盗都控制在金合欢家族手中,这些家族的海上运输线也受到了致命的打击。当经济上的动荡导致各家的实力大幅度衰弱的时候,金合欢家族的高手群起而攻,瞬间覆灭了维亚斯商业联邦最强大的十家豪商贵族,甚至将二十几家可以列入一流的贵族家族一并屠灭。

    “我只是估算错了法师塔的力量!”云君低沉的说道:“真没想到,维亚斯执政府供奉的法师团内,居然还有几个实力并不弱于我的人。是我太大意,毕竟是一个国家的力量。”

    杜文讥嘲的看着云君:“你更是估计错了你兄长的实力,被他再次击败的感觉怎样?”

    云君突然抬起头,他右手五指喷出了青色的烟雾,五指成龙爪形一把抓住了杜文的喉结。‘咔咔’一声,云君的五指向内一收,杜文的喉结骨发出难听的碎裂声,杜文惊恐的瞪大了眼睛,双眼翻白看着天huā板,身体剧烈的颤抖着,喉咙里不断发出含糊的哭喊求饶声。

    五指扣住杜文的喉结,云君沉吟了片刻,突然冷笑一声,手指用力一合,一把将杜文的喉结碾成粉碎。张开嘴一口咬在了杜文的喉咙上,云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道惨绿色的灵魂哭嚎着从杜文的喉咙中涌出,被云君一口吞得干干净净。

    一抹红霞从云君死灰色的面孔上涌现,一股强大的灵魂气息在云君的〖体〗内翻滚,他重伤的内腑逐渐愈合,他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他喷出的气息都是淡红色,那是他〖体〗内的淤血溶解后变成血雾喷了出来。

    讥嘲的看了一眼杜文干瘪的身躯,云君好不怜悯的掏出一瓶漆黑的药水,小心翼翼的倒出了一滴粘稠的药剂滴在了杜文的身上。‘嗤嗤’声不断响起,杜文的身体迅速的腐蚀糜烂,很快就变成了一滩黑水,被地上厚厚的地毯吸得一滴不剩。

    冷笑一声,云君低声咕哝了一句:“没用的废物,真以为你还是当年的血腥杜文?”

    从袖子里掏出了两张百万金币的金票,云君满意的弹了弹光洁挺括的票子:“你的这条命还值两百万?真是一个大方的暴发户!这样的孩子,我很喜欢!但是真奇怪,他是从哪里弄来的这么多钱?”

    耸耸肩膀,云君咳嗽了几声,一口淤血块从他肺腔内咳了出来,他重重的将这块拇指大小的黑色血块吐了出去,低沉而沙哑的咒骂了起来。用力按着剧痛的肺部,云君眼珠叽里咕噜的转悠着,思忖了许久,他迅速在寝殿内绕了一圈,手指轻轻的在墙壁上到处敲打了一阵,最后他顺利的发现了一个隐藏在一副壁画后的暗格。

    打开暗格,后面是一面厚重的铁门,云君小心的破解了铁门上的神术禁制,得意洋洋的将铁门开启。

    这是一个容量极大的保险柜,里面装满了金票、宝石、地契、房契等物。杜文在教会经营了数百年,他的私产可是一个极其惊人的数字,他一个人拥有的产业,甚至不比那些豪门贵族少到哪里去。

    云君将保险柜内的所有东西席卷一空,然后欣欣然的打量了一番乱糟糟的寝殿,最终从储物戒指内取出了数百桶黑色的火油。将这些燃烧力极强,极其危险的火油洒遍了整个寝殿,云君从寝殿的阳台上一跃而下,迅速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

    大火席卷了寝殿,然后迅速在整个教堂内蔓延开。无数黑影和身穿甲胄的身影在烈焰中相互厮杀,威力巨大的魔法不断落下,可怕的爆炸声让整个维亚斯港城都陷入了一片惊慌。

    等得天色蒙蒙亮的时候,大教堂的主要结构被大火烧塌,两千多名惩戒骑士和守护骑士横尸火场。那些突如其来的袭击者消失得无影无踪,谁也不知道他们从何而来,谁也不知道他们袭击教堂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是夜,林齐站在红狮鹫酒店楼顶的露台,静静的眺望着城外高岗上那座熊熊燃烧的教堂,突然笑了。

    “沙大姐,你说,云君到底想要做什么?”

    吐了一个烟圈,林齐急忙摆手道:“你先别说,让我猜猜看,他总不至于想要让维亚斯变成一个帝国吧?”

    头发变成了赤红色,眼珠变成了浅蓝色的沙心月闷闷不乐的抚摸着自己的秀发,惊骇的看了林齐一眼。

    “真没想到,你长见识了?根据眼下收集到的情报,按照我的计算,也就是这样。”

    云君,他是真的想要成为维亚斯帝国的开国皇帝了!

    听了沙心月的回答,林齐突然笑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