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零六章 意外的惊喜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十二匹独角暴风马拉着四轮马车轻快溺尚前行进,阿尔达披上了和图灵安德尔姆龙山伯爵生得一模一样的幻神傀儡,顿时摇身一变就成了那个四十岁左右,浮华、奸猾却又透着几分猥琐的金发男子。

    有青黎公主这么一个创始神宫的创造天女,又修炼的是最完整版本的创世神术,林齐自然要将青黎公主的作用最大的发挥出来。他和他身边的核心成员,每个人都准备了十几个不同的容貌身份,他们随时可以对调身份进行各种筹划。

    可想而知,林齐和他身边的人,未来将成为西方大陆所有情报贩子的噩梦!

    没有人能捕捉到他们的行踪,没有人能确定他们所在的方位,没有人能知道,他们盯梢的,是不是他们要盯梢的人。

    翘着二郎腿坐在车厢内,阿尔达得意洋洋的晃动了一下左手。他的左手中指上戴着一颗熠熠发光的戒指,一颗鸽子蛋大小的红色晶石镶嵌在戒指上,正散发出淡淡的热力口这不是普通的红宝石,而是一颗炎魔的力量结晶,而且品质极高,这颗力量结晶内已经凝聚出了几条快要成型的火系法则。

    这颗炎魔结晶会让所有的火系法师疯狂!但是在阿尔达手上,他只是拿它做装饰品!不过是一颗装饰的宝石而已,阿尔达非常享受这种奢靡得近乎罪孽的美妙感觉。

    马车在银橡大街三十八号门前停下,阿尔达打开车窗,向站在大门前的门房轻轻的挥了挥手指:“我是绿芬夫人的客人,打开门,让我的马车进去。。口喂,你聋了么?”

    绿芬夫人的门房,是一个高大健壮,有着天位下阶实力的中年男子。听得阿尔达如此不客气的话,他上前了一步,低沉而有力的喝道:“还请出示您的请帖,尊贵的大人!”

    阿尔达死死的盯着那门房,他想起了出门前林齐对他的吩咐。古怪的笑了一声,阿尔达狞声道:“看来,他真的是聋了!去一个人,割下他的耳朵!既然他的耳朵是摆设,那么还留着做什么?”

    骑着高头骏马,跟在马车后面的,是整整三百名实力强大的护卫。这些来自黑渊神狱的凶神恶煞可不知道什么叫做心慈手软,阿尔达一声令下,十名身披重甲的天位高阶的蛮人战士立刻跳下坐骑,大吼着向那面色微变的门房扑了上去。

    “这里是绿芬夫人的府邸,你们敢。。。”门房愤怒的咆哮着,他转身冲向了大门一侧自己值班的小房间,想要将自己挂在墙壁上的随身兵器拔出来。他也曾经是一个身经百战的佣兵,后来他归顺了绿芬夫人,自从跟随绿芬夫人后,他已经有好些年没有和人动手过了。

    他的速度太慢,他的反应太慢,他刚刚转过身,六条粗壮的胳膊就抓住了他的肩膀。

    不容反抗的巨大力量压下,门房闷哼一声,重重的摔倒在地。一名身上密布着红色的魔纹,身高超过两米五零的蛮人大汉连连狞笑的拔出了匕首:“这些小臭虫,你真不知道你在和谁说话么?”

    单膝跪下,膝盖顶住了门房的腰推,蛮人大汉匕首落下,就要割掉门房的耳朵。

    一声清脆的呼喝声传来,身穿柔软的苹果绿绸缎长裙,宛如第二层皮肤的长裙贴着身体,将身体美妙的线条完美的勾勒出来的绿芬夫人快步行了出来。距离大门还有老远,绿芬夫人的笑声已经远远传了过来。

    “图灵阁下,还请不要伤害可怜的老毕力,他可是我最忠心耿耿的护卫呢。”

    阿尔达的眼珠子一阵阵的发直,作为月魔和人类的混血儿,他在很多地方都比纯正的人类强上许多,比如说他的视力,他的视力就比寻常人强上好几倍,虽然是夜间,虽然宅院内的灯光故意布置得朦胧暖昧,但是他依旧看清了远处快步行来的绿芬夫人那绝美的姿容。

    “啊哈,住手!”阿尔达喝止了那个蛮人大汉,他艰难的吞了一口吐沫,低声咕哝道:“我们是客人,客人就要有客人的样子。将请帖递过去,嗯哼,多漂亮的小美人儿啊!不错,真的不错!”

    阿尔达迫不及待的推开车厢门“哈哈,大笑着推开了宅院的大门,伸开双臂向绿芬夫人迎了上去。

    绿芬夫人被阿尔达的动作吓了一跳,她见过无数的贵族,但是从来没有哪个贵族像阿尔达这样的他是想要给自己一个拥抱么?真是见亡灵了,一个高贵的绅士,怎可能这样唐突一位同样尊贵的妇人?

    绿芬夫人轻巧的避开了阿尔达的拥抱,她矜持的伸出了右手,笑着看向了阿尔达:“图灵阁下,毕力只是无心之过,毕竟这院子里只住着我一个女人,他也是担心我的安全!”

    阿尔达贪婪的看着绿芬夫人bóbó的长裙下几乎一览无遗的优美线条,饶是阿尔达经历过无数的女人,甚至深渊世界的魅魔他也上手过不少口但是他必须承认,绿芬夫人是他见过的女人中最甜美的一个。就好像完全成熟的红叶蛇涎兰一样,甜美、香醇、却剧毒致人死命。

    一把握住了绿芬夫人伸出的小手,阿尔达左手背在身后,矜持的躬身在绿芬夫人的手背上轻轻的一吻。小手滑腻、柔软、好像没有骨头,洁白的皮肤光洁细腻,从骨肉深处透出一股淡淡的甜香,那是一种足以让男人发狂的香味。

    阿尔达就保持着吻手礼的姿势,低沉的赞叹道:“多么美妙的夫人啊!能够成为您‘今夜的客人”这是我的荣幸!天哪,这么大一座宅院,只有您一个人居住么?孤零零的,可真可怜,您心~想要一个伴儿么?”

    说话的时候,阿尔达的舌尖从嘴唇里轻轻吐出,慢慢的在绿芬夫人的手背上舔了又舔。

    绿芬夫人的身体一阵阵的酸麻,尤其是她的右臂,每个毛孔都收缩了起来,一颗颗鸡皮疙瘩迅速的从阿尔达舔抵的地方扩散到了全身。

    以绿芬夫人信奉的神灵发誓,绿芬夫人见过无数的极品贵族,但是她从来没见过这么极品的一她很好奇,阿尔达一边舔斌自己的手背,一边正儿八经的说话,甚至语速都没有半点儿波动,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要多么灵活的一条舌头,才能做到这么奇妙的事情?

    想到这里,绿芬夫人就觉得小版下一道热流直冲了上来,她的身体突然一震,惊恐的向后退了好几步口这种感觉并不陌生,反而绿芬夫人对这种感觉很有经验。深渊世界的某些恶魔诱惑女人,或者女人服下了某些有着强烈效果的特殊药物后,都会有这样的感觉。

    惊骇未定的看着阿尔达,绿芬夫人迅速看了一眼自己被阿尔达舔抵过的手背。

    就着大街上的灯火,绿芬夫人看到自己手背上并没有任何异样的色泽,她顿时猛的松了一口气,起码阿尔达没有对她使用某些奇怪的药剂。绿芬夫人在这一点上有着丰富的经验,她确信自己刚才的生理反应,并不是因为药剂而造成的。

    那么,是阿尔达这个人有问题?

    绿芬夫人强行挤出了一个笑容,她忽略了刚才阿尔达的话,只是温柔的笑着:“图灵阁下请进,您的护卫可以在副楼休息。我已经让仆人为他们准备了茶水和点心,他们会受到最体贴的照顾。”

    阿尔达直起了身体,他向绿芬夫人吐了吐舌尖,水汪汪的眸子里一抹粉红色的幽光向绿芬夫人射了过去:“我会记得刚才美妙的感触。。

    我甚至开始幻想夫人您身上其他部位的美妙。哦,当然,抱歉,作为一个绅士,我真的不应该这么说!但是,作为一个绅士,我应该有追求爱情的权力,不是么?”

    绿芬夫人傻眼了“追求爱情的权力,?请问,您能不能说句正常人应该说的话?为什么她听不懂阿尔达在说什么?

    阿尔达耸了耸肩膀,轻轻的弹了一下手指:“好吧,那么,您邀请我参加您的晚宴,而我应邀前来。当然,作为绅士,我给您带来了一点点微不足道的礼物!”

    手掌一翻,两个古色斑谰的玻璃酒瓶出现在阿尔达手中。阿尔达满不在乎的说道:“阿赞鲁比城邦秘法酿造的黑焰酒,据说这种酒在拍卖场被当做古董拍卖,从来没有人会真舍得喝掉它们?那么,亲爱的绿芬夫人,我能有这个荣幸邀请您共饮么?”

    绿芬夫人惊骇的看着那两个每一个都有人头大小的酒瓶,目光顿时变得格外的温柔和甜美。

    她猜侧过‘龙山伯爵,登门赴宴会准备什么东西,但是她做梦都没想到,会是这种就连她也仅仅是听说过的绝世美酒。

    按照贵族圈子里一点点不成文的潜规则,像今天的这种私下宴请,被邀请的人一般会准备一点酒水饮料。当然,按照邀请人和受邀人的身份不同,携带的酒水饮料的档次也不尽相同。

    有那纨绔公子,可以在收到美人儿的邀请后,耗费十万乃至更多的金币,只是带去一瓶上好的美酒以炫耀自己的财富和权势。但是阿赞鲁比城邦的黑焰酒?好吧,估计只有教会的三位教宗,才舍得拿这种酒出来尽情的豪饮吧?

    真是。。。出乎意外的惊喜啊!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