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零八章 葛朗姆的父亲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银橡大街三十八号的后巷内,林齐咬牙切齿的拔出了袖子里的钢斧,就要冲进宅院将阿尔达一斧头劈死。这个该死的家伙,他这样玩,让以后林齐还怎么顶着龙山伯爵的头衔见人?

    哗哩哗哩拼命的眨巴着眼睛,幸灾乐祸的看着近乎暴走的林齐。

    阿尔达倒霉?那真的是太好了!让伟大而恐怖的林齐将阿尔达拆成碎片吧,林齐身边有一个血统纯正的小恶魔哗哩哗哩就足够了,阿尔达这样的混血恶魔,还是早点死了的好。

    就在林齐快要翻过围墙去教训阿尔达,顺便给绿芬夫人一点颜色看看的时候,一条扭曲的黑影从附近的阴影中滑了出来。黑影五体投地的跪在地上,向林齐行了一个大礼,无比恭敬的低声道:“神王,您让我们盯着的那个葛朗姆,他离开了这座宅院!”

    林齐的身体突然一僵,他深深的看了一眼银橡大街三十八号深途的院落,从墙头上轻轻的跳了下来。他向哗哩哗哩和那黑影做了一个手势,那黑影立刮遁入了黑暗中,带着林齐迅速向前方大街走去。

    哗哩哗哩跟在了林齐的身后,贼头贼脑的东张西望,打量着沿途的动静。

    林齐带来的那些战士,别是留在了后巷中。如果阿尔达那儿有什么事情,只要一声招呼,这些暴徒就会毫不犹豫的冲进院子,将院子里的一切砸成粉碎一这种事情他们在黑渊神狱已经不知道做过多少次,最是熟门熟路的了。飘忽的黑影在前方弓路,行走时没有丝毫的声音和响动。林齐暗自点头,不由得为极乐天庵下的那支死士军团又高看了几分。近万人的死士军团,守护神宫对三位护佑天女的培养的确是不遗余力。

    这些死士个个都有着极其诡异的能力,眼前这带冇路的黑影,分明就是一个半只脚踏入了圣士境界的刺客。只是这些死士所用的训练方冇法极其的残酷、严苛,他们的实力虽然提升得极快,非人的快捷,但是他们的寿命也受到了极大的战害。

    前面这黑影,他剩下的寿命绝对不会超过一百年,和正常的圣士近万年的寿命相比,这实在是一个可怜的数字。林齐看着那黑影的背影,暗自盘算着要从哪里弄一些补充生命精元,延长寿命的药物给这些可怜的死士。

    这些人忠心不二,实力极强,如果短短百年就因为寿命耗尽而死,实在是太可惜了。

    桂花树的声音突元的在林齐的灵海中响起,感受到了林齐的念头,桂花树迅速提出了三十二条可行的建议一一其中最简单的一个办法,都能让这些死士剩下的寿命翻番,也就是让他们多活百年左右。而最困难的那个法子,则是能让这些死士恢复到原本他们应有的寿命。

    可是哪怕是最简单的办法,都需要大量的母胎原液。这种太古遗迹中才能找到的玩意,林齐上哪里去弄?林齐摇了摇头,将桂花树的建议丢去了脑后。

    继续向前行走了一阵子,桂花树突然犹犹豫豫的开口了:“其实,所谓的母胎原液,我是能够制造的。在我的记忆中,母胎原液只是在七百九十五中生命源液中排名第三十九位,比它效用更强的生命源液,还有三十八种。”

    林齐的阵子骤然一亮,向前疾走的步伐都稍微散乱了一下。

    “但是,能量和材料!”桂花树低沉的说道:“极其庞大的能量,极其多的材料,我才能制造出足够的母胎原液或者其他的生命源液。”

    极其庞大的能量?林齐仔细的向桂花树询问了这个所谓的极其庞大的能量的意义,当林齐听得这相当于三十名中阶半神体冇内所有的半神之力的总和时,林齐明智的让桂花树闭上了嘴,他不想再一次受到打击了。

    在东方大陆,借助虎族本家的力量,还有可能猎杀三十名半神,但是在西方大陆?哈,你开玩笑吧?

    前方的双轮马车在十几个护卫的簇拥下拐进了一条黑漆漆的小巷子,又继续向前行走了一阵子,双轮马车行进了一条极其偏僻,而且建筑物也很破旧的巷子。

    一如阳光下总有阴影存在,维亚斯港城这天下首富之地也有贫民聚居区。葛朗姆的双轮马车,就悍然行进了维亚斯港城规模最大的一个贫民区,在一栋异常老旧,起码有四百年历史的古老院落前停了下来。

    这院子。。。林齐甚至觉得,这院子应该是亡灵出没之地。

    残破的围墙到处都是窟窿,铁制的大门上缠绕着半死不活的藤蔓,看上去就好像无数条毒蛇。乱糟糟带着臭味的淤泥在地上铺了一尺多深,淤泥中的水汽被蒸发出来,在院子里形成了一层贴着地三尺厚的白色雾气。

    院落内原本有前后两栋三层小楼,但是前面这栋三层小楼已经坍塌了一大半,只有后面那层小楼依旧完好。但是饶是这座完好的小楼,它楼顶上的塔楼和雕饰等也已经崩塌粉碎,变成了乱七八糟的一团垃圾堆在了楼顶。

    葛朗姆小心翼翼的下了马车,几个护卫皱着眉头,不知道从哪里弄出了一些稻革和木板铺在了地上口葛朗姆呢呢咕咕的诅咒着某人,狼狈的踏着稻革和木板在淤泥上行走着。他已经竭尽全力避免自己踏上淤泥,但是这院子里的淤泥实在是太厚太多,他肥胖的身体又沉重,免不得木板下陷,让他华贵的靴子沾上一些黑漆漆臭烘烘的泥浆。

    “哦,神啊,让那老家伙早点回去你的怀抱吧!”葛朗姆气恼的咕嚎道:“不管是哪位神灵收割了他的灵魂,我都很乐意为您的神殿捐献一个金币!”

    林齐瞥了毒朗姆一眼,他用手势喝令哗哩哗哩和那死士守在院子外面,紧紧盯着葛朗姆,然后自己迅速的绕到了院子的后墙处,双手一按墙壁,轻巧的巍过了墙头,几步就来到了后面的那栋小楼下面。

    葛朗姆还在前院艰难的一步步前行,林齐则已经是握着钢斧,小心翼翼的踏着残破不堪的石台阶,慢吞吞的走上了小楼,来到了二楼唯一一间亮着灯火的房间内。

    这是一个餐厅,一个面积很大,足以容纳近百人宴会的餐厅。

    诺大的餐厅,只点了一盏油灯,昏暗的灯火让所有人都宛如鬼影子一样阴森。

    光溜溜的长条老木桌边,宛如僵尸一样站着三十几个男女。是的,所有人都围在餐桌前站着,因为他们屁股下的椅子全部朽坏了,狠本没办法坐人,所有人就只能坐着。

    一点儿漆水都没有,到处是窟窿的餐桌头上,一个面黄肌瘦,看上去也就是五十岁出头的男子坐在仅有的一张三条腿的椅子上,正慢条斯理的用餐刀切割着一块长条面包。

    原本这条面包应该是一条鲜美的混了奶油的白面包,但是在林齐看来,这条面包应该是过期后,被面包房处理掉的垃圾。原本松软鲜美的面包,如今用餐刀一切,坚硬的面包皮‘巩巩,的洒了下来。

    中年男子一边切面包,一边用手指将桌子上的面包皮碎屑捻起来,不断的丢进嘴里。

    “太可惜了,太浪费了,多好的一条奶油白面包啊!真是太浪费了!”中年男子皱着眉头咕嚎道:“真是的,这样的白面包,平日里可是吃不到的,如果不是我的生日,你们可没有这么好的口福!”

    桌边站着的三十九名男女面孔僵硬的看着中年男子,没一个人吭声的。

    用餐刀切下了四十块大概能有半个手掌厚的面包片,中年男子将剩下的半条白面包放进了身边的一个黑漆漆的甚至有点发霉的藤条筐里,然后从藤条筐里无比肉痛的抓住了大概婴孩拳头大的一块儿火腿肉。

    淡青色,显然经过霉变,喂狗都没有狗愿意吃的火腿肉!

    中年男子脸蛋抽搐着,小心翼翼的切下了大概比知了的翅膀略微厚一点的四十片肉片,然后小心翼翼的将这些肉片放在了面包片上,无比慎重的一块一块的递给了餐桌边的男女们。

    “为我欢庆吧,我的亲人!我,葛朗塔,今天五十岁了!”瘦得脱了形的葛朗塔长叹道:“在我五十年的生命中,我为家族的兴旺发达,做出了杰出的贡献!今天是我的生日,大家都为我欢呼吧!”

    男男女女有气无力的哼哼了一声,拿起面包艰难的塞进了嘴里。

    葛朗塔无比享受的将面包片和那薄薄的火腿片塞进嘴里,慢慢的咀嚼了起来。他重重的吐了一口气,低沉的叹息道:“多好的面包,多好的火腿啊,这可真是一种享受。我上一次吃到白面包,还是十五年前你们祖父死掉的时候。那个该死的老守财奴,他搂着三万金币,却活活饿死在库房内,真是。。。活该啊!”

    林齐的身体晃了晃,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葛朗姆出身商人家族,而且是一个专门经营高卢帝国和维亚斯联邦的货物进出口贸易的家族,为什么会在伯莱利穷成那个样子!

    这是他们家族的传统!实在是再美好不过的传统了!

    那么,这么一个守财奴家族,用什么办法才能更好的打击他们呢?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