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一十章 分家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肮脏残破的宅院内,葛朗塔、葛朗姆等一家子老小倒在地上翻滚挣扎,痛苦的嚎哭着。

    “钱啊,我的钱啊!”葛朗塔双眼通红的哀嚎着:“我的钱,我的钱,我的钱啊!曾祖父留下来的金币,祖父留下来的金币,父亲留下来的金币,我赚取的金币,我的钱,我的钱啊!”

    葛朗塔的身体抽搐着,他的面孔因为扭曲而变得狰狞丑恶,宛如恶鬼一样。他的双眼赤红,散发出让人不敢正视的凶狠光芒。实力低微,甚至连人位战士的力量都没有的葛朗塔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十指深深的陷入了地上的青砖中,在青砖上挠出了深深的痕迹。

    指甲和指头在青砖上磨得血肉模糊,但是葛朗塔却是丝毫不觉得痛苦。他只是痛苦的抽搐哀嚎着,大颗大颗的血泪不断的从他脸上滑落。

    葛朗塔的其他族人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为数不多的几个兄弟同样痛苦的抽搐着,他们死死的盯着空荡荡敞开的地道入口,发出绝望的,宛如死了配偶的孤狼一样凄厉的哭嚎着。

    “我的钱啊,我的钱啊!”这些葛朗塔的兄弟姐妹嘶声嚎叫着:“葛朗塔,还我们的钱,还我们的钱啊!”

    两个生得丑恶的中年女人扑向了葛朗塔,尖锐的爪子狠狠的划过他的面孔,将他那张本来就不是很帅的老脸蛋划得稀烂。鲜血迅速的冒了出来,正陷入了绝望痛苦中的葛朗塔愤怒的跳了起来。他握紧了拳头,劈头盖脸的向自己的两个姐妹打了过去。

    “是你们的错,是你们的错!”葛朗塔哀嚎道:“一定是你们抢走了我的钱,一定是!”

    葛朗姆死死的盯着地道入口,他浑身的肥肉剧烈的抽搐着,双眼翻白的他嘴角慢慢拉开,一声歇斯底里宛如杜鹃啼血的哀嚎从他嘴里疯狂的涌出!

    “葛朗塔。老不死的,你这个老守财奴!”葛朗姆愤怒的指着鏖战中的葛朗塔咆哮道:“是你让我把我的钱都存放在这里,是你用族长的名义。要求所有族人的钱存放在一起,是你说这些钱放在一起才更加的安全!我把我一大半的财产交给了你保管,但是我的钱!我的钱!我的钱!”

    葛朗姆愤怒的跳起。宛如一头肥胖的大蛤蟆一样跳动着。他浑身肌肉剧烈的晃悠着,声嘶力竭的哀嚎着:“我黄灿灿的金币!我白huāhuā的银币!我光闪闪可爱的铜子儿啊!我舍不得吃,舍不得穿,舍不得找女人,甚至连妻子都舍不得找一个,唯恐她们huā光了我的钱!”

    宛如一道旋风扑了过去,葛朗姆扑到了葛朗塔的身上,双手死死的掐住了葛朗塔的脖子。他龇牙咧嘴的怒吼道:“我兢兢业业、小心翼翼、省吃俭用好容易赚取的钱,我这几年为家族赚来的所有利润,还有我自己的钱。都没有了,都没有了,都没有了!”

    葛朗塔被自己的亲生儿子掐得直翻白眼,他痛苦的发出‘咯咯’声响,身体一阵阵的抽搐着。

    其他的族人都冲了上来。对着葛朗塔就是一阵拳打脚踢。这些因为失去了自己所有的身家而陷入绝望、疯狂状态的族人下手根本没有轻重,很多拳脚对着葛朗塔的致命要害就招呼了过去。

    幸好葛朗塔的这些族人实力弱得可以,很多人因为长期的营养不良,他们的战斗力连普通的少年都不如。所以他们虽然围上了葛朗塔放手乱打,可是葛朗塔却侥幸的活了下来。

    倒是葛朗姆有着地位战士的力量,他死死的掐着葛朗塔。这差点就将自己的父亲活活掐死。

    葛朗塔发出绝望的哀鸣声,在快要被自己的亲生儿子掐死的瞬间,他从袖子里拔出了刚才那一柄切割面包和火腿肉的餐刀,狠狠的一刀捅在了葛朗姆的大腿上。鲜血‘唰’的一下喷了出来,葛朗姆痛得‘嗷嗷’惨嚎,他捂住了受伤的大腿向后急退,然后声嘶力竭的怒嚎起来。

    “我的丝绸紧身裤!市价三百金币的紧身裤啊!你这个该死的老东西,你弄破了它!你毁掉了一条价值三百金币的紧身裤!我的钱,我的钱,我的钱啊!”

    所有葛朗塔的族人同时看向了葛朗姆,他们都身穿粗布或者麻布制成的长衫,虽然他们每个人都有着十万、数十万金币的身家,但是他们的穿着就和普通的贫民农夫没什么两样。

    一直以来,所有人都对衣衫华美的葛朗姆很看不惯,所有人都认为他是家族的败家子,最大的败家子。但是因为他们对各种奢侈品实在是没有什么鉴别力,所以他们向来以为葛朗姆身上的衣物,比如说他的这条丝绸长裤,最多也就是两三个金币的东西。

    猛不丁的听葛朗姆说他这条长裤价值三百金币,所有人的眼珠瞬间变得通红一片!

    “你这个该死的家伙!”一个中年男子愤怒的咆哮起来:“我们省吃俭用,为家族节约财源的时候。当我们的孩子都只能用稀粥果腹的时候!当我们生病了都只能大量喝清水降低体温,舍不得吃一点药剂的时候!当我们在冬天只能过着一条薄兽皮苦熬的时候!”

    另外一个中年人苦大仇深的看着葛朗姆,歇斯底里的嚎叫着:“你这个该死的败家子,三百金币的长裤!一条长裤三百金币?这足够我们所有的族人过上五六年的好日子了!”

    几个中年妇人,她们都是葛朗姆的姑姑,这些未老先衰、面容丑恶、脸上没有一丝儿脂粉的老女人宛如鬼魅一样跳了起来,疯狂的向葛朗姆扑了过去。

    “我们过得这样节省,凭什么你就能穿三百金币一条的长裤?”这些老女人挥动着尖锐的爪子,狠狠的向葛朗姆抓了过去。看她们那股子拼命的劲头,她们大有将葛朗姆彻底毁容,将他的眼珠子抓出来的冲动。

    葛朗姆气急败坏的拔出了一柄短剑胡乱的挥动着,他大声呼喝着,威吓着这些陷入疯狂状态的老女人。他心中充满了委屈,充满了惆怅,以及一种自己为家族做出了巨大贡献,却不为家族理解的痛苦。

    三百金币一条的丝绸紧身裤,这是他愿意穿戴的么?

    他葛朗姆男爵,难道不是因为要和那些上流社会的贵族做生意,这才购买了贵族的头衔,换上了这一身辉煌的行头?没有这么一身值钱的玩意,哪个贵族愿意和他葛朗姆打交道?

    在过去的五六年内,葛朗姆总共也就只有三身拿得出手的行头!堂堂男爵,数百万金币的拥有者,他只有三套能拿出去见人的华贵行头!

    这些该死的家伙,这些坐享其成的寄生虫,这些家族的败类,他们什么都不懂!

    他们只知道向自己不断的索求金币!金币!金币!

    他们除了huā钱,他们还会干什么?当然,葛朗姆也承认,这些该死的家伙huā钱并不多,有很多人全家老小一年的huā费也就是两三个金币的水准,比起很多市井小民、甚至是贫民窟的贫民还要节省得多。

    但是,因为他们是家族的人,因为他们在家族的生意中占了一定的股份,所以——葛朗姆赚来的每一个金币,他们都要从上面扣走一层金粉!常年累月下来,葛朗姆已经被他们剥削了数以十万计的金币!

    “给我打,狠狠的打!”

    葛朗姆心头一口恶气冲了上来,他歇斯底里的跳了起来,挥动着短剑将几个老女人逼得连连后退,然后向自己的十几个护卫大声呼喝起来。葛朗姆的护卫们面色阴沉的冲了上来,对着葛朗姆的这群族人就是一通暴打。

    虽然葛朗姆的护卫实在是不入流,他们只是维亚斯港城实力最差劲的雇佣兵中的一员。但是这些人怎么也有着人位乃至地位下阶的实力。面对葛朗姆家族的这群普通人,他们三两下就能轻松打翻一个。

    葛朗姆愤怒的咆哮着,不断的下令往死里打。所以这些护卫下手也真不留情,他们扭断了葛朗姆族人的胳膊,踢断了他们的大腿,震断了他们的肋骨,打得他们口吐鲜血狼狈的倒在了地上。

    甚至葛朗塔都被打断了一条胳膊,哭天喊地的倒在了地上。

    葛朗姆重重的一口吐沫吐在了地上,他厌恶的对这些族人看了一眼,毫无感情的目光瞥过了葛朗塔,阴沉而阴森的低声咕哝道:“父亲大人,就这样吧!你没能履行你的承诺,我们的钱,我们所有的钱,都没有了!那么,分家吧!以后我的生意是我的生意,我不会再管你们,而你们,也不用再管我!”

    掏出一条丝绸手绢,狠狠的擦了一下鼻涕,葛朗姆狞声道:“现在你们都是一群穷光蛋,可是我不同。。。我还有两百万金币存在金贝家族的银行里,你们就穷困潦倒而死吧,我依旧是葛朗姆男爵大人!”

    冷哼了一声,葛朗姆转身就走,他的那些护卫虎视眈眈的朝葛朗姆的族人比划了几个粗鲁的手势,然后紧紧的簇拥着葛朗姆离开了这个充满了悲鸣声的小院落。

    葛朗塔声嘶力竭的嚎叫了起来:“葛朗姆,你这个该死的杂种,你给我回来,你给我回来!”

    而其他的族人也纷纷大吼了起来:“分家,葛朗塔,分家。。。这日子,没办法过了!”

    葛朗塔呆了呆,然后他一口血吐了出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