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三十七章 正面重击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云君的身体剧烈的晃悠着,他眼前一阵阵的黑雾不断升起,他踉跄着向前挣扎了两步,只觉浑身五脏六腑同时陷入了一阵阵空荡荡的虚弱。前所未有的虚弱感充盈全身,他觉得自己的骨髓都被抽空了。

    更加让他恐惧的是,一道道酸甜苦辣咸麻涩不等的滋味在他嘴里翻腾,每一道滋味都代表着一种诡异的毒性。这些剧毒在他体内不断扩散,所过之处他的斗气和生命力都在急速的衰减。

    “堕神药剂!”云君发出了惊恐的叫声。

    身为半神,能够在这么快的时间内让他迅速衰弱的毒剂,肯定是传说中的堕神药剂。但是这种药剂早就被教会销毁一空,确切的说,从上古神战时代流传到如今的堕神药剂本来就没有多少。

    但是现在,云君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堕神药剂的可怕。

    他好像突然回到了他的童年时期,他看到了漫天的烈火,看到了曾经强盛一时的神圣龙庭帝国被教会呼啸而来的庞大军团覆灭,一个个亲族被长刀砍下了头颅,无数的族人在火光中被烧成灰烬。

    他看到自己的大哥云帝被一群突如其来的强大援兵救走,而自己却身陷重围,根本无人搭理。

    他看到自己身边的几个辅佐老臣拼死一战,用自己的性命,硬生生的为他破开了一条逃窜的通道。自己的心腹老臣自爆造成的漫天血雨中,云君在几个忠心耿耿的太监总管的带领下狼狈逃窜,从下水道逃出了皇宫,好容易才逃出了生天。

    那时候的云君脆弱而无力,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真正心腹为了自己惨死。

    今天的云君再次感受到了当日的软弱无力,他发出凄厉的长啸声,今日再也没有自己的亲近心腹来救援自己,他能够依靠的只有自己!冲出去,他能活;陷在这里。他必死无疑。

    他痛恨,痛恨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糊涂——就因为龙山伯爵很配合的成为了刺客工会的贵宾,很配合的缴纳了一笔天文数字的钱款,他就晕了头不成?曾经谨慎小心、步步为营的云君,今天怎么突然消失不见了?他怎么就愚蠢到一个人孤零零的赶来这里找龙山伯爵理论?

    当年伴随他从皇宫内逃出来的那几个太监总管,他只要随便带上一人在身边,整个西方大陆就没什么人能动得了他!但是因为最近他在谋划的那些事情,他身边的几个得力心腹早就派遣了出去。如今整个维亚斯,金合欢家族的核心成员只有他一人,只有他一个人!

    云君扭头向会客室的落地玻璃窗冲了过去,他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在今天一败涂地了!

    因为,他骄傲了,他狂妄了,他太自以为是了!

    前些日子他以雷霆万钧之势摧毁了维亚斯的超级豪门,就连云龙一族维亚斯一脉的族人,也在他的迎头重击下受到了惨重的损失。甚至他的孪生兄长,神圣龙庭帝国的皇太子云帝。也被他亲自出手偷袭重创,只能狼狈的带着一批子孙通过魔法传送阵逃走!

    因为自己重创了云帝。让他在数十年内不可能恢复,所以云君才变得如此的狂妄!

    但是他却忘记了,这个世界上,还有太多的人,有太多的势力,有太多的力量对他有致命的威胁!

    一声巨响,厚厚的落地玻璃被云君一头撞碎。他凌空飞起,宛如一头受创的老秃鹫,狼狈的划起一道弧线。踉跄着向远处掠去。就在他撞出去的那一瞬间,极乐天宛如瞬移一样带着一长串的残影到了他的身后,双手宛如雨点一样落下,沉甸甸的拍在了云君的背上。

    红颜白骨手,瞬息一千年!

    极乐天鼓足所有的力量,倾尽全力的在那一瞬间向云君拍下了三十七击重击。

    云君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他感觉自己就好像一团着火的稻草团,烈火燃烧着他的身体,焚烧着他的生命和精力。踏入半神境界,一般而言不被人杀死,几乎就没有寿命的限制。但是这三十七掌落在了云君的身上,云君只觉身体一空,他突然有一种风烛残年朝不保夕的错觉。

    无数皱纹在云君的脸上浮现,原本白净稚嫩宛如十二三岁孩童的云君骤然变成了一个七八十岁、白发苍苍的老人。他全身都透着一股子衰败的苍老味,甚至灰黄色的皮肤下已经冒出了大块大块的老人斑,身上也散发出了一股子老人特有的难闻腥臭味。

    一口浓痰喷出老远,云君剧烈的咳嗽起来。

    瞬息间被极乐天焚烧了三万七千年的阳寿,云君被云帝拼死反击受到的重创突然爆发,他的身体激烈的颤抖着,他痛苦的哀嚎着,体内五脏六腑的伤势就好像缠绵了万年的老情人一样发作,一发作就不死不休,让云君有一种恨不得自己抹了脖子的痛苦。

    一口浓痰接着一口浓痰不断喷出,云君只觉自己的肺部充满了液体,他甚至不能呼吸了。

    就在这要命的关头,斜刺里哔哩哔哩一闪而过,他的短刀轻盈的划过了云君的右腿。锋利之极的短刀切过了云君的右脚脚后跟,将他的脚筋一刀切断。

    ‘当啷’巨响,云君的脚筋断折,发出的声音宛如洪钟轰鸣。**淬炼了一千多年,云君的每一条筋腱都堪比合金扭成的钢缆,脚筋骤然回缩发出的声音煞是吓人。

    “老贼!死吧,杀你的人,是酒桶大爷!”酒桶发出低沉的咆哮声,他的战锤带起一团烈火,宛如流星一样从地下飞起,重重的砸在了云君的小腹上。矮人一族的铸造宗师锻造的半神器啊,以酒桶如今的实力虽然无法发挥半神器的全部威能,但是他的全力一击,足以摧毁一座大山。

    云君痛苦的张大了嘴,一口带着烈焰的血水喷出数十米外,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飞起了近百米高。

    林齐正悬浮在这里,他的身后一头体长十几米的黑色巨虎蹦跳而出,仰天一声巨大的虎啸传来,林齐一把握住了猛虎的长尾。‘铿锵’轰鸣声中,屠军斧在林齐手上一闪而过,他用尽了全部的力量,狠狠的一斧头向下劈了下去。

    这一斧劈下,林齐将屠军斧上的所有重力魔法阵开启,他将所有斗气灌进了屠军斧中。

    玄虎劲?不动根本印全力发动,林齐气海中的圆球形魔法阵爆发出明亮的光芒,一个对应‘重力’法则的魔纹闪出了刺目的强光,一股股巨大的重力波动从林齐经络中席卷而出,瞬间汇聚在了屠军斧上。

    重达十万八千斤的屠军斧在那一瞬间暴涨了近百倍的重量,一声虎啸响起,屠军斧瞬间劈到了云君头顶。闪避不及的云君苦涩的叫道:“半神器?好,好,好,矮人一族的。。。”

    无奈的举起双手,云君狼狈的迎向了屠军斧锋利的斧刃。

    ‘咔嚓’一声脆响,就好像利刀切甘蔗一样,云君的两只手掌齐着手腕被斩断,云君惨嚎了一声,他的身体突然一弹,一脚狠狠的踹在了林齐的胸口。

    一道龙形气劲从云君的脚尖射出,宛如攻城锤一样呼啸袭下。

    林齐周身黄色光芒一闪,他全部敞开的经络内庞大的土属性斗气‘嗡嗡’轰鸣着,在林齐的体表形成了一个坚韧异常的蛋壳状结构。龙形气劲摩擦着林齐的身体发出沉闷的响声,林齐被打得向下飞坠,立足不稳向后急退,龙形气劲推着他不断后退,但是死活无法攻入林齐体内。

    “给我。。。弄死他!”林齐瞪着一对凶狠的大眼睛,死死喝道:“今天,给我弄死他!”

    林齐真的怒了,云君已经被偷袭重创,中了七种不同版本的堕神药剂,更被极乐天偷袭了三十七掌,还被酒桶和自己联手重伤,如果这样还不能留下云君,林齐还不如抹脖子去死!

    “半神咒?冰霜女神的痛苦之泪!”站在酒店上空的埃斯科低沉的咕哝了一声,他随手一点,体内庞大的魔力瞬间抽空。他超过自己的实力层次,发动了只有半神级法师才能发动的半神咒。

    一滴晶莹的眼泪从高空落下,轻盈的融入了云君的身体。

    云君的身体骤然一僵,他眨眼间就被冻成了一团冰块。

    “老冰块,你真拼命啊?”法尔蓝气急败坏的咆哮着,他长叹了一声,咬牙切齿的咕哝道:“那就拼命吧。。。半神咒。。。操,半神咒?烈焰之神杀戮吐息!”

    法尔蓝喷出一口血,他的所有魔力瞬间抽空,甚至他的一小部分灵魂之力都被焚烧干净。

    一道赤红色的半透明火焰凭空生出,轻巧的喷出了云君的下半身。

    云君被冰封的两条大腿灰飞烟灭,在冰火两重半神咒的肆虐下,云君的身体受不起这个折腾,瞬间毁掉了一大半。埃斯科和法尔蓝身体晃了晃,同时七窍喷血的从酒店的屋顶滚了下来,吓得他们的门人急忙腾空而起接住了昏迷坠落的两人。

    云君发出了绝望的嚎叫声,他凄厉的吼叫道:“我的孩子,会为我。。。”

    他的话没能说完,龙城挺起血灵青龙戟,凌空一闪,一戟刺穿了他的心脏。

    血灵青龙戟贪婪的吮吸起云君体内凝固的精血,云君的身体剧烈的抽搐着,他眸子里的神光骤然黯淡了下去。

    林齐好容易化解了云君击出的一击,他远远的看着云君,慢慢的取消了身体表面的幻神傀儡,恢复了自己的本来面目。

    云君的眸子骤然一亮,然后瞬间彻底的熄灭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