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四十九章 九头之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华黎氏结柬了胜利宫的朝议,坐着马车返回自家府郎。

    春风得意的华黎氏抿着嘴,带着浅浅的笑意透过窗子看着街景。伯莱利这两年的发展是越来越快了,因为街区的不断扩张,华黎氏已经不止一次收到了申请扩建伯莱利城墙的申请。

    当然,城墙是一定要扩建的。哪怕将现有的城墙向外挪动五里地,那就是一项巨大的市政工程,随之带来的城区的扩张和发展,将会带来源源不尽的金钱。

    但是这件事情么,得仔细的筹措。这里面蕴藏的利润太大了,得想办法让自己家族获取最大的好处。当然喽,也得考虑到其他家族的利益,比如说贝安元帅那一家子,他们家族有私兵数万,那可是一个吞钱的无底洞,不给他们点好处,他们一定会给自己找麻烦的。

    街道上有打着小伞的贵族女子在一座座精美的店铺出入,华黎氏带着笑容看着这些身段儿柔美、面容俏丽的贵族女子,周身血脉一阵阵的扩张开,一股年轻人才有的冲动让他感受到了生命的美好。

    “很有效的药剂!”举起手,仔细的打量了一下手背皮肤上正在逐渐散去的老人斑,华黎氏满意的点了点头。真的是很有效,为了重新恢复青春的身体,一些牺牲也是免不了的。

    透过窗子,华黎氏看到身穿黑色斗篷,头上戴着一顶镶嵌了银线边的三角帽,手持鹰头杖的于莲。迈着大步在大街上行走的于莲身形矫健有力,面孔透着一股子健康的红晕这才是一个真正青春年少的青年啊。

    华黎氏不无羡笨的看了于莲一眼,这个年轻人,他当然知道,算起来于莲还是华黎氏家族的远房亲戚,虽然那亲属血脉从哪里论起来的,就连华黎氏都有点稀里糊涂的,但是于莲是自家的亲戚不错。

    也就是因为这样,于莲从第五大学毕业后,华黎氏的家族给于莲安排进了伯莱利的税务局。这可是一个肥缺真正的肥缺,而且按照最近几年的观察来看,于莲做得不错。

    按照家族的情报,于莲也就是在个人私生活方面有点乱七八糟的,但是其他的都很不错。

    “女人嘛,哪个年轻人不喜欢女人呢?这算不上什么大毛病!”华黎氏笑呵呵的看着于莲远去的背影右手轻轻的在左手中指的一颗黑色水晶戒面的魔法戒指上抚摸了一下。

    或许可以将于莲列为家族的重点培养对象和家族有亲属关系,而且个人能力也不错,家族以后始终是要交给提香等年轻人来掌管的,提前给提香安排几个得力的助手,总不能等以后再急匆匆的安排吧?

    窗帘落下,华黎氏左手的戒指上闪过一抹晦涩的,起码也是圣师级别的魔力波动。他的身体渐渐变得模糊不清,随后他悄无声息的从马车内消失了。簇拥着马车的家族护卫就好像不知道马车内发生的变故他们继续保护着空荡荡的马车向华黎氏的府郎行去。

    下一刻华黎氏出现在了一栋位于不知名的深山老林中的荒废老宅。

    四座高耸的尖塔构成了这栋宅郎的妥体,四周围墙坍塌,扭曲的朽木环绕着宅院,宛如鬼怪的手伸向了天空。四周有灰蒙蒙的雾气不断从地下涌出,宛如活物一样扭动的雾气让人心里一阵阵的腻味华黎氏皱着眉头挥了挥手,不满的摇了摇头。

    “每次都是这样的地方,难道就不能安排一点赏心悦目的宅院么?”

    华黎氏低声抱怨着,而一个低沉的声音从正中的一座快要坍塌的殿堂内传了过来。

    “经费的问题,我的永相大人经费!我也想要在阳光灿烂,碧水银沙的海边找几座风景优美的古堡作为聚会的场所。但是经费,我们今年的总预算是两亿金币,可是我必须告诉您,仅仅年初三个月,我已经huā掉了一亿五千万!所以,必须节俭,必须节俭啊!”

    华黎氏翻了个白眼,他紧了紧身上华美的朝服,缓步走进了那座阴森深途的殿堂。

    “会首阁下,经费,这的确是一个大问题。我们huā钱的地方很多,给您留出两亿金币的预算,已经不可能更多了!”华黎氏苦笑道:“您的药剂,太浪费钱了!”

    殿堂内矗立着一座九头蛇雕像,默先生穿着一条黑色的长袍,愁眉苦脸的站在巨大的雕像下面。他无奈的摊开了双手长叹道:“可是,这笔投入huā得值得。要不然,我的永相大人,那瓶让你恢复了青春活力的‘青春药剂,是怎么得来的?”

    华黎氏低头看了看自己逐渐变得强壮丰满的身体,龈牙咧嘴的笑了起来。

    “或许,您还能再给我一瓶青春药剂?我觉得,我的身体还能再承受一瓶的分量!”

    默先生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向华黎氏伸出了右手,然后飞快的搓了搓拇指、食指和中指:“那么,请给我足够的经费,永相大人,经费,或者说得更直白一点,金灿灿的金币!青春药剂的主要材料来自罪讲,您应该知道那是一个多么可怕的地方!每一份青春药剂的成本价都接近一亿!”

    华黎氏立刻丢下了这个话题,他上前几步,站在了默先生的面前,无比严肃的说道:“寇恩教授,我巳经向陛下提议,让他带队前往凯撒帝国,调停凯撒和维亚斯之间的争执。但是。

    口。

    默先生笑看着华黎氏,他轻声问道:“但是,为什么我要让寇恩教授在这个时间离开伯莱利?”

    华黎氏认真的点了点头:“寇恩在金钱上的直觉无以伦比,在过去的几年,他负责的投资为我们赚取了无数的金币。如果不是他,隐士会根本没有足够的经费进行各种活动。最近他手上正有几笔大买卖需要他亲自盯着,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让他去掺和那种麻烦?”

    默先生背起了双手,他沉默了许久,才低沉的咕嚎了起来。

    “海燕在天边出现第一缕乌云的时候,就能感受到风暴的来临;招潮蟹在沙滩上挥动它的钳子,就意味着潮水的临近;而我,也拥有类似的直觉,危机正在降临,亲爱的永相,我的老朋友,危机,我感受到了危机。”

    华黎氏深深的看着默先生,他低沉的说道:“什么人,或者什么势力,能够对我们造成打击?教会么?他们根本不知道我们的存在!深渊世界么?我们的触手甚至直接伸进了深渊,好几位深渊领主是我们的盟友。战争?战争只会给我们带来巨大的利润!”

    摊开双手,华黎氏皱着眉头问道:“尊敬的会首阁下,我的百年老友啊,回答我的问题,我们的地位坚不可摧,谁能威胁到我们?谁能让你感受到危机?而且,既然是危机,为什么要让寇恩去凯撒?”

    默先生皱着眉头,他低着头仔细的思索了许久,这才轻轻的点了点头。

    “应该和我们无关,是我的私仇。我想,是我的敌人在藏匿了将近十年后,终于向我伸出了报复的血手。一些征兆很不妙,而我进行的试探也证明了这一点!”

    古怪的笑了笑,默先生沉声道:“如果说我们缅山隐士会是一张大网,我们就是九只坐在这张大网的核心,小心翼翼监视这张网一举一动的大蜘蛛。我有意放出去的几条细丝被斩断了,而且断得干净利落,断得让我都无法知道到底发生么什么事情。”

    轻轻的摇了摇头,默先生沉声道:“我的敌人即将到来,而他们接触到我的最好渠道,就是寇恩。所以我只能让寇恩暂时的远离高卢,在这么远的距离,我才能更好的观察他身边的动静。”

    华黎氏无比严肃的看着默先生,他深知眼前这个人的力量,知道他的心计,更知道他掌握了缅山隐士会绝大部分的潜在力量。如果有什么敌人是需要默先生都谨慎对待的,那么那个敌人的力量就不是常人能应付得了的。

    但是,默先生什么时候招惹了这么强大的敌人?

    深深的看着默先生,华黎氏沉声道:“或许,你需要将这番话,说给我们所有的成员听!”

    默先生轻轻的摇了摇头,他温和的看着华黎氏,轻柔的说道:“不,我的朋友,我的兄弟,这话,我只能说给你听。这是我的错误,这是我的失误,我因为某些恐惧,而做了某些事情,结果我发现,事情和我预料的不同。”

    轻叹了一声,默先生哨咕道:“一直到现在,我都无法明白,是什么样的势力,才会在自己家族的祖宅下面安排那么一个自杀性的魔法阵,一次能够将一座城市炸飞的魔法阵!那样的势力,在过去的数年内并没有向我伸出报复的手,但是他们一定会来!”

    轻叹了一声,默先生摊开了双手:“现在,我知道,他们来了!可是我不知道,他们属于哪一个势力。西方大陆黑暗世界拥有这么多自远古以来就存在的势力,但是他们似乎并不属于任何一股。”

    “我需要你的帮助,华黎氏!”默先生诚挚的看着华黎氏。

    沉默了许久,华黎氏缓缓点了点头:“将一个城市炸飞?我大概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事情!”

    苦笑了一声,华黎氏摇了摇头:“这么说,那个叫做林齐的小家伙,是被冤枉的喽?”

    默先生耸了耸肩膀,只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