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五十七章 合伙做笔大买卖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你是谁?”肥胖的典狱长殷勤的打开了牢门,卡尔罕站在牢门口,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林齐。卡尔达的嗓音依旧是那样的怪异,低沉、沙哑、好像从厚厚的岩层后面憋出来的声音。

    “您不认识我,但是我却认识您!”林齐向卡尔罕微微欠身行了一礼,虽然站在齐腰深的臭水池内,但是林齐的态度雍容、举止大方,简直有如一个皇亲国戚在出席盛大的宫廷宴会。

    卡尔罕目光闪烁,拥有林齐这样风度的人,如果他曾经见过,就一定不会忘记。既然他不记得林齐的模样,那么也就是说,他从来没见过林齐!尤其林齐所化的万恩?龙山白发银眸,容貌极其独特,兼之身材高大,气质风度都极其的出众。

    “那么,你是谁?”卡尔罕站在牢门口,看着比自己矮了一大截的林齐。

    林齐看了看身边的臭水坑,无奈的苦笑了起来:“让您见笑了,我是万恩?龙山,是图灵?安德尔姆?龙山伯爵的商务总管,龙山家族的一应商贸业务,都由我一手掌握。上次您和伯爵阁下会面的时候,我正在高卢帝国,所以没能来得及和您见面!”

    卡尔罕有点恼怒的低声咕哝道:“龙山伯爵将我的特征告诉了你!”

    林齐笑着点了点头:“这无关紧要,不是么?毕竟您是龙山家族的商业伙伴!”

    卡尔罕歪着脑袋琢磨了一阵子,这才点了点头:“那么。从那个该死的臭水坑里面出来吧!人类果然是最会折磨自己同类的生物,腐烂的臭水坑?还真不如深渊世界的熔岩坑呢,起码把人丢进熔岩坑,那人一下子就变成了焦炭,也不用吃这么久的苦头。”

    林齐拖泥带水的爬出了水池子,狼狈的站在牢门口叹了一口气。

    卡尔罕退后了几步,好奇的问道:“那么。万恩先生,你是怎么被丢进高卢帝国的水牢的?如果不是我恰好赶来这里,抢夺一份利润丰厚的业务。我也不会碰到你,那么,你可就……”

    林齐无奈的摊开了双手:“我得罪了。高卢帝国的皇太子!”

    胖胖的典狱长吓得脸上的肥肉一阵哆嗦,他低声咕哝道:“我的神啊!”

    他扭过头,狠狠的向身后的几个狱卒瞪了一眼。几个狱卒急忙凑了过来,将林齐的身份来历向典狱长详细的汇报了一遍——的确,林齐是得罪了皇太子比丘斯,被比丘斯的心腹近臣送来阿市底狱的。

    “不,不,卡尔罕先生,您不能带走他!”典狱长点头哈腰的向卡尔罕苦笑道:“是皇太子下令送来的人,如果他离开这里。我就完蛋了,太子殿下会杀光我所有的族人!”

    卡尔罕冷酷无情的看着典狱长,他低声咕哝道:“我也可以杀光你的族人,而且保证你那所谓的皇太子效率更高十倍。但是,考虑到你是我的商业伙伴。好吧,开个价吧!需要多少代价,能够让万恩先生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

    典狱长苦恼的看着卡尔罕,他深知道眼前这个凯尔韩拥有多可怕的背景。

    很久很久以前,当胖子典狱长还不是阿市底狱的典狱长,当他还只是另外一座监狱的典狱官的时候。他就和卡尔罕的长辈有了长时间的合作。监狱内那些实力强悍的囚犯,总是会莫名其妙的消失,他们在监狱的档案上,都变成了暴病而亡的倒霉蛋。

    而每一个消失的囚犯,都给典狱长带来了丰厚的利润。

    在这个过程中,曾经有高卢帝国的法务大臣和监察大臣追查过囚犯异常死亡的案子,而结局却是,那些多事的大臣突然一命呜呼,他们以各种最匪夷所思的意外突然暴毙——甚至有人被鸡尾酒上做点缀的橄榄噎住了喉咙,活活被噎死!

    由此可见卡尔罕的家族势力有多可怕,胖子典狱长不敢得罪这个和自己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家伙。但是皇太子比丘斯,更是直接掌握了典狱长全家老小命运的大人物。

    带着一丝哭音,胖子典狱长悲泣的哀求道:“尊进的卡尔罕先生,我和您的父亲有着多年的交情和合作,我应该毫无条件的将这位万恩先生恭送出阿市底狱,但是他是皇太子送进来的人……”

    林齐低沉的咳嗽了一声,他淡淡的说道:“给你一笔钱,你带着你的家人离开这里!包括你身边的狱卒,他们都能拿到一笔丰厚的钱,然后我委托卡尔罕先生,护送你们离开高卢帝国。去维亚斯,你们可以享受荣华富贵,像个贵族老爷一样的过日子!”

    带着一丝诡异的笑容,林齐沉声道:“只是你们在离开前,给尊敬的皇太子比丘斯殿下留下一封信,这就足够了!”

    留下一封信?胖子典狱长连连摇头,他总觉得林齐的这个意见有点不靠谱。

    林齐则是慢悠悠的掏出了几张金票,悄无声息的塞进了胖子典狱长的手中。林齐低沉的,用恶魔诱惑凡人堕落的声音低沉的说道:“看看这些金票上的数字,看看吧,亲爱的典狱长大人。你就算辛苦一辈子,你能贩卖多少个值钱的贵族老爷呢?这种买卖并不常有吧?可是这里呢,这里有五百万金币!你一辈子衣食无忧!而且我能在维亚斯,给你一片封地!”

    胖子典狱官死死的抓着金票,他艰难的扭头看向了卡尔罕。

    卡尔罕歪着头琢磨了一阵子,然后他看向了林齐:“这个提议不错,但是这样一来,我的家族在高卢帝国监狱系统中最重要的几个合作伙伴就少了一人,龙山家族必须做出补偿!”

    林齐挑了挑眉头:“如何补偿?”

    卡尔罕‘咯咯’笑了起来,他用力的揉搓着双手,贪婪的咕哝道:“我并不是一个太贪心的人!真的,我是一个很照顾合作伙伴情绪的人,但是,让我们联手做一笔大买卖吧!唔,一次全面战争?”

    林齐的后心一阵恶寒,他死死的盯着卡尔罕,骇然说道:“一次全面战争?你觉得这个胖子值这个价钱?嗯?一次全面战争?国家和国家之间的全面战争,这头死胖子值这么多条人命么?”

    卡尔罕呆了呆,他似乎也知道自己的要求是有点太离谱了,他干咳了呃几声,干脆的解下了自己的白瓷面具,一边用面具当扇子扇风,一边不耐烦的说道:“那么,开个价吧!我们是合作伙伴,不是么?鬣狗的原则之一就是,有钱大家一起赚,绝对不要涸泽而渔!开个条件吧!”

    林齐深深的看了卡尔罕一眼,这是一个大概刚刚年满十八岁,甚至胡须都没生出来,无比青翠鲜嫩的年轻人。而且他身上有着某些纨绔少爷特有的气质,尤其他那灵活的眼珠,证明他是一个心眼很多、小心思很多的年轻人。

    这种人么……林齐在心里放声大笑,铁拳兄弟会欢迎这样的公子哥加入啊!

    竖起了一根手指,林齐沉声道:“我保证,在未来半年内,一次总人数在六万人左右的大战。而且,很可能,后续会爆发更大的冲突。所有被俘的贵族,以及战士贵族的铠甲和家族传承物品,都由你来处理,所有的缴获,都由你进行贩卖……但是前提是,那些贵族不能被出售给死灵族人!”

    “六万人?”卡尔罕笑得眯起了眼睛,微微泛白的嘴唇几乎弯到了下巴附近。他兴奋的搓动着双手,无比热情的说道:“那么,这笔买卖,我做了。好吧,我护送尊贵的典狱长和诸位热情的狱卒去维亚斯,但是你们动作要快一点,尽快把你们的家人接出来。”

    歪了歪头,卡尔罕朝林齐叹息了一声:“和你的伯爵一样,万恩先生,你们有着一个商人并不需要的所谓的道德底线!有时候,将活人贩卖给亡灵们,那是最有赚头的买卖。像我们鬣狗,我们已经丢弃了所有的所谓的道德,我们和一切可以交易的对象交易一切值钱的货物,只要有钱,我连我的灵魂都能卖出去!”

    耸了耸肩膀,卡尔罕长叹道:“所以啊,你们只能在地面世界成为超级富豪,你们永远不可能将你们的势力延伸到更加深层的世界中去。”

    眯了眯眼睛,卡尔罕沉声道:“那么,我们赶紧动身吧,我讨厌这个臭气冲天的地方!”

    林齐笑了笑,然后他向胖子典狱长颔首道:“那么,去你的办公室,给我们的皇太子殿下留下一封信吧!”

    林齐面色阴沉的说道:“在信里,你告诉我们骄傲的比丘斯殿下——在某些时候,金钱会焕发出远比权势更加夺目的光彩!金币,金灿灿的金币,这才是世界上最有力量的东西!”

    卡尔罕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他看了看身后的几个半魔人,一手搭在了林齐的肩膀上。

    “我非常赞同万恩先生的这句话,在我们看来,俗世间的皇权和王权,那都是狗屁!甚至那高高在上的神权,对我们而言,又算得了什么呢?除非有真正的神灵复活,否则金钱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有权力的存在!”

    用力拍了拍林齐的肩膀,卡尔罕戴上了白瓷面具,一行人迅速离开了这座水牢。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