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九十四章 苦涩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满屋死寂,就连那些端着托盘的侍者和侍女都惊恐的看向了这边。

    阿尔达的这一巴掌,不算很用力,但是力量也不算小。毕竟他的实力放在那里,那个纤细柔弱的人影冲到了他身前的时候,阿尔达循着本能,一把掐住她一耳光抽出去,这一下真的很沉重。

    小姑娘的半边面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胀,而且那半边面孔都快变形了。

    ‘当啷’一声,小姑娘袖子里一柄银色的餐叉落在了地上,大厅内众多贵人贵妇的眼珠弹了弹,同时看向了那柄闪烁着寒光的餐叉。一种匪夷所思的怪异情绪突然充满所有人的心头——如果不是尊贵的‘龙山伯爵’掐住了这个少女的脖子,一耳光将她抽呆住了那里,这一柄餐叉,会不会扎在‘龙山伯爵’身体的某一处?

    林齐的脸色骤然变得阴寒无比,他厉声喝道:“来人,抓刺客!”

    林齐的声音很浑厚、很有穿透力,远处立刻响起了沉重而整齐的步伐声,大队龙山家族的护卫排着整齐的队伍冲向了宴会大厅。四周的树影中同样窜出了大队身穿甲胄的护卫,这些金贝家族的近卫恪守岗位,迅速排成了整齐的横队拦在了龙山家族的护卫面前。

    但是这次林齐带出来的护卫以白天、黑天兄弟为首,以酒桶这个粗暴的家伙为辅。而这三个家伙都属于那种脑子里一团空白或者一根筋,完全唯林齐之命是从的家伙。

    听到林齐的叫声,白天、黑天劈面两巴掌将金贝家族门前迎客的姐妹花们打得鼻血狂喷倒地不起,然后带着大队护卫直奔了进来。眼看金贝家族的护卫们拦在了自己面前,白天、黑天冷哼一声,握紧了拳头当面一拳砸了出去。

    幸好他们还记得林齐的命令,他们只动用了纯粹**的力量,并没有动用任何的魔力和斗气。

    但是他们的身体,是太古遗迹中挖掘出来的,以神的身体为模板的神灵之身!哪怕是单纯的**力量。哪怕他们如今的神魂孱弱,还无法完全掌控**的最大力量,但是他们能发挥出的力量也足够惊人。

    两团气爆在那些金贝家族的护卫面前爆开,数十名金贝家族的护卫惨嚎着被一拳震飞,白天、黑天身穿漆黑的长袍,板着脸面无表情的冲进了大厅,稳稳的站在了林齐和阿尔达的身边,目光森冷的看着大厅内的众人。

    酒桶则是拔出了半神器战锤。怒吼着冲进了大厅。喷着口水大声狂吼:“谁敢动我们伯爵一根头发,全部杀了!”

    ‘铿锵’声不绝于耳,林齐带来的这批家族护卫。清一色都是黑渊神狱里逃出来的暴徒。对这些家伙而言,他们根本不懂‘无法无天’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因为他们心中根本没有法律和法则的概念。

    他们瞪着猩红的眸子。死死的盯着大厅内那些吓得连连倒退的贵族老爷,以及那些吓得花容失色不断尖叫的贵族夫人,拔出了闪烁着各色魔法光焰的魔法兵器,不断发出低沉的喘息声。

    只要林齐一声令下,这群暴徒绝对会将这个大厅内的所有贵族屠戮一空!

    这些家伙自己,或者这些家伙的父亲、母亲,或者他们的祖父、祖母,曾经就这么干过!

    被阿尔达掐着脖子的小姑娘两行热泪潺潺而下,然后她突然‘哇哇’一声哭喊了起来:“我是凯撒帝国凯贝尔达公主。卑贱的下等贵族,你敢冒犯我尊贵的身体,我一定要将你和你的家族彻底毁灭!”

    趾高气扬、盛气凌人,这位凯贝尔达公主的年纪不大,但是她的话可是一点儿都不客气。

    阿尔达飞快的看了林齐一眼,从他的灵魂烙印向林齐传过去了一道精神波动:“伟大而睿智的主人,这个丫头想要用那柄餐叉攻击我的下半身。所以。我只是出自本能的自卫而已!”

    林齐的脸迅速的阴沉了下来,他缓缓走上前几步,然后弯腰捡起了地上那柄纯银制成的精巧餐叉,随手把玩了一阵,讥嘲的冷笑道:“很奇怪。凯撒帝国的公主,都习惯随身携带餐叉么?又或者。莫非凯撒帝国已经穷困到让自家的公主在宴会上偷餐叉以补贴家用的程度?”

    一个头发花白,梳成了大波浪卷的俊美中年人大步走了出来,他向林齐点了点头,阴沉着脸冷哼道:“万恩?龙山先生?你的话,对我们凯撒帝国是最大的侮辱和诬蔑,请你收回你的话,并且正式向我凯撒帝国皇室和凯撒帝国所有的臣民道歉,否则,你还有你背后的家族,将成为帝国的敌人!”

    林齐冷着脸看着那中年人,他随手将餐叉丢在了地上,然后反手一耳光抽在了那凯贝尔达公主的脸上。这一耳光异常的清脆,‘啪’的一声脆响让大厅内近千的贵族听得清清楚楚。

    “我想,凯贝尔达公主殿下,你一定是自幼缺少父母管教!用东方人的一句谚语来说,你就是有爹娘生,却没有爹娘教的典型!”带着温和的笑容,林齐的话语中却带着让人不寒而栗的阴森邪气:“堂堂公主,带着凶器在这样隆重的场合,袭击他国的重臣,凯撒帝国。。。呵呵,好一个凯撒帝国!”

    阿尔达露出了邪恶的笑容,林齐既然动手了,这就证明他刚才的那一耳光无罪!

    所以,阿尔达很得意的轻轻的抚摸着被吓得目瞪口大的凯贝尔达的脸蛋,带着一丝猥琐中年大叔应有的邪恶劲儿轻柔的说道:“多可爱,多娇嫩,多新鲜的一位小公主啊!你真不应该冒犯我!哪怕你是凯撒帝国的公主,那又怎么样呢?我效忠的国家是维亚斯商业联邦,凯撒帝国?噢,这并不能吓唬我!”

    凯贝尔达被吓得眼泪水都没有了,她哆哆嗦嗦的打着寒战,连续两个沉重的耳光终于让她明白了,眼前的林齐和阿尔达,并不是那些在凯撒帝国境内任凭她欺凌蹂躏的下等贵族。

    一股尿骚味突然传了出来,伴随着那些豪门贵妇夸张的惊呼声,凯贝尔达的裙子下面迅速出现了一滩水渍。林齐和阿尔达整齐划一的掏出了白色的丝绸手绢捂住了鼻子,然后大叫着向后倒退了几步。

    阿尔达惊呼道:“神啊,我的神啊,凯撒帝国的公主,她。。。她。。。她在大庭广众之下,她。。。”

    林齐翻着白眼高声呼喊起来:“神啊,神啊,漫天尊贵的神灵啊!她真的是凯撒帝国的公主么?她是一个卑劣的刺客,她是一个肮脏的小偷,她是一个无耻的骗子!来人啊,来人啊,把她送去警备厅,把她送去伯莱利的警备厅!”

    发色花白的中年男子,凯撒帝国这次出使高卢帝国的代表团长施特隆恩亲王翻了个白眼,有气无力的晕厥倒地。他必须昏迷过去,因为他不昏迷的话,他根本无法应付眼前的场面!

    堂堂凯撒帝国的公主,在如此隆重的场合,用餐叉去袭击外国的贵族,这已经是让凯撒帝国蒙羞的大丑闻!但是这件事情,用凯撒帝国的力量,依旧能够压制下去。通过背后给龙山家族施压,这件事情完全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但是堂堂凯撒帝国的公主,在大庭广众之下吓得失禁了!

    凯撒帝国列祖列宗在上,施特隆恩必须昏迷,否则。。。否则他只有抹脖子自杀了!

    幸好凯贝尔达公主不是施特隆恩的女儿,否则他一定会气得抹脖子的。幸好这位自幼骄纵、浅薄、无知、愚蠢、跋扈、残暴的公主,是凯撒帝国现在那位皇帝陛下的小女儿。。。是施特隆恩亲王堂兄的小女儿!所以,施特隆恩这个堂堂的天位巅峰大骑士,可以毫不犹豫的学那些心情激动的豪门贵妇一样,带着几分娇媚的气息昏迷倒地。

    反正这个烂摊子,谁爱收拾谁去收拾吧!凯贝尔达不是他的女儿,他就没那个义务去捡起这些麻烦。

    满大厅的贵族死死的闭上了嘴,除了那些凯撒帝国的贵族痛苦的低下了头,其他各国、各大家族的贵族纷纷瞪大了眼睛,目光熊熊宛如火焰的看着那个失禁的、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宛如泥雕木胎的小公主!

    早就听说凯撒帝国的小公主是一个极品人物,今日一见,果然比传闻中的更加极品!

    好吧,凯撒帝国数百年的国威,被这个小丫头一脚踩进了粪坑里!这是多么耸人听闻的八卦新闻啊,这件事情起码能够在西方大陆的贵族圈子里成为未来三五年的热点话题!对于那些千年以上的世家豪门,对于那些传承万年的古老家族而言,这个话题足够他们记入家族的重要典籍中去!

    这是凯撒帝国皇室永远洗刷不清的丑闻!这个凯贝尔达公主的前途,彻底毁掉了!

    她最好的下场,要么被关进某个偏僻的修道院幽禁到死,要么凯撒皇帝稍微怜悯她一下下,将她默默无闻的嫁给一个市井小民,让她从此销声匿迹,再也不在人前出现!

    凯贝尔达公主终于发现了四周诡异的气氛,她哆哆嗦嗦的带着满是尿液的裙子转过身体,狼狈的看向了混迹在人群中的比丘斯!

    “亲爱的比丘斯哥哥,不是你让我帮忙教训一下这个粗暴无礼的伯爵的么?”

    满堂贵族同时惊呼了一声,比丘斯的面孔骤然僵硬在了那里,他的脸色变得极其苦涩,就好像有人将一万个猪苦胆同时塞进了他的嘴里。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