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九十五章 误会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近千贵族同时惊呼了一声,所有人目光炯炯的看向了面色惨白还有点泛青的比丘斯。

    凯贝尔达公主,当今凯撒皇帝最宠爱的小公主,虽然对外宣称是当今凯撒皇后所出,但是不少人都隐约明白,这个骄纵蛮横的小公主,是凯撒皇帝私自出宫游历时,和某位败落户小贵族的女儿私通而生。

    野花总比家花香,野花结果,自然也比家里的果子更受宠爱。

    凯撒皇后就成了凯贝尔达名义上的母亲,但是这位皇后陛下出身高贵,血统尊贵无比,自家后台靠山也是不弱于金贝家族、银鸢尾家族这样的万年大族,她能吃得下这个瘪?

    于是乎凯贝尔达在凯撒皇宫内,因为各种有意无意的骄纵和唆使,就成了一个无法无天、没有教养、无人敢管的混世魔王。凯撒皇帝国务繁忙,尤其是这些年他要忙着应付圣光一世咄咄逼人的边境小动作,他哪里有功夫去管这个女儿?

    所以,凯贝尔达就成了一个无人敢招惹,同时也无人敢得罪的扫把星。

    这次跟随施特隆恩亲王出使高卢帝国,凯贝尔达就好似一头野猪脱出了牢笼,她叫做一个欢快,叫做一个欢乐,叫做一个欢喜鼓舞。因为凯撒帝国的国力摆在那里,她一路上受到的尊敬和逢迎,更是让她飘飘然差点忘记了自己姓什么。

    刚来到高卢帝国,金贝家族的请帖就送了过来,凯贝尔达刚刚到了金贝家族,就被比丘斯迷住了。

    是的,是凯贝尔达被比丘斯迷住了,她主动的跑去和比丘斯套近乎。

    百年陆岛战争已经结束了快四十年,西方大陆的贵族圈子里的审美观也变了许多。

    百年陆岛战争的时候,那种昂扬的、威猛的、浑身肌肉疙瘩的贵族战士,是最受宠的一类人。

    但是四十年承平,贵族圈子的审美观就回到了贵族应有的口味上来一一男人么,一定要犹如弱柳随风,那张小脸蛋一定要是锥子脸,惨白的面孔透着一股子艺术的气息,性别特征介于男人和女人之间,而且要扑上淡淡的香粉,喷上清雅的香水,这才是一个真正的贵族美男子!

    而比丘斯,这个阴柔、柔弱的高卢帝国皇太子,他毫无疑问完全符合以上的审美观。

    所以凯贝尔达一见到比丘斯就缠了上去,虽然年纪幼小,但是在凯撒皇后的故意骄纵下,凯贝尔达在皇宫中可是见识了不少香艳风流的场景。虽然没有亲身经历过,但是凯贝尔达的情窦早就开了三五六年,她的见识阅历,甚至比很多成年女子还要丰富。

    怀着一颗纯情澎湃的心灵,凯贝尔达花痴一样缠上了比丘斯。

    当比丘斯听到自己的侍从官悄声的回禀后,他就幽怨的叹息了一声。

    天地良心,诸神作证,比丘斯的那一声哀叹,虽然是因为林齐这一伙人的到来,但是他并不是有意的去蛊惑凯贝尔达做什么离谱的事情!比丘斯的哀叹是因为,他很想对林齐这一伙人做点什么,但是他受到了圣光一世和华黎氏的联手警告,不许他做什么离谱的事情,所以他对林齐一行人无能为力!

    所以他深深的感慨了一声,而凯贝尔达看到自己的心上人如此的幽怨。。。

    事情就很明白了,天不怕地不怕大有为了红颜而冲冠一怒风范的凯贝尔达公主殿下,当她看到‘龙山伯爵,一行人出现在大厅门口的时候,她就偷偷的握住了一柄精巧的餐叉,低着头向阿尔达本色出演的龙山伯爵图灵阁下冲了过去。

    在凯撒皇宫内,凯贝尔达曾经用这种手段重伤了两个对她稍有不敬的贵族小姐。两个伯爵小姐被她用餐叉刺中了小腹,差点毁掉了她们这辈子的生育能力。这种宫廷丑闻自然被凯撒皇室强力压制了下来一被那位腹黑的凯撒皇后强力压制了下来。

    但是凯贝尔达却没有受到任何的教训,所以她甚至以为,这是她百发百中的教训人的手段!

    但是阿尔达可不是那些娇滴滴的千金小姐,凯贝尔达刚刚靠近,他就一把掐住了带着一丝小小杀意的凯贝尔达,一耳光打得这个骄纵的、莫名其妙的小公主昏天黑地不知道自己是死是活!

    可怜的凯贝尔达被吓得失禁,面对林齐和阿尔达有意无意释放出的可怕压力,她哆哆嗦嗦的转过身,向在场众多的贵族指证是比丘斯唆使她,让她刺杀龙山伯爵的!

    昏迷不醒的施特隆恩亲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宛如得到了生命女神的亲吻,他无比神奇的苏醒过来,然后一骨碌的站直了身体。他沉声喝道:“凯贝尔达,你在胡说什么?向图灵伯爵道歉,然后。。。。来人,护送凯贝尔达回公使馆,严禁她外出!,1

    比丘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惨白的略微有点泛青的面孔突然涨红了起来。他阴沉的说道:“尊敬的公主殿下,凯贝尔达,我想你一定弄错了什么!我怎么可能让你做出那样无礼的事情?当着这么多尊贵的客人,刺杀维亚斯商业联邦的贵族,你当我是一个没有脑子的蠢货么?”

    比丘斯的身体都在微微的颤抖,他倒不是害怕,而是愤怒到了极点!

    他见过无数的女人,尤其是圣光一世上台后,突然将他册封为皇太子,比丘斯这几年内见过的女人,比世界上绝大多数男人一辈子见过的女人还要多。但是他从来没见过这么愚蠢的不知所谓的女人!

    天哪,她以为她是谁?她以为她是教会的那些只管挥刀砍人,根本不用讲道理的惩戒骑士么?当着来自西方大陆各国,有头有脸地位崇高的近千名贵族,她区区一个凯撒帝国的小公主一还是凯撒皇帝的情人生下来的私生女,居然敢行刺龙山伯爵这样的血裔贵族!

    血裔贵族!

    这个愚蠢的女人到底知道不知道这个词意味着什么?

    血育贵族这个词,意味着龙山家族虽然只是伯爵的爵位,但是在贵族圈子里,这个家族和拥有一个帝国的凯撒皇室有着平起平坐的地位!尤其是龙山家族当的姓氏中有‘安德尔姆,这个字眼,这个家族甚至和凯撒帝国的皇室源自同一支血脉!

    按照西方大陆真正的贵族圈内的考证,维亚斯商业联邦的龙山家族,也就是大陆南部的‘安德尔姆,这一脉,是当年‘安德尔姆,城邦王族的一个分支,在黑暗历晚期,这个城邦派遣一个强大的军团远征南方开辟新的疆土,但是军团溃散,这一支族人就留在了大陆南部落地生根。

    从血统上而言,龙山家族的血脉和凯撒帝国一样的尊贵!这样的血统,在西方大陆的贵族圈子里,就是真正的贵族,正儿八经的上位贵族之一。

    哪怕龙山家族的名号曾经蒙尘,但是现任龙山伯爵用他的豪富,用他近乎无限的金币,已经洗刷了家族徽章上的尘土,让它重新焕发出的夺目的光彩!龙山家族,依旧是那个尊贵的血裔贵族的后裔!

    凯贝尔达这个蠢女人,她居然行刺这样一个血统高贵,源远流长,家族豪富,同时手握一股强大军力的大贵族!她的脑子里到底都是什么东西?

    她自己作甚么不要紧,但是她居然接把这个屎盆子扣在了自己的头上!

    是可忍孰不可忍?

    比丘斯阴沉着脸,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以诸神的名义作证,我,高卢帝国的皇太子比丘斯,对尊贵的龙山伯爵图灵唉德尔奶龙山阁下,并无丝毫的恶意!一切,都是凯撒帝国皇室公主凯贝尔达一人所为。以贵族的荣耀为证,凯贝尔达对我的指证,全部是污蔑之词!,1

    林齐眯了眯眼睛,阿尔达‘咯咯,笑着掏出了两只大雪茄,给林齐递了一支过去。

    两人尽情的吞吐着浓烟,看着比丘斯和凯贝尔达精彩的脸色。

    几名凯撒帝国的皇家卫士大步走了过来,就要抓起凯贝尔达将她押送回凯撒帝国驻高卢帝国的公使馆。

    凯贝尔达愤怒的挣扎着,她声嘶力竭的嚎叫着:“你怎么能这样?比丘斯!是你说龙山伯爵抢了你的女人,抢走了你在银蚌商会的股份,是他给了你最大的侮辱!是你让我报复龙山伯爵的!”

    凯贝尔达已经出离的愤怒了,她好心好意为比丘斯出气,这个卓贱的家伙居然不领情?

    骄纵的小公主眼珠子都变得通红一片,她咬牙切齿的尖叫道:“以凯撒帝国的名义,为不会放。。。

    施特隆恩阴沉着脸一步闪到凯贝尔达的面前,轻轻的一掌将她打晕了过去。施特隆恩气得浑身的血浆都在燃烧,他真恨不得将凯贝尔达一巴掌掐死

    这个愚蠢的、浅bó的女人,她想要挑起两个帝国的战争么?

    比丘斯阴沉着脸,死死的盯着施特隆恩,恼羞成怒的比丘斯脑筋有点发热,他已经想到了某些不怎么好的地方去。他知道凯撒帝国和维亚斯商业联邦正在爆发军事冲突,难道说,凯撒帝国想要用这种小手段将高卢帝国拉下水?

    其心可诛!简直是丧心病狂!

    比丘斯死死的盯着施特隆恩,简直将他看做了杀父仇人!

    凯撒帝国的手段,也太无耻卓下了吧?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