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意外的重逢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今晚八点,聊天频道出钙,大家有兴题的来和猪头忽悠吧!

    天色大亮的时候,林齐用几个金币做贿赂,登上了伯莱利的城墙。

    这一眼望去,林齐顿时有点傻眼了。伯莱利的城墙外,绵绵密密的尽是军队的营帐,起码有二十万正规军将整个伯莱利四面八方包围了起来,而且有不少圣境的气息在军帐中有意无意的时不时冲天飞起。

    “圣光一世发火了嘛!”林齐若有所思的摸了摸脸上的胡须渣子。

    圣光一世可不是发火了?

    本来好好的一次庆祝寿辰的宫廷宴会,已经顺利的挑起了亚瑟和‘龙山伯爵,的冲突,甚至两人都当众大打出手了!但是居然有强悍得离谱的敌人出手偷袭银鸢尾家族的代表艾丝忒!

    幸好那出手偷袭的人身份特殊,天启灰骑士这种存在不是普通人能应付的,拥有专门处理这种异常存在的特殊机构的教会已经将这件案子接过手去。

    但是施佩特闯入胜利宫,当着这么多贵族的面折辱圣光一世,这就太让人难以承受了。

    不管是遮羞也奶,或者仅仅是对满朝文武大臣有个交待也好,或者是想要威慑一下那些依旧留在伯莱利的各国贵族也罢,反正圣光一世一大早的就调集军队,将整个伯莱利围了个水泄不通。借口么是现成的,搜捕偷袭艾丝忒的凶手、暴徒、无耻的盗贼之类的。

    城外大军围城只许进不许出,城内则是无数的铜帽子和龙骑兵乱窜,挨家挨户的搜索了过去,将整个伯莱利闹得鸡犬不宁。也不知道有多少市井好汉的秘密巢穴在这种严密排查下倒了血霉,反正就短短两个小时的时间,铜帽子们从某些秘密仓库内发现的走私货物,价值就在千万金币以上。

    “好热闹!”阿尔达凑到了林齐身边,鬼鬼祟祟的笑着。

    林齐斜睨了阿尔达一眼,然后狠狠的给了他的屁股一脚:“给你一个光荣的,而且完全符合你的人生乐趣的任务!去勾搭几个银鸢尾家族的女仆,征服她们!”

    阿尔达〖兴〗奋得面孔发红,他咬牙切齿的说道:“伟大而睿智的主人,这种任务,我最合适不过了!”

    点了点头,林齐当然知道这种任务阿尔达是最好的人选,他轻声叮嘱道:“打探和艾丝忒有关的一切消息,但是你要自己注意不能走漏消息,甚至你可以动用一点小小的魔法上的手段。我想知道,银鸢尾家族是在哪里弄到那个坠子的,他们家族,是否还有更多奇怪的东西。”

    一点涎水在阿尔达的嘴角闪光,他低声咕哝道:“伟大的主人啊,我能直接勾搭艾丝忒么?我是如此的强壮,我是如此的英俊,我的气质潇洒,我的风姿翩翩,我可以用我作为一个雄性生物的魅力,将这个小娘们彻底的征服!”

    目光诡异的扫了阿尔达一眼,林齐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如果你被银鸢尾家族抓住了,我会考虑考虑会不会去救援你的。总之,一切小心!”

    得意的‘嫣然一笑”阿尔达虽不可待的窜了出去,迅速没入了大街上滚滚人流中。银鸢尾家族在伯莱利自然也有一套属于他们的宅院,而且很有缘分的就是,银鸢尾家族的宅子,居然就在于莲买下的那套位于胜利大街中段的小宅子的隔壁。

    于莲的那套宅子门牌号是胜利大街一百一十三号,而银鸢尾家族的那套宅子,则是一百一十一号,而且常年都有仆役驻扎在内打扫保养。林齐只是期盼着,或许阿尔达真的能够从这些人身上得到一点什么消息,但是他并没有做太大的指望。

    走下城墙,林齐一边走,一边低声的下达着各种命令。比如说监视亚瑟的一举一动,迅速查清拉图斯如今的状况,试探提香的态度,看看华黎氏家族对圣光一世的忠诚度,以及打探老皇帝被软禁的猎宫的情况,以及斯坦恩将军最近的处境等等。

    必须将各方面的情报综合利用起来,林齐才能在这里面获取最大的利润。

    包括亚瑟,在杀死他之前,林齐一定要从他身上压榨出最大的油水,一个铜子儿都别想少!

    “拉图斯啊。拉图斯!”林齐低声感慨着:“我提出的要求是这么难回应的么?高卢帝国的皇位和区区几个行省的垄断经营权,难道你就不能更加的决断一点?我,可绝对不会威胁到你的位置啊!”

    就在感慨声中,林齐大步走过了一架不起眼的马车。

    普普通通的四轮马车,赶车的老人也普普通通,跟在马车后的几个精壮汉子看上去也没什么不对劲的。但是当马车内坐着的人挑起了车窗帘子往外窥视的时候,林齐正好瞥了一眼,他看到了一张在他记忆中铭刻了深深痕迹的面孔。

    虽然依旧是做男装打扮,但是林齐在黑渊神狱见过她好几年做男装打扮的样子,她怎么可能瞒得过林齐呢?云,她就这么生着一辆普普通通的黑漆四轮马车,在一个普普通通的马车夫和几个非常普通的护卫的簇拥下,在这个敏感而关键的时刻来到了伯莱利。

    林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看了看左右,然后伸手分开了面前的人流,大步走到了马车边。

    做普通壮汉打扮的林齐用力的敲了一下马牟的车厢,然后低沉的问道:“尊敬的少爷,你们需要一个导游么?薪水低廉,对伯莱利的每一条大街小巷都很熟悉,精通一切旁门左道,不管你们想要做什么,我都能帮你们找到最合适的渠道。而且,我能保护您的安全。”

    林齐的心脏有力的跳动着,他的血液流动的速度加快了许多,从末日天启之殿内慢吞吞流出的四色水液随着流速越来越快的血液流转林齐全身。

    突然间,林齐觉得身〖体〗内有一道无形的、不知所谓的屏障被强行砸破了。他经络中的土黄色斗气光流迅速的压缩,从水银一样的状态压缩到了近乎精金锭一样的固体,然后迅速转化成了无数细小的符文烙印,密密麻麻的印入了浑身的骨骼、肌肉和血管、内脏中。

    身体会方面的强化着,林齐的斗气在那一瞬间消耗一空,一滴都没有剩下,但是他的身〖体〗内被铭刻了无数和大地元素有关的法则符文,他的身体领先他的斗气,大大方方的大步踏入了半神的境界!

    没有斗气,但是仅仅依靠强悍的**,林齐拥有了下阶半神的战斗力和防御力,而他的物理力量更是提升到了一个出离变态的程度。

    马车正好路过街心一个喷泉,一抹淡淡的清凉的水汽从喷泉中射出,迅速渗入了林齐的身体。一丝丝大地元素也顺着林齐的脚,急速流入他的身体。眨眼的功夫,林齐的经络中就同时流动起了土黄色和水蓝色的斗气。在那一层土黄色的圆球状魔法阵外,开始有淡淡的水汽勾勒出第一个复杂的代表了水元素法则的魔纹。

    气海中翻滚起了滔天巨浪,在那土黄色的印玺边上,一枚水蓝色的极小的印玺正在开始逐渐成形。

    桂huā树慢悠悠的咕哝道:“恭喜,第二步开始了!”

    末日天启之殿则是冷哼了一声:“给我更多的能量,修复我残损的身体,否则,我无法再继续强化你的身体。现在我能做到的,已经是我的极限!除非给我能量和资源,否则,不要再和我说话!”

    ‘咔嚓,一声,末日天启之殿的大门重重的关闭,摆出了一副大爷我谁都不理睬的架势。

    马车内的云没有对林齐的自荐做任何的回应,但是马车后的护卫迅速走上来两人,他们一把抱住了林齐的手臂,就要将他推到一旁去。但是这两个护卫不过地位下阶的实力,两个地位下阶,想要推动一个单纯依靠**力量成就半神的怪胎?

    林齐笑呵呵的拖着面色赤红无比狼狈尴尬的护卫跟着马车轻松的前进,他微笑着向云眨了眨眼睛:“我只是暂时换了张脸,真的不记得了?真的让我伤心啊,当初很热心的帮我作弊的小家伙,怎么才隔开一年多,就不认识我了呢?”

    把大脸蛋凑到了车窗前,林齐瞪大了眼睛:“就算不认识我的这张脸,但是看看我这么纯净、纯善、纯洁、纯真的目光,我亲爱的云啊!”

    一声轻喝传来,两个尴尬的护卫迅速退到了一旁。马车门打开,林齐宛如狗熊一样钻进了车门,笑呵呵的坐在了云的对面。

    随后云一言不发的扑到了林齐的怀里,小脑袋深深的埋进了他的胸膛。比起一年多以前,云长高了一截,而且身上也多了一点肉,起码不像是黑渊神狱那芦柴棒子的身材了。凭借身体的接触,林齐发现这小丫头的胸前已经很有一点点分量了,虽然只是一点点,但是比以前好太多了!

    用力的搂着云,林齐搂过她的身体,让她坐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维亚斯商业联邦是怎么回事?你家的那些掩饰家族都怎么了?”

    林齐抚摸着云的长发,低沉而有力的问道。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