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巨大的黑锅,你来扛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我!”比丘斯想要说点什么。

    但是云天一强势惯了,她根本不给比丘斯开口说话的机会。一把掐住了比丘斯的脖子,宛如掐小鸡一样将他拎了起来,云天一随手将比丘斯手指上的空间戒指拿下。

    强大的精神力量轰入了戒指的核心,比丘斯的实力弱小,他留在戒指中的精神烙印一击则碎。张口吐了一口血,这口血还没到嘴边,云天一的手掌一震,比丘斯又张开嘴,将这口血生生吞了下去。

    逆血反吞,就这一下差点没把比丘斯给呛死。他狼狈的瞪大了眼睛,那口粘稠滚烫的鲜血慢慢的从他的脖子滑下去,差点将他的食管都给撑破了。那种难以形容的痛苦,让比丘斯差点失禁。

    云天一用最快的速度扫过了比丘斯的空间戒指。

    或许是凑巧,或许是比丘斯注定要吃苦头,他的空间戒指内,正好有一箱子深渊金币,而且是附着了浓烈亡灵气息的深渊金币。在这一箱子深渊金币旁边,更有一块人头大小的白色魔法水晶——充斥着光明力量的魔法水晶!

    坦诚的说,这块魔法水晶是圣光一世赏赐给比丘斯的,为的是让他更好的修炼晨曦神殿的神术。要死不死的是,云天一被抢走的空间戒指中,就正好有一堆和这块水晶差不离的明光水晶。

    而带着浓烈死气的深渊金币,这是比丘斯几天前收取的贿赂。

    仗着自己皇太子的身份,比丘斯在伯莱利横行无忌已经到了肆无忌惮的程度。抢男霸女这种事情是平平常常的。而比丘斯为了多捞一点金币,他甚至不惜贩卖某些中低级的官职来牟利。

    这一箱子深渊金币,就是比丘斯前几天主动向人索取的贿金。

    一如前文所言,深渊金币是使用深渊世界火山内喷发的黄金溶液铸成,只要将金币上的深渊气息用神术驱散,就能熔铸成正常的金币。但是对于普通人而言,想要处理深渊金币。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因为弄不好就会被教会盯上。

    可是比丘斯可不怕教会的惩罚,他有意向人索要深渊金币作为贿金。这样他就有借口抬压价码。比如说一个正常一万金币可以得到的职位,他会借口深渊金币的重重不便,向人索要一万五千个深渊金币。额外的五千金币,就是比丘斯的额外利润。

    要死不死的,比丘斯几天前刚刚从一个胜利宫的小总管手上得到这箱子深渊金币,刚刚将他安排去了城外的一座猎宫做总管,还没来得及将这些金币净化后重新铸造一遍,他就落到了云天一的手中。

    看到这些沾染着亡灵气息的深渊金币,再看看那块明光水晶,云天一的眼珠都快瞪了出来。

    好,很好,好得很的好!

    果然是这个该死的无法无天的皇太子。这张脸云天一是怎么都无法忘记的,更不要说他还随身携带着昨晚他打劫得到的赃款!云天一怒气冲天的看着比丘斯,一个字一个字的问道:“其他的东西呢?你放在了哪里?你不会把它们都存在了胜利宫的库房里吧?”

    比丘斯茫然而惊恐的看着云天一,他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这个强大而恐怖的女人。

    难道说,是自己曾经强行霸占过的那些女人的亲戚?但是比丘斯仔细的想了一下。他在伯莱利弄上手的那些女人,可没有一个人有着东方血统,为什么会有一个东方女人来这里找自己的麻烦?

    哆哆嗦嗦的打着寒战,比丘斯努力的挣扎着想要开口说话。他做过的坏事太多了,他必须要问个清楚,到底他是哪里招惹了这个女人?大不了他可以赔礼道歉嘛。只要能过了眼下这一关,比丘斯有自信让这个女人根本逃不出伯莱利!

    看着云天一那张绝美的面孔,比丘斯在惊恐之余,突然发现自己有了很强烈的**。他的紧身裤慢慢的凸起,他居然在这个时候兴奋了起来。但是比丘斯不觉得这是多么大的事情,这里是伯莱利,这里是高卢帝国的帝都,就算他比丘斯殿下有了那种冲动,这个女人能把他怎么样呢?

    云天一气得身体剧烈的哆嗦起来,她看透了比丘斯的心思,更看到了他身体上明显的生理变化。这个该死的皇太子,云天一大有一把掐死他的冲动。但是在找回他劫走的那些财物之前,云天一只能暂时忍下这口气。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云天一一个字一个字的冷哼道:“你从我……”

    云天一的话没能说完。

    一个穿着和云天一一模一样的黑色紧身衣,动作快得吓人的身影突兀的从云天一身后的大门冲了出来,这条人影荡起了几条清晰的残影,比丘斯牢牢的记住了那张东方人的俏丽面孔,以及和云天一身上那一模一样甚至料子都完全相同的紧身武士服。

    夺目的剑光飞起,‘咔嚓’声中,比丘斯的手掌、脚掌同时飞离了他的身体。

    剧痛宛如潮水一样涌来,比丘斯发出凄厉的痛呼声。那个冲杀出来的俏丽少女发出一声低沉邪异的啸声,绵绵声浪冲进比丘斯的耳朵里,他的耳膜被撕开,耳蜗被震毁,两道鲜血宛如箭矢一样喷了出来。

    声浪轰入了比丘斯的大脑,差点将他的大脑整个摧毁。邪异的力量在比丘斯的脑部肆虐,他的记忆被搅得稀烂,他只记得云天一那张绝美的容貌,以及冲出来的那个东方少女的身影——但是他忘记了这个东方少女到底长得什么模样,他只是万分的肯定,这同样是一个东方女人。

    事发突然,就连云天一都没反应过来到底是谁袭击了比丘斯。

    她发出气急败坏的尖锐喝声,一道剑光从她手中分出,宛如云层后面突然迸射的雷光,重重的斩向了从她身后冲出来的少女。黑衣少女反手一掌拍在了云天一的剑锋上,‘嘭’的一声闷响,少女的身体向前激射,迅速拉出了一条绵绵长长由数百条人影组成的残影轨迹。

    残影几个闪烁,少女就快要离开云天一的视线。

    比丘斯再次发出一声惨嚎,少女手中的长剑已经深深的没入了比丘斯的某个尴尬位置,这一剑洞穿了他的下身要害,大片鲜血喷出,看得出来,他那一处已经受到了极其惨重的打击。

    “给我拦住她!”云天一气得嘴唇都在哆嗦,这是哪里冒出来的疯婆子?她无缘无故的冲出来给比丘斯来了一下狠的,她到底想要干什么?她和比丘斯有私仇么?她是想要刺杀比丘斯报复么?但是她居然敢破坏云天一精心布置的计划。

    “抓住她,让崔蒂斯将她制成皮偶!”云天一的眸子里喷出两道可怕的七彩雾气。她握住自己手上的长剑,不可置信的看了一眼寒光闪烁的剑锋。依旧是她那柄用得很顺手的极品圣器级的长剑,刚刚她那一剑,就算是一座山也劈开了,为什么那女人用肉掌能挡住她的剑劈?

    崔蒂斯和另外几个云天一的追随者从四面八方扑向了那黑衣少女。

    但是黑衣少女的身体突然‘炸开’,‘呜呜’怪啸声中,她幻化为数以千计各色各样姿势不同的残影,瞬间消失在空气中。云天一呆滞的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阴恻恻的说道:“弥罗神教守护神宫《大幻千影蹑空神术》,该死的,弥罗神教的爪子也伸得太长了吧?”

    狠狠的踹了比丘斯一脚,云天一恼怒的咆哮道:“你怎么会招惹弥罗神教的那群宗教疯子?”

    话音未落,几条扭曲的血影突兀的从地下窜了出来,那些血影肆无忌惮的散发出圣徒高阶才有的强大魔力波动,宛如疯狂一样扑向了不知所措不知道向什么方向追杀的崔蒂斯等人。

    云天一再次惊呼:“深渊血精灵?他们……想干什么?”

    云天一的嗓音都变了,变得和刚刚下了一颗蛋的大公鸡一样尖锐怪异,也就是说,基本上她的惊呼声,是不可能有人能够复制出来的,那样的高亢,那样的尖锐,那样的不可置信!

    弥罗神教的人,怎么可能和深渊血精灵混在一起?公鸡下蛋也没有这么夸张!

    在云天一的惊呼声中,几个深渊血精灵牢牢的抱住了崔蒂斯和另外几个云天一的追随者,这些血精灵的脸上露出一丝疯癫的杀意,然后他们的气息骤然拔高了好几个品级,瞬间达到了圣师下阶的地步,然后他们的身体轰然爆炸了开来。

    圣徒上阶的深渊血精灵自爆灵魂和斗气,他们的爆炸力足以毁掉一条大街。

    高空中虚空之眼的暗金色神纹闪过,十几名上阶圣师怒气冲天的从神纹中窜了出来。他们挥动法杖,迅速在这栋宅院附近布下了强大的魔法结界,将这些血精灵的自爆造成的破坏力牢牢的禁锢在宅院中。

    一个虚空神殿的红袍大主教眼尖,他一眼看到了倒在地上宛如白痴一样口吐白沫手脚抽搐的比丘斯,他的脑子里‘嗡’的一声响,声嘶力竭的尖叫了起来:“比丘斯皇太子被人绑架,刺杀,我的神啊!到底发生了什么?”

    ‘轰’的一声巨响,胜利宫方向传来了惊天动地的怒吼声,起码五道半神气息用最快的速度向这边奔驰而来。

    云天一满口苦涩,她突然发现,她的背上扛上了一口巨大的、沉甸甸、让她难以背负的黑锅!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