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脱身之路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指缝间一枚崭新的铜币在灵活的转动着。林齐站在大街边,若有所思的看着亚瑟的车队慢吞吞的从胜利宫内行了出来。马车的轮轴都差点被压断了,显然马车土的货物很沉重。

    根本不用专门打探,随手给胜利宫看门的护卫塞几个金币,都能得到确切的消息一北海亲王在黄金殿内当着众多朝臣的面敲诈了圣光一世一笔,从他手上硬生生掏走十五亿金币。

    这些金币还是银鸢尾家族给高卢帝国的赔偿金,这在圣光一世手上还没捂热呢,就被亚瑟给弄走了。

    “怎么看?”林齐向这一列车队歪了歪嘴。

    穿着暗金色丝绸制紧身衣,淡黄色的头发上扎着一条金丝缠绕的发带,整个人看上去宛如黄金铸成的雕像一样风骚的胡馨竹……哦,不,在这里,他是班布吩特子爵。

    我T刁的子爵大人宛如发羊癫疯一扑,一条大腿剧烈的抖啊抖着,一对色迷迷的小眼睛不断的在路边的大姑娘小媳妇身上梭巡着。听到林齐的问话,他不以为然的说道:“肯定有问题!十几亿金币而已,弄几枚空间戒指就能存下的东西,干嘛用这么大一溜马车?干嘛用这么多护卫?”

    林齐的瞳孔缩小成了针尖大小,他若有所思的抬头看了看笼罩了整个伯莱利的巨大瘴法阵。

    现在伯芝利是许入不许出,如果要出去,每个人都要接受极其严格的检查,每一个出城的城门那里都有半神强者坐镇,在他T刁的检查下任凭你怎么易容乔装都瞒不过他t刁的眼睛。

    而亚瑟带着这么多人,这么多东要从城北码头区顺着塞恩河直达新敦尔刻,这动用的船只不在少数,而且码头区削近的航道势必开启,城防的磨法阵也得在这里让出一条通道来。

    “不会是他想要帮助林力和云天一业走吧?”

    林齐若有斥思的抚摸着下巴亚瑟的车队并没有直奔码头区,而是绕了一条道,向城东方向行了过去。用亚瑟的借口说,他在城东的一座宅子里还存放了一些钱财珠宝等物想要带走,但是这种事情他一个人就能带走,何必要带着这么多人?还带上这么多大车?

    “顺便说一句,那胖子在伯莱利商业区弄了一间染料铺子。”胡馨竹狠狠的踢飞了一颗小石子,然后很风骚的扭着腰向他盯上的一个有着一头浅褐色长发的少女走了过去:“1卜心一点、我总感觉,是你这几次下的手,终于引起人家的重视了。”

    “口汝可爱的小姐,有什么我能为您效劳的么?”胡馨竹向那打着一顶小伞的少女飞了个媚眼:“今天天气不错您这样的小姐,怎么能孤零零一个人在街上行走呢?我有个不错的意见,我知道一家点心很不错的小铺子,虽然小,但是很温馨,我觉得我们可以去一起喝下午茶?”

    看着胡馨竹三下五除二就将那少女引得展颜微笑林齐摇了摇头,然后追上了亚瑟的车队。哗哩哗哩在外围统率着守护神宫的那些死J士,以及一些来自黑渊神狱的人手,组成了一张无形的大网,遥遥的监视着亚瑟车队刚近的一举一动。

    亚瑟有意将声势闹得极大,通过有心人的宣扬,很多人都知逍了北海亲王顺利的从圣光一世手上弄到了一大笔钱,而且正带着这笔钱准备通过水路返回新敦尔刻的事情。

    林齐跟着亚瑟来到了城东,看着亚瑟的车队故意拖拖拉拉的从几座宅院旁慢慢行过。他龇牙笑了笑,亚瑟是真的下了很大的心思了。林力和云天一不就是藏在这一座宅子里么?而且一路上亚瑟如此大张旗鼓的招摇过市,以林力和云天一的手段,如果还不知道这是一个逃出伯莱利的好机会,他t刁就真的该死了。

    看破了亚瑟的心恩,林齐转身就走。他回到荣耀大街一号,精挑细选的换上了一套幻神傀儡,装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进城贩卖猎物的乡下农人,拎着一套粗陋的弓箭,慢吞吞的向城北行去。

    有迷天吊佩掩饰自身气息,加上幻神傀儡玄妙无比,镇守城门的半神根本就没注意到林齐,任凭他大摇大摆的穿过城门,走出了伯莱利的城防魔法阵笼罩的范围。

    离开伯莱利,顺着塞恩河向前狂奔了十几里地,林齐在河边一个草窝里坐了下来。

    那套粗陋的弓箭早就被他丢得远远的,他静静的坐在那里,好奇的看着船来船往的河面。亚瑟到底想要做什么?他从哪里得知了林力和云天一的存在?难道他想要对付这两个倒霉蛋?

    如果亚瑟真的要对这两个家伙下手,林齐会毫不犹豫的帮他解决问题,绝对不会让林力和云天一生离此处。反正下手的是亚瑟,那叠书信后面的那些主使者,他们就算要报复,也找不到林齐的头上来。

    多完美的结果,那些可怕的老家伙派出更多的人找亚瑟的麻烦,这对林齐来说,是最好不过的事情。

    双手轻轻的按了按太阳穴,林齐重重的吐了一口气,悠长强劲的气息在河面上撕开了一条不起眼的水痕,然后迅速消散得无影无踪。但是林齐的思绪却刚刚泛起了涟漪,迟迟不能消散。

    那块令牌也就罢了,只是林家本家某些身份的象征而已。但是那叠书信上的内容么,确实让林齐大为惊悚。直到现在,回想起那书信上的内容,林齐都不由得连连摇头叹息。

    本是同根生,却还要相互算计煎熬,这到底是为什么?

    祖先流传下来的那些理念也好,那些族规也罢,这就能成为血亲相互算计的理由和借口?

    “天不了,一斧头易了!”林齐狠狠的挥了挥手。自幼在黑虎家族内养成的悍勇之气直冲脑门,不管是谁,如果真的要在背后这样算计自己和自己的父亲长辈,那么一斧头劈了也就劈了。当然,还得自己有这个实力才行!

    实力!林齐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他的年纪还是太小,经历还是太少,和那些不知道多了多少年的老怪物比起来,他哪里有一斧头劈了对方的底气?

    重重的甩了甩脑袋,林齐将这些烦心的事情甩出了九霄云外。

    或许这次亚瑟会给林齐提供一个好机会。这是亚瑟主动争取了一个背黑锅的机会,林齐怎么能不成全他?林力和云天一,只要他们真的上了亚瑟的船,那么林齐不介意让他们永远留在亚瑟的船上。

    低沉的钟声从河面上传来,尖锐难听的龙角号震得人耳膜生痛。

    一行二十条中型战舰顺着宽敞的塞恩河,一溜儿顺着河水向北方行去,这些战舰的桅杆上,高高飘扬着一面紫底冰山旗,一枚烈焰环绕的圣十字惩戒神纹悬浮在冰山上方,这正是亚瑟的北海亲王的旗号口在这些战舰的中间,是一条吃水很深的货船,显然亚瑟从圣光一世手上敲诈来的金币,就全部装在了这货船上。

    塞恩河的河道宽敞无比,河面上开辟了好几条足以通过大型战舰的航道。但是亚瑟的船队霸道无比的一字儿排开,将所有的航道全部占据,逼得河面上的其他船只只能狼狈的避开,小心翼翼的驶向岸边暂避。

    毕竟亚瑟开道的那几条战舰装了坚硬的撞角,河面上的民用船只被这些战舰一碰,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场,谁敢拦在这些气焰嚣张的战舰前?更不要说亚瑟的旗号上那枚可怕的惩戒神纹了,这种有着教会背影的大贵族的船队,更是寻常人根本招惹不起的。

    林齐的庞大精神力量扩散开,将亚瑟的船队笼罩在内。

    他惊讶的挑了桃眉头,艾丝忒居然就在第一条战舰上,而且她身边站着艾米和另外一名银甲少女。

    从那银甲少女的气息上,林齐看破了她的本体一那条头生双角的大蟒,居然已经能变化成人了?超级魔兽才有这样化为人形的实力,可见这大蟒的血脉非常不凡。

    而亚瑟则是笑吟吟的站在艾丝忒身边,不住口的说着一些自以为有趣的小笑话和贵族圈子里的八扑传闻。艾丝忒偶尔笑一笑,就是这一闪即逝的笑容,给了亚瑟极大的鼓励,他越发努力的将自己所知的一切或真或假的东西说了出来,只求让艾丝忒对他多露出一个笑脸。

    在正中的那条货船的货舱内,林齐发现了云天一和林力这一对儿,他们身边还聚集着五个实力强大,都有着圣师实力的追随者。看来他们其他的追随者并没有及时的和他们会合,只有他们几个人混入了亚瑟的车队,混进了他的船队里。

    因为林力重伤,体内剧毒没有驱散的关系,林力躺在船舱内,就连行动的力气都没有。

    云天一搀扶着林力,正一脸阴郁的和身边的追随者嘀咕着什么。

    而围绕着这条货船的几条战舰上,将近一千名惩戒骑士已经严阵以待,这些惩戒骑士内起码有二十人的实力不在云天一之下。以这些惩戒骑士的力量,配合其他那些惩戒骑士的战阵围剿,他们绝对有重创甚至击杀云天一的实力。

    更加要命的,是那些战舰上,一些足以对圣境大能造成威胁的超重型军械,也已经锁定了这条货船。

    林齐深吸了一口气,看亚瑟如此周密的准备,这家伙可长进了不少啊!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