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活口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林齐呆住了,彻底呆住了。

    该死的默先生,他怎么能使用这么无耻的手段?这就好像两个人下棋,正在棋盘上相互落子布局的时候,正在相互试探,准备给对方致命一击的时候,某个人突然拔出一把大刀,把棋盘给剁开了!

    不合理啊,没道理啊!简直就是肆意胡为啊!

    林齐气得眼珠子都在哆嗦,看着葛朗塔惨嚎一声向后倒退了几步,随后鲜血迅速顺着箭矢的血槽喷出来,他就知道这老吝啬鬼死定了。除非林齐现在过去动用桂花树的力量,否则葛朗塔死定了。

    但是在这附近,肯定有陑山隐士会的耳目,如果林齐赶上去救他,那不是自己暴露自己么?

    犹豫了一阵,林齐看到了站在街对面金船染料铺门口的葛朗姆,这个该死的胖子正笑得好似花朵一样灿烂——他的父亲,他的亲生父亲被人用重弩刺杀,他居然笑得那样的灿烂!

    林齐的心脏剧烈的抽搐了起来,仅仅是因为葛朗姆的这个笑容,他不能让他笑得这么得意啊!现在林齐使用的只是青黎公主为他准备的数十套幻神傀儡当中最粗陋的一件,大不了事后将这大汉的身份抛弃销毁,起码从这套傀儡内还能回收一定的材料。

    冷哼了一声,林齐大步跑向了银海豚染料铺。

    不出所料。林齐立刻感受到有超过十道目光锁定了自己的身体,林齐迅速用灵魂烙印和阿尔达、哔哩哔哩联络上,将自己感应到的目光的主人一一标定了下来。甚至他还有闲暇功夫在这些人身上丢过去了一个小巧的魔法道标,如果不是半神,是不可能发现林齐丢下的标记的。

    恩佐已经带人封锁了染料铺。伍德已经带着人去追赶那个灰衣人。

    大群商人和闲人聚集在银海豚燃料铺的门前,探头探脑的向这边看着热闹。一些有经验的商人则是在小步的后退——按照他们的人生阅历,在规模这么大的染料铺子开业的当天,居然有刺客刺杀染料铺子的老板,这后面的水可不浅。他们不乐意卷进这样的麻烦。

    染料,尤其是来自各个大陆的极品染料,这都是控制在一些极其有权有势的巨商和贵族手中的。染料的利润极其丰厚,尤其是那些高档染料,起码有着二十倍以上的利润,这是一个足以让人疯狂的数字。

    银海豚染料铺居然在正对着金船染料铺的街对面开业,这可是摆明了刀枪打擂台的事情。银海豚染料铺的老板被刺杀。很可能就是金船染料铺的幕后掌控者主使的。敢在伯莱利当街杀人的势力,可不是普通的小商人能招惹的。

    恩佐阴沉着脸站在染料铺的门口,葛朗姆被一箭穿心,幸好这老家伙怕死,他在外袍内穿了一件软甲。多少抵消了一点箭矢的杀伤力。饶是如此,依旧有大量鲜血不断喷出,眼看他最多还能拖延几个呼吸的时间。

    作为新成立的伯莱利第二龙骑兵军团的主将,在距离他不到一百米的地方,一个刚刚开门营业的商人被当街刺杀,这个黑锅可是沉甸甸的扣在了恩佐的头上。刚刚上任的恩佐。在警备厅内并没有什么强力靠山的恩佐,毫无疑问会受到很多有心人的弹劾和排挤。

    林齐分开人群大步冲进了银海豚染料铺。果然,那种宛如针扎一样的视线骤然多了两倍。足足有三十几个人将注意力放在了林齐的身上。林齐也毫不客气的给这些人分别加上了一个魔法道标,然后站在了恩佐的面前:“我是一个很不错的生命神殿的牧师,或许我可以救他!”

    恩佐诧异的看了林齐一眼,然后他嘴角抽了抽。他歪了歪头,沉声道:“去救他,如果你能救活他。我可以做主给你一百金币的报酬!”

    轻轻点了点头,林齐大步走到了葛朗塔身边。

    陷入弥留状态的葛朗塔正呆滞的抽着冷气。他低声咕哝道:“好多金币啊,好多金币!我的金币,我再也见不到它们了,让它们给我陪葬吧,我要和我的金币葬在一起!求求你们了,让我和我的金币死在一起吧!”

    林齐的身体晃了晃,差点一脚踩在葛朗塔的身上。这个该死的老吝啬鬼,这个世间罕见的老守财奴,林齐对他已经无法发表任何意见了。摇了摇头,林齐蹲了下来,很粗暴的一把将葛朗塔胸口的弩矢拔了出来,一道拇指粗细的血箭喷起来有一米多高,眼看葛朗姆的身体一抽,显然是不活了。

    门外的商人发出了惊恐的叫声,也有人讥嘲的笑了起来:“生命神殿的牧师就是这样救命的?那么我们也可以嘛!哈,不动手还有一口气,动手了就死了!”

    林齐没搭理这些人,他将弩箭丢在了地上,然后双手放在了葛朗塔的身体上方。

    桂花树慢吞吞的咕哝了起来:“生命女神的神力……让我模仿一下吧。唔,大致是这样,当然,瞒不过生命女神的那些神职人员,但是蒙蒙外人还是可以的。”

    一道宛如春天小草发芽的那种清澈润泽的绿色环绕在林齐的身上,一股清新扑鼻的生命气息迅速向四周扩散开来。一滴滴浅绿色的光液从林齐的掌心飘落,宛如初春的小雨,慢慢的渗进了葛朗塔的身体。葛朗塔的身体再次抽搐了一下,他重重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慢慢的吐出了一口混杂着浓郁血腥味的臭气。

    他胸口的伤口急速愈合,惨白的脸上出现了健康的血晕,只是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葛朗塔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的。林齐停下了治疗,剩下的那点伤,只要花点钱买点药剂服用,再多补充一点营养就能将养完全,根本不需要多浪费桂花树的力量。

    浅绿色的光晕收敛,林齐站了起来,他向恩佐鞠躬行了一礼,然后笑着从葛朗塔的怀里抽出了一张金票:“尊敬的将军阁下,按照您的吩咐,我就自己拿走我应得的报酬了。”

    恩佐点了点头,他刚要开口说话,葛朗塔却突然一骨碌的跳了起来,一把抓住了林齐的手,如丧考妣的哭喊了起来:“我的钱,我的钱,我的钱啊!为什么你抢走我的钱?龙骑兵,龙骑兵,有人打劫,打劫啊!”

    恩佐的身体晃了晃,他也差点摔倒在地,他低沉的呵斥道:“这位先生,是这位尊贵的生命神殿的牧师救了你的命,所以你必须付给他应有的报酬!”

    葛朗塔死死的抱住了林齐的手,他声嘶力竭的哀嚎起来:“那么让他杀了我吧!杀了我!我可以死,但是没有人能够从我手上拿走一个金币!就算是我的父亲也不行,就算是我的儿子也不行,更不要说我的救命恩人了!你可以重新拿走我的生命,但是金币是我的!”

    林齐茫然,恩佐呆滞,那些围观的闲人纷纷吹响了尖锐的口哨。唯独那些商人则是连连点头,不无赞许的看向了葛朗塔——虽然他们也不认同葛朗塔如此吝啬的行为,但是如此吝啬的商人,如果成为自己的合作伙伴的话,那真是让人放心的事情!

    葛朗塔突然张开大嘴,一口咬在了林齐的手指上,林齐下意识的放开了手,葛朗塔一把抓住那张金票,手忙脚乱的将它塞进了怀里。他从地上捡起了那根箭矢,义正词严的冲林齐怒喝道:“来吧,杀了我!性命可以不要,但是金币,就算我死了,谁也别想从我手上拿走一个金币!”

    用力的吞了一口吐沫,林齐真的很想把这老家伙活活打死。

    站在街对面的葛朗姆也很用力的吞了一口吐沫,他气急败坏的看着林齐,狠狠的低声咕哝着:“该死的生命神殿的牧师,杀了他,杀死他呀!该死的,杀了他,我甚至愿意为了他的生命,付出三个铜子儿!”

    林齐摇了摇头,他向恩佐行了一个生命神殿的神职人员的问候礼,然后大步走出了银海豚染料铺。

    恩佐看了葛朗塔一眼,没好气的大喝了起来:“来人,把这位尊贵的、慷慨的先生带回警备厅配合调查,看看他是否有什么敌人,那种一定要夺走他生命才肯罢休的敌人!”

    就在林齐走出染料铺,恩佐下令带人的时候,胡馨竹已经绕过了金叶大街,笑呵呵的转到了那个正在夺路狂奔的灰衣人前面。这个身穿灰色紧身衣的刺客一路奔跑,一路脱下身上的紧身衣,换上了一套普普通通的平民服饰。

    这种手段很有效,普通追踪者根本不可能追上他。但是碰到了精神力量格外强大的胡馨竹,这个灰衣刺客的一举一动都被他牢牢把握,他哪里还能逃得走?

    带着一丝得意的狞笑,灰衣刺客走进了一条偏僻的小巷子,他刚刚放慢了脚步,就和一个普通人一样缓步行走着,胡馨竹就突然从他面前跳了出来。

    “作为一个遵纪守法的帝国子民,我必须向你说一声,我最讨厌你这种动不动就使用武力的混蛋了!”

    重重的一板砖拍在了刺客的额头上,将他一把打得晕了过去,胡馨竹得意洋洋的笑了起来。

    “智慧,我们要使用智慧啊!暴力?我讨厌暴力!”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