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颠倒的黑白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高卢帝国,西方大陆第一强国。

    百年陆岛战争,高卢帝国作为主战场,在国家受到极其惨重创伤的同时,也打出了一支号称大陆最强的军队。虽然承平四十年,帝国的贵族们已经渐渐奢靡浮华,但是这只大陆第一强军的根子还在,依旧有着威慑整个大陆所有国家的强大力量。

    防范奥丁大陆和五大连岛异族的第一线战场,大陆最强的防线诺曼战堡,诺曼方面军是帝国精兵云集之地。

    除开诺曼方面军,帝国伯莱利方面军就是帝国规模最大、战斗力最强、装备最精良的主战集团军群。作为诺曼战堡的预备防线,伯莱利方面军拥有常备正规军十五个军团,预备役和在编民兵军团超过三十个。而伯莱利方面军的核心力量,就是帝都伯莱利的戍卫军团。

    八大常备戍卫军团,计皇家魔兽骑兵军团一、皇家魔法师军团一、皇家重装攻城军团一、重骑兵军团二、重步兵军团三。八个常备的精锐军团,组成了伯莱利的核心戍卫力量。

    这支庞大的军队或许面对强大的圣师和半神是有点无能为力,但是圣徒、圣士级别的强者若是被这八大军团围困,也只有力战饮恨的下场,更不要说高卢帝国在这些军团内,也分别配置了一定数量的特殊师团,那可都是由圣境大能统帅的精锐攻坚力量。

    而这支强大的帝都戍卫军团,就一直掌握在贝鲁帝的手中。

    爵封侯爵,在帝国中部最肥沃的平原地带拥有二十五座城池和两个物产丰富的河谷做封地,自身拥有圣士下阶实力的贝鲁帝在现今帝**方中,是除了他的父亲贝安元帅外最权位最重的将领之一。

    无论是从爵位上还是军衔上,或者在实权上,乃至在军中的资历上,贝鲁帝全方面的碾压恩佐——青头小子恩佐根本没资格和贝鲁帝相提并论。

    所以当恩佐看到贝鲁帝带着大群帝都戍卫军的重甲步兵轰然而来,他只能向贝鲁帝行了一个军礼,乖乖的按照军中礼节参见对方。

    贝鲁帝阴沉着脸。骑着那头体长超过八米的高阶光明白虎兽,慢悠悠的行到了恩佐的面前。贝亚兴奋的大叫大嚷着,艰难的从地行龙沉重的身体下面将自己断折的大腿扯了出来。他向贝鲁帝大声吼道:“父亲大人,是他打伤了我,是他杀了您送给我的坐骑!这头地龙可是您花了一百五十万金币买下来的!”

    贝鲁帝看都没有看贝亚一眼,他居高临下的俯瞰着恩佐,一个字一个字的冷哼道:“恩特?马尔特?”

    恩佐挺起了胸膛:“是的,中将大人。恩特?马尔特向您致敬!”

    黄金做柄。巨蟒皮混合了钢丝绞成的马鞭轻轻的在手掌上拍了拍,贝鲁帝沉声道:“我还记得,五十年前。在百年陆岛战争正打得快要发疯的那一段时间,在我麾下来自伊斯特行省的预备役军团中,有个少校军官叫做乔伊恩?马尔特!”

    恩佐温和的笑了。他认真的点了点头:“他是我的远方叔父,在攻克熊人建造的比尔战堡的时候,他被三个高阶熊人贵族联手击杀!很可惜,他是马尔特家族在我之前唯一的一个天位战士。”

    贝鲁帝皱起了眉头,他深沉的盯了恩佐一眼,这才点了点头:“我亲自为他签发了嘉奖令,因为他带领一批敢死队冲开了城门,所以我们才攻下了比尔战堡,那么……”

    恩佐解开了自己的制服。露出了自己衬衣左胸上一枚拇指大小的金色军功章:“您说得是这枚英勇牺牲勋章么?我一直将它佩戴在胸口,提醒我时刻记得叔父大人为了帝国做出的牺牲,提醒自己一定要做一个公平、公正、善良、正直的骑士,为了帝国的利益付出一切代价!”

    贝鲁帝歪了歪嘴,他扫了一眼恩佐胸口的勋章,马鞭手柄轻轻的在恩佐的肩膀上拍了拍:“有趣的年轻人,但是年轻和热血。有时候只会坏事,当然,我不应该和你讨论这些。因为你和你的叔父一样,太年轻,太年轻了!”

    轻叹了一声。贝鲁帝沉声道:“那么,恩特?马尔特。你的叔父曾经在我的麾下战斗过,你愿意成为我的战士么?我的家族,正好缺少你这样年轻有为的家臣。”

    一旁的贝亚怒吼起来:“父亲大人,你说什么?让他成为家族的家臣?是他打断了我的腿!”

    贝鲁帝冷眼看了贝亚一眼,凶狠的目光让贝亚乖乖的闭上了嘴,再也不敢发出半点儿声音。贝鲁帝露出了一丝谦逊的笑容,他轻声说道:“考虑一下,恩特?马尔特少将!龙骑兵军团,说到底只是治安部队,没什么前途!真正要在军中立足,你需要在主战军团中发展!”

    恩佐昂首挺胸的看着贝鲁帝。

    投靠贝鲁帝?你开什么玩笑呢!以恩佐的性格,他怎可能屈身在贝亚这样的纨绔之下?

    微微一笑,恩佐淡然道:“抱歉,我拒绝,贝鲁帝阁下!”

    深吸了一口气,恩佐指向了被贝鲁帝身边的一名身穿青色铠甲的瘦削将领一箭杀死的刺客,冷声呵斥道:“现在,请贝鲁帝阁下向我解释一下,为什么您的属下要当街击杀这位嫌犯?他牵涉进了一件当街杀人的谋杀案,他是命案的嫌犯,您无权击杀!”

    贝鲁帝的脸色变得异常的难看,他死死的盯着恩佐,犹如见鬼一样低声咕哝道:“你,拒绝?”

    恩佐厉声喝道:“中将大人,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问什么你的属下要杀死这个刺客?难道你是想要杀人灭口么?或者,您和这个嫌犯有勾结?是您指使他当街杀人行凶不成?”

    站在恩佐身后的那些想要混一份功劳的铜帽子们吓得脸色苍白,奸猾的铜帽子们偷偷摸摸的向四周散开,然后宛如被野狗追杀的兔子一样仓皇的先四周的小巷子里窜去。

    他们听到了什么?区区一个刚冒头的少将,居然在大街上,当着数千人的面,当面质问贝鲁帝侯爵、贝鲁帝中将阁下勾结嫌犯,并且还怀疑他杀人灭口?

    万能的诸神啊,快逃,逃得越快越好,否则贝鲁帝搞不好心情一个不爽,真的要杀人灭口了!杀死在场的这些铜帽子,对位高权重的贝鲁帝算什么?一份特殊征召令,就可以将他们全部送去诺曼战堡第一线送死!保证他们死得比上刑场更快十倍!

    贝鲁帝带来的那些将领一个个脸色气得通红,该死的‘恩特?马尔特’,这个来自伊斯特行省的乡巴佬,因为皇帝的一时兴起而骤然蹿升的幸运儿,他居然敢这样当面质疑尊贵的贝鲁帝中将?

    一个身高将近三米,肯定有着蛮人或者岩石泰坦血统的黑甲将领大步走了上来,他厉声怒吼道:“将军,让我教训教训这个小子,让他知道什么叫做晚辈必须要尊重前辈!该死的恩特,你这个小杂鱼,你的叔父也只是将军麾下的一员小兵,你还想造反么?”

    恩佐握住了佩剑的剑柄,他丝毫不畏惧的看着贝鲁帝,厉声高呼道:“就算您是帝国中将,就算您是帝国侯爵,您也必须遵守帝国的法律!您杀死的人,是当街杀人行凶的嫌犯,您杀死了他,我有充足的理由怀疑您是他的同党,还请您放下兵器,跟随我回警备厅接受调查!”

    那个高大健壮的黑甲将领气得浑身都在哆嗦,他怒吼道:“恩特?马尔特,我必须好好的给你上一课!”

    一旁的贝亚已经笑得合不拢嘴了,他知道,自己的父亲现在肯定是动怒了,这个敢于在警备厅内部,从他的手上分走一部分权力的倒霉蛋,这次肯定是死定了。

    贝鲁帝挥了挥马鞭,他身后的黑甲将领立刻闭上了嘴。贝鲁帝懒洋洋的看着恩佐,淡淡的说道:“哦,要我去配合你的调查?那么,话说回来,回到最开始的那个话题吧。是谁打伤了我的儿子?是谁敢当街袭击帝国的一个忠于职守、正直无私的少将?”

    贝鲁帝的脸色骤然一变,他黑着脸朝恩佐怒声咆哮道:“恩特?马尔特少将,你胆敢袭击我的儿子,袭击你的顶头上司,袭击帝都的治安大臣、警备厅首席长官,袭击一个帝国少将!并且你还敢罗织罪名栽赃嫁祸,你好大的胆子!是谁给了你这么大的胆子?是拉图斯的乱党么?”

    不容恩佐开口,贝鲁帝已经厉声下令道:“来人,将乱党嫌犯恩特?马尔特连同他的所有党羽全部擒下。如有敢反抗者,一律当场诛杀!”

    大队全副武装的重甲战士带着滚滚杀气狂奔而来,他们迈着整齐的步伐,挺起了手腕粗细的纯钢长矛,发出低沉的咆哮声,宛如一群发狂的猛虎一样扑向了恩佐一行人。

    恩佐拔出了刺剑,他冷眼看着贝鲁帝,厉声喝道:“贝鲁帝,你是意图谋逆么?”

    贝鲁帝冷笑一声,他不屑于和恩佐多说话,而是举起马鞭,和他的儿子鞭挞伍德一样,狠狠的一鞭子向恩佐的脸抽了过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