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林齐提供的情报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贝安元帅一行人离开了黄金殿。

    林齐站起身,很标准的向圣光一世行了一个晨曦神殿祭神大典上,神职人员相互之间参见的礼节。圣光一世也站起身,向林齐回了一个一模一样的礼节。这证明圣光一世在晨曦神殿内部,有着和林齐相当的地位,枢机红衣神冠大主教,这在任何一个神殿都是核心权力圈子里的人。

    “陛下,您怎么看贝安元帅?”林齐笑吟吟的看着圣光一世。今天的事情出乎华黎氏等人的意料之外,似乎很有一种扯不清的糊涂账的味道。但是只有林齐知道为了达成这种稀里糊涂的效果,他在圣光一世这里动了多少心思,下了多大的本钱。

    “他暂时不能死。”圣光一世的脸僵硬了下来,刚刚灿烂的笑容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已经变成了一尊秘银雕像一样毫无人气的存在。面对同为晨曦神殿的高阶神职人员,圣光一世本能的抛弃了平日里所有的伪装,表现出了他的本来面目。

    “短期内,他还要为我掌握帝**队,在我扶植足够的新人取而代之之前,他不能死。”

    圣光一世冷酷的说道:“所以,他这次的行为,我可以当做不知道。但是等我拥有足够的力量掌控帝**队之后,我会第一时间将贝安元帅的家族彻底抹平。”

    林齐笑着点了点头,这一切都是他想要达成的效果啊。他笑着将厚厚的一叠金票递给了圣光一世:“那么,一如我们约定的。恩特?马尔特少将要负责为龙山家族的所有商业计划护航,不能让外力威胁到龙山家族的经营,作为回报。。。”

    圣光一世满意的将那一叠代表着天文数字财富的金票接了过去:“新组建的十五个军团的装备和军饷,就全拜托您了。另外,收买贝安元帅麾下大将的事情,也都需要您操心了。”

    林齐肃然举起了手上的晨曦权杖:“一切为了我神。”

    圣光一世站起身,肃然举起权杖沉声道:“愿光明普照人间!”

    笑着点了点头,林齐转身离开了黄金殿。他突然发现,教会的这群宗教疯子也有可爱之处。那就是当你成为他们的人之后,这群宗教疯子会无条件的信任你。虔诚的信徒不能怀疑虔诚的信徒,否则这就是在质疑他们神灵的信仰。所以只要林齐表现出他是一个虔诚的晨曦之神的信徒,圣光一世就会是他最坚定的盟友。

    和老奸巨猾的圣路易十三世比起来,圣光一世简直是太可爱了。

    迈着轻松的步伐走出了黄金殿,在胜利宫的大门附近,林齐赶上了恩佐一行人。

    贝安元帅伸出手拦在了林齐面前,他冷眼看着林齐。冷声警告道:“伯爵阁下。您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尤其是在陛下面前,你的话对我造成了非常恶劣的影响!”

    林齐只是轻蔑的看了贝安元帅一眼。这个因为手中权势的急速膨胀,渐渐变得嚣张跋扈不可一世,居然敢于当街污蔑和击杀一名帝国将领的老元帅。他是真心的看不起这个正在迅速堕落的老军人。

    “非常恶劣的影响?”林齐学着阿尔达的口吻大惊小怪的叫嚷了起来:“难道您要我给您补偿么?噢啦,当然,全大陆的贵族都知道我是一个有着广博爱心的好人!如果您将您最美丽的孙女送给我做情人的话,我不介意给您几万金币的精神补偿!”

    贝安元帅的脸气得发紫,他浑身哆嗦着看着林齐,恨不得一拳打死他。

    全大陆的贵族都知道,龙山伯爵为了讨绿芬夫人的欢心,居然一见面就砸出了一亿金币作为投资,将这笔巨款毫不犹豫的砸进了银蚌商会。但是这个该死的龙山伯爵。居然只肯为贝安元帅的孙女付出几万金币!这是在鄙视贝安元帅的家族血脉么?这是在暗示他的孙女还不如一朵交际花么?

    贝鲁帝怒吼着上前了一步,他想要对林齐出手。

    林齐只是冷眼看着贝鲁帝,轻飘飘的说道:“您敢动我一根手指,我发誓一个小时后晨曦骑士团就会将你们全家送上火刑架。卡尔斯?晨曦是我的贵宾,贝斯特?晨曦是我的好友,我甚至和圣冠教宗格里斯高?晨曦陛下有交情!你敢动我么?”

    贝鲁帝的身体僵硬了,他怨毒的看着林齐。半晌没吭声。

    讥嘲的大笑了几声,林齐大步追上了恩佐,大笑着拍了拍恩佐的肩膀:“恩特?马尔特少将,我刚刚和圣光一世陛下交流过,以后龙山商会在高卢帝国境内的买卖。可都有劳你照顾了。”

    恩佐‘受宠若惊’的和林齐相互见礼,他的姿态很低。说话很客气,一言一行都透着一股子不卑不亢却又显然将自己放在下位者位置的明智。林齐嘻嘻哈哈的和恩佐胡诌了几句,然后他的口风骤然一变,他从热情的伯爵变成了斤斤计较的商人,而且开始打起了官腔。

    “少将,我听说,遇袭的银海豚染料铺的老板是我们维亚斯商业联邦的商人!天哪,这是多可怕的事情!”

    “这件事情,伯莱利警备厅一定要重视,必须要重视,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凶手,抓出幕后主使者!我看那个死掉的刺客就是一个最大的线索,你们必须全心全意的去追捕幕后之人。”

    “要知道,遇袭的可是我们维亚斯的商人呀!我也是维亚斯的子民,我也可以算是商人的身份!如果你们不能保证我们维亚斯商人在伯莱利的安全,那么我会建议维亚斯商业联合会,劝阻我们的同胞来高卢帝国经商!”

    “所以,你们必须要重视这个案子,你们必须要用最快的速度抓到凶手,抓到真正的凶手!我个人愿意悬赏一百万金币,只要您能抓到那个幕后主使者,我立刻支付这笔钱。”

    用力的拍了拍恩佐的肩膀,林齐大声叫道:“您是一个年轻有为、前途无量的好人,所以,我希望您未来能更进一步,甚至你可能是下一个帝国元帅,谁知道呢?但是如果你不能在三天内查清这件案子的话,我想你不会有前途的!”

    三下五除二的脱下了身上的主教神袍,将权杖和神冠都塞进了戒指里,轻轻的拍了拍身上那套华美的贵族服饰,林齐狠狠的用指头点了点恩佐的胸口:“准时破案,我保证你前途远大!如果不能抓到幕后的主使人,我保证你没有半点儿前途!”

    恩佐挺起了胸膛,他丝毫不惧的看着林齐:“龙山伯爵阁下,请您相信高卢帝国警备厅的力量。任何犯罪,任何罪犯都不可能躲过我们的追捕。不管幕后之人是谁,我都会将他们绳之以法!”

    顿了顿,恩佐大声叫道:“但是,我想问一个问题,仅仅是有备无患的问题——银海豚染料铺的老板葛朗塔先生,您听说过他的名字么?您,对他有了解么?或者,你能够提供我一点情报?”

    吧嗒了一下嘴,林齐若有所思的抓了抓嘴唇上的胡须,他认真的点了点头,笑吟吟的说道:“啊哈,葛朗塔?当然,我当然听说过他的名字,作为曾经的千万富翁,但是每个月的家族开销不超过二十个银币,这可是我们维亚斯商业圈非常著名的大人物啊!只不过。。。”

    “只不过?”恩佐笑了:“只不过什么?”

    林齐舔了舔嘴唇,他看了一眼正凑过来的贝安元帅和华黎氏等人,带着一丝有意卖弄的笑容得意洋洋的说道:“只不过,前些日子,他们家族发生了一点微不足道的小矛盾。葛朗塔先生的族人,尤其是他的唯一的儿子葛朗姆先生,和他发生了一点误会!”

    林齐滔滔不绝的罗嗦了一刻钟,尽情的渲染了一下葛朗塔家族的吝啬,以及前些日子闹得维亚斯港城纷纷扬扬的葛朗塔家族的藏宝库被劫掠的案子。因为关系着一个商人家族反目成仇彻底分裂的桥段,这个案子在维亚斯商业圈内已经是众人皆知的事情,所以林齐说出这些事情那是非常自然的。

    “所以,葛朗塔先生是一个非常不幸的老人!”轻佻的耸耸肩膀,林齐招来了自己来时乘坐的马车,笑呵呵的踏上了马车:“就这么说定了,恩特?马尔特少将,以后有什么事麻烦你的话,我会让老万恩来找你的!希望我们合作愉快,同时,三天的时间,希望你能今早破案!”

    得意洋洋的钻进了马车里,车夫迅速驾车离开。

    恩佐则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这么说起来,葛朗塔的儿子葛朗姆,也有刺杀他父亲的嫌疑。但是。。。”

    一辆通体漆黑的四轮马车驶了过来,面沉如水的贝安元帅一把抱起贝亚走上了马车,贝鲁帝也匆匆的跟了上去。在大群护卫的簇拥下,黑色的马车迅速向圣辉山的方向行去,马车里的贝安元帅正大声喝令着让车夫带他们去圣辉山的生命神殿。

    恩佐看着远去的马车,突然很古怪的笑了起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