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悲愤的银冈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林齐的速度是那样的快,银冈只是眼皮一眨,警棍已经砸在了他的脑袋上。

    手腕粗细,纯铜制成的警棍在银冈的脑门上弯折成了九十度。雄壮宛如岩石泰坦的银冈身体极其坚固,林齐的这一警棍劈下来,就算是一座小山都能被劈碎了。但是银冈只是脑袋上发出‘咣当’一声响,警棍扭曲,但是他的头皮连红都没有红一点。

    灼热犹如岩浆、铁水的正义神力从银冈的体内喷出,他嘶声怒吼道:“无耻,拥有近乎神的力量,却做出这种偷袭的事情,你根本就违逆了正义之道!该死的东西,我代表天地间的一切正义,宣布你将被送上火刑架,烧成一团灰烬以洗清你的罪恶。”

    林齐丢下了警棍,然后甩了甩手腕。他退后了几步,看着浑身金色神力喷涌,宛如一颗大灯泡的银冈,突然咧嘴笑了:“用警棍打人的手感很不错,这种感觉,我很喜欢!难怪那些铜帽子总是喜欢在大街上当着这么多人用警棍教训人。”

    扭了扭脖子,林齐抬起头,回想起了他如火如荼的少年时代。那时候的铁拳兄弟会的所有成员,对铜帽子们可是闻风丧胆,三两个铜帽子就能追得他们满地乱窜乱逃。林齐也都曾经领教过警棍砸在脑袋上的滋味,那味道很不堪回味。

    但是事情总是有两面性的,被人用警棍抽是很难受,可是用警棍抽人。那就是很惬意的事情了。

    银冈气得浑身直哆嗦,他的右手向虚空一握,一团金色的火焰从他掌心喷出,一柄长有三米的金色长枪带着低沉的雷鸣声从那团金色的火焰中喷了出来。他盯着林齐冷笑道:“用警棍打人的感觉很不错!那么,我希望你能欣赏我的正义之枪刺穿你心脏的感觉!”

    林齐连连摇头,他指了指站在银冈身后的伊势达,带着怪异的笑容比划了一个稍安勿躁的手势:“银冈先生。请不要动怒!你当然可以尽情的挥洒你的力量,用最强的力量和我作战!但是两个半神在这里作战,你身后的伊势达先生。他能承受我们交手的力量余波么?”

    银冈的身体骤然一僵,伊势达的脸色顿时一变。

    一道道凌乱不堪的气息在伊势达的体内扩散开来,人位水准的风属性魔力。地位水准的火属性斗气,天位水准的大地属性的斗气,甚至最后还有圣徒境的雷属性魔力波动不断奔涌。但是所有的气息都凌乱不堪,根本无法融合在一起,导致伊势达的气息虽然很吓人,但是实则没什么战斗力。

    林齐邪恶的笑了,他慢慢的伸出手,一柄大地属性的六尺长刀凭空闪出,他一把握住了这柄上品圣器级的沉重长刀。挥了挥长刀,林齐歪了歪嘴。长刀不是大斧。他大概只能发挥出它五六成的威力,但是没关系,如果仅仅是蛮力比拼的话,长刀大斧使用起来的招数差不多。

    “想想好,亲爱的银冈先生。你辛辛苦苦将伊势达先生从伯莱利带出来,如果因为我们的交战,让他惨死在这里,那可真不值得!”林齐挥动了一下长刀,重达万斤的长刀撕开空气,发出一声低沉的鸣叫:“我不使用斗气。你也不使用神力,我们来公平的较量一把,怎么样?”

    银冈回头看了看伊势达,再看看这一块被封锁起来的,大概只有五六里方圆的空间,然后不屑的歪了歪嘴角,轻轻的点了点头:“那么,就这么干。可是我不会手下留情的,我的正义之枪,可是我随身数百年的好伙伴,我曾经单纯用枪术,在五十年前击败过兽人鹰人一族中号称‘长空之枪’的鹰王!你不要小看我啊!”

    伸手轻轻一推,伊势达顺势向后退去,一直退到了被封禁的空间边缘地带。一股柔韧、坚厚的力量拦住了伊势达的去路,让他再也无法后退分毫。

    银冈举起了那柄三米长枪,轻轻松松的舞了一个枪花。林齐则是吧嗒了一下嘴,兽人一族中的鹰人,他们是公认的使用长枪的天才,每一个鹰人在枪术上都有着超水准的实力。而鹰人一族的王,更是鹰人一族中枪术实力最超凡脱俗的存在。

    银冈这家伙能够单纯在枪术上胜过鹰人一族当代的鹰王,这家伙如果没吹牛的话,林齐真的依靠自身刀法和他对拼,那可是足够头痛的。只不过不试试的话,林齐可不会被银冈的一句话给吓住的。

    “黑虎家族成员,姓名什么的你就不用知道了!”林齐举起了手上长刀:“大地属性上品圣刀‘烈山’。重一万三千八百斤,我希望你不会被它第一刀剁下脑袋。”

    银冈撇了一下嘴,他收敛了浑身的神力,讥嘲的说道:“不敢说出自己名字的人,藏头缩尾,这完全背弃了正义之道!那么,让我的正义之枪教会你什么叫做坦坦荡荡的男子汉吧!”

    长枪带起一道极细的寒光,突兀的刺向了林齐的心口。银冈厉声喝道:“注意,我来了!”

    林齐大笑着一刀向银冈的长枪扫了过去,他冷声道:“坦坦荡荡的男子汉?你是说你的老师默先生么?那个不敢露面和我族正面谈判,只知道在背后耍阴谋诡计的老家伙,你说他是坦坦荡荡的男子汉?”

    长刀和长枪相互碰击了一下,‘当啷’一声巨响,两人的兵器同时弹了起来。林齐站在原地纹丝不动,而银冈则是皱着眉头,身体踉跄着向后倒退了两步。

    第一次尝试性的攻击,两人大致估算出了对方的实力。林齐的**力量毫无意外的占据了绝对的优势,他可是单纯依靠**力量,就能爆发出下阶半神巅峰级杀伤力的怪胎。而银冈虽然体内的神力比林齐强大了三成以上,可是他的**力量却比林齐弱了不止一筹。

    这还是银冈也同样接受了默先生各种药剂强化的结果,如果是普通的半神,就算他的斗气能和银冈如今的神力相当,但是他的**力量最多只有林齐的两成,那就是很不错的实力了。毕竟半神更注重的是体内力量的积蓄,他们的**除非有特别的锻体功法,否则**力量已经升无可升。

    银冈惊骇的看着林齐,他沉声说道:“不可能,你的实力没我强,但是你的**力量,居然比我还强。这完全不可能,你的身体也经受了药剂的强化?可是,谁有这样的能力?”

    林齐笑了笑,他可懒得向银冈解释桂花树和末日天启之殿的存在。他举起了长刀,当头一刀向银冈劈了下死去。这一刀劈得歪歪斜斜,力量消耗了不少,完全没有林齐抡起大斧时的那种声势和让人心悸的压力,但是毕竟他的力量放在这里,这一刀依旧让银冈变了脸色。

    银冈的身体骤然分化成了三条残影,他手上长枪一抖,九点寒光宛如寒风中飘荡的雪花,轻盈的穿过了林齐狂放劈下的长刀,准确的命中了林齐的身体。林齐的身体一震,身上衣衫骤然炸成粉碎,连续九次长枪重击狠狠的点在了他的心口、小腹、软肋等致命处。

    不愧是枪术能够击败当代鹰王的枪术大家,林齐甚至没看清银冈这一击到底是怎么刺到自己身上的。和银冈的枪法相比,林齐的刀法也好、斧功也罢,他向来喜欢一力破十会的猛砍猛杀,他根本就不习惯这种技巧性太高的活计。

    银冈矜持的笑了:“一切都结束了。”

    林齐摸了摸身体,身上衣衫被炸得稀烂,只有大山的封印牢牢的贴身附着在身上。这件出自矮人宗师之手的顶级防御圣器正散发出淡淡的黄色光晕,银冈的上品圣器级的长枪,根本没能破开他的防御。

    “还没结束呢!”林齐笑了,他拍了拍中枪的位置,大声笑道:“银冈先生,你的枪法果然很不错,但是想要伤到我,怕是不这么容易!”

    银冈定睛看向了林齐,他的脸顿时不受控制的抽搐了起来:“上品。。。不,顶级圣器级的防御内甲?你,你。。。”

    手中长枪只是上品圣器,想要破开顶级圣器级的防御内甲,银冈必须动用神力才行。但是他回头看了看躲在一旁的伊势达,银冈只觉得五脏六腑宛如油烹一样难受——一旦动用神力,哪怕仅仅是他手上长枪能够承受的那一点微不足道的神力,他和林齐交战的余波,都会将伊势达扯成粉碎。

    “卑鄙的家伙!”银冈气急败坏的怒吼起来:“你心中,还有正义么?”

    “正义是什么?”一个油腔滑调的声音从一旁的树林中响起:“有大胸脯的妹子可爱么?喂,那个叫做银冈的孙子,你能不能告诉我,正义是什么玩意?多少钱一斤啊?”

    驴子人立而行,慢悠悠地迈着四方步从树林中走了出来。白天、黑天兄弟俩就好像两个最忠诚的跟班,亦步亦趋的跟在驴子身后。而站在后面的伊势达突然发出一声惊恐的尖叫,哔哩哔哩从黑暗中扑了出来,一把抓住了伊势达的脖子,一柄锋利的短刀死死的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孙子,你是自己投降呢,还是让大爷们将你轮成一个灰孙子?”驴子甩着小尾巴,带着十万分的嚣张冷眼看着银冈。

    银冈看看林齐,看看驴子,再看看被压在地上动弹不得的伊势达,无比悲愤的怒嚎起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