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没有痛觉的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被绿森家族买下的海岛核心处,在那正在建设的巨大城堡的下方,直入地下三千米的深处,星纹重金和其他专门隔绝各色魔法波动的绝魔金属围成了一个巨大的石室。

    长宽数百米的石室墙壁上密布着复杂的神文和各色魔纹,组成了规模巨大的魔法阵群,让这个石室有着极其可怕的防御力。按照林齐的设计标准,只要这个魔法阵群的能源没有耗尽,那么就算是上阶半神亲自攻打,也不可能攻破这个石室。

    如今石室正中的地板上,几条胳膊粗细的金色链条横七竖八的将银冈困在了地上。拇指粗细的金属圆环套住了他的脖子和四肢关节,任凭他努力挣扎,却怎么都无法挣开这些奇异锁链和圆环的禁锢。

    几根细长的黑色芒刺深深的扎进了银冈小腹、心口和眉心的要害部位,这些黑刺在银冈的〖体〗内缓缓的溶解,释放出粘稠如胶的黑色雾气慢慢的侵蚀他的气脉和气穴,让他〖体〗内庞大的金色神力逐渐的暗淡无光。

    这是从血秦帝国带来的。来自亡灵大陆的‘龙巫咒刺”这是死后转化为亡灵巫妖的巨龙,用自己绵延万年的怨念,融合自己逆鳞下的一小片骨骼,加上各种阴邪至极的亡灵大陆特产药物冶炼而成的诅咒芒刺。就算是强大如半神,如果被这种咒刺困住,任凭你有多么强大的力量。也会逐渐衰弱直到变成一个普通人。

    在银冈的身体四周,摆放着数十个黑铅制成的箱子,这些两尺见方的箱子里摆放着各色精巧的器具。小钩子、小刀子、小锯子、小凿子。以及其他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形形色色总有上千件。

    除开这些用魔法和金铸成的奇异工具,在这些箱子内还摆放了各种各样看上去就不是好路数的药水。黑色、红色、绿色、蓝色。所有的药剂颜色都透着一股子死气沉沉的阴邪味道,而且这些药剂要么有着怪异的沉淀物,要么就是不断的冒着气泡,更有甚者一旦揭开盖子,就有味道刺鼻的各色烟雾飘了出来。

    抽筋扒皮、敲骨吸髓兄弟四个满意的站在银冈身边,笑吟吟的上下打量着银冈强壮犹如泰坦的身体。抽筋更是不断的鼓掌赞叹着:“多好的材料啊,多好的材料啊!啧,我们兄弟的三千六百套大菜,这位起码能消受一半还能活着吧?”

    兄弟四个周身都缠绕着一股阴森森的煞气,在他们眼里。银冈根本不是一个完整的人,而是一块块单独的人体组织,经过他们的妙手,让银冈这样的半神强者发出哭天喊地的惨嚎声,这简直是他们人生最大的成就。

    在银冈的脚边。一张足足有三米高的高脚凳子上,林齐稳稳的坐在那里。双手托着下巴,林齐淡淡的说道:“好好伺候客人吧,他的灵魂中,也有着防范人灵魂窥视的魔法禁制。我无力避开那个禁制获取他灵魂深处的东西,要看你们能不能将我想要知道的东西掏出来了。”

    敲骨笑着向林齐欠了欠身:“王爷放心。就算是铁人到了我们手里,也得让他变得一滩烂泥不可。唔,让我们兄弟好生的谋划谋划,看看到底从那一趟大菜上起呢。”

    银冈分离的挣扎了一下,他最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抬头看向了坐在高处的林齐。在这个高度,银冈正好丝毫不困难的和林齐的目光对视。他盯着林齐打量了一阵子,这才苦笑道:“王爷?他们叫你王爷!那么,这是东方大陆的称呼,你是。。。”

    林齐点了点头:“我的家族在血秦帝国,有王爵封号。”

    银冈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他沉声道:“那个庞大得没有道理的帝国么?那个万年前就统一了大半个东方大陆的怪胎一样的帝国?如果早知道黑虎家族有这样的背景,我想老师会在林齐的事情上慎重考虑的。”

    林齐淡然一笑,轻蔑的摇了摇头:“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呢?好好的享受我给你准备的大餐吧。顺便说一句,如果不出意外,伊势达现在已经死了!我让人将他丢在伯莱利警备厅的门口,他身上携带了陑山隐士会的信物,他会将目标引向默先生的。”

    银冈迅速的说道:“这么说,紫纹龙骨铋是你的安排?”

    林齐赞许的点了点头:“非常聪明,的确,紫纹龙骨铋是我投放出去,并且故意的将矛头引向了陑山隐士会。不出我意料的是,默先生果然舍不得白白牺牲伊势达,所以他将你送到了我手上!”

    银冈苦涩的笑了:“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顿了顿,银冈看着林齐沉声道:“如果让我逃离了这里,我会给伊势达复仇。他是老师最小的门徒,在他刚入门的时候,是我照顾他的衣食起居,他就和我的儿子一样。”

    林齐摇了摇头,讥嘲的看着银冈冷笑道:“我会给你报仇的机会么?顺便说一句,你和伊势达是父子感情也好,是情人的恋情也好,这能让我心软么?唔,只能坚定我杀死你的决心。如果你能忍受待会的酷刑而不死,我一定会亲手了结你。”

    银冈闭上了眼睛,他低沉的笑了起来:“酷刑么?或许吧!”

    ‘砰砰’闷响不断的从银冈的〖体〗内传来,他的身〖体〗内似乎发生了某些奇妙的变化。他的肌肉剧烈的跳动着,某些地方还产生了微妙的萎缩和扭曲。他的额头上渗出了一丝丝冷汗,然后很快他就露出了得意的笑容:“痛苦?嗯,让我看看,你能不能让我感受到痛苦吧!”

    林齐皱起了眉头,他仔细的打量着银冈的身体,这家伙刚才做了什么?

    抽筋笑呵呵的掰开了银冈的大嘴。将一瓶神禁之药小心翼翼的一滴不剩的倒进了他的嘴里。抽筋微笑着拍了拍银冈的脸蛋:“好好的回味现在的感觉,因为等会儿你就要在无边的痛苦中挣扎哀嚎了。我希望你能表象得和个爷们一样,千万不要痛得失禁了。那是很丢脸的事情!”

    银冈睁开眼,笑着向抽筋点了点头:“好!”

    简简单单一个词,却让抽筋扒皮、敲骨吸髓兄弟四个充满了不好的预感。他们相互看了一眼。然后蹲下去,麻利的将银冈身上的衣服脱得干干净净。扒皮更是取出一柄锋利的小剃刀,将银冈身上茂密的体毛刮得一根不剩,他甚至还取出了一袋豆粉混合了一点牛奶,揉制成了面团,细细的将银冈身上的角质层收拾得干干净净。

    很快的功夫,银冈就和去壳的鸡蛋一样圆润水嫩,甚至他脚后跟的茧子皮都被刮走,露出了粉红粉嫩的脚皮。

    兄弟四个微笑着站起身,开始用特制的药水浸泡手掌。尽量让手掌保持最纤细的触感,保持最灵敏的动作。对他们兄弟四个而言,酷刑是一种艺术,是一种近乎道的艺术,所以他们对每一个细节都异常的看重。尤其是面前摆着这么好的一具材料,他们更是要打点起全部的精神去伺候他。

    但是林齐却越来越发现不对劲了,银冈已经服下神禁之药这么久了,他为什么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随手掏出一个铜子儿,手指一弹重重的打在了银冈的小腹上。铜子儿弹起来有三尺多高,在银冈的肚皮上发出‘啪’的一声脆响。但是银冈却露出了一丝灿烂的笑容:“你在和我做游戏么?”

    兄弟四个也发现不对劲了,服下神禁药剂后,就算是少女的呼吸都会造成刀砍一样的剧痛,林齐丢下的铜子儿打在普通人身上也足以将骨头打断,银冈的身体固然很强悍,但是面对这么大力的一击,按照他服下神禁之药后的正常表现,他应该痛得嘶声惨叫才对!

    “这!”

    吸髓皱起了眉头,他蹲在了银冈身边,小心翼翼的将一根细如发丝的铁针从他的左手小手指的指甲缝隙内插了进去。稍微插进去了一寸后,吸髓在铁针上滴下了一滴散发出淡淡醋味的粘稠液汁。

    液汁顺着铁针渗入了银冈的身体,但是他却没有丝毫的反应。他只是冷眼看着吸髓,淡淡的说道:“这针太细了,你是害怕针太粗一下子就刺死我?没关系,我还能扛一阵子,你换一根粗一点的针吧!”

    一直趴在一旁打瞌睡的驴子突然窜了起来,他猛的窜到了银冈身边,狠狠的一蹄子踹中了他下身要害。

    众人都听到了一声怪异的爆裂声,但是银冈的脸色只是微微变了一下,他死死的盯着驴子,冷声道:“虽然不痛,但是你对我的侮辱,我记下来了!”

    驴子茫然的摇了摇脑袋:“没道理啊,刚才我还踢得他直不起腰呢!这个孙子,怎么不怕痛了?”

    银冈张开嘴,无比得意的放声大笑了起来,他笑得直喘气道:“你们永远别想让我背叛老师,你们对我的灵魂没办法,你们的酷刑也拿我没办法,那么,你们还能对我怎么样?”

    林齐跳下了高脚凳子,他走到了银冈身边,一手按在了他的胸口上。

    一丝丝青色流光从林齐的掌心喷出,迅速流遍了银冈的全身。很快,桂huā树的声音就在林齐的灵海中响起:“目标痛觉神经被转化为神力通道,让他在战斗中拥有更强的持久战斗力。这种转化对身体有极大的损伤,是否进行逆向修复!”

    林齐瞪大了眼睛,然后他突然笑了起来。

    “修复么?当然!”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