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血之禁术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股无形的力量笼罩了桉林古堡所在的悬崖顶部,方圆数百亩的范围内突然丧失了所有的重力。正准备冲进古堡废墟搜索敌人,然后将所有人都干掉的胧魇皱了皱眉头,出于恶鬼的战斗本能,他制止了所有人踏入古堡原本城墙包围的范围。

    细碎的颤抖从地下传来,古堡的废墟轻轻的晃动着。

    起先是细小的沙土尘埃离地飞起,越飞越高,随后是那些大块的砖瓦,大一点的碎石块,最后是那些巨大的用来夯实地基的条石都离地飞起。无数的沙土砖瓦巨石渐渐飘起,在一股无法言喻的神奇力量指挥下,这些东西在空中重新拼凑出了桉林古堡。

    所有的砖瓦、条石各就各位,回到了它们原本应该在的位置。大量魔法阵的光纹在这些砖瓦、条石上逐渐闪过,碎裂的条石、破烂的砖瓦在拼凑回一起后,迅速的重新拼凑为一体,就和没有破碎过一般。

    “很精妙的魔法掌控力!”胧魇将镰刀架在肩膀上,然后用力的拍起了手:“我曾今去罪渊,觐见过我族最高的统治者,一切恶鬼的皇者。他的身边有几位御用**师,清一色都是不死的巫妖,他们的魔法掌控力,似乎比这还要更强一些。”

    布鲁斯?克里斯笑了:“有资格觐见恶鬼一族的皇者,这么说你起码也是一个恶鬼控制的深渊世界的大领主的身份喽?只不过我自认为我还没办法和那几个老不死的巫妖相比,毕竟他们已经获取了一部分力量的真意。和我这个禁锢于人类的躯体中的晚辈相比,他们强大太多了。”

    桉林古堡已经在众人头顶整修一新,无数尸体和骨肉碎片从敞开的门户、窗子内飞了出来,径直向着悬崖下的深渊坠落。这座巨大的古堡就这么悬浮在空中,宛如神迹一般悬浮在离地数百米的高度。

    粘稠的雾气从地下冒了出来,古堡的地基凹陷了下去,很快就形成了一座方圆数百亩。足足有近百米深的大池塘。殷红的鲜血不知道从哪里喷了出来,鲜血在池塘内汇聚,很快这里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血池。微风吹来。血腥味四处飘散,淡淡的馨香混杂着怪异的腥味,闻得久了。这股血腥味就有一种让人昏昏欲睡不愿意醒来的诡异魔力。

    “婴儿之血布鲁斯?克里斯。”胧魇眯起了眼睛:“我从一个恶魔君主那里听说过你的名字。你曾经将自己的父亲、母亲、兄弟、姐妹、妻子和数十个情人,以及你的一百多个亲生儿女全部血腥献祭给了那位被囚禁在罪渊的恶魔君主,换取了一些在罪渊都被列为禁忌的东西。”

    重重的吐了一口气,胧魇握紧了肩膀上的镰刀:“我很好奇,让那个疯疯癫癫的恶魔君主都闭口不言的禁忌,到底是什么?到底是什么东西,值得你用这么大的代价去血祭?”

    血池翻滚,一条高大的人影慢慢的从血池正中浮了出来。

    身穿白袍,腰扎一条血色宽带,手持一柄式样异常简洁的血色直木杖。这个声名狼藉行事邪恶诡异,同时心狠手辣无情无义的婴儿之血,却出乎人意料的有一副大好的皮囊。

    一张标准的慈眉善目的面庞,银盘样的面孔透着一股子雍容、宽正的大气韵味。三尺银须飘散在胸前,脑后一头浓密的银发整整齐齐的一直披到了腰间。身量比常人高了大半个头。肩膀极宽、细腰长腿的婴儿之血,显然在年轻时是一个极品的美男子,就算现在他以老人的形象出现,依旧有着让某些少女惊叫的魅力。

    宛如繁星的眸子内精光闪烁,婴儿之血微笑着向胧魇摇了摇头:“为什么一定要追根究底呢?我得到的是什么禁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将我的祭品说得太少了。”

    微微一笑。这个雍容华贵的老人的笑容中居然透出了一股让人打心眼里寒起来的邪诡狰狞:“其实我将所有和我有血缘关系的活人都献祭了,我那庞大的家族,从嫡系到旁支,一共两万七千多人,全部被我献给了那位值得尊重的君主。”

    林齐握紧了屠军斧,他沉声喝道:“不要和他废话,这种人不值得和他啰嗦,将他。。。”

    婴儿之血骤然抬起头,他的眸子里寒光一闪,林齐心里骤然一股寒气冒了出来,他的脑袋迅速向一旁一甩,一道无形的攻击擦着他的面颊飞过,林齐鬓角的一缕发丝飘飘扬扬的飞了起来。

    站在林齐身后的一个身高三米开外的天位恶鬼身体一僵,他的胸口洞穿了一个拳头大小的透明窟窿。恶鬼茫然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他高大健壮的身体晃了晃,然后一股血色火焰从他的伤口处喷了出来,如此高大健壮的一个恶鬼精英,突然就坍塌了下去,化为一滩恶臭扑鼻的血水。

    林齐下意识的退后了几步,这一滩臭气熏人的血水总给他一种不好的感觉。站在他身后的另外几个恶鬼战士一不小心被地上的血水黏在了脚上,血水顺着铠甲的缝隙碰触了他们的身体,然后他们突然发出惊恐而绝望的惨嚎声,他们的甲胄缝隙内也喷出大量的污血,很快他们倒在了地上,甲胄中空荡荡的,就留下了一滩污血渐渐的渗入了地下。

    “组成他们身体的最小单位被彻底破坏!”桂花树的声音在林齐的脑海中冉冉响起:“这个婴儿之血布鲁斯?克里斯似乎掌握了某种。。。某种激发血液深处不可测力量的方法。但是这种方法是残缺的,是危险的,是不可控的。他动用这种方法攻击敌人,如果他的敌人无法控制这种激发血液中力量的方法带来的副作用,就会变成这样的污血。”

    桂花树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我的一些残缺记忆组中有相关的一部分资料。但是除非彻底的修复我的所有记忆,否则我无法对此做出全面的评估。我只是觉得,这非常重要!这对你,非常重要!”

    林齐皱起了眉头,桂花树所说的非常重要是什么意思?

    末日天启之殿的声音也在灵海中隆隆响起:“我的残缺度更高,但是我也有相关的一部分残缺记忆。在制造天启四骑士的过程中,血液的力量不容忽视。血液,灵魂,二者之间,有着极其奇妙的联系。真正的力量就隐藏在内,但是,除非将我彻底修复,否则我和这颗树干一样,也对此无能为力。”

    林齐咬了咬牙,遥遥的看向了婴儿之血。

    一击失手的婴儿之血诧异的看了一眼林齐,他惊叹道:“我隐居在这里,镇守陑山隐士会的老巢,潜心研究我付出了惨重代价才获取的禁忌之学。我有多少年没有和人交手过了?现在的年轻人,都是这么厉害么?居然能够避开我的一击,真是太了不起了。”

    缓缓举起手上那根细长的笔直的血色法杖,婴儿之血沉声道:“那么,你们都可以去死了。”

    带着一丝慈祥的笑容,婴儿之血微笑道:“如果你们在受到我的攻击后还不死的话,我会非常的高兴将你的血液全部抽取出来,注入我的身体。因为,那对我而言,实在是非常非常好的研究对象。”

    伴随着‘哗啦啦’的血流声,巨大的血池中血浆翻腾,血雾翻滚中,一条条血柱渐渐的从血池中冒了出来。随着婴儿之血的咒语声,这些血柱迅速凝结成形,变成了身体呈血色,面容模糊的手持强弓的弓箭手。他们拉开长弓,然后就听得一声沉闷的咒语声响过,暴风雨一样的血色箭矢呼啸着向林齐等人射了过来,而站在最前方的胧魇等人更是首当其冲的受到了攻击。

    林齐大声呼啸,龙城、胧魇等人也不笨,眼看着刚才婴儿之血的攻击如此的诡异,他们在血柱冒出来的时候就迅速的向后撤退。当箭雨射来时,他们已经快退到了林齐的身边。

    林齐蹲下身体,双手按在了厚重的大地上,体内的土黄色半神之力倾尽全力的注入了大地。气海中的土黄色印玺发出夺目的光彩,四周的大地元素不断的被林齐吸入身体,经过印玺的转化后,化为一道道复杂的符文嵌合序列随着半神之力轰了出去。

    ‘嘎嘣’一声巨响,一道长有七八里,厚有近百米的岩墙突兀的从地下拔地而起,无数血箭密密麻麻的射了过来,重重的打在了岩墙上。一道土黄色的光晕裹住了岩墙,这些血箭的穿透力极其惊人,每一击都打穿了光晕,扎进岩墙足足有五十几米深,但是在林齐的全力发动下,这道岩墙依旧坚定的挡住了所有的血箭攻击。

    婴儿之血赞许的笑了:“不错,很不错,年轻人能有这样的实力,真是很不错!但是如果是这样呢?”

    手指一勾,一个嗷嗷哭泣的最多不超过六个月的婴孩凭空从地下飞了起来。

    婴儿之血笑了笑,他眼角一挑,婴孩的胸口突然裂开,一颗小小的还在跳动的心脏就腾空飞起。血池中的鲜血不断注入这颗小小的心脏中,强行将这颗心脏膨胀到了米许方圆。

    婴儿之血的手一挥,这颗心脏激射而出,重重的打在了林齐招出的岩墙上。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