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 以血对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那颗膨胀到异常巨大的婴儿心脏飞出的时候,林齐和身边的所有人都下意识的抬头看了过去。在飞行过程中还不断跳动的婴儿心脏散发出让人窒息的邪恶气息,就连实力如斯强横的胧魇都觉得身体一阵阵的僵硬,好似被浸泡在了阴寒刺骨的冰水中一样活动不灵。

    就在众人的惊骇中,这颗闪耀着夺目血光,透着森森邪气的心脏撞在了林齐招出的岩墙上。

    一声巨响,血光四溢,林齐身体一颤,紧紧按在地上的双手突然被震得离地跳起,他的身体一颤,巨大的反震之力顺着双臂轰入了身体,震得他五脏六腑都颤抖起来。他身体内发出沉闷的骨骼和筋腱的断裂声,火烧火燎一样的痛苦让他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那股侵入的巨大力量中还透着森森邪气,粘稠的血色邪气顺着双臂侵入林齐的身体,盘踞在他内腑之间,宛如浓硫酸一样侵袭他的身体,经过桂花树和末日天启之殿数次强化的身体居然都抵挡不住这血气的侵袭,林齐的内脏同时剧烈的蠕动抽搐着,那种难以形容的剧痛让林齐差点没痛得大叫起来。

    血光中那堵厚重的岩墙轰然坍塌,无数破碎的岩块向着林齐这边打了过来,被大地元素浸透的岩块沉重异常,拳头大小的一块岩块就有数千斤重。这点重量对那些精锐的、披挂了重甲的恶鬼战士而言不值一提,他们随手一击就将这些扑面打来的岩块打成了粉碎。

    但是那些操控投石机的仆兵则是被岩块打得骨断筋裂,‘啪啪’的碎裂声中,起码有两千多号实力低微的仆兵被打断了身体,更有人被击穿了胸膛,被打碎了脑袋。鲜血和碎骨烂肉喷了满地都是。将站在这些仆兵身后的那些恶鬼战士涂了满身满脸。

    这些碎岩块造成的损失也就罢了,那颗炸开的心脏才给林齐等人带来了致命的威胁。

    无数血滴从那颗婴儿心脏中激射而出,一碰到空气。这些血滴就立刻一变二、二变四,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就迅速增殖了数千倍,滚滚血涛顺着古堡下方的坡度向着林齐的大军喷泄而下。散发出淡淡的馨香和怪异血腥味的血潮翻滚而来,林齐都不由得变了脸色。

    刚刚他身后惨死的几个恶鬼战士亲自证明了婴儿之血攻击的可怕,这些血水可想而知比刚才那无形无迹的攻击更加邪恶诡异,这一波血水如果喷了下来,估计除了林齐和胧魇等半神级的高手,他从第五深渊调来的这一支恶鬼大军怕是没有一个能逃脱。

    “该死的!”林齐猛的跳起来想要抵挡这股血水的侵袭,但是他刚刚一动,身体被震断的骨骼和筋腱就用剧痛让林齐痛哼了一声,然后狼狈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的内脏更是因为他的这一次跳动剧烈的颤悠了几下。随之而来的剧痛让他眼前一黑,差点没晕了过去。

    胧魇闷哼了一声,他丢下手上镰刀。双掌向前一拍。无数黑色的鬼气从他周身喷出,迅速化为一道方圆数里的厚重结界将整个恶鬼大军保护了起来。厚达数米的黑色鬼气心相互纠缠盘绕。无数米许大小的恶鬼虚影在黑色的结界中发出难听的鬼哭狼嚎声。

    滚滚而来的血水喷在了厚重的鬼气结界上,胧魇的身体一震,然后他的掌心突然有一丝丝血色雾气喷了出来。婴儿之血打出的这邪诡一击,居然透过了鬼气结界,直接攻击到了胧魇的本体。

    很快胧魇就和林齐一样,被那血色的邪力侵入了身体,逐渐纠缠在他的五脏六腑和神经血管中,让他的力量都运转不灵,四周的鬼气结界迅速的削弱崩解,眼看就要溃于一旦。

    林齐低沉的喝道:“准备魔法阵,原路返回,所有人用最快的速度撤走!”

    深吸了一口气,林齐不甘心的看向了悬浮在空中的桉林古堡,九头蛇的智慧蛇首布鲁斯?克里斯么?婴儿之血,这个该死的家伙,他是怎么拥有这么强的力量的?

    如果说林齐和他正面对抗被轻松击败,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林齐如今也只是拥有下阶半神的战力而已。但是胧魇这个巅峰半神都在他的手下吃了苦头,婴儿之血这个老怪物到底从那个胧魇所说的疯疯癫癫的恶魔君主手上得到了什么禁忌的传授?

    最让林齐诧异的是,这种禁忌的传授居然还是残缺不全的,是有强大副作用的,这导致了婴儿之血这些年来一直躲藏在桉林古堡研究他得到的邪异传承。如果是没有残缺的完全版本的禁忌传承,那么婴儿之血又会强到什么程度?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林齐突然想起了当年伽兀的父亲,那个被封印在第五深渊的太古邪灵说过的那一番话:

    “在门徒之后,是启迪者,他们已经明白了力量的真谛,他们开始掌握真正的力量。当然,他们也没有接触到真正的力量法则,他们明白自己只是沧海中的一滴水,他们是被启迪了灵魂传承的人,所以他们谦卑,谦逊,他们潜心苦修,只为追求真正的力量之道。”

    “启迪者脱离了力量的束缚,开始接触到真正的力量法则,他们从灵魂的传承中得到了……得到了,那种禁忌的力量。噢,关于这一点,我不会告诉你们太多,这种禁忌的事情,哪怕只是说出口,都是最大的罪孽!”

    林齐皱起了眉头,超远距离的传送魔法阵逐渐亮起,已经有恶鬼战士迅速的走入了魔法阵逃之夭夭。林齐仔细的一个字一个字的思忖着伽兀父亲的原话,什么是被启迪了灵魂传承?

    林齐已经依靠自己的力量修炼到了半神境界,但是他并没有经历过所谓的启迪了灵魂传承的过程。‘禁忌的力量’,唯有这个词和今日胧魇还有婴儿之血的话对的上套。禁忌的力量,来自灵魂的禁忌的力量,但是那种禁忌的力量是什么?

    和血有关么?

    就在林齐深入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驴子翘着尾巴从他身后窜了出去。人模人样的人立而行,驴子翻着厚厚的嘴唇怪声怪气的叫嚷着:“孙子就应该有孙子的本份,一个标准的孙子,必须学会怎么做孙子!所谓的孙子,就是和狐狸一家子一样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才是世界上最好的孙子!”

    “可是你,你简直有辱孙子这个至高无上的荣誉!”驴子甩动着细长的尾巴,尖声尖气的大叫了起来:“让我教会你如何做一个乖巧的孙子,让我教会你,什么才是真正的孙子!”

    微微一顿,驴子向着婴儿之血笑道:“当然,如果有的家里有大胸脯的妹子,我可以免去这个过程!”

    婴儿之血讥嘲的看着驴子,他嗤笑着摇头道:“猜猜我看到了什么?一头说人话的驴子?那么,你是驴头恶魔的本像?血肉傀儡?邪灵附体?或者,你是某个恶趣味的巨龙?”

    摇摇头,婴儿之血长叹道:“可惜我家里没有女人,因为我所有的亲人,都被我亲手血祭了。”

    驴子颓然叹了一口气,他无力的摇了摇头:“那么,你就真的是一个该死的孙子!或许你的家族中曾经有一个大胸脯的妹子,可是这个美好的妹子,被你亲手扼杀了!”

    驴子的眼珠子突然变成了血一样的红,他昂起头,两个耳朵挺得笔直的仰天叫道:“不可容忍!你可以是一个不良的孙子,但是你怎么能扼杀一个美妙的大胸脯的妹子!”

    张开大嘴,一口精美异常,透着一股子古老、沧桑、厚重、沉肃的气息,周身裹挟着森森邪气的石棺从驴子的嘴里喷了出来。巨型石棺重重的落地,一个沙哑难听的声音从石棺中传了出来:“为什么要打扰我的沉睡?在我吸收那些美妙的神……唔,吸收那种美妙的液体让我不断恢复的时候,谁……”

    柯伦巴亲王的抱怨声戛然而止,石棺厚重的盖子突然飞起,一身黑衣,披着黑色面子血色衬里的大斗篷,腰间挂着那柄血罪之剑的柯伦巴亲王带着十万分的兴奋和贪婪从棺材内窜了出来。

    柯伦巴亲王的速度是那样的快,就连林齐都只是勉强的看清了他的一道残影。而其他人,包括那些恶鬼战士,只是看到一抹黑影闪了闪,然后柯伦巴亲王就趾高气扬的悬浮在了半空中仰天尖啸。

    “血液的味道!而且是如此芳香醇美的,来自刚刚出生的婴儿的鲜血!赞美伟大的始祖啊,这是多么美好的世界,这是多么诱人的味道,这是多么壮观的美景啊!潮水一样奔涌而来的鲜血,我的伤势,起码能够修复一小半呀!”

    眸子里闪过一道逼人的血光,柯伦巴张开了大嘴。

    婴儿之血惊怒交集的呵斥了一声,他的法杖挥动了一下,想要将喷涌而下的血潮收回。

    但是柯伦巴的嘴里发出了一股让婴儿之血都无能为力的奇异吸力,滚滚血水不断注入他的大嘴,很快那一道逼得林齐等人狼狈不堪的血潮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贪婪的舔了舔嘴角,柯伦巴死死的盯住了站在血池中的婴儿之血。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