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出乎意料的再见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现今的新敦尔刻港凋敝异常,甚至连出海捕鱼的渔船都没有几条。

    偌大的海面上,只有几条规模不大不小的渔船挂着白帆,懒洋洋的在已经漂浮上了小型冰块的北海上挣扎着。而船上的那些渔夫,则干脆都是一些白发苍苍的老人或者干脆是妇女和儿童。

    而新敦尔刻港内部,码头上昔日熙熙攘攘的工人、水手已经近乎消失,只有一些老人有气无力的守在栈桥上,目光呆滞的看着远处海面上那几点不起眼的白帆。

    城内的大街小巷里,负责日常治安巡逻的士兵,也都是一些六十岁以上的老人,极罕见几个青壮年士兵面带忧色的站在几处重要的行政部门的大门外。而往来的行人,也多是老人、妇女和儿童,极少见到青壮年。

    亚瑟将他控制下的五大行省几乎所有的青壮抽调一空,强征入伍远征东北高地,造成的恶果就是他治下的五大行省在短短几天内就变得死气沉沉,民间经济彻底陷入瘫痪状态。这样的状态只要持续三个月之久,高卢帝国北方五大行省的社会架构很可能直接崩溃。

    就在这样的一片凋敝萧瑟中,新敦尔刻郊外的一座小庄园内,近百名矫健勇悍的死士正潜藏在四面八方,敏锐的注视着四周的一切动静。在地下四通八达的密道、密室内,更隐藏了数百名彪悍的战士,他们静静的在石室中修炼斗气,没有发出半点儿声音。

    地下三百米深的一处秘穴中。默先生有气无力的躺在一张石榻上,面容消瘦的他皱着眉头看着密室用秘银和精金等魔法金属铸成的天花板——显然出自矮人工艺的天花板上雕刻了复杂的魔法阵,而且是只有宗师级的阵法师才能掌握的多重立体嵌套魔法阵。

    这些魔法阵能够有效的隔绝石室内的气息,更能防范外人的精神力扫描,可以最妥当的保存这里的机密。而默先生所在的这间密室面积不小,长宽都在十米开外,仅仅这一座密室所需的魔法金属和各色魔法水晶等物。就需要耗费一大笔财富才能做到。

    轻轻的咳嗽了一声,默先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他眸子里精光闪烁,同时又透着一股子猜疑和担忧。他是被教会的三大元宗亲手抓走的。而且其中一位元宗还报出了自己的名字——神?劳伦斯一世。这个老家伙在西方大陆的历史上有着赫赫声名,他可是教会传说中的神话时代十八位神之教宗之一。

    被这样万年不死的老怪物抓走,默先生心中暗忖是注定不幸的。但是等他清醒的时候,他显然已经脱离了教会的掌握。默先生诧异的就是,到底是谁有这个实力将他从神?劳伦斯一世的手上带走?

    “哪怕是恶魔!”默先生低声咕哝着:“只要能让我安然脱身,能够然我继续照顾伊翠丝。。。那么,就算是恶魔,我为什么不能和他们合作呢?”

    带着镇定自若的笑容,默先生轻轻的抽了抽鼻子。教会的人对他动用了一些小手段,让他吃了不小的苦头,但是他苏醒的时候,他口中有奇特的药剂余味残留。身上更有奇妙的药膏香气。

    救出他的人当中,肯定有一个极其高明的药剂师,而且在药剂学上的造诣甚至可能比默先生更强一点?默先生吧嗒了一下嘴,暗自判断起这个人的身份。

    毕竟作为众神之启正儿八经的传承人之一,默先生在药剂学上的造诣是寻常人难以想象的。而这个人配制的疗伤药剂能够让默先生都自觉有所不如。显然这人的出身来历不会简单。

    “难道是众神之启的同门?”默先生皱起了眉头。如果是众神之启的同门的话,那可不是什么好事情。默先生宁可和深渊世界的恶魔合作,也不愿意和众神之启的那群人有任何的牵连。

    毕竟恶魔都还有成功投靠教会的例子,只要他们的灵魂和**能够接受神力的洗礼,教会并不介意有几个‘改邪归正’、‘弃暗投明’的恶魔做鹰犬,而且这样的鹰犬更是能够昭显诸神的伟大啊!

    但是众神之启的教义完全就是击中了教会的死穴。众神之启的成员是绝对不可能被教会原谅的异端。所以默先生宁可和恶魔合作,他也绝对不愿意和这些同门有任何的关系——哪怕他的所有力量都来自众神之启,但是默先生依旧本能的厌恶和防范着这些该死的家伙。

    “是谁呢?会是谁呢?”默先生皱起了眉头。

    “奥丁圣殿的那些巫师和祭司?不,他们的药剂都源自于血肉和灵魂的力量,这种充满自然气息的药剂,和他们完全不是同一个路子。”

    “那些几乎被灭绝的德鲁伊教派的大德鲁伊?也不对,那些家伙如今绝大部分都托庇在精灵一族手下,他们极少进入西方大陆,就算偶尔有几个德鲁伊出现,他们也不敢对教会下手。”

    “那么,会是谁呢?”

    就在默先生低声自言自语的时候,房门突然开启。

    恢复了自己本来面目,穿着一套低调、保守的老式服饰,甚至连胸口的小缀链都和当年的黑胡子如出一辙的林齐拉着伊翠丝的小手缓步走了进来。

    默先生艰难的扭过头看着伊翠丝,他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伊翠丝,我的女儿,你没事么?”

    伊翠丝的嘴角挂着殷红的葡萄汁液,在林齐处理好伯莱利那边的事情,抽空赶来新敦尔刻之前,伊翠丝正在几个‘热情’、‘富有爱心’的‘龙骑兵叔叔’的照顾下,大口大口的品尝新鲜的葡萄汁和各种精美的小点心。

    哪怕已经失去了正常少女应有的感情,伊翠丝的灵魂依旧停留在她外表的那个年龄段,美妙的小点心总是能吸引她的注意力,所以她完全沉浸在了这些美味点心带给她的愉悦中,甚至一时都忘记了默先生的存在。

    而林齐赶到后,伊翠丝的表现就很古怪。

    她看向林齐的目光很怪异,而随着林齐不断的走近她,伊翠丝的表现就越发的奇异。最终当林齐拉起她的小手,带她来见默先生的时候,伊翠丝根本没有丝毫的反抗,而是乖巧的跟着他走了进来。

    听到默先生的话,伊翠丝没吭声,她抬起头看着林齐,那姿态根本不用解释,就已经显示出了她如今的情况——让默先生差点疯狂、差点暴起杀人的情况:如果没有得到林齐的允许,甚至伊翠丝不会回答自己父亲的亲切问候!

    伊翠丝瞪大眼睛,清澈却又茫然无神的眸子呆呆的看着林齐,她的表现就好像一条乖巧的小狗,正在等待自己主人的命令。如果没有林齐的许可,虽然她听到了默先生的问题,但是她是不会对默先生的话有任何的回应的。

    “你!对!伊翠丝!做了什么!”

    默先生声嘶力竭的嚎叫起来,他的眼角突然崩裂,一串血水喷起来足足有一尺多高。

    林齐拉着伊翠丝的小手,慢慢的走到了默先生的身边。他静静的俯瞰着躺在石榻上动弹不得的默先生,然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教会的人下手非常狠,您还能说话,这可真是幸运!”

    耸耸肩膀,林齐拍了拍伊翠丝的小脑袋:“当然,这也有我的药剂的功效,我配制的疗伤药剂,效果应该还不错?看看,看看,作为您的救命恩人,我能对你最宝贵的女儿做什么呢?”

    默先生闭上了嘴,他眯起眼死死的盯着林齐。

    这张纯粹的东方人的面孔,那披散到肩头的长发,那高大雄壮的身体,刚毅中透着一股子高贵、神秘的气质,那璀璨宛如夜星,好似隐藏了无数的秘密,让人不敢正视的双眸。

    默先生敢发誓,他这辈子从来没见过眼前的这个东方人。但是他的直觉,他的灵魂却是在疯狂的咆哮,他见过这个人,而且还和这个人有过非常非常复杂的牵连。

    茫然的张了张嘴,默先生低声咕哝道:“我这辈子,很少和东方人打过交道。当然,你不可能是我妻子的熟人,我的妻子虽然是来自东方,但是她的家族很久以前就被毁灭了,她死后,她的家族就再无任何传人。”

    林齐微笑着看着默先生:“那么,想想看?仔细的想想看?”

    “回顾您曾经的岁月,挖掘一下您最深的,最让您担忧的记忆,在您漫长的生命中,或许有一些人,是你曾经结交过,却又失之交臂的存在?想想看,或许在您不经意的,认为是垃圾的记忆角落中,会有我这么一个卑微的小人物一点点微不足道的。。。痕迹?”

    默先生张大了嘴,然后他从嗓子眼里,从灵魂深处发出了一声悲鸣的轻叹。

    “黑渊神狱的那些神职人员也能被收买么?”

    “那些该死的狂信徒,也会为了金币而偷偷的将异端释放出黑渊?”

    “真的让我难以置信,亲爱的林齐,小林齐,这么多年了,我居然还能看到活生生的你?”

    “是啊,我也一直以为我在做梦呢!”

    林齐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然后一肘子狠狠的砸在了默先生的胸口上。

    胸口肋骨齐断,默先生一口血喷起来足足有三米高。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