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章 生擒活捉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你很愤怒?”

    “你很憋屈?”

    “甚至,你觉得很无辜?”

    那名月精灵冷冷的看着林齐,他的声音同样冷得让人浑身都直打哆嗦。

    他带着一丝讥嘲的冷笑,倨傲的轻轻的摇着头:“但是卓贱的人类毕竟是下等生物,你的愤怒,或者其他的情绪,在血脉高贵犹如我们的存在之前,你的那些情绪又有什么意义?又有什么价值?”

    “我宣布你有罪,我宣布你的家族有罪,我宣布你和你的家族都将被彻底摧毁!”

    “你和你的家族将成为历史,你们的毁灭将成为一个警告,警告所有胆敢和我族作对的卓贱族群

    月精灵,是最高贵的种族,你们只能膜拜,只能仰视,你们。。。千万不能对我族有任何的冒犯!”

    林齐在这个月精灵的话还没说完的时候就跳了下去,他从城头上起跳,宛如猛虎扑食,径直跳到了那个月精灵的面前。挥动hòu重的巴掌,林齐的手掌上缠绕着浓郁的大地元素,土黄色的巨掌带起一声低沉的虎啸,结结实实的拍在了那月精灵英俊的小脸蛋上。

    就好像一块磨盘命中了一座不晶雕像,这个月精灵俊美的面孔居然在那一瞬间给人一种支离破碎的感觉。起码有三层魔法护盾自动jī发,牢牢的护住了他的面孔,但是面对林齐这沉重的一击,三重魔法护盾粉碎,伴随着清脆的,宛如玉瓶崩裂的碎裂声,林齐的大巴掌抽在了月精灵的脸上。

    面皮、面颊肉同时粉碎,月精灵精致、完美的面孔突然扁了一寸。林齐的手掌将他的骨骼压得塌陷了下去,十几颗大牙混着破碎的面颊骨喷出,宛如jī射的弩箭一样从他的另外一侧面孔飞了出来。乱飞的牙齿和碎骨头将这个月精灵的另外半边脸打得稀烂,鲜血喷出去了足足二十几米远。

    月精灵身上闪烁着夺目的魔法光芒,很显然,这是一个身份很高的月精灵,他身上起码有十八件能够自动jī发的魔导器。三件魔导器被林齐一巴掌抽碎,但是还有十五件魔导器几乎是同时发动。

    但是林齐的这一掌已经拍了下来,月精灵已经被结结实实的命中。林齐的这一掌速度是那样的快,甚至比这些厦导器自动jī发的速度还快了一线。

    就是这一线之差,这个月精灵惨嚎着被打得离地飞起,他的身体宛如陀螺一样急速旋转着,在空气中带起了一阵‘呼呼,的破风声。他的脖子差点被林齐一巴掌打折了,他的面孔几乎一百八十度的扭到了背后,他的颈骨发出不堪重负的‘咔咔,声,他脖子上的皮肤都因为极度的扭曲而碎裂。

    鲜血飞洒,这个高高在上宛如诸神一样英俊,同时宛如众神一样骄傲的月精灵,就好像一双发臭的破靴子,被林齐一巴掌抽飞,一头栽下了虹桥,掉进了深渊龙城的护城河内。

    数十头深渊虎鱼第一时间飞扑而来,张开密布着利齿的大嘴咬向了月精灵的身体。

    神木甲喷出银绿色的光芒,在月精灵的身体表面组成了一道坚固的魔法护盾,牢牢的护住了月精灵的身体口虎鱼们疯狂的攻击着这道护盾,它们的牙齿和魔法盾相互摩擦,发出‘喀喀喀,的脆响口月精灵漂浮在水面上,他四周方圆数十米的水域剧烈的波动着,起码有数百条虎鱼正疯狂的在四周跳跃流窜。

    剩下的那些月精灵全傻眼了,他们惊愕的看着林齐,无比震惊的同时高声呼喊:“你怎么敢对高贵的月精灵出手?卓贱的人类啊,是谁给了你如此狂妄的勇气?”

    林齐也无比惊愕的看着这些月精灵一这群因为自己‘高贵,的血脉而脑子都变傻的月精灵,他们离开了精灵大陆,偷偷的潜入西方大陆游历。他们在外游历了多少年?他们是怎么活下来的?

    自己都已经出手打人了,他们的第一反应居然不是出手反击,而是质问自己为什么敢对他们出手?

    林齐蹲下身体,右拳重重的砸在了虹桥上。

    方圆百里的地面剧烈的颤抖起来,庞大的大地元素化为滚滚洪流,顺着虹桥蜂拥而来,宛如飞鸟投林一般投入了林齐的右拳上。林齐的右拳、右臂剧烈的膨胀着,他的拳头膨胀到平时的三倍大小,他的胳膊也变长了两尺有余,而且变得格外的粗壮。

    一团hòu重的黄色光晕缠绕着林齐的拳头,他的拳头变得沉甸甸的,在这一瞬间,林齐甚至都有一种不堪重负的感觉一他吸附了太多的大地元素,他的拳头变得那样的沉重,以至于林齐虽然能够轻松的挥动十万八千斤重的屠军斧,能够承受屠军斧十倍重力下的可怖压力,但是林齐如今也是非常困难、竭尽全力才能勉强挥动他现在的右拳。

    末日天启之殿和桂花树同时在林齐的灵海中咆哮着:“最强的拳,也就是最简单的拳,用最重的拳头,最大的力量,最短的轨迹,给这群该死的高贵血脉强迫症患者来上一拳吧!”

    林齐发出一声咆哮,他眸子里闪过一抹寒光,他死死的盯着面前实力最强的那位月精灵,那位体内散发出的力量气息已经达到了半神中阶水准的月精灵,循着末日天启之殿和桂花树的指点,很干脆的抡起自己变异的拳头,用最简单的方式笔直的一拳捣了出去。

    那个生得姿容秀美的女性月精灵惊恐的看着林齐的拳头。

    林齐的这一拳给人的感觉根本不是一拳打来,而是一座山当头压了下来,是一颗流星当头砸了下来。四周的大地都在颤抖,庞大的大地元素在翻滚,林齐的这一拳击穿了空气,爆开了一圈乳白色的刺目气爆。

    月精灵身上的神木甲迸射出夺目削强光,精美的符文在神木甲内流转,一道道银绿色的光纹编织成了坚固的魔法护盾,这个护盾是那样的精巧,那样的精美,每一根线条都宛如天成,精灵的艺术美感在这里发挥得淋漓尽致,虽然是一道磨法护盾,却给人一种传世艺术品的美妙感触。

    而林齐的这一兰则是那样的狂野,那样的粗暴,那样的直接、直率。

    沉重的一拳轰在了厦法护盾上,上品圣器级的神木甲发出一声呻吟,厦法护盾‘当哪,一声炸成粉碎。重拳狠狠的砸在了月精灵的胸口上,银绿色的神木甲层层爆裂,数十层精巧的镂空花纹和厦法阵符文被一拳打得粉碎,月精灵发出一声惊恐的惨嚎,她七窍喷血的向后倒飞了出去。

    她的脚摩擦着地面,双足在虹析上带起了两条刺目的青烟。她被林齐一记重拳打得平贴着地面向桥的另外一端飞射而去,完全无力反抗、无力停下身体的她一路哀嚎着吐着血,被这一拳整整打飞了二十里!

    一座小丘陵挽救了这位月精灵最后的尊严,她被平平整整的打得贴在了小山包上,身体陷入了山体足足一百多米深。半神的强悍身体让她保留了一条性命,但是她身上的魔法护符等魔导器全部炸开,她身上的骨头也断裂了上百根,身体软绵绵的宛如一条蠕虫一样瘫在了地上。

    “哦,不,尊敬加先生,你不能这么做!”

    数里外正在观战的五位森林牧守同时大叫了起来。

    一尊战争树人迈着疯狂的步伐向林齐冲了过来,他手上凭空出现了一根巨大的木杖,看样子他要用这根足足有二十几米长的木杖狠狠的给林齐的小脑袋来上一下。

    白天、黑天兄弟俩从城墙上跳了下来,他们拦在了那个战争树人的面前。

    兄弟俩用最野蛮的方法一把抱住了那个战争树人的两条腿,在那些紫杉岛的游侠们不敢置信的目光中,力大无穷的战争树人被兄弟两硬生生绊倒在地。兄弟俩发出沉闷如雷的咆哮声,他们吐气开声,双手抱着战争树人的大腿向着两侧狠命的一扯。

    ‘哗啦,一声巨响,这尊实力堪比下阶半神的战争树人被白天、黑天兄弟俩生生撕成了两片。

    森林牧守们全傻眼了,他们呆滞的看着被撕成两片的战争树人,不知所措的看着他体内喷射出的粘稠的绿色血浆一对森林牧守而言,战争树人是他们最好的伙伴,是他们最好的伴侣,甚至很多森林牧守一辈子不成亲,而是始终和战争树人生活在一起!

    但是当着他们的面,一个战争树人被生生击杀!

    “不,你们不能这样!”一个森林牧守声嘶力竭的放声大喊:“你们犯下了巨大的错误,你们,你们。。。”

    林齐的眸子里燃烧着深邃的火焰,他低沉的咕哝道:“把这些人给我全部抓活的。”

    两柄金精制成的弯刀当头向林齐劈了下来,月精灵们终于反应过来,他们终于知道林齐是一个多么可怕的敌人,他们再也不敢卖弄舌头上的功夫,而是用自己的战技狠狠的攻向了林齐。

    极乐天拖起了一长串的残影,带着轻笑声飞扑而下。她轻盈的用细嫩洁白的小手拍了出去,两声闷响传来,月精灵手上的弯刀被她一掌打飞。

    默先生狞笑着掏出了一大包药粉,从城墙上飞洒而下。

    那些月精灵只觉鼻头一阵幽香袭来,他们骨头一软,无力的栽倒在地。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