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 金币防线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黑鸦峡防线,正对着黑鸦峡主阵地,兽人十个军团的主力一片儿铺开,密密麻麻的营帐宛如乌云一般盖在地上。那些实力惊人的兽人同时呼吸,就会有一片热气腾空而起,将天空的雪片都融成水汽。

    除开贝安元帅亲自坐镇的黑鸦峡主阵地,异族其他十几个军团一字儿排开,对着黑鸦峡各处就是一通猛攻。短短几天的功夫,异族的所有军团几乎都轮换了一遍,打得黑鸦峡防线摇摇欲坠,大地都变成了红色。

    如果不是伯莱利魔法师工会的魔法师们紧急来援,大量的魔法师加固了防线的人工峭壁,更用大规模杀伤性的组合魔法不惜成本的覆盖异族的攻击队伍,黑鸦峡防线早就被攻破了。

    绵延数百里的黑鸦峡防线全线告急,也就只有恩佐驻守的这个防御支撑点格外的轻松。

    伴随着低沉的战鼓声,又是数千名雄壮的兽人扛着长长的云梯向恩佐防御的地段冲杀了过来。在这些兽人的身后,数十名奥丁圣殿的巫师大声念诵着咒语,寒风裹着暴雪在兽人战士的身边组成了乳白色的风盾,更让这些兽人战士的动作灵巧了许多。

    距离前方的峭壁还有数百米的距离,三名大地泰坦已经从兽人大军中冲了出来,他们仰天发出一声疯狂的嘶吼,巨大的手臂往地上狠狠的一拍,大地就骤然颤抖起来。刚刚被土系魔法师加固的峭壁轰然坍塌,形成了一个陡峭的。但是足以让兽人们轻巧攀爬的土坡。

    兽人战士们发出欢喜的叫声,他们随手将云梯丢在了一旁,然后甩开膀子低着头就往前一路狂奔。

    汗水在这些粗犷的兽人身上流淌,他们‘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涎水和白沫儿不断的从嘴角喷出来。更有一些血脉低劣的兽人控制不住自己的兽性,他们宛如真正的野兽一样四肢着地的在地上狂奔,就连手上的兵器都不知道丢去哪里了。

    眼看兽人们距离防线还有不到两百米。坐在城头上的阿尔达一把搂过身边的俏丽小侍女‘吧唧’一下亲了个嘴儿,然后懒洋洋的随手向前指了指:“用无穷无尽的金币,淹没他们!”

    随着阿尔达一声令下。整整两万名重甲重弩兵从丘陵上探出头来,他们举起矮人大师精工锻造的连环重弩,轻轻的一扣机括。随着‘喀喀喀’的一阵怪响,十几万支两尺长拇指粗的纯钢弩箭激射而出。

    冲锋的数千名兽人士兵几乎是同时僵硬在了原地,空中一片密密麻麻的黑云呼啸而下,他们的身体就好像豆腐一样被这片黑云穿透,鲜血喷得满地都是。就算是*强大的兽人也无法承受这些从高空抛射的弩矢,生命骤然被收割的兽人僵硬在那里,过了起码两个呼吸的时间,他们在重重的摔倒在地。

    三名大地泰坦发出悲泣的哀嚎声,他们高大的身体被密密麻麻的箭矢插满,每个人起码都被五十支以上的箭矢击中。他们的身体太魁梧。目标太明显,起码有一千名弩手把他们当做了靶子。

    两尺长的箭矢有一大半透入了身体,就算这些大地泰坦的防御力再强,他们也扛不住这些特制破甲弩箭的穿刺。他们握着坚硬、冰冷的箭杆仰天悲嘶,踉跄着在血色的大地上挣扎了好几步。这才最终无力的倒在了地上。

    城头上的阿尔达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用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念叨着:“伟大而‘慷慨’的主人不在,我可以肆意的浪费,哦,二十个银币一支的特制纯钢弩箭,一次射出数万支。如果被主人看到我这样奢侈的打仗,他会杀了我吧?”

    身体激灵灵打了个冷战,阿尔达猛的跳了起来:“去几个人,把所有的箭矢尽量的回收,尽可能的把所有的箭矢带回来!这可都是钱,这可都是钱,这都是金灿灿的金币啊!”

    兽人大营内坐镇指挥的兽人将领眸子带血的看着恩佐防守的这一段儿防线,强大的斗气在他体内肆意的涌动着,一波又一波无形的压力将他身边的所有部下都推开了老远。

    “人类,真的就富有到了这种程度?”兽人将领狠狠的一拳打在了地上:“这么多的破甲弩矢,他们一次攻击就能射出这么多的箭矢!还有这么多的重甲,这么多的连弩!他们为什么这么富有?”

    兽人军官们一个个灰头灰脸的耷拉着脑袋一言不发,他们作战很勇敢,他们士气很高亢,他们都恨不得冲上去将这里的所有人类全部杀光,好好的为那支被歼灭的兄弟军团出一口气!

    但是这里的守军太有钱了,他们实在是太有钱了啊!

    他们根本不是在用生命来打仗,他们干脆就是在用金币收割生命!短短几天的攻防,英勇的兽人战士们已经被射死射伤了超过两万人,但是他们连防线的皮毛都没碰到一根。

    比起其他地方正在发动猛攻的友军,攻击恩佐的这一个兽人军团根本没有任何的战果可言。其他地方的兽人军团,起码还都能冲上黑鸦峡防线和人类守军肉搏,人类守军每次都要付出惨重的代价才能将他们击退,但是在这里,兽人还没有一个士兵能够爬上防线。

    兽人的兽性是一种不可控制的血脉力量,在赋予了他们强大的力量之时,兽性也往往会让兽人们作出很多冲动的不理智的事情。就犹如这个军团的最高指挥官,出身皇族熊人的指挥官熊大头一样,当他痛苦的回想起这两天自己的部下受到的挫折时,他的身体逐渐兽化,翻着血色光晕的长毛迅速的从他体内冒了出来。

    “全军突击!”熊大头疯狂的咆哮着:“所有人,包括那些该死的后勤兵都给我冲上去!杀光上面所有的奴隶!祭司,巫师,把你们的所有法力都给我倾泻下去,冲锋,冲锋!”

    伴随着熊大头的怒吼声,数万兽人挥动着兵器,‘嗷嗷’怪啸着从营地内冲了出来。大地和天空都骤然一阵黯淡,数万名身躯高大的兽人,混杂着少量的蛮人和数量更少的泰坦,这支乱杂杂的毫无队形可言的异族大军铺满了方圆二十几里的地面,宛如一团乌云一样铺了过来。

    “哇,大场面!”阿尔达兴奋得浑身都在哆嗦,他声嘶力竭的嚎叫起来:“法师团准备!将我给你们装备的所有魔法水晶都给我砸出去,不要心痛金币!”

    “金币算什么?龙山家族有着花不完的金币!龙山家族的金币源源不断,我们有花不完的金币!”阿尔达手舞足蹈的在城墙上扭动着腰身:“干掉这些臭烘烘的兽人,干掉这些该死的畜生,砸碎他们的脑袋,烧掉他们的血肉,把他们的骨头扯出来当木柴!”

    大叫大嚷了一阵,阿尔达恶狠狠的向前一挥手:“所有的城防军械,给我用最快的速度砸!对了,我从维亚斯港城魔法公会重金购买的那几个禁咒卷轴呢?”

    阿尔达的话音未落,天空已经突然变成了一片暗红色。

    龙山家族重金购买的六个火系禁咒‘流星雨爆’魔法卷轴同时被发动,六个圣级禁咒的威力纠缠在一起,火属性元素狂暴的咆哮着,原本圣级的禁咒威力瞬间被叠加到了半神级别。

    乌云变成了火红色,粘稠的乌云翻滚着,宛如岩浆浮上了高空。红云当中无数粘稠的浆泡翻滚,内部有可怕的风火咆哮声隐隐传来。一股让人窒息的魔法威压从高空落下,不论是正在冲锋的兽人,还是防线上的人类士兵,所有人都停下了一切动作,呆呆的抬头看向了恐怖的发生了天兆的天空。

    在这么狭小的几里长的防线上,一次砸下六枚价值连城的禁咒卷轴,这的确是在用金币砸人了。

    西方大陆的魔法师极少制造大威力的魔法卷轴,因为每个魔法卷轴的制造都要耗费他们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尤其是制造禁咒卷轴,必须自身拥有比禁咒等级高出一个大境界以上的实力,才能将这个禁咒封印在卷轴中。

    所以魔法卷轴难得,禁咒级的魔法卷轴更是大帝国的皇室才可能入手的战略物资。

    而阿尔达这个败家子,他这一次砸下去的六枚卷轴,起码能够在西方大陆任何一个国家换来一个实封的爵位,而且爵位品级不会小于伯爵级别。

    “金币,金灿灿的金币果然是好东西!”阿尔达轻佻的吹响了口哨。

    熊大头愤怒的咆哮着,他身后的士兵们全部停下了冲锋的脚步,一个个绝望的看着天空。

    只有熊搭理带着二十几个圣级的将领,亡命的向防线这边冲杀了过来。

    他们冲到了防线下,身体一跃纵起百米高,轻轻松松的冲进了黑鸦峡防线。

    熊大头发出欢喜的笑声,他举起手上沉重的战斧,正要对那些目瞪口呆的人类士兵大肆杀戮,猛不丁的一个坚硬无比的手肘在他面前骤然出现,而且变得越来越大。

    ‘咔嚓’一声,及时赶到的林齐一手肘将熊大头的脑袋砸成了烂西瓜。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