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 让人不解的堕神殿(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初见面的一阵剑拔弩张后,烟赤眉依旧扳着一张冷若冰山的小脸,带着林齐等人来到了大殿后方的休息室内。几个来自黑灵大陆的阉奴小心翼翼的献上了茶点,然后跪倒在地上,慢慢的膝行离开了休息室,恭敬的跪在大门外等待着召唤。

    林齐看了一眼那几个身材高大健壮,满脸憨厚之色的黑灵大汉。

    他的脸色阴沉了起来,他回想起了当年他第一次见到黑灵大汉的时候,这些黑灵人为了自己的职守,悍然燃烧了自己的灵魂,献上了自己的一切,只为了抵挡强敌的追袭,守护自己的誓言。

    黑灵大陆的这些憨厚、彪悍的黑灵大汉,是值得尊重的战士,真正的勇士。

    但是在大炎皇朝,他们被极大的侮辱了,他们被贬为卓下的奴隶,甚至变成了就算是奴隶中地位也最卓贱的阉奴。他们本来应该穿戴铠甲的雄壮身体上披挂着黑色的短衣小衫,原本豪气豪勇的脸上带着谦卓的谨慎小心,虽然他们〖体〗内依旧有着不弱的斗气波动,但是他们已经从骄傲的纵横荒漠的野狼,变成了摇尾乞怜的哈巴狗。

    看着放在面前的香茶,林齐轻轻的一指头将茶盏打翻在地。

    ‘当榔,声响,烟赤眉诧异的看向了林齐。

    一名堕神殿的黑衣人侍立在一旁,看到林齐的动作,他低沉的问道:“难道这茶不和万恩老先生的口味么?您喜欢什么样的茶叶?我们这里有来自各个大陆最著名的茶叶。”

    林齐冷漠的看着这个黑衣人:“煮对黑灵战士一直有着特殊的好感。”

    烟赤眉的嘴角抽了抽,然后她扭头看向了站在身边的黑衣人。

    黑衣人沉默了许久,然后他才冷淡的说道:“似乎这是大炎皇朝的内务,龙山家族固然代表晨曦神殿而来但是也没有资格插手大炎皇朝的事务。尤其这些黑灵人信奉的神灵,可是不折不扣的异端邪神就算他们落在教会手中,也会被烧死。”

    林齐轻轻的弹动着面前的长案:“我不管他们的信仰问题,虽然我是晨曦神殿的圣徒,但是我现在并不讨论他们的信仰问题。我只是出于一个战士的本能询问是谁将他们如此的侮辱!”

    跪在大门外的几个黑灵阉奴同时抬起头,神色复杂的看向了林齐。

    堕神殿的黑衣人冷笑了几声:“我还是这个意见,这事情和龙山家族无关。”

    “那么我就杀了你,然后换个可以和我正常交流的人来!”林齐站起身,一脚将面前镶金嵌玉的蛇纹huā岗岩制成的长案踢得稀烂。他一脚重重的踩在了地上,这座大殿经过无数道魔法阵加固,比魔法合金更要坚固百倍的地面被林齐一脚踏出了一个深达一尺的脚印。

    烟赤眉愤怒的站起身来:“万忍龙山阁下,你是在向大炎皇朝炫耀武力么?”

    林齐眸子里寒光一闪他厉声喝道:“这件事情和女人无关,在一边乖乖坐着!”

    可怖的龙威骤然从林齐〖体〗内扩散开,在这一瞬间林齐〖体〗内所有的力量同时在桂huā树的帮助下,瞬间转化为当年他曾经融入〖体〗内的巨龙血脉的本源之力。可怕的龙威化为肉眼可见的三色奇光笼罩在烟赤眉的身上倔强而骄傲的烟赤眉身体剧烈的颤抖着,她身后的沙发骤然化为粉碎,她踉跄着向后倒退了十几步,但是她依旧在那可怕的宛如实质的龙威下坚定的站直了身体。

    一缕殷红的鲜血从她嘴角流淌了下来,她硬抗林齐释放的龙威,就连她的内脏都被震伤了。

    四周人影乱闪数百名身披黑色斗篷的堕神殿所属纷纷涌现,数十名身披黑色斗篷,手特奇形重盾的高大人影出现在烟赤眉面前,巨盾拼凑在一起,组成了一道坚固的防线牢牢的护住了烟赤眉。

    林齐傲然看着四周那些黑衣人,他看着身前那个身体不断颤抖,被龙威压迫得快要疯狂的黑衣人冷声道:“你不信我会杀死你?嗯?杀了你又如何?我是晨曦神殿的圣徒,我是龙山家族的总管,我是高卢帝国抵抗异族侵略的功臣,我是大陆鼎鼎有名的富豪!”

    傲然昂起头,林齐冷声道:“就算你是大炎皇朝皇帝陛下的心腹,我杀了你,又怎么样?”

    沉重的一耳光抽出,那黑衣人根本无力躲闪,被林齐一耳光抽得原地飞起来三尺多高,身体凌空旋转了十几圈,每旋转一圈都有一颗白惨惨的大牙从他嘴里混着血水喷出来。等这个黑衣人落地的时候,他的脖子已经被林齐这一巴掌抽得粉碎,一名堂堂半神强者,居然被林齐一耳光打杀!

    几个跪在门口的黑灵战士同时深吸了一口气,他们的额头上冒出了粗大的青筋和血管,他们紧紧的握着拳头,怨毒无比的看着躺在地上抽搐的黑衣人,眼珠骤然变成了一片血色。

    “换个能做主的人来!”林齐淡然道:“我发现大炎皇朝有点奇怪,女皇陛下似乎并不能做主,反而是你们这些鬼鬼祟祟的黑衣人时常越过陛下说话。我很怀疑,烟赤眉女皇是你们扶植的傀儡,所以,来一个能说话的大人物,来一个有资格和我公平交流的大人物,不然,我不介意杀光这里所有的人!”

    龙威收敛,林齐一掌向前拍出。

    林齐的手掌上蒙着一层浓郁的黄光,这一掌轰出,黄光脱体而出化为一道方圆数米的黄色掌印向前猛扑。

    那些手持重盾护在烟赤眉身前的大汉同时大吼一声,他们〖体〗内同时喷放出了属于半神的气息波动。

    至于那些造型怪异的多棱边的巨盾,则是同时散发出了浓烈的魔法光晕。这些盾牌,居然清一色都是中品圣器级的宝物,由此可见堕神殿的身家有多么丰厚,他们的底蕴有多么强横。

    但是面对林齐这一掌中品圣器实在是不顶再啊!

    重重叠叠流光溢彩的复杂魔纹光晕轰然爆开,数十面重盾被林齐这一掌击中,厚达两尺的盾面就好像粉碎的玻璃碗一样炸开。数十名黑衣人齐声惨嚎,他们双手握着重盾只觉一股刚猛无比不可阻挡的可怖力量轰然压迫了过来,他们根本无法承受这么可怕的力量,他们的身体从手指骨开始,一路‘啪啪啪,的爆开,眨眼间全身都爆成了一片血浆炸得满地都是。

    烟赤眉的身上红光流转,高温火焰将喷到她面前的所有血浆都烧得干干净净。她目露奇光死死的盯着林齐,然后眼角余光不断的在龙城那张呆呆傻傻的,很是完美的阐述了‘huā痴,这一词的具体含义的脸蛋上扫来扫去。

    低沉的冷哼了一声,林齐冷眼看向了四周数百名动弹不得的黑衣人。

    “来个能做主的,或者,我把你们全部干掉!当然,烟赤眉女皇可以得到优待,绿森公爵,你不介意来一次抢亲吧?”林齐笑吟吟的看着满脸通红的龙城。

    咧开一张大嘴,龙城笑得嘴巴都合不拢了:“本公绝不在意抢亲什么的,这种事情本公当年被发配去。。。去那鬼地方的时候,那是经常做啊!哈哈哈,过路的商队如果不给本公献上几个美人儿暖被窝,本公绝对不保证他们的安全!”

    烟赤眉的脸变得青白一片,这绿森公爵居然还千过拦路打劫的勾当?这根本就是一败类!

    但是她面前厚厚的血浆在提醒她,就算这个绿森公爵是一个败类,他也是一个有着雄厚靠山的,自身也有着绝大势力的败类。

    想想看龙山家族和绿森家族曾经联手侵入凯撒帝国南疆,配合上维亚斯商业联邦组织的雇佣兵军团,这么一支混合军队居然逼得凯撒帝国束手无策,不断的调兵遣将都无法将这支混合大军从南疆驱逐出去,这足以证明绿森家族和龙山家族联合在一起拥有多强大的战争潜力。

    如果仅仅是常规军团的战争沿力也就罢了,但是现在林齐展示出了如此可怖的强横力量,这在高端实力上这个家族联盟也是如此可怕,绿森公爵就算是一个败类,也是一个有资格横行无忌的败类。

    难怪他敢一把火将高卢帝国的北方行省烧得干千净净,只要有‘万思龙山,这个强得离谱的强者坐镇,高卢帝国根本就没有那个底气找他算账啊!

    带着一丝点名的笑容,烟赤眉轻轻的一挥手,一片红色火焰将地上的尸体和血浆、碎布之类瞬间烧得干干净净。战甲外套着的宽大长袍一挥,大袖卷动一道狂风卷起红色火焰中喷出的黑烟,迅速向休息室外送去。

    “我想,为了几个黑灵人,我们不应该爆发这样的误会。”烟赤眉小心的组织着言辞。

    “误会?不,这不是误会!”林齐肃然道:“我曾经亲眼见到黑灵战士为了自己的荣耀,为了自己的誓言,为了自己的职责燃烧灵魂,不惜一切的抵挡强敌的追杀。我尊敬这些敢于牺牲、尊崇荣耀的勇士,所以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们如此的折辱这些值得尊敬的勇士!”

    几个跪在大门外的黑灵战士‘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他们几乎都要狂化为野兽了。

    林齐的话让他们回想起了自己从小受到的教育,让他们想起了他们祖先传承的荣耀,想起了他们祖先铭刻在他们血脉中的骄傲,想起了他们的身份,想起了他们的根就在黑灵大陆那片神奇的土地上!

    一个黑灵战士突然站了起来,他高高的举起双手,仰天发出了一声恐怖的兽啸。

    其他几个黑灵战士也一骨碌跳了起来,他们同样举起双臂愤怒的咆哮着:“宁可战死,不可荀活!”

    淡淡的紫金色斗气光晕从他们的身上冒出,这几个黑灵阉奴,赫然都是天位巅峰的大骑士。

    一名堕神殿的黑衣人厉声呵斥起来:“卓贱的奴隶,你也敢口。。”

    恩佐突然一个滑步到了这黑衣人面前,他的刺剑带起一道可怖的寒光刺穿了黑衣人的眉心,一道浩大而锋利无匹的剑气呼啸而出,将那黑衣人的脑浆连同灵魂同时湮灭。

    “没有人可以侮辱真正的战士,无论你有多么强大的力量!”恩佐以标准的骑士礼举起了自己的长剑:“为了捍卫战士的荣誉,我,恩48马尔特,不惜与大炎皇朝一战!”

    维克慢吞吞的摸出了自己的魔法匕首和手弩,懒洋洋的哼哼道:“既然是这样,那么就开打吧!反正这些鬼鬼祟祟的黑衣人,脸都不敢露出来的家伙,我已经烦透他们了!”

    龙城狂笑着将血灵青龙戟一把抓了出来,他随手一震青龙戟,顿时有万道寒光喷射出来,隐隐一声龙吟冲天而起,龙城身上涌出了大片茫茫血雾:“那么就大干一场,娘一的,谈半?搞什么谈判啊?刀剑里面出真理,拳头大的是大爷,谈判?去他一娘一的!”

    一震青龙戟,龙城厉声高呼道:“打劫!劫财、劫色,顺带劫几条人命!哈哈,爽哉!”

    胡馨弄双手捂住面孔,用力的摇头叹息起来:“有辱斯文,真他娘的有辱斯文。。。但是,真是爽啊!”

    ‘哈哈哈,狂笑了几声,胡馨竹随手挥出一柄软剑“铿锵锵,的将软剑一抖,四周狂风大盛,数千片拇指大小的风刀在他软剑上骤然成型,渐渐的汇聚成了一条活灵活现的风龙。

    “你家胡大爷在此,哪个实力不如我的敢来找死?”胡馨竹神气活现的向四周望了一眼,然后一个滑步躲到了林齐的身后。

    沙狐一族祖训如此,所谓狐假虎威,沙狐一族的人如果要和人开战,那是一定要躲在虎族的这些肌肉盾牌身后的。等得虎族的这些暴力分子将敌人打得半死之后,沙狐一族的传人冲上去给人家喉咙口补上一刀,这才是沙狐一族的精英们最擅长的事情。

    呆呆的看着骤然爆发的林齐等人,烟赤眉有一种昏过去的冲动。

    “你们。。。不要太过分!”烟赤眉气得眼珠都红了:“这些黑灵阉奴,和我烟家没有丝毫关系!”

    林齐冷酷的看着烟赤眉:“那么,就让和这些黑灵阉奴有关系的人来和我谈谈吧。女皇陛下,如果你还不能找到足够强力的人为你撑腰,就怪不得我现在就让你和亲爱的绿森公爵圆房了。”

    正嚣张无比的挥动着青龙戟向四周的多神殿黑衣人挑衅的龙城面皮一阵通红,他扭扭捏捏的向林齐抛了个媚眼,嘻嘻笑道:“这多不好意思啊,我,我,我还是第一次呢口。。

    胡馨竹的身体一个打晃,他差点一剑剁在了林齐的屁股上。

    他愤怒的瞪着龙城咆哮道:“放屁,你还是第一次?当年在双阳赤龙城,是谁曾经一叮,晚上包了二十四个红粉图上的姑娘连续折腾了三天三夜的?”

    龙城深沉的叹了一声,他用看白痴的目光扫了胡馨竹一眼,轻轻的摇头道:“你不懂,我说的第一次,不是我的**的第一次,而是我这颗纯洁无瑕的心灵的第一次,是我纯净宛如婴孩的灵魂的第一次!我是第一次真正的对一个女人动心了,我爱上了她,知道么?是‘爱,!”

    没人吭声,包括冷若冰霜的艾丝忒在内,林齐一行人身上都冒出了大片大片的鸡皮疙瘩。

    哗哩哗哩丢下于上的短刀,狼狈的在胳膊上一通乱抓,然后低声的骂咧起来:,“爱,?你的爱就是用刀子逼着女人的脖子,扒下她的裤子,让后帮你生孩子!这分明是我们恶魔一族的手段,你这个人类中的败类,你的爱一斤值几个铜子儿?”

    能够被哗哩哗哩这种没心没肺的混血恶魔鄙视,阿尔达也算是破天荒的第一人了。

    烟赤眉也是被龙城的话弄得心里一阵腻味,就好像在大冬天猛不丁的喝了一大碗冷猪油一样,那股子让人头晕的腻味让她差点呕吐出来。

    就在烟赤眉秀眉一翻准备破口大骂的时候,三条穿着黑色斗篷的人影静悄悄的出现在她面前。

    “高手,小心!”桂huā树冷幽幽的声音在灵海内响起:“他们已经被人jī活了真正的力量之道,踏入了真正的力量之道的修炼中。虽然他们还没有掌握属于他们的力量,可是他们绝对不是那些所谓的半神所能比拟的。

    “我杀死他们的把握有多少。”林齐不动声色的问了一句。

    “在我和末日天启之殿的帮助下,杀死他们很轻松。嗯,他们身上都有一件半神器散发出的诱人芳香,我强力建议你将他们杀掉,他们的灵魂、精血精华和他们身上的半神器,都是很好的材料。”桂huā树很不负责的建议道:“你现在拥有的身份和地位,已经足以让你在一定的范围内横行无忌,杀了他们三个,不会有太大的乱子。”

    末日天启之殿的声音哄然响起:“按照龙城那家伙的话说,这三个家伙是三头大肥羊,不要放过!“林齐吧嗒了一下嘴,这桂huā树和末日天启之殿,怎么都被带成了这个样子?

    摇摇头,林齐冷笑了一声,向那三个黑衣人倨傲的点了点头:“你们,能做主?”

    三名黑衣人隐藏在斗篷下的双眼死死的盯着林齐,过了许久,居中的那名黑衣人才上前了一步,向林齐缓缓点了点头:“我们有足够的权力对您的任何问题作出完全的答复。但是我必须先说一句,你,还有龙山家族,已经是我们的敌人。”

    林齐笑得很灿烂:“你们的敌人?你们是代表了大炎皇朝么?”

    林齐故意询问这个问题,而他也很满意的得到了他希望的答复:“大炎皇朝?不,不,大炎皇朝只是我们的一个。。。小盟友。我们帮烟家复国,而烟家为我们效力,就好像曾经的凯撒帝国为战神殿效力,而高卢帝国现在代表了晨曦神殿的利益一样,大炎皇朝现在为我们服务。”

    轻轻的点了点头,林齐笑看着这黑衣人:“那么,怎么称呼?“黑衣人冷漠的说道:“你可以叫我七十七先生。”

    七十七先生么?在堕神殿的某个部门内排名第七十七号?林齐目光闪烁,然后笑着点了点头:“那么,我是万思龙山,你可以叫我万嗯……,龙山阁下。七十七先生,我必须对你们戕害黑灵人的残忍行为表示抗议,你们的这种行为,让我对你们很不满。”

    七十七先生讥嘲的冷笑了起来:“达到了您这样实力的强者,还会为了几个蝼蚁的悲惨遭遇而生出愤怒之心,这让我很诧异口或者,您是有意向我们挑衅?”

    摇摇头,七十七先生沉声道:“你是有意挑衅,万恩,龙山阁下,你是有意的向我们挑衅。你发现了烟赤眉陛下和我们派出的这群废物之间的某些不和谐的地方,所以你想要引诱出我们?”

    林齐沉默了一阵,扭头看向了那几个周身笼罩在斗气光焰中,眸子变成了血红色的黑灵大汉。

    “或许这样说你会觉得有点愚蠢,但是实际上,我仅仅是因为他们的遭遇,对你们产生了不满。所以我想要给你们一点颜色看看,顺便让烟赤眉陛下打消某些不合情理的想法,比如说,让我们龙山家族更改族名之类的想法,这就是不合适的。”

    轻笑了一声,林齐看着那黑衣人笑道:“在东方有一句古老的谚语叫做一箭双雕,我杀了你们几个人,这就是一箭双雕的好事,你觉得呢?”

    “这是祸事!”七十七先生自信满满的说道:“你给龙山家族带来了灭顶之灾,万嗯……,龙山,你给龙山家族带来了灭顶之灾,没有人能够在杀死我们的人之后逍遥法外,你们必须受到惩罚。”

    林齐飞起一脚踹在了七十七先生的胯下,伴随着一声清脆的爆裂声,七十七先生发出了声嘶力竭的惨嚎声。哪怕是已经进入了桂huā树所言的真正的力量之道修行门槛的强者,雄性生物的弱点依旧是那样的鲜明。当林齐那条硬邦邦的小腿骨重重的轰在了七十七先生的胯下,他的要害部位就和任何一个正常雄性一样轰然粉碎。

    “该死的。。。你们,去死吧!”

    七十七先生声嘶力竭的惨嚎着,他哆哆嗦嗦的从袖子里摸出了一柄造型古朴的连鞘短刀。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