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战神殿密使?(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林齐笑得无比灿烂,他就好像回到了敦尔刻黑虎家族的宴会大厅,正在和黑虎家族的年轻人一起载歌载舞。他唱起了欢快的歌谣,手舞足蹈宛如一头灵活的大狗熊,〖兴〗奋的和云互动着。

    两人渐渐的越舞越快,进而带动着他们所在的这一支队伍也快速的舞动起来口而外围队伍的快速〖运〗动,则是直接影响了里面几个圈子里的贵族青年,大家的动作也都随之加快,汗水不断从他们额头上渗出,不断随着他们的舞动抛洒出去,他们的呼吸也变得越来越急促。

    半身甲相互摩擦,发出悦耳的脆响,热情的大炎皇朝的贵族少女们用力的拍打着自己的高腰马靴,发出整齐划一的清脆响声。更有一些奔放的贵族少女拔出了佩戴在腰间的短剑,随着欢舞的人群卖力的挥舞起来。

    除开在以武立国的前凯撒帝国,西方大陆上任何一个国家的宫廷舞会上,都不会出现这样的场景。

    林齐和云的兴致越发高涨,而极乐天也扭动着纤长有力的腰肢加入了进来。她只是在一旁看了一阵子,就很快熟悉了这种并没有固定的步伐和舞姿的团体舞,她嘻嘻哈哈的追随在林齐的身边,身体后面不时带起一条条朦胧的残影,她急速的舞动着,那些残影也迅速的飞舞着,若是盯着她看得久了,真的会头晕的。

    默先生带着灿烂的微笑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这些热烈的挥洒着青春汗水的贵族青年。他轻轻的抚摸着伊翠丝的头发,轻轻的说道:“很久很久以前,伊翠丝我和你母亲,就是在这样的舞会上认识的。那时候你的母亲可是舞会上最灿烂的一颗明珠只可惜你父亲那时候拳头最硬,打到了所有想要和她队伍的家伙,这才追求到了你母亲,这才有了你。”

    微微一撇嘴默身1生不无恶毒的低声咕哝了一句:“当年和我争夺你母亲的倒霉蛋们,现在骨头都能拿来做骷髅兵了吧?按照这时间来计算,他们的子孙也都繁衍了十几代快二十代了吧?”

    伊翠丝抬起头,静静的看着默先生,然后她将小脑袋靠在默先生的腰间,轻轻的蹭了蹭,就好像一条猫儿一样。默先生笑得越发灿烂了,他惊喜的发现伊翠丝已经不复那种僵硬、呆滞、死板的情况,她似乎逐渐的产生了正常的孩童应有的一些情绪。

    只要伊翠丝能够恢复成一个正常的孩童,默先生就觉得他的人生并没有任何遗憾了。

    是的,对默先生而言不管他拥有多强的力量,不管他曾经拥有多么可怕的权势,曾经多么的富有,但是他的人生理想其实很容易得到满足。自从他的妻子被惩戒神殿烧死之后,他只要伊翠丝能够变成正常的孩子,他就再也没有更大的奢望了。

    艾丝忒静静的站在默先生身后她冷眼看着那些热情狂舞的青年贵族,嘴角带着一丝特有的冷若冰霜的讥嘲笑容。在艾丝忒看来,这些浪费时间、浪费青春、浪费生命的蠢货,这种狂歌乱舞的时间,不是应该用来修炼,以获取更强大的力量么?或者用来布置几个棋子,以求获取更大的权势?或者用来开设几个商会的分会,赚取更多的金钱,这也是好的。

    在跳舞这种事情上浪费时间,蝼蚁就是蝼蚁,他们永远不可能有成为巨龙的机会。

    冷傲的昂起头,艾丝忒又有一丝不解的看向了林齐。

    如此强大,如此神秘,如此睿智的林齐,她的主人的爱人,为什么会在这种事情上浪费时间?

    不过,或许这就是真正上位者之所以神秘,之所以强大的原因吧。在艾丝忒看来,林齐、云还有极乐天加入圆圈舞,那和大炎皇朝的年轻贵族们参加圆圈舞,那是绝对不同的两种概念。

    在大殿的角落内,胡馨竹已经和那位有着浅蓝色头发的美丽少女依偎在一起,他的手已经顺着她的长裙,不动声色的探入了她的双腿之间,并且在他绵绵情话中,胡馨竹欣然的发现,这位贵族少女还是一位从来没有做过那种事情的纯洁少女。

    这可,真的是太好了。胡馨竹带着迷人的笑容,向美丽的少女讲述着东方大陆的各种神奇瑰丽,并且许诺只要少女愿意,他一定会带着少女去东方见识那个不可思议的大陆,见识那个巨大、富饶、古老、神奇的血秦皇朝。

    在胡馨竹动人的情话中,他的嘴唇已经和少女的嘴唇紧密的结合在一起,他的舌头坚定的撬开了少女颤抖的嘴唇,破开她的牙关,径直探入了她的口腔。

    少女的身体近乎痉挛的抽搐了起来,她手中端着的小酒杯摔在地上。她的脑子里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胡馨竹什么时候已经带着她来到了大殿外的huā园中,来到了一株枝叶繁茂的huā树下。

    胡馨竹麻利的从戒指内掏出了一张舒适的床垫,掏出一条洁白的床单,他很快就在这棵huā树下布置了一个温馨的床位,甚至还挂起了蚊帐,在一旁点起了一炉增添气氛的龙诞香。

    少女迷醉的看着胡馨竹的动作,两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躺在了床榻上,很快就有宛如哭泣的呻吟声从那株大树下慢慢的传来…

    huā树很有韵致的轻轻摇晃着,狂乱的寒风在经过的时候,都被一股奇异的力量劈开,丝毫没有影响到陷入了迷醉境界中的胡馨竹和可爱的少女。

    龙城万分嫉妒的看着胡馨竹搂着少女离开了大殿,他愤怒的骂道:“又是一块好肉被狗吃了!”

    不愧是双阳赤龙城齐名的纨绔人物,龙城和胡馨竹相互之间的评价都是那样的默契。

    愤愤然的龙城瞪着一对闪烁着绿光的狼眼,迅速的在大殿内搜寻起自己的猎物。相对于讲究情调的胡馨竹而言,连兽人女人都能闭着眼、咬着牙扑上去的龙城,他在很多方面都是毫不在乎的。

    或许是龙城眼睛里的绿光太吓人了好些个想要凑上来向这位绿森公爵套近乎的大贵族都皱着眉头站得远远的。这些大贵族都有点奇怪,龙城这是吃错药了还是怎么为什么他一脸想要杀人的表情?而他的目光,就和山匪看到了过路的大肥羊一样,那目光实在是太可怕了。

    带着一丝狰狞狠辣的笑容,龙城瞄上了一个有着赤红色头发,身材高挑火爆的美貌妇人。看她身上佩戴的绶带,这位妇人居然是一名侯爵,就是不知道她的这侯爵之位,是自己家族传承的爵位,还是从自己的丈夫那里继承的了。

    但是不管怎么样,这位站在一根巨柱下,正在和一位穿着半身甲,套着猩红色披风的年轻人谈笑风生的美貌妇人很合乎龙城的胃口。她有着极其火辣的身材,和那些青涩的少女不同,她的一举一动之间都流露出万般风情,就好像一朵盛开的玫瑰,散发出诱人的香味。

    “啊哈,今晚有得乐子了”1龙城露出灿烂的笑容,大步向那美貌妇人走了过去。

    美妇和那年轻人所在的位置很奇特,美妇斜靠着一根巨柱站立,那青年就站在她面前一米不到的地方,显然两人的关系很是亲近。这根巨柱直径在两米左右,霸占了老大的空间,两人以这种方式站在巨柱下,附近参加宴会的贵族就本能的避开了这根柱子,所以两人身边空出了老大的一块。

    而且出自西方大陆这些贵族的某些最基本的礼仪,他们这么亲密的凑在一起闲聊,外人也是不会轻易靠近的,所以他们的对话就显得很隐蔽。

    虽然在大庭广众之下,但是只要小心点,他们的对话是不会泄露的。

    而那美妇面对王座站立,她的身量甚至比她面前的年轻人还要高出一拳,所以她可以轻松的看到王座附近发生的所有动静,包括正被一群大贵族围在那里谈笑风生的阿尔达,也都尽在眼底。

    龙城宛如一头捕食的猎豹,不动声色、没有发出半点声音的从两人的侧方走了过去。

    一边走,龙城的耳朵一边轻轻削摆动着,他催动自己的全部耳力,刻意的去偷听两人的对话。起码他想要勾搭这个有着侯爵头衔的美貌妇人,他就一定要弄明白她面前的年轻人和她是什么关系。

    假如年轻人是她的家属,而龙城又对他出言不逊,造成了某些误会的话,勾搭上这个美妇人的概率当然下降了许多。以龙城风月场中闯荡的经验,他怎么可能犯下这样的错误?

    “贝琳堂姐,术们的龙山伯爵在说些什么?”距离两人还有数十米远,龙城已经能清楚的听到他们的对话。这不是两人不小心,而是龙城从天庙传承了许多奇异的秘技秘术,这天耳通也是其中的一种,据说修炼到极致,甚至能清楚听到数万里内任何的风吹草动。

    所以这青年一开口,他的话自然瞒不过龙城。

    猛不丁的听到这一句,龙城顿时停下了脚步,他笑呵呵的从过路的侍女托盘上拿过一杯酒,若无其事的加入了几个贵族组成的小圈子的交流口这几个贵族的爵位并不是很高,他们骤然见到龙城这赫赫有名的绿森公爵加入了自己的小圈子,他们顿时有点畏手畏脚的,谈话措辞都变得很是小心。

    龙城微笑着和这些贵族天南地北、天气不错之类的胡诌,而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那贝琳堂姐身上。

    贝琳露出春huā般灿烂的笑容,她妩媚的向身前的青年扫了一眼,然后轻声道:“暂时还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嗯,龙山家族有意将他们的商会发展过来?嘻嘻,那几个垄断了帝国好几个赚钱行当的老家伙要睡不着觉了呢。,1

    “龙山家族可不是他们这些年用各种手段赶尽杀绝的普通商人,他们有钱,而且还有足够强悍的武力,更受到了晨曦神殿的庇护。如果龙山家族看上了哪一块的生意想要插一手,他们就有得头痛了。”

    隔着这么远,还能听到阿尔达的说话?

    龙城诧异的回头望了一眼,却看到那贝琳鲜艳的红唇正在不断的蠕动着,龙城顿时会意,这贝琳居然能够辨识唇语,这可是一项很不简单的本事。就连龙城虽然得到了相关的传授,但是因为辨识唇语的技能修炼起来是那样的繁琐,龙城最终并没有将这项技能学会。

    “我对龙山家族的商务计划不感兴趣,在伟大的战神的荣耀之下,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金钱只是一种虚妄的存在。”青年讥嘲的冷笑了一声,他,急促的说道:“他就没有提起,他和烟赤眉聊了一些什么?,1

    贝琳迷人的红唇微微一歪,她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亲爱的瓦瑞尔堂弟,他和女皇陛下的谈话,怎可能放在这种场合当中说出来?刚才他们去了后面的休息室,如果要发生点什么,那么已经发生了。”

    轻轻的拍了拒瓦瑞尔的肩膀,贝琳微笑道:“你只是战神殿一个普普通通的神甫,刚网丢掉了你学徒的身份。我能明白你想要为战神殿立功的迫切希望,但是,作为一个小神甫,你不用表现得这么急切。”

    瓦瑞尔忿然轻叫了一声:“不,贝琳堂姐,或许你还不知道,我现在已经被特别晋升成为了战神殿的正堂神父!这个身份,让我有资格统辖一千名战神骑士团的精锐骑士。如果我能立下功劳,打探到龙山家族和烟赤眉的秘密协议,那么我很可能被破格提拔成主教。”

    贝琳惊讶的看着瓦瑞尔:“你刚才可不是这么对我说的”1

    瓦瑞尔理所应当的冷笑了起来:“当然,我一直记得祖父的那句话,女人嘛。。。,1

    贝琳的脸色很难看,她冷哼了一声,低沉的说道:“抱歉,我们的龙山伯爵似乎并没有泄露什么机密的意思。毕竟他能够拥有龙山家族这么一个强大的家族,那么他不是笨蛋,他不会在这种场合暴露他和女皇陛下的秘密协议。”

    瓦瑞尔沉默了一阵,他沉声道:“那么,我坦白的说吧,战神殿的特使团,他们有意的放慢了速度,我,还有另外几叮,出身帝国贵族的神职人员,秘密回到帝都来查探风声。特使阁下想要得知龙山家族的意图,这也是晨曦神殿的意图。”

    顿了顿,瓦瑞尔很直白的说道:“龙山伯爵是一个色棍,而您呢,我的贝琳堂姐,您是这么美丽的女人,如果你能够和他上床,我想他会很乐意向你炫耀一些什么,这样的话,你应该可以轻松的完成我的任务。”

    贝琳气得身体直哆嗦,她愤怒的盯着自己的堂弟,压低了声音一个字一个字的咆哮着:“你让我,你的堂姐,家族最高爵位的拥有者,堂堂铜盾侯爵像个婊子一样主动送上门去让人玩弄?就是为了你那该死的任务?瓦瑞尔,我只要一句话就能将你踢出家族,让你和你的父亲给我滚蛋,让你们变成流浪街头的穷鬼!”

    瓦瑞尔冷笑了一声,他抬起那张生满了青春痘的坑洼不平的面孔,讥嘲的说道:“你的身体早就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玩弄过,多被人干一次又怎么样?反正你不在乎!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做过的那些事情?真要我说穿那些丑事?如果不是你主动献身祖父的话,轮得到你成为铜盾家族的家主么?”

    贝琳气得直翻白眼,她哆哆嗦搜的看着瓦瑞尔,想要说些什么却半天没能说出话来。

    龙城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他低声咕哝道:“西方大陆的水准可真低下,以我这么多年的经验,这个美丽的侯爵分明还是一位。。口处女?嗯哼,没弄错,她应该还是清白的身体。哇哦,家族内斗,居然到了给女人泼脏水的程度!好吧,亲爱的贝琳侯爵,让我雄壮的身体为你遮风挡雨吧!你有资格成为我的小妾!”

    瓦瑞尔继续冷笑道:“再说,赶我走?你有那个资格么?现在的我是战神殿的正堂神父,相当于战神骑士团的千人长!你想要将我从家族除名,那么倒霉的一定会是你!”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瓦瑞尔裂开那张和青蛙一样宽阔的大嘴,露出了一口因为暴力殴打而折断了大半的烂牙,很是无耻的笑了起来:“亲爱的堂姐去吧,乖乖的去勾引我们的龙山伯爵打探出我想要得到的消息。嘿,其实我以前就一直想对你说,但是因为以前我的身份不够,我没那个胆量和你说这样的话。

    趁着贝琳直翻白眼的功夫瓦瑞尔一把抓住了贝琳细腻白皙的小手:“反正你都被这么多男人玩弄过了,我知道的都有不下于三十个男人享受过你,那么你为什么就不能成为我的秘密情人呢?我现在可是正堂神父,未来我会成为前途无限的战神殿主教!”

    “能够成为一个主教的女人,这是你的幸运,我美丽的堂姐!”瓦瑞尔已经〖兴〗奋得直哆嗦:“你知道么,我在圣山的时候,曾经玩过几个宗教学院的女学生但是每次我和她们上床的时候,我想着的都是你,只要一想起你我就特别的〖兴〗奋,特别的jī动!你是我的梦中情人一直都是!”

    贝琳终于喘过了那一口气,她干净利落的给瓦瑞尔的脸上来了一耳光。

    ‘啪,的一声脆响,附近的数十名贵族小时向这边看了过来,他们惊讶的发现,铜盾家族的当代家主,赫赫有名的铜盾女侯爵贝琳有着天位巅峰实力的贝琳,这位帝都贵族圈子中有名的天美人儿,居然当众打人!而且更让这些贵族诧异的是,她抽打的人居然是她的堂弟,数年前就被送去了战神殿服役的瓦瑞尔。

    “你打我?”瓦功尔不可置信的看着贝琳。

    这个该死的女人,她居然打自己?难道她不知道自己是高贵的正堂神父,未来还会成为尊贵的主教么?作为未来的战神殿主教,瓦瑞尔是多么尊贵的存在,贝琳怎么敢打他?

    他根本没有提出任何过分的要求,这个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玩弄过的女人,为了他的前途献一次身难道有什么不对么?而且龙山伯爵出手豪阔,说不定她和龙山伯爵睡一觉,还能为家族弄回来上亿金币呢。

    至于说让她成为自己的女人,这是多大的荣耀啊!

    战神殿的主教呀,那可是能够指挥数万精锐大军的大人物,堪比帝国将军的高贵存在呃,而且教会的军队,那都是虔诚的神职人员,能够成为数万高贵的神职人员的指挥官,这是多么荣耀的事情。

    尊贵的战神殿主教,让她成为自己的情人,这是多大的恩赏?她居然还敢打自己?她就怎么这么不识趣?怎么这么不知道感恩呢?难道这个女人真的是个自甘堕落不可挽救的贱人么?

    “你居然,打我!”瓦瑞尔觉得自己的骄傲和自尊都在那一耳光下粉碎了,他气得浑身的肉都在哆嗦,他高高的举起手,就要狠狠的教训一下这个曾经让他畏惧万分的堂姐,让她知道触怒一个未来的战神殿主教是多么愚蠢的事情。

    龙城丢下了酒杯,在酒杯落地前,他已经闪身到了瓦瑞尔身边。

    不等瓦瑞尔的手掌拍下去,龙城狠狠的一脚踹在了瓦瑞尔的腰上,一脚将他踹飞了出去。

    瓦瑞尔发出‘嗷啊,一声惨叫,身体被平平的踹飞了数十米,一头撞向了几个目瞪口呆的贵族。

    大炎皇朝的贵族人人尚武,那几个中年贵族都有着天位以上的实力,一名身材最高大的伯爵一把接住了瓦瑞尔,随手将他放在了地上口但是瓦瑞尔的双脚刚着地,他就嘶声惨嚎着抱着自己的腰部蹲在了地上。

    龙城这一脚用的力量可不小,瓦瑞尔的半身甲都被踢出了一个深达一寸的脚印,他腰部的肌肉几乎被这一脚踹成了肉酱,瓦瑞尔如果不是自身也有着天位下阶的实力,这一脚早就把他踹死了。

    龙城看都不看瓦瑞尔一眼,而是很温柔的向贝琳侯爵嫣然一笑。

    “尊敬的贝琳侯爵,这头讨厌的畜生,没有冒犯您吧?”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来自东方的绿森公爵,我觉得,或许我才是您最佳的选择!”

    “成为我的女人吧,你一定不会后悔你的选择。无论是合钱还是权势,我都能满足你最大的需求。”

    龙城笑得很灿烂,而贝琳则是傻在了那里。

    而一旁的瓦瑞尔已经歇斯底里的惨嚎起来:“你敢袭击战神殿特使团的秘密使节,你死定了!该死的家伙,我警告你,你死定了!”

    大殿内变得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用看傻子的目光看着瓦瑞尔。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