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惩戒神使(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律不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所以他静静的站在门口,静静的看着这些美丽的少女在那里嘻嘻哈哈的打成了一团。他知道这些少女的来历,她们是欢愉女神的仆役,是欢愉女神殿的女神官。

    这些少女精通各种媚术,能够让男人得到最大的满足。而且她们是欢愉女神的神官,她们取悦男性的行为得到欢愉女神的庇护,在欢愉女神的教义中,她的神官就是为了让男人产生欢愉而存在。

    甚至欢愉女神的神力也是自那种极端的欢乐之中得到。

    所以教会的很多高阶神职人员身边,都会有三五个不等的来自欢愉女神殿的女神官侍候着。虽然教会很多神灵的教义都要求自家的神职人员清心寡欲,要求他们洁身自好,但是。。。欢愉女神既然是教会供奉的神灵之一,那么她的女神官出现在那些高阶神职人员的身边,那是再合情合理不过的事情了吧?

    “色-欲,罪愆,最邪恶的罪愆!”

    律静静的看着这些美丽的女神官,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有多少罪恶因为你们而生?但是仁慈的我神啊,我遵循您的指引,我静静的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我愿意为了您的荣耀献上一切!”

    一缕淡金色的神炎腾空而起,律身上的长袍无声无息的烧成了灰烬。

    四名貌美如huā的女神官来到了律的身边,她们轻柔的抚摸着律的身体,**着他最敏感的部位,红润的舌头在他的身上慢慢的巡游着,牵扯着他进入了那个圆形的浴池中。

    “您真俊美!”

    “您真强壮!”

    “您的身体真的是太美丽了。”

    “尊贵的律大人,您真的是太让人惊喜了!”

    律的脸皮变得通红,他的身体也变得通红,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充血、亢奋,犹如一挺龙枪昂然竖了起来。一名女神官自然而然的俯下身体,她潜入了水池中,用自己滚烫的小嘴牢牢的裹住了律的要害。

    律的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他的面孔红得快要滴血。他下意识的绷紧了肌肉,然后他就这么突然爆发,前所未有的刺激让他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他从儿童时起就积攒起来的生命精华,就这样一波*的剧烈喷放了出去。

    他的身体被温暖的**环绕,光滑的纱巾在他的身上轻轻的擦拭着,将他身上的灰尘擦洗得干干净净。一张张润泽美丽的小嘴轮换着和他接吻,这些少女从浴池边端起各色美酒含在嘴里,不断的渡入律的嘴里。

    不知道她们事先用什么香水漱口过,她们的小嘴芳香袭人,就连酒香都多了一股旖旎之气。

    极乐天堂huā的话huā瓣被她们在律的身上揉碎,huā瓣的汁液渗入了律的身体,律剧烈的喘息着,他发现自己一点儿都不疲累,他的身体依旧高昂如初。那名刚刚用小嘴让律完成了人生第一次的少女喘气着从水下钻了出来,然后她温柔的依偎在了律的身上,两条纤长有力、白净美丽的腿儿柔柔的缠在了律的腰上。

    律的身体骤然被无可形容的温暖和紧致所包裹,少女发出一声娇媚万分的痛呼,一缕鲜血顺着两人身体相接处浮了起来。少女的身体轻轻的前后甩动着,她只是微微的扭了扭腰身,律的身体再次一僵,他的喉咙里发出‘咯咯’的声音,他完成了人生的第二次蜕变。

    少女们嬉笑着,在水池里尽情的爱抚着律。

    律被一次次的刺激得高亢激奋,被刺激得一次次的**出〖体〗内的灼热。三十几名欢愉女神的神官,唯一一种在床榻上可以和魅魔相抗衡的可怕少女,一次次的压榨着律近乎无穷无尽的体力和精力。她们轮流和律欢好,让律尽情的在她们身上享受到人生的极乐。

    “**,堕落之源!”

    律刚开始的时候还会本能的念叨惩戒之神的各种训词,但是当第十个还是第十一个少女被他夺走了处子之身后,他的脑袋里就是一片空白,除了面前这些柔美的美妙的**,他再也想不起任何其他的东西。

    惩戒之神的教义?苦修士的守则?自幼秉持的戒律?

    都见亡灵去吧,这一切清规戒律都随着律的一次次的**,从他的脑浆子里干净利落的喷了出去。

    律的身体剧烈的抽搐着,他宛如猛兽一样一次次的攻击这些少女的身体,他肆无忌惮的一次次的向这些少女索求着自己需要的快乐。他每**一次,他的气息就减弱一分,当他将三十几个少女全部享用了一番后,他〖体〗内的神力波动已经变得只有普通人位战士的强度。

    而这些欢愉女神的女神官呢,她们的气息则是逐渐变得强大起来。尤其是刚开始和律欢好的那几个少女,她们的气息居然一直突破到了圣士境界,但是在和律欢好之前,她们只是再普通不过的地位实力罢了。

    都说欢愉女神的女神官和魅魔一样,能够通过压榨男人的精力获取力量,这种说法曾经在西方大陆盛行一时,但是当欢愉女神殿的几位高级长老和惩戒神殿的一位大人物秉烛夜谈过之后,惩戒神殿迅速在西方大陆掀起了一场血雨腥风,这种说法立刻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但是从今日律的遭遇看来,这种说法还是很有可能的。

    律已经不记得他是多少的进出那位生得最美丽的金发少女的身体,他只知道,他的身体已经变得空荡荡的,他自幼苦修而来的庞大神力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的所有力量全部被抽走,他甚至连动弹一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的生命之火也变得奄奄一息,只要稍微来一点点清风,他的生命就可能被吹灭。

    他再也无力动弹,他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呻吟声。

    几个美丽的女神官走了过来,她们微笑着翻过律的身体,用欢愉女神殿秘传的手法轻轻的揉按律身上的几处秘穴,律已经奄奄一息的生命之火骤然膨胀开来,他的身体再次恢复了生机,他的身体再次的充血膨胀,宛如一挺坚固的龙枪一样散发出蓬勃的生机。

    “律大人的身体,真是让人喜欢得不得了!”

    一名娇媚入骨的少女轻柔的在律的耳边低声笑着:“能够将自己的第一次献给律大人这样的强者,真是我们的幸运。真的爱死您了,您真的是很好很好很好的人呢。”

    带着妩媚的笑,少女轻柔的用身体吞没了律。

    律的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一种前所未有的欢畅骤然席卷他全身,他的生命之火被急速的抽走,他的灵魂迅速的飘离他的身体,他的身体剧烈的抽搐着,狂暴的**着,他的灵魂悬浮在自己身体的上空,呆呆的看着自己的身体迅速的干瘪枯萎。

    “我的神,我的主,我的父,秉承您的意志,我完成了您要求的一切!”

    律的灵魂在虚空中喃喃的祈祷着,经过这些女神官无数次的压榨,他的灵魂也受损严重,原本强大光泽的灵魂此刻就好似烟雾组成的幻影,只要轻轻一阵风就能被吹散。

    一道淡金色的神光笼罩住了律的灵魂,一股绝大的欢喜和幸福侵入了律的灵魂。

    一条肉眼不可见的金色身影出现在律的灵魂上空,律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向那金色的人影伸出了手臂:“我的神,我的主,我的父,我终于见到了您!当我感知到您的意志,我已经感受到了莫大的幸福,但是我现在居然亲眼见到了您尊贵的身体!”

    “血脉薄弱的后裔,而且是这么愚蠢的后裔。”

    “欢愉女神那个破女人,她的女神官太不像话,多么丰美的一条灵魂,多好的一件补品,居然被压榨得只比常人的灵魂稍微强大一丁点!只不过,毕竟是狂信徒的灵魂,他的信仰之力也足够弥补损失了。”

    “嗯,麻烦的家伙,你的信仰太过于坚定,以至于你的**和灵魂结合得太紧密,虽然我想借用你的身体降临,但是没想到你的虔诚信仰居然会给我造成这么大的麻烦。”

    “只能用这些不入流的手段将你的灵魂从你的身〖体〗内剥离出来!本来我可以暴力收割你的灵魂,但是神魂降临,必须要你的灵魂心甘情愿的离开你的身体才行!所以,真的是太麻烦了!”

    律不可置信的看着那条金色的人影,他的灵魂剧烈的抽搐着:“我的神!”

    “愚蠢的家伙,嘿嘿,将你的灵魂献给我,成为我修复神魂的补药吧,这不是你们一直梦寐以求的么?”

    “啊哈,你的身体真不错,只要稍微加工一下,就足以承受足够的力量了。而且你的**很俊美,这一点最重要,如果没有一副俊美的容貌,你让我怎么去利用你的身体勾引那些美丽的姑娘?”

    “说起来也真是让人愤怒啊,那些该死的家伙重伤了我的身体,我已经有多少年没有碰过女人了?”

    “尤其是欢愉女神那个破女人,我只是上手了五六次,就被主神大人给看上了!啊哈,从此她就一门心思只陪着主神大人睡觉,我们只能找些凡人女子来享用,这个破女人不要给我机会,不然我一定会狠狠的**她!”

    律的灵魂几乎要崩解了,这是他准备献出一切供奉的神灵么?为什么他的〖真〗实面目,会是这样?

    “邪恶的神灵啊,胆敢冒充伟大的律令之神行事的邪神,你怎么敢。。。”

    金色的人影一把掐住了律的脖子,大口张开,将他的灵魂一口吞了下去。

    “蠢货,我就是惩戒之神座下第五属神律令之神,掌管一切法律、禁令法则力量的律令之神。但是谁说律令之神就不能碰女人的?愚蠢的狂信徒,难道你刚才还没享受到女人的奇妙滋味么?”

    ‘桀桀’怪笑了几声,律令之神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轻轻的向着空中一划。

    一团粘稠的金色血液从虚空中渗了出来,化为大片光影注入了律干瘪的身〖体〗内。律的身体迅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他的骨髓、骨头、经络、神经等等,包括他的五脏六腑和他的大脑,都在这一团金色血液的滋养下变成了纯粹的金黄色泽。最伟大的事物。

    他的骨骼变得和水晶一样剔透,他的骨骼变得和玉石一样无瑕,他的五脏六腑熠熠生辉就好像最顶级的珠宝,他的身体变得无比的强悍,远比所谓的半神巅峰的**更加强大千百倍的强悍。

    强壮的精气在他的〖体〗内滚动,随着金色光影的不断注入,他的身体散发出的气息骤然暴涨。

    人位、地位、天位,骤然间跳到了圣师巅峰水准,然后眨眼间就提升到了半神巅峰的实力。

    那团金色的人影满意的点了点头,他沉吟了片刻,团身向律的身体扑了下去,迅速和律的身体融为一体。一个散发出万丈神光的灵魂进驻律的脑海,这一尊灵魂高有数万米,通体宛如黄金铸成,浓郁的金色雾气环绕着他的身体,无数条成型的神性在他的身边盘旋飞舞,这些神性符文慢慢的扩散开,逐渐的铭刻在了律的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内。

    “欢呼吧,雀跃吧,我的新生!”律,不,律令之神骤然睁开双眼,他一把抱住了还在自己身上不断蠕动的少女,然后一把将她压在了地上,宛如打桩机一样剧烈的冲撞起来。

    “啊,这具身体还是太脆弱了,但是暂时足够使用了。这个荣耀的狂信徒,他将他的基础淬炼得很牢固,多么美妙的滋味啊,这么青春紧致的**,这么美丽的容貌,哭喊吧,嚎叫吧,像那些被我杀死的女人一样绝望的哭号吧,凡人!”

    带着疯狂的笑声,律令之神宛如疯狂一样的侵犯身体下方的少女,不堪蹂躏的少女痛楚的惨叫起来,鲜血不断的从她身〖体〗内流出。其他的那些女神官惊恐的看着突然变了一个人一样的律令之神,有机灵一点的,已经匆匆忙忙的转过身,想要拉开大门逃走。

    “我说,不洁的女人,不能离开这个房间!”

    律令之神抬起头,讥嘲的冷笑了一声,然后慢条斯理的说了一句话。

    那几个逃到大门边的少女一把抓住了门环,她们竭尽全力的拉扯大门,但是没有半点儿效果。厚重的大门纹丝不动,不管她们如何用力,这大门始终无法被拉动。

    有一个实力刚刚提升到圣士级别的少女骤然并起双手,低声念诵了几声神咒,她的身上突然喷出了大片粉红色的神光。娇嫩的小手向神光一抓,一柄燃烧着粉红色神炎的长枪就从神光中凝聚了出来。

    “任何坚硬之物,终将被温柔消融!”

    少女举起长枪,狠狠的刺向了大门。

    “大**术!”律令之神一边疯狂的撞击怀中的少女,一边讥嘲的笑了:“欢愉女神嘛,除了床上的功夫不错,其他还会什么?她除了陪各种各样的男人上床,其他简直一无是处!在最终的决战中,不,甚至不等到最终的决战,在之前的那些战斗中,如果不是主神大人庇护她,她早就被打得魂飞魄散了。”

    长枪刺在了大门上,长枪骤然折断,但是大门纹丝不动。

    律令之神笑得口水都喷了出来:“女人,等待我的宠爱吧,我的神力是欢愉女神的一百倍!我现在虽然是神魂降临在凡人的身体上,但是我能发挥出的力量也快要达到下位神的层次。这是神的力量,你们凡人怎可能和神灵对抗?”

    所有的少女都惊恐而绝望的看着律令之神,她们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们只是奉命来到这里,按照神谕不惜一切代价的压榨律的精气神而已。但是为什么会发生这样奇怪的事情?这个自称神灵的人,绝对不可能是以苦修而著称的律。

    骤然间律令之神的身体僵硬了一下,然后他的身体剧烈的哆嗦了起来。

    重重的喘了一口气,律令之神恋恋不舍的从怀中少女的身上爬了起来。他贪婪的看着因为剧痛而昏迷的少女,得意洋洋的大笑起来:“看在你满足了我无数年来的欲-望的份上,我赐予你和我融为一体的荣誉。”

    眸子里一道神光闪过,少女的灵魂发出凄厉而绝望的尖叫声,不受控制的从〖体〗内飞出。

    律令之神贪婪的将那一道灵魂吞了下去,然后他带着恶毒的笑容看向了身边的少女们。

    “现在,我们继续吧,嗯,我其实很容易满足,你们每个人都伺候我一次,然后献上你们的灵魂,我是很轻易就能满足的!”

    惨叫和哀嚎声不断响起,这间旖旎华美的密室突然变成了人间地狱。

    大概一个小时不到的功夫,律令之神带着剧烈的喘息拉开房门走了出来。赤身露体的他一边往外走一边冷酷的喝令着:“房间里的尸体收拾一下,全部烧掉。她们都是亵渎神灵的异端,将她们的骨灰丢进阴沟里。嗯,还有这么多可爱的小姑娘啊!”

    律令之神贪婪的看了一眼那些身穿白色长袍的低阶女神官,他无比灿烂的笑了起来:“我接到了我神的神谕,我要去战神宫做点什么。嗯,多可爱的小姑娘啊,你们都是我神虔诚的信徒,你们一定会得到福报。”

    带着一丝怪异的狞笑,律令之神大步走到了一位面带惊愕之色的少女面前,他凑到少女的耳朵边,低声咕哝了起来:“可爱的姑娘,我能闻到你身上纯洁的香气,多么纯洁的**,还有纯美的灵魂,我非常非常非常的喜欢你!”

    “赞美我神,赞美我主,赞美伟大的惩戒之神!如果你能乖乖的去洗个热水澡,然后脱光衣服躺在床上等我回来的话,我敢向你保证一件事情——你现在只是一个教士学徒?但是你很快就能成为红衣主教!专属于我的红衣主教!”

    左手轻轻的在少女挺翘的臀部上揉捏着,律令之神的笑容中带上了一丝诡异。

    “嗯,如果不是惩戒之神的命令,我真的会忍不住现在就享用你。放心吧,小可爱,你和那些异端不同,那些异端的身体曾经被人使用过,所以她们必须被净化。但是你是纯洁的,所以,你一定会成为红衣主教的!”

    少女惊恐的看着律令之神,她本能的察觉到,这个和律有着一模一样面孔的男子,并不是以残酷的苦行在整个教会知名的律,他是另外一个可怕的存在。

    而他的话,那种充满了亵渎之词的言语啊,他真的是一个神职人员么?

    律令之神放开了少女的臀部,他看着那些闻声走进来的狂信徒,冷酷的下令道:“将屋子里的尸体处理掉。这些可爱的姑娘,全部看管起来等待我的回来。如果在我回来之前她们损失了一根头发,你们都会被送上火刑架!”

    惩戒神殿严酷的等级架构让下阶神职人员丝毫不敢违抗上级的命令,而这些狂信徒大汉更是狂热的宗教疯子。面对律令之神的命令,他们迅速的走进了密室,随后就有高温火焰从房门口喷了出来。

    十几个光头狂信徒走到了这些白衣少女的面前,一个生得五大三粗甚是丑陋的狂信徒威严的向律令之神点了点头:“放心吧大人,她们不会离开这里的。以我神的名义,她们会安好的等待您的归来。”

    律令之神满意的点了点头,他笑着掏出了一套贵族礼服穿在身上,然后向那狂信徒大汉下令道:“我得到了我神直接向我传达的神谕,我将代表我神行走在世间,执行一些秘密的使命。我需要大量的虔诚的信徒供我驱遣,向惩戒神殿本部下令,我需要一万名强大的狂信徒随时待命!”

    微微犹豫了一下,律令之神沉声道:“唔,动用各地惩戒神殿的耳目,为我搜寻美丽可爱的姑娘。清纯的、妩媚的、成熟的、青涩的,总之,只要是美女都可以。”

    “还有,我知道西方大陆有一些邪恶的奴隶组织,他们会贩卖一些深渊生物!我准备烧死一批魅魔以取悦我们的神。所以,找他们索要一批女魅魔。。。嗯,必须是处女,我不想让不洁的祭品激怒我们的神。”

    世界上最大的罪恶就是以神的名义行罪愆之事。

    但是这些脑子僵化的狂信徒丝毫不会怀疑律令之神的任何命令,他们恭敬无比的向律令之神欠身行礼,然后一板一眼的开始执行律令之神的指示。

    “所以,我喜欢这些可爱的人类,如果所有的人类都能成为我们的狂信徒,那么。。。为什么还要有战争呢?”律令之神迈着huā俏的步伐,哼着一曲显得很轻浮的小调走出了密室,走出了古老的宅邸,走出了空荡荡的院子。

    “如果你们都能成为我们的狂信徒,我真的无法想象那种美妙的感觉。”

    “这将会是多大的光荣,多大的荣耀,多大的功劳?嗯哼,那些该死的老家伙都会以我们,不,以我为荣的。真不知道,当年那个被我追求了三百年的可爱姑娘,她现在成亲了么?唔,千万不要被男人破坏了你的纯洁,你的处子之身一定属于我啊!”

    深沉的抬头看了一眼乌云密布的天空,律令之神站在空荡荡的大街上,带着几分萧瑟之意缓缓开口道:“真没想到,本来以为很轻松的事情,居然会闹到这种地步。我的身体居然会被破坏到那种程度,如果是被那些可怕的家伙。。。该死的,将我重伤,差点让我彻底死掉的,居然只是几个制造出来的战争工具!”

    狠狠的握紧了拳头,律令之神咬着牙无声的咆哮起来。

    “不死婆娑桂huā树,这该死的玩意,它只是辅助性的神器,但是那兔子是干什么?它居然用药杵砸破了我的脑袋!该死的兔子,我讨厌兔子!我发誓,总有一天,我会下令将所有的兔子全部干掉,我诅咒一切的兔子!”

    “兔子,该死的兔子!”

    悻悻然的骂咧了几句,律令之神阴沉着脸辨别了一下方向,然后循着从律的灵魂中抽取出的记忆,向着战神宫大步走了过去。沿途不时碰到巡逻的士兵,更有大量的皇家密探出没,但是他们没有一个人注意到,或者说他们没有一个人看到律令之神,只是任凭他从自己面前走了过去。

    很快律令之神就来到了战神宫,堂而皇之的走进了宫殿。

    他从一名过路的宫女手上取了一杯酒,然后顺手拍了一下宫女挺翘的臀部。

    宫女发出低声的惊呼,又惊又怕的看了律令之神一眼。律令之神带着灿烂的微笑向那宫女点了点头,然后压低了声音轻柔的问道:“等会宴会结束了,我去找你!嗯?”

    挑了挑眉头,向那宫女抛了个媚眼,律令之神无声的大笑着,慢悠悠的走进了大殿深处。

    “战神殿的地盘,到处都充斥着这群暴力狂的气息,真是让人厌恶的气息!可是必须要承认一点,战争女神生得真不错,如果不是我打不过她,我一定会让她知道什么叫做男人的滋味。不过,她似乎一直是处女?可怜的战争之神,你居然一直没上手!”

    带着诡异的表情,律令之神信马由缰的肆意游走着。

    猛不丁的他看到了贝琳侯爵那张有着成熟风情的绝美面孔,他的兴致骤然就提升了起来。

    等得龙城一脚将瓦瑞尔踢飞的时候,律令之神带着灿烂的笑容,大步向贝琳侯爵走了过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