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 小律令术(3)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铜盾家族的某位先祖,和那位强者有过一点因果纠缠,所以铜盾家族每隔百多年,就能从那位间断性沉睡的老亡灵手上得到一点或者有价值、或者人类根本用不上的玩意儿。

    而这十三道破甲、破防的诅咒符文,就是十二年前那位老亡灵让自己的门徒秘密送给铜盾家族的礼物。十二年前在家族中展示出了绝佳天赋的贝琳侯爵,就成为了这十三道诅咒符文的主人,她很干脆的将这十三道诅咒符文附加在了自己委托黄金矮人大宗师精心锻造的一对护腿上。

    在这一刻,这十三道诅咒符文发挥出了极其可怕的功效。

    灰蒙蒙的一道寒光闪过,贝琳侯爵的长裙骤然粉碎,闪耀着寒光的撞角深深的扎进了律令之神的下身,律令之神的肉〖体〗内闪过一道道金黄色的神光,但是在那灰色寒光的侵袭下,一道道的金黄色神光不断粉碎,围观的贵族们甚至听到了坚固的墙壁被投石机投掷的石弹轰穿的巨响。

    “咝~~~”

    所有目睹这一幕的男性贵族,包括林齐、阿尔达、哔哩哔哩在内,所有男人都紧紧的夹住了双腿。

    龙城更是面色铁青的看着贝琳侯爵长裙粉碎后露出的那一对将她纤长完美的长腿整个包裹起来的护腿。这一对造型精美,通体好似镶嵌着无数六角形鳞片的护腿通体呈淡银色,淡淡的金色纹路镶嵌在护腿边缘处,勾勒出了极其迷人的古老huā纹。

    而膝盖部位两个半寸高的尖锐撞角,上面一道道飞速流动的灰白色符文散发出若有若无的阴寒气息,只是让人看一眼,就让人觉得自己的身上已经被撞开了一个深深的血窟窿。

    “疯狂圣龙阿卡鲁斯特毁灭之角上提取的碎星十三连击嵌套诅咒符文!”

    桂huā树、灵文还有律令之神的声音同时响起。

    桂huā树轻描淡写的笑了:“这家伙已经变成那种所谓的阉奴了吧?当然喽,对于神灵而言,哪怕是降临的神灵,这点伤势huā费点功夫就能修复,只是疼痛是难免的,而且。。。”

    带着幸灾乐祸的欢喜,桂huā树轻轻的哼起了歌谣:“这套符文很难缠,想要修复伤势,估计得耗费一两年时间吧,哪怕他是神灵,可是疯狂圣龙阿卡鲁斯特,那可是巨龙一族主掌毁灭法则的龙神啊!虽然只是某个诅咒符文师模拟的符文嵌套,那也不是这具身体能轻松承受的。”

    灵文则是万分感慨的赞叹着:“阿卡鲁斯特毁灭之角的碎星十三连击诅咒符文,真的有这样的符文存在!唔,如果能够让这位美丽的女士将她的护腿借给我研究一下,这是多好的事情呀!”

    所有的贵族都惊恐的看着贝琳侯爵,惊骇的看着****被撞出了一个半尺深的凹洞的律令之神。

    那些曾经打过贝琳侯爵主意的贵族艰难的吞了一口吐沫,他们做梦都没想到,这个生得妖娆美丽的女侯爵,她居然还隐藏了这么要命的一手。要是哪个倒霉的贵族被她这么来一下,怕是心脏都会被直接顶出嗓子眼吧?

    他们更是羡慕律令之神强悍的生命力,下身都被撞得一团糟,耻骨、盆骨之类的肯定是都被撞碎了,膀胱估计也保不住了,这样沉重的伤势,他居然还能中气十足的大吼一声!这家伙的生命力,真的和蟑螂没什么两样。

    律令之神则是不可置信的看着贝琳侯爵:“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阿卡鲁斯特战死之后,他的尸体一直被保存在圣山的秘窟中,外人不可能见到他的毁灭之角,也不可能从他的毁灭之角上参悟出毁灭碎星击的法则符文。这是怎么做到的?”

    贝琳侯爵惊恐的退后了几步,她踉跄着连连倒退,根本不敢和律令之神对话。

    一击重创了律令之神,贝琳侯爵这才骤然醒悟——她到底做了一件多么不要命的事情,她居然敢向这么强大的一个男人出手!感受着律令之神〖体〗内散发出的山呼海啸一般的神威压力,贝琳侯爵连说话的勇气都没有了。

    龙城顾不得自己背上的伤势,他一把搂住了贝琳侯爵的腰肢,然后龇牙咧嘴的拦在了她的身前。

    “喂,不要冲着女人发狠,有本事,就朝我来吧!哈,哈,哈,刚才你打得我很痛,很过瘾啊!”

    龙城是纨绔,但是他更是纨绔中的异类。胡馨竹这种类型的纨绔么,狐假虎威,见机不对望风而遁是他的天赋本能,但是龙城却是一块敢于拼命的滚刀肉,他在双阳赤龙城的赫赫威名,那都是用拳头打出来的。

    所以明知道律令之神是他不能抗衡的强大存在,龙城依旧毫无畏惧的拦在了贝琳侯爵的面前。

    明知自己不是对手,龙城依旧没把律令之神当做一回事,反正不过是挨一顿打,就算自己不是对手,后面不是还有林齐么?如果林齐也不是对手,那么就回血秦帝国调兵遣将,找自家师尊招呼一批天庙的高手群起而攻,就算是铁人也得把他给磨碎喽!

    贝琳侯爵躲藏在龙城高大的身躯后面,惊慌、惊惧的她突然松了一口气。虽然她明知道龙城不可能是律令之神的对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龙城大咧咧不以为然的语气,给了她极大的安慰,给了她足够的勇气。

    “撒宁公爵,我必须向您指证,一切的动荡都是因为这位行为近乎无耻的先生带来!”

    藏在龙城高大的身躯之后,贝琳侯爵看着下身鲜血淋漓的律令之神呵斥道:“是他首先动手骚扰我,在绿森公爵如同一位真正的贵族绅士出面为我主持正义之时,这位先生动用某种不知名的。。。邪术,打伤了绿森公爵!”

    贝琳侯爵的脸色很平静,虽然她依旧为律令之神身上散发出的神威感到恐惧,但是自幼受到的严苛礼仪训练让她始终维持着水波不兴的平静。她很聪颖的将律令之神使用的小律令术说成了‘邪术’,反正她也不知道那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

    而‘邪术’,在西方大陆上任何‘邪术’都只可能和异端联系起来。

    林齐阴沉着脸站在了龙城的身边,他的掌心隐隐有一团火焰闪烁:“异端,报上你的名字,在代表晨曦神殿赐予你审判和制裁之前,让我得知你的名字,然后将你的邪恶事迹通传大陆!”

    阿尔达不动声色的站在了龙城的另外一边,他吊儿郎当的晃荡着手上的一条小手杖,慢吞吞的掏出了一叠厚厚的金票:“我讨厌这个小白脸的模样,这家伙我一看到他就觉得讨厌。所以我准备huā大价钱干掉这家伙!唔,万恩,老万恩,最近家族的日常开销没问题吧?如果我砸出一百亿金币买这个家伙的人头。。。下个月家里的伙食费还够用么?”

    包括撒宁公爵、屋大维元帅在内,四周的大炎皇朝贵族们差点要吐血!

    砸出一百亿金币只是为了收买一个人的性命,而且还问下个月的家族伙食费是否够用!

    你龙山家族的人每顿饭都是吃金子的么?一百亿金币只是拿来当一个月的伙食费?虽然大家都知道你龙山家族很富有,非常的富有,但是你也没必要表现得这么离谱吧?太高调了,简直高调得让在场的那些大贵族恨不得将自己家里的年轻貌美的女儿、孙女全部塞给阿尔达了。

    林齐阴沉的笑了笑:“伯爵阁下,我想这位先生的性命,不值这么多钱。如果我们能够确定他是异端的话,那么晨曦神殿也不会放过他!不需要我们再浪费金币在这个没有价值的家伙身上了。”

    林齐的话说得很刻薄,堂堂律令之神,他已经认出了对方的身份,但是非要说对方是不值钱的小人物,这是对律令之神极大的侮辱。但是林齐相信,借用律的**降临的律令之神,他是绝对不会公开自己的身份的。

    一名降临的神,真正的神灵!

    这个消息传出去,或许最想让律令之神永远消失的,不是那些深渊的生物,而是教会的某些人吧?

    林齐可是清楚的记得,在第四深渊争夺深蓝之母的遗泽时,卡尔斯?晨曦等几个神裔针对神灵的古怪态度——晨曦神殿的神裔们,他们似乎并不希望看到一个真正的神灵出现!

    律令之神就好像没听到林齐等人的话,他只是呆呆的低头看着自己被撞得塌陷了一大片的下身,感受着自己骤然失去的某项极其重要的男性特有的功能。

    他的身体渐渐的哆嗦起来,他的脸逐渐变得通红一片!

    他在那个暗无天日的小小空间碎片中修养生息了无数年,他忠心耿耿的信徒屠杀了无数的异端,奉献了无数的灵魂,教会发动了无数次的宗教战争,每一百年都有数十亿甚至数百亿的灵魂被他们吞噬。依靠如此巨大的牺牲,律令之神好容易才第一个将自己的神魂修复得可以勉强离开自己的神体出行。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