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 小律令术(4)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好不容易看上了一具逞心如意的**,更是用那种不堪的手段附体降临,律令之神才丹丹享受几个美丽的女人,贝琳侯爵居然就一击摧毁了他未来享受的根源?

    没有了那件宝贝,律令之神还怎么去干那种美妙的事情?

    最让他崩溃的是,刚丹降临到这具**就被那歹毒的代表了毁灭法则的碎星十三击命中,那毁灭性的法则之力将他的神魂和这具**暂时的焊接在了一起。除非他能修复这具**,否则他的神魂要么无法离开,要么离开的时候他的神魂都会受到重创!

    “你们是想要死么?”律令之神气得眼珠子发蓝,他的身上骤然喷出了浓郁的赤金色神炎。他疯了,他的疯狂了,他气得恨不得将这个大殿内的所有人都杀得干干净净。

    就好像一个坐了无数年苦牢的老色鬼,猛不丁的从监狱中被释放了出来,丹丹重温了那种温柔**的滋味,还没等他正式的大快朵颐,他突然被人一刀割掉了要害部位,这真正是情何以堪啊!

    龙其是他是神灵,他律令之神怎么也是一位真正的神灵啊!被一个女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摧毁了下半身,这要是传出去了,他以后在诸神圈子里还怎么见人?尤其是那些风骚的女神,她们怕是会用这件事情嘲笑他一辈子吧?

    尤其是这件事情如果传播开,传到了其他人的耳朵里,他。。。他还怎么做人?

    “忤悔吧,然后绝望的去死吧!”律令之神厉声呵斥起来:“愚蠢的凡人,我是。。。我是。。。我是惩戒神殿惩戒所首席巡游仲裁长,枢机红衣神冠大主教律!你们这些敢于亵渎神灵的凡人,我。。。”

    怨毒的望了一眼藏在龙城身后的贝琳侯爵,律令之神决定在他修复了这具肉身之后,他一定要好好的将她折磨致死。虽然这具肉身很脆弱,但是那可怕的嵌套咒文也不是毁灭之角上的原装正版,大栅一年的功夫,他可以修复这可怕的伤害。

    “任何让他人流血的行为,都是罪。任何包庇罪人的人,都将受到同等的惩罚!”“以法律的名义,我判定你,斩首之刑!”

    律令之神眯着眼看着龙城,丝毫不顾自己下身还在流血,径直念出了一长串的话。

    “黑暗城邦年代,一万七千五百九十年前,阿姆城的法律任何人只要让他人流血,都是不可饶恕的重罪,都应该被处死以作惩罚。任何包庇死罪犯的人,同罪!”灵文不愧是高卢皇家图书馆的器灵,律令之神刚丹说出那一条律法,她就找到了这条律法的来源。

    龙城的身体突然一僵,一股庞大的压力禁锢了他的身体。

    虚空中一声刀鸣传来,空气凭空凝聚成了一柄淡青色的断头刀,然后带起了一片青蒙蒙的寒光向龙城当头砍下。大刀长有三米左右,冇这一刀落下,却把林齐和阿尔达都笼罩在内。

    撒宁公爵气得浑身直哆嗦,他怒声呵斥道:“律大人,就算你是惩戒神殿的大主教,你也无权在战神宫执法。战神宫,这里,这里,这里。。。”

    撒宁公爵想要说战神宫一直是战神殿的庇护范围,但是他骤然想起如今巴经不是凯撒帝国的年代,大炎皇朝巴经将凯撒帝国取而代之。战神殿的坚定追随者凯撒家族已经几乎被灭族,战神殿的特使团还在路上,如今战神宫的确是一个势力空白区,根本没有任何神殿势力庇护这里。

    大刀当头落下,林齐随手向大刀迎了上去。

    ‘当啷,一声巨响,空气凝成的大刀在林齐的掌心撞出了大量的火星。林齐的掌心被劈出了一条细细的血印,一丝鲜血顺着皮肤淌了下来,然后这一丝血印子很快就彻底恢复。青色的大刀在林齐的掌心狠命的扭曲挣扎,但是不管他怎么的挣扎,始终也无法挣开林齐的掌控。

    一团火焰从林齐的掌心喷出,赤红色的火焰渐渐的变成了淡蓝色,眨眼间就变成了淡青色,也就是一个呼吸的时间,火焰就变成了淡淡的半透明的乳白色泽。白色的火焰喷放出逼人的高温,整个大殿内的温度迅速升高,如果不是战神宫的宴会大殿内铭刻了了大量辅助性维持环境和气温的魔法阵,此刻在场九成以上的贵族已经无法停留在内,早就被高温逼出大殿了。

    就看到大殿顶部数百个魔法阵同时亮起,大量寒风从魔法阵内喷出,这些寒风抵消了林齐掌心火焰喷出的热浪,这才将大殿内的温度维持在了一个众人勉强可以承受的水准线上。

    青色的大刀就在林齐的烈焰灼烧下迅速崩解,最终化为丝丝清风飘散。

    随后林齐大手一挥,右手裹挟着烈焰狠狠的劈在了龙城身边,空气中传来一阵清脆的炸鸣声,好像有金属制成的镣铐被斩断的声音响起,龙城的身体骤然恢复了行动能力。

    律令之神的瞳孔骤然缩小,他死死的盯住了林齐。

    林齐则是揉搓着手掌,丹丹那一柄大刀虽然只是切开了他的一丝皮肤,但是大刀上的强劲力量却差点震断了他的手腕。如果不是这柄大刀蕴藏的力量太强,林齐本来是想要用肉掌的力量直接捏碎它,也不至于动用〖体〗内的火焰力量将它焚毁。

    桂huā树上流出一缕青光,在林齐的手腕上往来流动了一阵,林齐只觉被震伤的手腕一阵清凉,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有桂huā树这件逆天的至宝随身,林齐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他的好处。

    “很有趣!”律令之神沉声道:“晨曦神殿的圣徒?”律令之神的目光在林齐胸口上的冬徒徽章上一扫而过。

    圣徒,每一个被神殿颁发圣徒徽章的人都是某位神灵的狂信徒,是最虔诚的信徒,能够为那位神灵和他的神殿带来巨大的利益。所以诸神之间有着默契,任何一个神灵都不能对其他神灵的圣徒下手,否则就意味着宣战。

    如果林卞是某些弱小神灵的圣徒,以律令之神的恶劣本性,他欺负了也就欺负了。

    但是偏偏林齐是晨曦之神的圣徒,以晨曦之神的强大和难缠,以及晨曦之神比律令之神更加不好招惹的臭脾气,律令之神真的没这个胆子对林齐下手。

    “这是我的事情,不需要你们插手!”律令之神摸了一把血糊糊的下身,气恼的压下了火气。

    林齐微笑着摇了摇头:“绿森公爵是我们家族的盟友,而贝琳侯爵。。。她是绿森公爵的好友。我想,这件事情,还真的和我们龙山家族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律令之神皱起了眉头,他真的不想和晨曦神殿的信徒纠缠。尤其是不仅仅是林齐,一旁的阿尔达胸口也挂着晨曦圣徒的徽章,两个晨曦神殿的信徒,这可是个大麻烦!如果是其他人,一巴掌打死也就算了,但是圣徒这种珍稀资源,律令之神真的不敢下手啊!

    他下意识的想起了惩戒之神在他降临前给他的秘密指示,律令之神不由得一阵苦估。

    不能招惹是非,不许太高调,要低调的行事,配合在明面的格尔达斯铲除某些早就应该被铲除的腐烂的枝叶。

    但是贝琳侯爵,这可真是一个大美人儿,律令冇之神实在是有点舍不得。

    吧嗒了一下嘴,律令之神干笑了起来:“贝琳侯爵,真的是绿森公爵的朋友么?我看不见得。”

    林齐笑吟吟的看着律令之神:“她真的是他的好朋友,不信的话,在场的所有贵族都可以作证!”

    森严的向四周望了一眼,林齐笑着向那些围观的贵族微微欠身行了一礼:“龙山家族,很重视和诸位的友谊。或许在未来,我们可以达成更加深入、更有价值的合作与交流!”林齐的话说得很明白,在场的贵族也都不是傻子,龙山家族这是**裸的开出了价码来配合咱们说谎,龙山家族就给大家足够的利益分润,如果不然的话,暴发户龙山家族钱袋里的金币,可就没你们的份儿了!

    那些大贵族们纷纷笑了起来:“这当然,贝琳侯爵和绿森公爵,那可认识许久了。这一点,我们都是清楚的。”这些大贵族们心里也有一笔账,龙山家族代表晨曦神殿而来,他背后站着整个晨曦神殿。而这个自称为律的家伙,他莫名其妙的冒了出来,身上也没有穿戴神职人员的法袍,就自称是枢机红衣神冠大主教,谁敢相信他的话?

    而且律令之神的举止轻浮而狂妄,这些大贵族自然知道应该选择谁才更加符合自家的利益诉求。

    “嗷~不!”律令之神不甘心的摇了摇头,他再次摸了一把血糊糊的下身,仰天长叹了一声。

    “不能这样,因为她打伤了我,所以必须受到惩罚!将她交给我,任我处置,否则。。。”林齐笑看着律令之神:“没什么好否则的,贝琳侯爵,是我们的朋友!”白天、黑天兄弟两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人群外,丹才律令之神一出现,林齐就动用灵魂烙印呼唤他们,兄弟两迅速赶到了战神宫,正好赶上了这一场热闹。

    看到这兄弟两赶到了,林齐顿时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他坚定的向着律令之神摇了摇头。

    律令之神的脸色骤然阴沉了下来,他死死的盯着林齐,然后突然咧嘴一笑。

    “一切敢于撒谎的人,都将被打掉满口的牙齿,以作惩罚!”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