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婚约在身(3)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自家知晓自家的事情,欢愉女神么,啊哈哈哈,如果不是仗着惩戒之神的庇护,她早就陨落无数年了。而晨曦之神呢,那可是教会供奉的诸神中一等一的强力主神,在神灵之中,晨曦之神的地位极其崇高,假如将教会的诸神比喻成一个国家的子民,那么晨曦之神就算不是国王,那也是掌握了军政大权的亲王之类的角色。

    而欢愉女神在这个神灵组成的国度中的角色么,说她是一个老鸨,那是没人会有异议的。

    同为神灵的信徒,林齐这个晨曦之神的狂信徒的地位,可比这些欢愉骑士高贵太多了。

    几个圣徒级别的欢愉骑士的脸上已经露出了谄媚的笑容,他们下意识的向林齐弯下了腰,摆出了一副俯首听命的架势。几个生得貌美如花的女骑士更是不断的向林齐抛去了媚眼,如果她们能够得到一个晨曦之神狂信徒的宠爱,她们在欢愉神殿的地位,那是要提升一大截了呀!

    林齐冷哼了一声,他倨傲的昂起了头:“伟大的晨曦之主,我的神啊,您允许我杀死这些亵渎您的荣耀,伤害您的信徒的。。。神职人员之中的败类么?”

    阿尔达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也学着林齐的模样,装模作样的双手抱在胸前祈祷起来。

    “伟大的晨曦之神啊,请您给予您的虔诚信徒以启迪吧,我应该用什么样的方法惩罚这些该死的混蛋!杀了这些男人?然后,享受这些女人?您同意您的信徒的计划么?”

    阿尔达毕竟是阿尔达,就算是在向晨曦之神祈祷,他的祈祷词也是那样的下流。

    同样从沙心月那里学来的精神秘术发动,沙心月能够依靠这种精神秘术成为月神殿的圣女,那么阿尔达使用这种秘术,伪装成一个虔诚的晨曦信徒,那也是很轻松的事情。一道柔和的白光洒了下来,娴静如水的白光温柔的环抱着阿尔达,将他衬托得格外的英俊帅气。

    阿尔达的眼里淌下了两行热泪,他剧烈的颤抖着,向着天空伸出了双手。

    “伟大的晨曦之主啊,我的神,我的父啊,您的神谕,我得到了!这些男人,我全部干掉,这些女人么,我也全部。。。“干掉,!您放心,我会让这些敢于渎神的女人知道,什么叫做神罚!”

    林齐诧异的看着阿尔达,这家伙入戏太深了吧?使用精神秘术欺骗神灵,这本来就是很过分的事情,他还要借用神灵的名义实现他个人如此下流龌龊的目标,这就实在是太不是东西了。

    只有哔哩哔哩知道阿尔达遭遇了什么,他通过灵魂烙印,幸灾乐祸的和林齐交流起了关于阿尔达的两行热泪的认识:“伟大而睿智的主人啊,阿尔达这个蠢货,晨曦的力量是一切恶魔的克星,他居然敢让晨曦神光直接照耀在他身上冇,现在这家伙幻神傀儡下的皮都被烧糊了吧?啧啧,说不定都烧出骨头来了!”

    “真是了不起的愚蠢啊,一个恶魔主动的呼唤晨曦神光照耀自己,这就等同一个凡人主动将自己送上火刑架,浑身洒满火油后点上一把火,这要愚蠢到什么程度,才会做这样的事情?”

    林齐呆滞的看向了阿尔达,他轻轻的抽了抽鼻子,似乎,他的确是闻到了一点点微不足道的焦糊味。

    但是这焦糊味是透过了幻神傀儡的遮挡后散发出来的,可想而知,如果这时候解下幻神傀儡,阿尔达这个愚蠢的家伙,他已经快被烧熟了吧?可怜的家伙,那些恶魔诅咒自己的对头的时候,都是祝福他们被晨曦神光照耀全身!而阿尔达这个恶魔,他居然主动的招来了晨曦神光的恩宠!

    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林齐一把扶住了阿尔达:“伯爵,您的虔诚实在是惊天地、“泣鬼神”晨曦之主一定会感受到您的虔诚的。所以老奴做主,这些女骑士,就全部帮您收下来了!”

    手指有青色的流光不断的注入阿尔达的身体,桂花树骂骂咧咧的问候着阿尔达的十八代祖宗,没好气的浪费能量为阿尔达修复身体。青光流遍阿尔达全身,林齐的精神力量也随之看清了阿尔达的伤势——这个蠢货学林齐的模样向晨曦之神祈祷,突如其来的晨曦神光,把他的心肝肺脏都烧成了七分熟!

    阿尔达哆哆嗦嗦的闭上了眼睛:“晨曦我主,我感受到了您的荣光,我会好好的惩罚这些愚蠢的渎神者的。”

    剧烈的呕吐声传了过来,博爱?欢愉带着一身浓烈的臭气,带着一身狼藉的秽物踉跄着跑了回来,他一边走一边呕吐,同时有气无力的呻※吟着:“救命,救命啊!快救救我,我是博爱?欢愉,我是。。。呕!”

    烟赤眉俏脸失色,狼狈的向后逃窜了数十米,她惊恐的看着博爱?欢愉,如果这家伙敢靠近她的话,哪怕对方是不能招惹的神裔,她也绝对会一剑劈死他。

    那些欢愉骑士惊恐的向博爱?欢愉涌去,但是在快接近博爱?欢愉的同时,他们又狼狈的向后逃窜了开。这些痴迷于男女之间**交流的欢愉骑士,他们平日里都是娇生惯养的主儿,博爱?欢愉身上的臭气和秽物如此可怕,他们哪里有靠近的勇气?

    “救命啊,快点把我收拾干净!”

    博爱?欢愉放声痛哭起来,堂堂**之神,在他漫长的生命中,他何曾吃过这样的苦头?他做梦都没想到,掉进茅坑的后果是如此的惨重,尤其那时候他正在破口大骂林齐!

    那比死还要可怕的精力,博爱?欢愉甚至不敢回想。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挣扎着从茅坑里爬出来的,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在路人的尖叫和嘲笑中走过两条大街,一路窜回林齐的宅院的。

    或许他是教会诸神当中唯一的一个有这种经历的幸※运儿吧,起码晨曦之神是不可能有这么奇妙的经历的。如果博爱?欢愉脸皮hòu一点的话,他甚至可以将这种经历当做一种资本去向别的神灵炫耀一二呢。

    林齐阴沉着脸看着博爱?欢愉,天地良心,他只是想教训这家伙一顿,但是他也没想到居然会这么巧,那家伙人品差到了这种地步,居然会一头栽进那种地方。看到浑身挂满花花绿绿秽物的博爱?欢愉,林齐也不由得一阵恶心,他向阿尔达看了一眼,阴沉着脸咕哝道:“这院子,没法住了!”

    阿尔达苦涩的点了点头,依旧泪流满面的嘀咕道:“去城外买块地,自己盖一座城堡吧。这院子,的确没办法住了。呜呜,那些可爱的欢愉女骑士,一个都不能放走!晨曦之神啊,他的神光,让我这样的感动,我一定要遵循他的神谕,好好的惩罚这些该死的敢于冒犯晨曦荣耀的家伙!”

    一旁的哔哩哔哩抱着肚皮蜷缩在院子角落里,他已经笑得喘不过气来了。

    有史以来第一个冒充晨曦之神的信徒,而且还成功的用精神秘术引动神恩赐福的恶魔!这个消息传回深渊世界,那是多么欢乐的事情啊,未来很多年幼的恶魔就会被自己的父母这样教育了——孩子,我们恶魔可以奸诈,可以阴险,可以无耻,可以下流,但是千冇万不能像一个叫做阿尔达的恶魔那样愚蠢啊!

    博爱?欢愉声嘶力竭的哭喊着:“把我弄干净,你们这群卑贱的东西,再不帮我弄干净,我就把你们全部处死!快点,快点,给我弄干净!想个办法!”

    就在博爱?欢愉的哭喊声中,清脆的马蹄声传来,身穿淡金色甲胄,头戴一顶华美的黄金法冠的穆薇骑着一头生有银色双翼的飞行独角兽,慢悠悠的晃到了林齐的宅子门口。大群身穿金甲的战争骑士拱卫着穆薇,在她的身边,还有着几个身穿金色神袍,生得满脸横肉,一个个肌肉虬结宛如狗熊的战争牧师。

    这些战争牧师看上去都是年纪一大把的老头儿,但是他们一个个吹鼻子瞪眼,通体散发出狂暴的煞气,他们虽然手持法杖,但是看他们握住法杖的姿势,那分明是长矛兵手持长矛的方式。

    不愧是战争神殿的战争神牧,作为法师,却天生有着一颗战士的灵魂。

    穆薇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刚刚从独角兽上跳下来,就很敏感的捂住了鼻子:“什么东西,这么臭?”

    摇了摇脑袋,穆薇身上闪过一抹淡淡的金光,四周的臭气都被隔绝开,她一边往院子里走,一边自言自语道:“我们的女皇陛下跑这里来做什么?可千万不要是为了躲开我!大炎皇朝依旧是战神殿的信仰之地,如果她是为了这个原因躲开我的话,那可真是让我太伤心了,亏我好心好意让她成神呢!”

    带着大群战争骑士和战争神牧一路横冲直撞的来到了内进院子,穆薇刚刚走进院子里,博爱?欢愉就手舞足蹈的向她扑了过去:“给我弄干净,把我弄干净,你们这群对神灵不尊的卑贱生灵,赶快想办法把我弄干净!”

    穆薇目瞪口呆的看着浑身粘满秽物的博爱?欢愉向她扑了过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