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 维亚斯微澜(2)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林齐只是向他们斜睨了一眼,淡淡的说道:“在我发怒之前,滚!”

    一名站在后面的黑衣大汉气恼的叫嚷了起来:“嗨,伙计,你不知道你在和谁说话?”

    这个大汉伸出了手抓向了林齐的肩膀,想要给他一点点颜色看看。

    林齐叹了一口气,他掀开了自己的大衣领子,露出了佩戴在马甲上的那一枚闪耀着淡淡白光的晨曦圣徒的徽章,在这枚晨曦圣徒的徽章下面,悬挂着一枚代表了晨曦神殿大主教身份的神职纹章。

    三个大汉的表情变得无比的精彩,他们惊恐而近乎绝望的看着林齐,身体哆哆嗦嗦的颤抖着,骨节子相互碰撞着,发出了‘喀喀喀’的密集响声。林齐冷冷的哼了一声,他淡然道:“滚,或者你们想要进宗教裁决所免费住上一辈子?”

    坐在林齐身边的大汉‘噌’的一下跳了起来,双腿战栗的向后退去,林齐突然冷哼了一声:“如果我听到了任何有关于我的消息,那么你们整个维亚斯警备厅的人,都准备为你们陪葬!我相信惩戒骑士团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你们的亲属,我坚信他们能做到,不是么?”

    三个警备厅的巡警浑身汗出如浆,他们谄媚的笑着,连连向林齐点头哈腰的行礼,宛如最听话的猫儿一样蹑手蹑脚的离开了林齐,然后用最快的速度招呼了附近的所有同行撤离了维亚斯中心广场。

    林齐带着古怪的笑容看着那些狼狈逃窜的铜帽子,不由得摇了摇头。

    在西方大陆,所有国家的警备厅都有一条生存铁律——其一,不要得罪神职人员;其二,不要得罪贵族;如果在神职人员和贵族之间选择一条,帮助神职人员欺压贵族,这是绝对没错的!

    这些铜帽子本来以为林齐只是一个普通的贵族,一个其他国家派来维亚斯刺探消息的小眼线,所以他们很不客气的想要警告、威吓林齐一顿,甚至如果能抓住林齐的把柄。还可能从他身上弄点好处。

    但是他们做梦都没想到,林齐身上会佩戴着两枚那么可怕的徽章。

    晨曦神殿的圣徒,这个身份会让帝国的皇帝在他面前低下高贵的头颅;而那枚代表了晨曦神殿枢机红衣神冠大主教身份的纹章,更是吓得他们魂飞魄散!

    如果说一个虔诚的圣徒可以不介意他们的冒犯,一个大主教,那可是在民间故事中很多恐怖传说的源头。按照好事者的统计。在西方大陆的历史上。一些大神殿下辖的大主教们,他们平均每人每年都会下令逮捕和诛杀数以十万计的平民。

    任何一个合格的大主教,都是一个双手沾满血腥的屠夫——这句话来自西方大陆百年前一位著名的史学家。而这位史学家在说出这番话之后,他和他的整个家族都一夜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所以林齐威胁这些铜帽子要追究整个维亚斯警备厅的责任,这些铜帽子就用最快的速度撤离,并且一个个相互监督、相互督促自己的同伴一定要死守秘密,不然这些大主教一定会说到做到,将他们的所有亲眷都送上火刑架!

    这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有时候,神棍的招牌比贵族好用!”林齐狠狠的拍了一下哔哩哔哩的脑袋。丢下了一张小面额的金票会账之后,拎起一根小木杖,慢悠悠的向维亚斯的贵族区行去。

    燕尾兰大街三号,这是希律恩伯爵的居所,作为维亚斯商业联邦贵族院的高级官员,希律恩伯爵在维亚斯也是举足轻重的人物。尤其是前几个月他的家族顺利的获取了一部分维亚斯染料进口生意的配额后。他的地位就更加重要了。

    按照外人的估算,这一部分染料进口生意的配额每年产生的利润几近一千万金币,用某些嫉妒成狂的人的说法就是,希律恩伯爵这一下可以过得比某些小公国的大公还要滋润了!起码那些小公国还要蓄养军队、支付大量臣子的薪水,而希律恩伯爵,他可没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开销。

    所以林齐登门拜访的时候,希律恩伯爵刚刚结束了一顿丰盛的晚餐。正站在壁炉旁,一边用脚尖逗弄一条灵活的猎犬,一边品尝着一支来自精灵大陆的上品雪茄。

    壁炉内的炉火烧得红扑扑的,热浪席卷偌大的会客厅。这种场景如果在高卢帝国还算说得通。现在的高卢帝国夜间温度还是很低的,但是在维亚斯么,在这种天气的夜间还要点起壁炉,而且烧的还是价格不菲的苹果木制成的木柴,这就只能说明一件事情:

    希律恩伯爵突然有钱了,所以他不在乎这点烧壁炉的钱!

    林齐走进会客厅的时候,他被扑面而来的热浪吓了一大跳,但是等林齐看到身穿薄薄的丝绸衬衣,脸上满是红光的希律恩伯爵时,林齐就骤然明白了这家伙为什么这么干!钱多得烧手的时候,为了不把自己的手烧坏,就只能选择烧壁炉了!

    暴发户么,一般而言都是这般做派。

    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将自己的外衣递给了身边的女仆,林齐向希律恩伯爵点了点头:“希律恩伯爵,好久不见!”

    希律恩伯爵只顾着逗弄那条可爱的猎犬,他甚至没抬头看林齐一眼:“大炎皇朝烟男爵,啊哈,抱歉,我是第一次听说。。。我的神啊!”

    希律恩抬起头,他终于赏脸看了一眼林齐,然后他吓得浑身一哆嗦,差点跳进了壁炉里。他丢下了手上的雪茄,却正好丢在了自己宠爱的猎犬身上,滚烫的烟头烧得那猎犬惨嚎了一声,连滚带爬的冲出了会客厅。就听得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传来,这倒霉的小家伙直接一跟头摔下楼梯去了。

    根本顾不上心痛这条可怜的价值不菲的小猎犬,希律恩伯爵带着几分恐惧、几分敬畏、几分尊敬、几分谨慎的快步来到了林齐面前,肃然向林齐行了一礼:“真没想到是您来了,尊敬的。。。你们还在这里干什么?都给我出去!”

    诧异万分的女仆和管家急忙离开了会客厅,希律恩伯爵亲自关上了会客厅的门,然后无比热情的招待着林齐在最靠近壁炉的一张沙发上,也是最热的一张沙发上坐定。林齐抽了抽嘴角,他无奈的看了一眼烧得和火山口一样的壁炉,只能默默的接受了希律恩伯爵的好意。

    希律恩伯爵咨询了林齐的意见后,为林齐挑选了一瓶来自北海的陈年朗姆酒。他拿了两个大口杯,给林齐和自己分别倒了一杯酒色赤红的老酒:“真没想到,是您亲自来了!我的神啊,我真不敢相信我的眼睛,您居然用大炎皇朝贵族的名义登门拜访,真是太出乎我意料了。”

    林齐端起酒杯示意了一下,然后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嗒了一下嘴,林齐满意的点了点头:“您的管家在采购这些美酒的时候,可没有在里面捣蛋,实实在在的上品美酒,酒味很纯正,是我从小就喜欢的那种味道!”

    用鼻子嗅了嗅浓烈的酒味,希律恩伯爵抿了一口朗姆酒,他干笑着点了点头。对他这种生于南方的传统商业贵族而言,这种流行于水手和海盗之中的朗姆酒,他实在是有点消受不起。

    放下酒杯,希律恩伯爵拘谨的搓了搓双手:“那么,您这样,我是说,您知道的,您这样的突然出现,我很好奇。。。因为我得知的消息是,龙山伯爵距离这里还有两天的路程!”

    林齐翘起了二郎腿,他看着希律恩伯爵,好奇的问道:“您似乎很紧张?很害怕我?真是见亡灵了,您为什么害怕我?万恩?龙山是一个让人恐惧的人么?希律恩伯爵,我是一个让人害怕的恶棍么?”

    希律恩伯爵苦涩的笑了笑,你不让人恐惧,你不让人害怕?那才真见了亡灵了,一战击杀一百多个异族半神!不是天位,不是圣境,是一百多个半神啊!其中还包括了冰原鹿神阿森?比尔斯这样名声传承了千年的传奇人物!

    自那一战后,万恩?龙山的画像传遍了整个大陆的贵族圈子,所有的贵族都三令五申的勒令自己族中最喜欢惹是生非的那群纨绔,一旦见到林齐就立刻避开,千万不要招惹这个凶神恶煞!

    下午的时候,林齐带着圆顶帽遮盖住了大半的面孔,所以那些铜帽子才敢上来找他的麻烦。如果林齐将万恩?龙山的那张脸露在外面,那些铜帽子估计早就吓得撤离维亚斯港城了。

    这样一个强大无比的存在突然在夜间用一个莫名其妙的名义登门拜访,希律恩伯爵没有大喊大叫着叫救命,或者跪在林齐的脚下求他饶命,这已经是很镇定的表现了。

    林齐摊开了双手:“好,我承认,一些传闻让我的名气变得有点凶神恶煞了,可是从骨子里说,我是一个遵纪守法、循规蹈矩的本分人。所以,您不用这么紧张!”

    希律恩伯爵眨巴了一下眼睛,遵纪守法、循规蹈矩?您在开玩笑呢?法律和规矩,对于您这样的人而言,有任何的约束力么?自己如果不恭恭敬敬的,一个杀半神犹如杀鸡的凶神啊,灭杀希律恩伯爵的整个家族,也就是一弹指的功夫?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