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章 惯会来事的死丫头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黄麒子,其实就是蚂蟥,又名水蛭,是一种吸血环体动物,分为水蚂蟥,旱蚂蟥,寄生蚂蟥三种,前两者是在野外常遇到的,水蚂蟥爱潜伏在水草丛中,一旦有人下水,它们就飞快地游出吸附在人畜的身体上,饱食一餐自行掉落。

    水蚂蟥很多为金黄色,所以在杨梅村,村民将蚂蟥叫为黄麒子。

    若说田敏颜最害怕的动物是什么,以蚂蟥为最,蛇为次,软体动物均让她毛骨悚然。

    所以,摸到脚髁上那软软的物体,田敏颜的脑子就嗡的一声,那些遥远的记忆立即爬了上来。

    小时候她爱在奶奶家屋后的那条河和伙伴凫水,河里有蚂蟥没察觉,不小心被附上了大腿根部,吓得她哇哇大叫,又听人说蚂蟥从人的私处进入体内,继而生存,生一堆蚂蟥,于是,田敏颜立即就晕了。

    经那一次,田敏颜见了蚂蟥就四肢发软,脸色发白,躲得远远的。

    “呜呜,娘,娘啊!救命,救命啊!”田敏颜一边在田埂上跳着,一边凄厉的喊,眼泪哗哗的流了下来。

    田里,田敏青等人在嗤笑,笑她小题大做。

    “颜颜,别动,哥给你弄下来。”田敏瑞手里拿着一把干草,蹲下身来抓着她的脚。

    扒拉,那蚂蟥显然还喝不够血,一下擦不掉,田敏瑞一抓,拉成了弓形,田敏颜正好低头一看,顿时脸如土色,眼前一阵发黑,软软的往后倒去。

    耳边,那些笑声逐渐变得模糊,田怀仁熟悉的呼叫声传了过来,还夹杂着惊呼声,有人托着了她瘦弱的身子。

    田敏颜醒来的时候,眼前是高高的屋梁,那只筲箕还是微微的来回摇摆着,她一下子翻身坐起来掀开身上的被子。

    脚髁上,那让她神魂俱无的玩意早就没了,剩下一个小小的红点在那,混着点血迹,想起那软软的东西,田敏颜又抖了起来,呜呜的哭,哭声从呜咽逐渐变大。

    “哭丧呢丧门星?”

    不见其人,先闻其声,江氏那粗大的嗓门在屋外响起,田敏颜透过泪眼看去,屋子的门帘被人用力一掀,江氏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大房和二房的那两个宝贝金蛋。

    “你这是在哭丧呢死丫头。”江氏吊着三角眼瞪着田敏颜,骂道:“一家子就你惯会来事,水蛭咬那么一下子要你命了吗?哟呵,还装晕呢!”

    “羞羞羞,流马尿。”二房的狗剩用手指刮着脏兮兮的脸,对她挤眉弄眼的做着鬼脸。

    “醒了就给我下地去,去去去,赶紧的,惯会躲懒。”

    “哇哇,我不去,我死也不去,阿妈,我不去。”田敏颜甩开她的手,往炕角躲去,眼泪吧嗒吧嗒的流。

    那田里的蚂蝗如同洪水猛兽,已经把田敏颜给吓怕了,要她再去和蚂蝗作伴,还不如死了。

    “哟!死丫头你还来事了?”江氏的三角眼一瞪,两袖子一掠,就上炕去拖她,一边恶狠狠地骂:“今儿你就是死,也得给我死下田去,当千金小姐呢你这是。”

    “哇,救命!杀人呐!”田敏颜像是触电般甩开江氏的手,从炕上跳了下来冲出屋去,恰恰撞在掀帘进来的罗氏怀中。

    “死丫头,你给我站住。”江氏可从来没人敢这么挑战过她的权威,一下子气得老脸通红。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