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二章 各有成算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陈氏一边搓洗着田怀德的脚,一边观察着他的神色,未料,田怀德却是脸色阴沉,狠狠的一锤打在炕上。

    “冤家,你这又是何苦?”陈氏见了大惊,连连执起他的手察看,说道:“瞧,红了。”

    “无事。”田怀德对陈氏的关切十分受用,顺势就将她拉了起来,一起倒在炕上,说道:“我心里闷,你陪着我说说话。”

    “这到底是怎的?”陈氏抓过绵帕子将他的脚擦干,又将木盆移到一边,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这才重新歪在炕上。

    “娘想着让我把二妞一家也带去横河。”田怀德阴沉着脸说道。

    “啥?”陈氏一听,从炕上弹坐起来,瞪大了眼。

    “声音小点。”田怀德连忙坐了起来,捂着她的嘴。

    陈氏掰开他的手,一脸气急败坏地问:“那你可是应了?”

    “这能应吗?”田怀德没好气地剜了她一眼,闷声道:“这二房三房已经够闹心了,再加上二妞,我还当什么官呐我。”

    陈氏得了准信这才松了一口气,说道:“你可把我给吓破胆咯。”

    二妞,也就是田老爷子和江氏的老闺女,排行最小,是江氏最疼的幺女,嫁去了镇上的一家开布店的姓杨的人家,原本日子过得不错,可因为那女婿经营不善,镇上又开了几家布店,竞争一下子大了,日子倒过得紧巴起来了。

    听江氏说,那杨家原想着把布店给结了做其它生意,可也没啥资本,那家就杨大勇一个儿子,做生意也不是什么好手,赔了生意就打骂妻儿,这二妞回来哭过几次,说过不下去了,看到女儿手臂上的淤青,江氏心疼得要命,自然将那女婿骂了个祖宗十八代。

    这田怀德得了官身,江氏一下子就活跃开了,想着老闺女的日子,就想着让老大带着过去横河,如此杨大勇看在大舅份上,也不会动辄就打骂,还得好好供着。

    “她咋能这样咧?”陈氏听了首尾,脸色黑沉,不满地数落:“你一个人当官,这一大家子过去,还不笑死人?你看哪个官是这么的拖家带儿的?没得让人笑掉大牙。”

    说到这,陈氏又觑了一眼田怀德的脸色,见他阴沉着脸,又黏了过去,说道:“咱们好不容易得来的富贵,凭什么他们就能不劳而获,白刺刺的分了老大半去?就拿三房来说,当初说好了让颜丫头嫁给谭知事那傻儿子,可后来呢?拐了这一大弯儿,差点黄了。要不是我添着脸巴巴的去给谭夫人说尽好话,又把我那外甥女许过去,这官,哼哼,还不知道在哪呢?他倒好,这就来分一半富贵去了。”

    “晓得,我晓得你的好。”田怀德搂过她,想了想道:“我瞧着老三那架势是不想跟着咱们去,倒是真个想分家出去单过。”

    “哼!谁个知道咯,庄丫头也说了,怕是以退为进呢。”陈氏冷笑一声道:“若真个这样,那他倒比老二有机心了,我瞧着敏颜那丫头掉了一会河,脑子倒是变得灵光了,邪乎着呢。”

    陈氏想到当日田敏颜拿着菜刀气势汹汹的说要砍人的情景,就打了个冷颤。

    “这,老三该不会吧。”田怀德有些迟疑,可看着陈氏的眉又竖起来了,连连道:“别介,他向来老实,翻不了天去,我倒是烦着老二一家。”

    提到二房,陈氏又沉默了下来,那一家子,比起老实的三房一家,更让她恶心得吃不下饭,只要想到和那家子共同生活,她就感到脑门儿针刺的痛。

    “你得想个法子呀。”陈氏推了推他的身子,郁闷地道。

    “爹那关,难过。”田怀德翻了个身,郁郁地道。

    “咱许多些银子回来,他们还会舍了?诚愿跟着去挤那么一个小院子?”陈氏亟亟地道。

    “老二那人,你也不是不知道。”

    陈氏再度沉默,唇抿的紧紧的,想起老二的那副嘴脸,无赖,轻佻,有几次看着自己的目光,让她毛毛的,她看了看田怀德的背,欲言又止。

    “睡吧,顶多去到那边,咱再买个大的院子搬出去就是。”田怀德今晚也吃了不少酒,酒意上来,也迷迷糊糊的想睡了。

    陈氏在他旁边嘀咕了几句什么,见他没应,不由气哼哼的拉过被褥睡下不提。

    月上柳梢头,清冷冷的月光照进正屋北头的厢房。

    田怀孝气喘吁吁地从李氏身上翻落下来,张开双脚成大字型地倒在炕上,粗气呼呼地喷。

    李氏从炕上坐起来,一边系衣裳的带子,一边打了一下田怀孝使坏的物事,睨着他道:“今儿晚吃了几杯猫尿,倒神乎了啊。”

    她语气虽带着责嗔,可她眉眼里,却带着满足的舒爽,往日里这死鬼跟头牛似的横冲直撞,今儿却是变了个人似的,整治得她死去活来的,好不过瘾。

    田怀孝哼哼了一声,拉过被褥盖着自己,闭上眼睛没答话。

    “睡了,跟你说话呢。”李氏见他不应,又推了推他。

    “累着呢。”田怀孝从喉咙里哼出声来。

    他自然知道今儿晚的兴头是咋回事,人逢喜事精神爽,大嫂陈氏今儿穿戴了一身新的衣裳,又吃了两杯酒,那张脸真正是人比花娇,刚才那一场,他是将李氏想象成陈氏了。

    “我跟你说,你这几天可得仔细点爹,省的那边两口子给爹上眼药。否则,哼,甭说当老爷,屁都没个。”李氏自然不知道他心里的弯弯道道,指了指东厢那,撇嘴道:“我冷眼瞧着,大嫂他们是不想俺们去横河呢。”

    “他不敢。”田怀孝身子一动,哼道:“他真敢这么做,哼哼,光脚不怕穿鞋的,嚷嚷出去,大家都甭想好过。”

    “人家可比你有成算多了。”李氏故意激他:“别说其它,人家字都比你认得多,要合计你,就是俺这小手指头的事儿。”

    “我说了他不敢。”田怀孝唰地翻身坐起来,吼了一声。

    李氏被吓了一跳,待反应过来后拍了他一掌:“作死啦你,这大声,跟谁发威呢。”

    “就你啰嗦。”田怀孝瞪了她一眼,重新躺下,可李氏的话却是入了他的心,明儿个开始,可真的跟紧老头子了。

    李氏自不知他的想法,嘟嚷了几句,也睡了过去,正正是几家心事几家愁,各有成算。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