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三章 田敏庄的亲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自打传出田怀德要当官的消息后,田家就陆陆续续的有人上门作客来,村里最富有的陈地主,前头村的孙举人,还有村里的里正等等,都带着礼物来了。

    田老爷子眉开眼笑的,听着众人的恭维,坐在正屋的炕上笑得见牙不见眼,又嚷着让江氏拿银子去镇上整治两桌上等的席面来招呼客人。

    东厢里,陈氏招呼着女客,果子点心摆了一炕桌,她自己穿戴得整齐,头上插了好几根银簪子银钗的。

    “田嫂子,你倒是掉进富贵窝里了。田大哥,哎哟,这回得叫田大人了,人长得周正,现在还是个官身了,往后田嫂子你可是个正儿八经的夫人了。”孙举人的娘子王三娘用帕子摁着嘴角吃吃的笑着恭维。

    陈氏笑着作势去掐她的嘴,说道:“就你会说话,莫不是今儿早抹了蜜子,堂堂的举人娘子,学那些个讨好人的。”

    “可不是,孙娘子也是个有功名的夫人呢,指不定将来孙举人也给你捞个诰命。”周里正的婆娘陪着笑。

    “那是,先是田夫人,后是孙夫人,往后可不要忘了我们这些乡亲才得。”陈地主家的方氏也笑的一脸恭维。

    “好好,我说个好话,倒让你们给笑话了,田夫人,若没个奖赏安抚,我可不依。”孙王氏扭着身子嗔怪。

    “瞧瞧,这人还使上劲来了。”陈氏笑骂着道:“待会我多给你吃上两盅酒可成?”

    “那感情好。”

    陈氏见众人陪着笑,腰杆下意识地挺直了,尤其看到孙王氏那一闪而过的黯然目光时,就更得意了,笑容也灿烂得跟太阳似的晃眼。

    想当日,这孙王氏没少在她跟前显摆,现在田怀德出息了,要当官了,她孙举人可还在学堂里坐馆呢。

    被个年轻自己好十几岁的丫头一口一句秀才娘子,今儿终于成了田夫人,陈氏那里不得意?

    “娘,饭菜整治得差不多了,是摆到东厢里来?”田敏庄掀帘子进来,笑眯眯地道。

    “哟,瞧瞧这闺女,长得可真周正,活脱脱一个大美人儿,也不知将来哪家有福气得了去?”陈方氏当先站了起来,拉着田敏庄的手一口一句的夸着,直把田敏庄夸得天上有地下无,羞红了脸。

    “让人摆到这屋里吧。”陈氏笑着对田敏庄挥了挥手。

    田敏庄羞涩地对众人一福,扭着腰肢走了出去。

    “真真是个大方知礼的好姑娘。”陈方氏还在啧啧赞叹,又看着陈氏道:“庄姐儿今年也十六了吧?”

    “可不是,都成大闺女了。”陈氏抿唇而笑,自然知道接下来她们的话是什么。

    果然,不仅是陈方氏,里正夫人周许氏也心思活跃开,当下就问:“也不知定了人家没有?”

    “哪能呢,这大闺女,从小就让人疼,我也舍不得她早嫁,才留到现在。”陈氏用帕子摁了摁嘴角,叹声道:“这女人啊,就是当姑娘时矜贵,到了别人家,就是别人家的人了,哪舍得呐。”

    “话是这样说没错,可这姑娘啊,你留她,怕是留成仇呢。”孙王氏从自己的心事里走出来,笑着道:“我瞧着庄姐儿是个有福气的,也不知大嫂子想寻个怎么样的女婿?”

    “嗨,我也不是那眼皮子浅薄的,非要那大富大贵的。只盼着她这一生吃喝无忧,顺顺畅畅和和美美的过完这辈子就是。”陈氏挥了挥帕子,一副豁达的样子。

    在座的几位妇人都笑着附和,心里却不以为然,一生吃喝无忧,若没有点家底,哪里能不愁吃喝?

    不过众人都没有说话,只捡了好话的说,陈方氏就道:“谁说不是呢!说起来,我娘家有个堂侄子,长得那叫一表人才,今儿也就十七岁,却是考到了秀才功名,正准备着再下场呢,我眼瞅着,考个举人不成问题。”

    她边说边拿眼睛去瞄陈氏的脸色,见她低头喝茶,却也不是没听,就继续道:“我那堂哥家,有上百亩良田,并有个庄子,家里也是呼奴唤婢的,嫂子也和气得紧,近来就想着给孩子说亲呢,那媒人一得消息,可踏破了门槛儿了。”

    “你说的可是同哥儿?”周许氏也是方氏那村子里出来的,自然知道点人事。

    “可不就是他。”陈王氏就笑着道:“那孩子也是个懂事的,说啥子无功名不想耽搁了别家闺女,硬是考到了秀才,这回子,我看他也是满有成算呢。”

    语毕,她又拿眼去觑陈氏的脸色,见她没有半点心动的样子,不由皱眉。

    若换了以前,陈氏定然是巴巴的追问那人家如何如何的,可现在,说句不好听的,别说是个秀才,就是个举人又如何?哪配得上一个堂堂的官家小姐?

    她的女儿,那容貌品行,是配个官家贵公子也是使得的。

    陈氏却没想到,田怀德的官也就是个九品县丞,命好有能力,或许能一步步升上去,可有句话说,宁欺白须公,莫欺少年虫,现在或许是个秀才举人,将来,未必就不能一步中进士入仕的。

    她还忘了最重要的一点,现在的举人,也是有功名的,若不打算再备考,要当个小县令,也不是不成的。

    “那指不定明儿个,咱县里又多个举人了,还是个年轻的。”孙王氏笑眯眯地道。

    “可不是。”陈王氏瞧着陈氏的脸色,暗怪她不上道,油盐不进,咬了咬牙,说道:“我那嫂子,也是个好相与的,交游也广阔,也不知有没这个幸和田夫人结交了。”

    陈氏微微沉吟了下,笑着道:“哪里有你说的这么重,只是我这阵子得打点去横河的事儿,怕是不得空,来头临去了,抽个空,我再邀请你们过来吃个酒如何?”

    陈王氏听了,自然就知道她对相看是没兴趣了,当下只笑着应了,拿起茶杯遮住嘴角露出的不屑。

    不过是个九品县丞,看她能得意到什么时候?

    其她几人见陈王氏这样条件的侄子陈氏也不喜,也就按下想说亲的心思,气氛一下子变得静谧下来。

    却不知,陈氏不喜的人,外头正有人惦记着呢!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