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六章 二姑上门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如陈氏所言,自从田怀德要当官的消息传了出去后,就有媒人踏破了田家的门,来的,都是给长房的大姐儿和大郎说亲,惹得李氏酸溜溜的吐着酸话。

    而得知父亲要当官,田敏庄就不知从哪翻出了一条粉色的纱巾,学着那京城里的小姐们,将面围了起来,轻易不让人窥见,也几乎不出屋外走动。

    田敏颜看着她戴着面纱在家里走来走去的,就一阵汗颜,她也太能整了。

    “姐,狗剩又抢了我的糖。”小五涨红着脸跑过来,抿着嘴唇,黑溜溜的眼睛瞪大,泛着泪光。

    因着田怀德当官的消息传出,家里时不时有客人来,田老爷子就让江氏拿银钱买了果子和糖摆着省得客人来了没法招呼,几个孩子因此也有了口福,偶尔也能得块糖。

    这是小五第三次向她投诉了,田敏颜放下扫帚蹲下身子,摸着他的头说道:“下次他再抢,你就抢回来。”

    “可你不是说过孔融让梨的故事吗?”小五歪着头,一脸的不解:“狗剩,也是我弟弟呢。”

    田敏颜一怔,不由苦笑,前儿个她带着小五和田敏瑞去看后山的那些桑果树时,就在路上说了一个孔融让梨的故事,却不想小五记着了。

    真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田敏颜鄙视了自己一番,又笑嘻嘻地道:“嗯,可他不是没有让你嘛?你让,是你心甘情愿的,不该是他抢,不经对方同意而强抢,是强盗行为,这时候你就要保护自己的利益。”

    “所以,我可以抢回来?”小五眨巴着眼睛道。

    田敏颜迟疑了一会,点了点头。

    她也不知道这样对不对,只是她的世界里,从来都是有这么几条硬性原则,那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若犯我,我必还你。另一条就是忍无可忍无须再忍。

    小五欢呼一声,又跑出去玩了。

    前院,又传来一阵喧闹,田敏颜捏着扫帚张望,却见家里几个小孩子簇拥着一个年约二十七八的妇人走了进来。

    “去去去,都去玩儿。”妇人一脸不耐烦,赶着几个孩子。

    “二姑,给我们糖,给我们糖。”狗剩拖着一管鼻涕笑嘻嘻地伸出黑乎乎脏兮兮的手。

    原来是江氏的小女儿,田怀兰,嫁给了镇上开布店的杨家的那个二姑。

    “给给给,一班净会吃的猴嘴儿。”田怀兰从兜里抓了一把糖塞在几个孩子手上就往里走。

    “阿妈,我二姑来了。”田敏颜扔了扫帚,一边朝正屋里大声叫,一边跑了过去叫:“二姑。”

    “哎哟,颜丫头,这是大好了?”田怀兰笑眯眯地捏了一下她的脸蛋。

    田敏颜皱眉,躲开她的魔手,抬头打量着这二姑,只见她穿了一套绣云彩牡丹的暗玫色缎裙,脚上蹬了一双藏青色绣花鞋,乌黑的发丝拢成一个云髻,插了几根精致的银簪,手上戴了两个赤金戒指,双手还各戴了一个银镯子,显得比村里的妇人富贵体面。

    只是也不知是先入为主,田敏颜许是知道前世看到的书,这二姑和那未见过面的大姑,都是极品的主,惯会打秋风的,看她那笑容,田敏颜就觉得过于尖刻,毛骨悚然。

    田敏颜还没开口,江氏就闻声走了出来,见到田怀兰,先是骂了一声冤家,就快步走了上来作状捶了她一下:“还知道家来看你老子娘。”

    “娘,俺这阵子不是忙活着吗?这才得空下来。”田怀兰搁下手中的包袱,亲热地抱着江氏的手臂。

    “去去。”江氏嗔了她一眼,又往她身后张望问:“元宝他爹呢?”

    “在后头卸车呢。”田怀兰哼了一声。

    “他没再打你吧。”江氏又问,目露担忧。

    田怀兰登时将眼一瞪,道:“他敢!”又见田敏颜瞅着她们,顿觉不好意思,只推了推江氏道:“娘,进屋去,我爹和大哥呢。”

    “在屋里呢。”江氏一笑,露出一个银牙,两母女相携着走进正屋。

    田敏颜看得目瞪口呆,这还是她来这个世界后,见到的江氏最为慈善的一面。

    原来这尖酸刻薄的老婆子还有这么一面,只不过是对着她的闺女,至于媳妇孙女孙子么?美得你,门儿都没有。

    正撇嘴,又见一个三十来岁的汉子两手各提了些礼走进来,后头跟着一个七八岁的男孩儿和一个五六岁扎着双髻的女娃娃。

    想来这就是她二姑夫和表弟元宝表妹银宝了。

    眼见有客人来,田敏颜也不扫院子了,把扫帚往角落里一扔,先回屋对罗氏说一声,就跑进正屋里瞧热闹。

    炕头上,田怀兰正拉着江氏的衣衫在抹眼泪,那姑父讪讪地站在屋中,两个孩子则被田老爷子搂在怀里。

    “二妹夫,不是我说,这女人是打不得的,我妹子一朵花似的嫁给你,这么些年,任劳任怨,孩子也给你生两个了,没功也有劳,哪能说打就打呢?生意嘛,总有起有落的,慢慢儿做起来就得了。”田怀德坐在炕下右首的位置,斜睨着田怀兰的夫婿杨大勇板着脸教训。

    “大舅爷说的是,我也是猪油蒙了心,早悔了,以后要再碰兰儿一根头发,我,我就不是个人。”杨大勇陪着笑发誓,手却攒成了拳头,当日在我家混吃混喝时,咋不见你这么的威武?

    田怀兰听了哼了一声,剜了他一眼,嘴角扬起,满是得意。

    “你知道就好,女人嘛,就是要来疼的。”田怀德摸着下巴那几条胡子说道。

    田怀孝冷笑一声道:“咱田家,今时不同往日,咱家妹子,不是你杨家说欺负就能欺负的。要再有下回,大哥头一个不放过你,仔细那狗头铡。”

    “是是是。”杨大勇连连称是,抹了抹额上的冷汗谄笑着道:“二舅爷放心,自不会有下回。”

    “瞧这,姑爷上门来,还带着好东西,提那糟心的作什子。”李氏早就按捺不住了,过去捞起杨大勇放在脚边的包袱,搁在江氏跟前:“娘,快瞧瞧您的女婿给您带啥子好东西来了?让大伙儿仔细瞧瞧他的孝心。”

    “也不是啥好东西,大哥也马上要上任当官了,啥好东西看不见?咱也拿不出啥子来,就扯了两匹布给大哥嫂子和爹娘做身衣服。”田怀兰主动打开包袱,拿出两匹颜色深沉的布匹和几包点心来,又拿了一小瓮酒:“再有一瓮百里香,给大哥贺喜。”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