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七章 官事有变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田怀兰带来的两匹布,一匹藏青色,一匹暗红,暗红色的,还绣着万字纹,料子也比普通粗布要好上许多,耐看许多。

    李氏伸长了脖子,看着那两匹布,再扯扯自己身上穿着的补丁粗布,笑眯眯地朝江氏说道:“娘,自打狗剩出世后,俺就没有做过新衣裳了,也给我扯一段布做上一身呗。”

    说着,她走了过去,拿起那匹玫红的布缎摸了摸,啧啧地赞:“瞧这布缎子,俺还没穿过这么好的衣裳呢。”

    江氏用力将她手中的布匹扯了回来,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说道:“前年你说回娘家拜寿,才儿做了身衣裳,家里谁都没你娇贵,摆着奶奶的款。见着好的就念,是不是老婆子装裹的那身都要给你念去?”

    李氏撇撇嘴,说道:“娘,俺也是为咱们田家着想,你想想,俺们要是穿着补丁衣裳跟着大哥去任上,那穷酸样儿这不得笑死人,这让大哥多没面子?”

    田怀德一听,抽了抽嘴角,脸部有些僵硬,而陈氏,则是眸色深沉。

    “二姑奶也是,扯这么点,哪够做一家子穿?”李氏又嘟嚷了一句。

    “放你娘的狗屁。”江氏听到这话,顿时跳了起来,指着她的鼻子骂:“敢情杨家布店是你家开的啊,你说扯多少就扯多少啊?你咋不回炕上躺着做你的白日梦,啊?在哪乱放屁啦这是。”

    田怀兰冷笑,她向来瞧不上这二嫂,贪婪又懒惰邋遢,江氏这么发她的烂,她也乐得看热闹,当下一声不吭。

    “行了行了,差不多就行了,女婿在这,你这是摆的什么婆婆谱?”

    眼见江氏越骂越激烈,田老爷子看不下去了,沉声斥了一句。

    “去去,赶紧的烧火煮饭去。”老爷子发话,江氏只好按捺下,只不耐烦地打发李氏。

    “今儿个又我煮饭?”李氏一听登时不依,哼哼道:“她三婶自打保那啥子胎,就我做饭,要不就是青丫头做,累的我们啊,那叫一个慌。爹,娘,这还有公正不?”

    田敏颜自一旁听了,沉声道:“二伯母,我不是人吗?该轮到我们三房做的,哪有拉下过?你想说大房没做过饭,咋不明明白白的说了?”轮着做饭,罗氏虽然下不了炕,可饭都是田敏颜和田敏瑞合伙做的。

    陈氏眼皮一跳,垂下头不作声。

    田家里的活儿,下地的基本都是男人,女人也下,但是男人担得多,女人就担起家务事来。

    打扫喂猪等等都是孩子们做的,江氏逮着谁就是谁,而厨房,则是几房轮着做饭。

    田怀德在镇上这么久,大房基本都在镇上生活,其实并没做多少饭,只是这阵子忙活,才在老宅住着。

    好不容易养成太太的手,又要去做粗活?陈氏自然不肯,所以她不作声,只朝田怀德使了个眼色。

    “娘,要不,我去做吧?”田怀德站了起来:“难得二妹他们家来,我炒上两个菜和二妹夫喝上两盅。”

    “老大,这是什么话?”田老爷子一惊,连忙直起身子道:“君子远庖厨,你是个大老爷们,这下厨房煮饭,传出去像什么话?家里有的是人,哪个做不得要你去?”

    江氏也不满,哪有男人下厨,婆娘一声不吭的?她看了一眼装死的陈氏,想要发作,可想到她现在的身份不同以往,只好按下将一腔火气对着李氏发作:“我喊你我还喊不动了?啊?做个饭还能要了你的命去了?行,我使不动你,我老婆子去做,亲自去伺候你,成了吧?”说着就趿着鞋要下炕来。

    “我,我也不是不做。”李氏嘟嘟嚷嚷了一句。

    “娘叫你去,你就去,是不是要我亲自去?”田怀孝瞪了她一眼,又笑眯眯地看着两老说道:“爹,娘,都安坐着,大哥也是,哪能要大哥亲自下厨呢。”

    李氏撇撇嘴,哼了一声,转过身又瞪了田敏颜一眼,愤愤地掀起帘子走了出去。

    田敏颜也不在意,眼瞧屋梁,她才不会去抢着做呢,都是轮着做,大房凭什么当老爷太太小姐?

    所以,哪怕李氏邋遢,做菜猪都不吃,她也不做,这家务啊,一旦你做开,还做的极好,这以后啊,就落在你身上了。

    这又不是他们三房一家子住,她傻了才会去做好呢!

    杨大勇见李氏出去了,忙对田怀兰打了个眼色,田怀兰会意,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大哥,估摸着啥日子前去横河呢?”田怀兰带着讨好问。

    田怀德正吃着茶碗,闻言蹙起眉头道:“等上任的文书下来后再看。”

    “咋还没下来?”田怀兰惊讶地问。

    “怕是路上耽搁了,谭知是家这些天办的喜事,过阵子就来了。”陈氏呵呵地笑。

    说起来也奇怪,按理说几天下来,这上任的文书早就下来了,为何还没送到田家呢?

    田敏颜也有些疑惑,努力地想前世看到的书中情节,个中可是有什么点她给错漏开了的?

    “该不会被替了吧?”田怀孝乍然开声。

    田老爷子一听,脸色顿时大变,就连田怀德的脸色都变得不好看起来。

    “老二,话可不能乱说。”田怀德沉声斥道。

    “你这破乌鸦口,还不赶紧的吐口水重新说过?”江氏大骂。

    田怀孝讪讪,挠了挠头,又不甘地道:“我也就是说说。不过大哥,你也长个心眼儿,前几年不是也有这么个事,那个举人,好好的中了举,却莫名其妙的被人替了,后来才知道,那替了他的人许了上头好多好处,这才。。。”

    眼见田怀德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又嗨了一声,讪笑道:“不过咱家不是那倒霉催的,呵呵呵呵。”

    这笑声牵强,田敏颜都想笑了,不过,田怀德的官是被替了?

    “这,这不该吧?”田老爷子颤抖着声说道。

    屋子里顿时变得沉默下来,陈氏站了起来,说道:“不成,我得去打探一下。”说着急匆匆地走出正房去。

    “爹,我也去。”田怀德匆匆跟了上去。

    田怀兰不承想会是这样的结果,和杨大勇面面相觑起来,待看到田怀德阴沉的脸色,不由咯噔一声。

    我的个天,莫不是和了盘诈糊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