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八章 灵光乍现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因着田怀德的官事未明,一家子从喜气洋洋的云端重新跌落在脚底下,晚膳时,气氛也没了过去几日的喜气,阴阴沉沉的,就连小五都噤声不语。面对这样的氛围,田怀兰也提不出啥子来,吃过饭,就张罗着套牛车回镇上。

    杨大勇一边驾着车,一边骂骂咧咧:“白赔了我两匹好布,还大人呢,我呸!穿着龙袍不像个太子,还敢对谁横啊!”

    田怀兰心虚,只搂着两个孩子一言不发,心里着实委屈,也有些郁闷,这明明是铁板钉钉的事,咋会有变呢?

    大哥若真的当不成官,这冤家,怕是又会对她动手了。

    “过两天,文书自是会下来,我听说嫂子里里外外打点了不少。”她弱弱地道。

    “我呸!”杨大勇又往路边吐了一口唾沫,回头恶声道:“我瞧着他根本没那运数,就你们田家,还能鱼跃龙门了?哼!”

    杨大勇想到下晌对着两个大舅哥点头哈腰的怂样,就觉得特别的憋闷,这田怀德在镇上白吃白喝他家的时候,咋就没这么横呢?当个芝麻小官,这下还没完全定下的事儿,竟然就敢对他冲鼻子瞪眼了。

    田怀兰也来气了,冷笑一声道:“杨大勇,你看人几时看过准?俺奉劝你一句,甭忒自大了,这天随时会变,啥时儿变谁都不知道呢。”

    “变个卵子。”杨大勇呸了一声,骂了一声粗,回头想大骂,可瞧着媳妇那冷冷的眼神,心想,这将来的事还真说不准,说不定真个有啥子耽搁了也可能,要是这话被这婆娘传回去了,那?

    利害一权衡,杨大勇强按下心中怒火,也不再冲田怀兰骂,只将怒火对着牛,使劲的骂了一大通。

    田怀兰见他不再说,知道他也放在心上,当下松了一口气,只盼着大哥上任那文书快快下来,自己也好挺直腰杆来!

    田家,几个厢房都亮着油灯,无人入睡。

    正房里,田老爷子哎了一声,从炕上翻身坐起,拿过窗台上的烟枪点起旱烟来。

    “烙煎饼啊这是,转来转去的。”江氏嘟嚷了一声。

    “你睡你的。”田老爷子一边卷烟,一边想着心事,没好气地说了一句。

    “想这多做什子,明儿个还得下田去看庄稼,赶紧的睡下吧。”江氏背对着他,打了个大呵欠。

    “你这老婆子哪里懂。”田老爷子用火石点起烟,吧嗒吧嗒的吸抽着,道:“咱田家,当了一辈子庄稼人,好不容易供出了一个官老爷,哪能这道子给变了呢?一想到那可能,我这心,就像被屋门前那块大石板给压着似的,喘不过气来,老难受。”

    “就你穷担心,这不是还没确实嘛,耽搁了也有份,指不定明儿个那啥子书就来家了。”江氏被他吵得睡不了,只好坐起来拿起一旁的大瓦杯喝水。

    “我倒盼着只是耽搁了,要真像老二说的那样,我。。。哎。”田老爷子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得了得了,老二那张嘴出过什么好话?也就随口说说,偏你就记上了。”江氏就这点好,不确切的事不会深入去想,不会被它滋扰自己太多思想。这说的好听就是有一种不见棺材不掉泪的韧性,说的不好听的,就是缺根筋,没想头。

    “睡吧,我吹灯了。”江氏见他不说话,探身吹熄炕头上的油灯,重新躺下去,没一会就响起了鼾声。

    田老爷子坐在黑暗中就着窗格外射来的微弱亮光,抽完了最后一口烟,把最坏的可能都想到了,这才满怀心事的躺下。

    北头的厢房,李氏紧挨着田怀孝,圆圆胖胖的脸上一片急色。

    “真的不成了吗?这到嘴的富贵真没了?”听到老大可能当不了官的消息,她一下子蔫了。

    这可咋办?她的太太梦,她的山珍海味,她的富贵日子,都没了?

    “去去,我咋晓得。”田怀孝也十分烦恼,生怕自己随口的一说会成真,哪可真的是到嘴的鸭子飞了。

    “要是老大真当不成官了,这可咋办?”李氏咋呼着问。

    “咋办,凉拌呗。”田怀孝没好气地应了一句,倒在炕上阖上眼。

    还能咋办,从前是什么日子,往后又是什么日子呗。

    “说正事儿呢,你还睡得下去,这死鬼。”李氏狠狠地捶了一下他的大腿,见他还是不理不睬的,也气闷的倒下去。

    西厢里,是田家最为平静和不受长房官事影响的一处。

    炕头上,睡着罗氏和田怀仁,小五在他们中间,炕尾,则是田敏颜和田敏瑞,一家子就在黑暗中说着话。

    “我倒是盼着大伯他赶紧的拿到那文书,快快横河去。”罗氏一边拍着小五的背,一边说道。

    要知道,老大这一去,老二一家也会跟着,还有老头子和婆婆,就算不分家,她也能安安心心的过些平静日子了。

    “娘,你放心吧,大伯会去的。”田敏颜在炕尾那头肯定地说道。

    尽管不知道中间出了什么岔子,可前世那悲情书中都写到田怀德的官事如何,那么他定然是会当上官的,只是长久的问题罢了。

    “我看爹都急上火了。”田怀仁说道:“今儿晚抽了不少旱烟。”

    “老爷子最是关心老大当官的事儿,能不急吗?”罗氏呵了一声,也不知是讥讽还是嘲笑:“换了别个,你再瞧瞧。”只差没说老爷子偏心偏到胳肢窝去了。

    田怀仁迟疑了一下,说道:“爹,不是那样的人。”

    罗氏不语,但田敏颜知道她心里定然是不以为然的,自己初来乍到附身在这身子,看着老爷子的极度偏心,都感到不屑,更别说和这大家子生活了十几年的罗氏了。

    “阿妈今晚将各路神佛都拜了,说怕是大伯冲撞了啥的,我瞅着阿公极紧张,叫她别忘了到河边给河神上香来着。”田敏瑞这时说了一句。

    古代的人最是封建迷信,只一点点事儿,就觉得是跟啥相冲了,冲撞了啥不好的,拜神拜佛,求神保佑,压根没想过在自身找原因。所以,江氏会这么做,田敏颜一点都不觉得惊奇。

    “为了大伯当官,阿公阿妈怕是啥法子都想到了,只差没请张婆子来跳大神。。。咦,有了。”田敏颜说着说着猛地从炕上翻身坐起,双眼在黑暗中亮晶晶的。

    “咋了?”罗氏点亮油灯,看向闺女:“咋呼啥呀?”

    “爹,娘,我知道有啥法子让阿公同意分家了。”田敏颜兴奋地临空挥了一下拳头。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