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九章 原因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却说田怀德和陈氏带着好礼上了谭知是的府邸,却连人都没见着就被轰了出来,只说谭知是不高兴着,不想看见他们。陈氏不死心的找上管家,好话说尽又塞了二两银子,好歹将话给套了出来。

    原来,陈氏将她那个堂外甥女许给了谭知是的儿子,前些日子成亲,拜堂时,新郎以生病为由没有出现,只用公鸡代替,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也没人说着什么,可到了洞房的时候,就出了状况。

    陈氏的那外甥女名陈小娟,年方十三,因为家中父母早死,只和一个瞎了眼的奶奶相依为命,家里穷得叮当响,可她却是个泼辣的,小小年纪就极有主见,守着两亩薄田和奶奶过日子,倒也不至于饿死了。

    陈氏上门说亲的时候,陈小娟她奶奶正卧病在床,听着从小看大的亲家闺女给自家孙女说了一门好亲,自己又半只脚她踏进鬼门关的人了,怕耽搁了孙女,哪有不应承的理?这不,陈氏将那人家说的天上有地下无的,那陈奶奶一口就同意了,而可怜的陈小娟就这样被定下了命运。

    话说这陈小娟尽管心有疑惑,这向来不怎么走动的姨母,怎么突然就给自己说这么一门好亲,可她奶奶说了,都是小时候和她娘的情分,所以也没有多想,欢欢喜喜地嫁了。

    谁承想,这天下没有掉下来的馅饼,她自以为的良人,谁知道竟是个傻子?

    所以,洞房的时候,陈小娟持着自己的力气大,三两下就将那傻子给敲晕了,知道外面有人把守,吹灭了灯,故意装作睡下了,趁着外面的人走开,偷偷的跑了。

    现在,谭知是正在四处找人呢,对外面只说新媳妇病了,不好见人。

    而新媳妇连房都没洞就跑了,谭知是如何不怒?当下认为是陈氏诈婚,故意给他找事,就扣下了田怀德上任的文书。

    “老爷说了,什么时候见着媳妇儿,就什么时候将文书发下去。”那管家抬高下巴一脸冷傲地道。

    田怀德和陈氏听了个首尾,这才恍然,忝着脸陪着笑离开,亟亟的往家来。

    “你不是说那姑娘是个脾气和顺的吗?咋这么犟?”路上,田怀德忍不住冲陈氏发火,怒声道:“早知道换了别个去。”

    陈氏有些心虚,只好柔声道:“我也好多年不曾见那孩子,谁个知道她这么个大脾性。”竟敢在新婚之夜敲晕新郎逃跑,这丫头胆子也忒肥了!

    “现在你说,可咋办?”田怀德哼了一声。

    “还能咋办,自然是去找人。”陈氏抿着唇,攒着拳头狠声道:“那丫头最放不下心就是她那瞎眼奶奶,我就不信了,她还能撇下那老鬼自个跑了?”

    “赶紧的想法子把这事圆了,那文书一日不下来,一日都甭想去横河,别忘了,屋里还藏着陈地主送的五十两银子呢。”田怀德闷声道。

    别人当官,他当官,好不容易弄来这么个小芝麻官儿,却还这么的一波三折,他今年是犯太岁爷爷还是咋的?

    陈氏听了脸色一凛,登时想起自家屋里箱子里收着的五十两银子,却是当日宴请时,陈地主为了攀附关系而送过来的,她给一子不剩的藏起来了。

    这要是没了这个官,那五十两银子,还能安安稳稳的收着,这不得还回人家?

    “放心吧,那丫头跑不了。”陈氏凛声说道。

    哪怕就是绑她也要将她绑去,这银钱聘礼都收了,能跑到哪去?

    田怀德嗯了一声,靠在马车阖上眼睛,嘟嚷了一句:“这都啥事儿啊,我这是惹着哪位神佛犯冲了这是。”

    陈氏也很憋屈,谁知道铁板钉钉上的事还能有这么一出呢?

    及家后,一家子都聚到了正房,巴巴地问起事情如何。

    田怀德就笑着道:“没多大的事儿,谭知是家前儿娶媳妇,谁承想那新媳妇想家,竟然不打招呼就回了娘家,谭知是家闹翻了,这才把这事忘了。过不了几天,他们就会把文书给送来。”

    田老爷子一听,这才长长的吁了一口气,一直郁郁的眉眼唰地放开,江氏更是跪在炕上喃喃地念起阿弥陀佛来。

    “大伯,那是啥时候送来?咱也要准备行李收拾妥当的。”李氏喜滋滋地问。

    “这还说不定。”田怀德瞥了她一眼,不冷不热地道:“谭大人那还忙活着,也不好去催和人家。”

    “那。。。”

    田怀孝拉着自家婆娘,狠狠地掐了一下她的手臂,示意她闭嘴。他惯会观颜察色,自然知道这事儿怕是不止老大说的那么简单,怕是有啥子猫腻呢。

    不过不管是啥,只要官还在就成,啥时候走,啥时候收拾行李,都不是问题,现在这跟头,看老大他们的脸色,还是别惹他们不快的好!

    田敏颜冷眼瞧着大伯僵硬的笑脸和陈氏疲惫的神色,不由在心里冷笑一声。

    什么新媳妇不打招呼回了娘家,怕是那媳妇发现嫁的是个傻子,所以给跑了吧?

    那谭知是又岂会是做亏本生意的人?人家扣着你的命脉,不愁你找不回人家媳妇。

    果然,陈氏又说道:“爹,娘,我这两天得和他爹回一趟陈家屯。”

    “又去?”江氏皱眉:“前回子你不是才回了?”

    “有些事儿呢。”陈氏陪着笑。

    “去吧,去吧,反正现在农活闲着,迟些日子又得去横河,好好儿和亲家聚一聚。”田老爷子倒是很开明,自打知道儿子的官没丢后,郁色就散了不少。

    “哎。”

    田敏颜在心里暗暗计量,这样有波折对她的计划来说更好,看来,得赶紧的往镇上一趟了。

    从正房散了以后,田敏颜就拉着田敏瑞脚步匆匆地往屋里去,上炕翻出自己的那个桐木匣子,从贴身的衣兜翻出钥匙打开,看着那才攒下不久的三两银子,咬了咬牙全部拿了出来。

    “囡囡,这,其实不用那么着,这。。。”罗氏看的心痛。

    “娘,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我会赚回来的。”田敏颜看着罗氏恢复几分血色的脸,终是下了狠心走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