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二章 秦掌柜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田敏瑞拎着点心,再一次看向田敏颜,目露不解。

    “哥,有啥疑问尽管问呗,你不是我,哪怕猜个脑门儿疼你也猜不出来我想啥子呀。”田敏颜见他想问又不好意思问的样子,不由噗嗤一笑。

    田敏瑞脸一红,挠了挠头问:“囡囡,那吴掌柜出的银子这高,我们为什么不将图卖给他家呀?”

    要是卖了,他们就有好些银子了,那十两的债,也会很快还清。

    田敏颜停下脚步,看着他的眼认真地道:“哥,若是咱们前回子没有将图卖给十七爷,那么我们当然可以将图卖给出价高的那家,所谓价高者得嘛。可我们已经先选了十七爷这一家,就不能再选别家了,除非十七爷说不要了,否则我们不能出尔反尔再卖给别家,哪怕别家出的价格再高,也不能。”

    “不管做人还是做生意,最讲究的是诚信二字。哥你试想想,出尔反尔的人,能可靠吗?你愿意和这种人做生意吗?不能是吧。所以,哪怕吴掌柜给的钱再高,我们也不能卖,因为我们说好了卖给十七爷。”

    田敏瑞听了点头称是,心想自己明明比妹妹还要早出生,可就是没有她心思灵动头脑灵活,眼皮子也浅,不由羞赧地道:“囡囡你懂的可真多,哥哥我比不上你。”

    田敏颜呲牙一笑,狡黠地道:“哥哥慢慢儿的学啊,你是咱家的长子,以后家里就要靠你撑起了。”

    “妹妹你放心,我会好好儿的学的。”田敏瑞重重的点头,像是承诺一样,十分认真。

    说了会子话,两兄妹又拐着小路来到闻香居,在门口处看进去,里面只有三五几条人影,正堂有个高案,两边高架子放着各种茶叶。

    田敏颜拾级而上,里面的一个肩上搭着白毛巾的伙计快步迎了上来,见是两个半大的孩子,穿着也不是什么绫罗绸缎而是粗布衣裙,却也不露出轻视,只笑眯眯地道:“哥儿姐儿安好,这是前来买茶还是吃茶来着?”

    田敏颜扫了一眼伙计,见他眉目清秀,眼睛透着一股子机灵劲,并没有像外头那些店见他们身世而露出轻视,不由暗赞一声好,于是笑着道:“这位小哥,我找你们秦掌柜。”

    小伙计一愣,随即笑开:“好嘞,烦请这边坐,我去招呼掌柜的来。”

    两兄妹被引到一张桌子边上坐下,田敏颜趁机打量这间茶居。

    不同一般只卖茶的店铺,这里既卖茶,又喝茶,堂铺西北角有一条楼梯直上二楼,有些交谈的声音从上面若高若低的传来,田敏颜听到人文什么的,许是在讨论什么。

    铺子的南边,有一道门,上面挂着一条米白色帘子,上面绣着水墨画文竹,显得很是雅致朴素,门两边则是一排窗户,卷着竹帘子,看过去,里面竟是一个小花园,窗下的蔷薇花开得极是灿烂。

    店堂内,有几张桌子,聚了两三个人在品茶,细声交谈,淡淡的茶香寥寥,微风从卷起的竹帘窗吹进来,茶香夹杂着花香,十分的舒适雅致。

    想不到太平镇还有这么雅致的铺子,田敏颜抿了一口茶水,啧啧地称赞。

    正打量着,忽见南边布帘掀起,那刚才招呼的小伙计走在前面引路,身后跟着一个年约三旬的女人,她穿着玫红色绣海棠花开衣衫,下身穿了一条葱黄色百褶裙,身段婀娜,面容美丽沉静,秀发挽了一个矮髻,斜插了两支碧玉簪子,显得极是淡雅。

    这秦掌柜是个女人?

    田敏颜站了起来,有些惊讶,可顷刻间就释疑,难怪这闻香居布置得这般雅致,原来这掌柜是个女人。

    “秦大姐,就是这两位。”那小哥将秦掌柜引到桌边,尔后又自开去招呼客人。

    “不知两位。。。”秦海棠打量着眼前这两个孩子,自开了口。

    田敏瑞有些局促,站了起来,看着田敏颜,见她一脸沉着,又深呼吸一口气,兀自镇定着。

    “秦掌柜,我是来送花样的,十七爷吩咐说有花样送到这里来。”田敏颜微微地笑,从兜里掏出一张叠得整齐的纸张来,递了过去。

    秦海棠有些惊讶,伸手接了过来,打开一看,一愣,飞快地看了田敏颜一眼,又合上图纸,微笑道:“原来你就是田家姑娘,今儿倒是见着真身了,前儿你画的花样,很是受那些个太太小姐欢迎,把珍宝斋的大掌柜喜得跟什么似的。我瞧着那花样首饰极好,总思疑着是怎的灵巧人儿有这等心思,却不想是个半大的孩子,真是了不得。”

    田敏颜温温地笑:“秦掌柜缪赞了,不过是些小女儿家的心思,上不了大台面。可比不上秦掌柜的茶居,布置得很是清新雅致,极好。”

    秦海棠见她态度不卑不亢,既不诚惶诚恐,又不骄傲得意,又见她说话得体大方,心下添了几分喜欢,笑道:“田姑娘可真会说话。”

    “我也是说实话罢了,说的不好秦掌柜可别记在心上。”

    “自是不会。”秦海棠一笑,又打开那张图纸看了一眼,头也不抬地说道:“我瞧着这花样比上次的还要精致呢,想来又会掀起一股子攀比之风了,田姑娘如今的花样可是多人念着呢,就连我都想高价买了去私下打首饰呢。”

    “秦掌柜过虚了,只盼着贵宝店不会亏本就好。”田敏颜笑着道,又环顾一番:“秦掌柜,十七爷今儿可是不在?”

    秦海棠垂着的眉眼快速地闪过一丝精光,待抬起头来又是一脸和气的样子,只说道:“十七爷这会子也不在镇上,不知田姑娘可是有啥事?若是可以,我也可以代传个话。”

    “没旁的事,只是想着过来了,也就是想给十七爷请个安罢了。既如此,我们也不打扰您做生意。”田敏颜本就只是随意一问,也没注意秦掌柜的心思,只站起来告辞。

    “小军,拿三两银子来。”秦海棠吩咐站在不远处的伙计,又客气地笑着对田敏颜说道:“田姑娘若不急,吃个茶再走也是不差的。”

    “不了,家里候着呢,也不敢唠叨秦掌柜。”田敏颜笑着拒绝,又接过她递过来的三两银子,喜滋滋的揣进贴身的衣兜里。

    秦海棠看着她眉眼弯弯的样子,不由挑眉,看她通身气度,倒不像个小家小户出来的,难怪入得了那位的眼,真个有几分意思。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