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五章 夜半来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晚饭时,李氏果然如罗氏所料的一样,巴拉巴拉的告状,指将田敏颜他们得了好吃的东西藏起来,指他们不孝顺,没拿出来孝敬阿公阿妈,把个江氏听得扒拉着脸,使劲的瞪田敏颜几人。

    田敏颜也不是吃蒜长大的,当场就冷热嘲讽地刺了回去,道:“前儿我听狗剩对小五耍威风,说鸡蛋黄才好吃呢,狗剩真是好命头,我们小五老久没吃过鸡蛋了。二伯母,你说狗剩的命是不是好?”

    前些日子江氏见存放鸡蛋的瓦罐子少了一只鸡蛋,狠命的骂了一回,只是没抓到现场,又被老爷子拘着,这才算了。

    巧的是,狗剩后来和小五吵架斗嘴,不经意地这么一说,田敏颜就知道是咋回事了。

    那些鸡蛋,是家里的两只老母鸡下的,江氏舍不得吃,也不准家人吃,就都存放起来拿出去卖钱的,这少了一只鸡蛋可就跟要了她的命一样般紧张的。

    李氏看着田敏颜笑眯眯的样子,却觉毛骨悚然,只觉得身边凉飕飕的,扭头看去,却见江氏脸色阴沉的瞪着她,眼看就要发作。

    “娘,俺们没偷拿鸡蛋,那是狗剩在草垛上捡的野鸡蛋呢。”李氏连忙笑哈哈地道:“我不见他这回子又瘦了,才做主煮了让他一个人偷偷的吃了。”

    田敏颜冷笑一声,狗剩那身肉,都能出栏了?还叫瘦,他们三房的几个孩子,岂不是纸片一样?

    “哟,野鸡蛋老补了,二伯母你拿了几只来孝敬孝敬咱公咱妈,农忙后,阿公都瘦了一大圈了。”田敏颜故作惊讶,笑眯眯的问。

    跟她谈孝敬么?你李氏也配?不弄你一身臊你还不知道谁惹得谁惹不得。

    而看着田敏颜那张故作天真无邪的笑脸,李氏此时恨不得抽她两耳刮子,这不是火上烧油么?

    “好哇!”

    正暗恨间,江氏忽然狠狠地一拍桌子,眼睛瞪得浑圆,指着李氏骂声道:“我就说呢,三天两头就少了鸡蛋,原来是你这耗子给叨去了。你这吃货,咋没把罐子都拿去啃了,啊?”

    “娘,俺没有,是狗剩捡的,捡的。”李氏连连表衷心:“俺哪敢拿罐子的鸡蛋,真个没有。”

    “我呸!咋不见我捡了,嗄?你这是踩狗屎的运,生个儿子也踩着狗屎,就这么命头好,啊?我呸!你看你那耗子相。。。”江氏跳了起来,巴拉巴拉的骂个不停。

    田敏颜低头吃吃地笑,忽感觉两记恶毒的眼光看过来,抬头一看,只见田敏青咬着唇狠狠地瞪着她。

    田敏颜撇开眼,也不理她,只端起碗吃起饭来。

    “够了,这当头还嫌不够闹,两个鸡蛋也值得你拆天了。”田老爷子那边正闷头吃饭,眼见江氏又闹将起来,不由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

    江氏也知道老爷子在烦心什么,见他发作也不好再闹,只指着李氏凶道:“你吃够了鸡蛋,也不用吃饭了,去,把猪栏给我洗了。”

    “娘,现在大晚上的。”李氏一听,顿时不依地苦着脸:“俺还没吃饱呢。”

    “你去不去,不去就全部不用吃。”江氏沉着脸,瞪了二房的几个孩子一眼。

    “娘,我还要吃饭。”狗剩立即撒娇。

    李氏见宝贝疙瘩这般,咬了咬唇,忽地飞快地拿起碗和筷子,夹了一大箸菜,将碗中的半碗饭给扒拉着扫到了肚子里,才涨鼓着腮出去。

    田敏颜看得口瞪目呆,再一次对李氏的抢吃能力给膜拜了一把。

    “就没个安宁的时候。”田老爷子因有心事,也放不开眉眼,只沉着老脸教训一家子:“这些个天,你们都警醒点儿,你伯父那也不求你们帮忙个什么,就别给他添堵,老二,也拘一下你媳妇,别让她到外头说三道四的,没的让人看我老田家的笑话。”

    “爹,俺晓得嘞,回头俺敲打敲打那货。”田怀孝忙不迭地点头。

    田老爷子这才重新拿起筷子,经他这么一说,正房内的气氛顿时变得沉静不少。

    半夜时分,前院忽地响起吵杂声,没片刻,正屋亮起灯了,西厢里,罗氏极醒睡,也推醒了田怀仁。

    “娘,发生啥事了?”田敏颜也被吵醒,揉着眼坐起来。

    “没事儿,你睡吧。”罗氏低声答了。

    “我去看看。”田怀仁披上衣服,走了出去。

    田敏颜倾耳听了一会,好像是田怀德他们突然回来了,心里存疑,眼睛却睁不开来,只迷糊地闔着。

    没一会,田怀仁就回来了,低声地罗氏说道:“没事,是大哥和大嫂回来了。”

    “咋这时辰来家呢?”一阵悉悉索索后,两人重新躺下,罗氏又问。

    “听大哥说,那陈小娟连夜被谭知是家接回去了。”田怀仁低声说道:“也没啥事了,所以就往家来了。”

    “她大伯这下子可安心了。”罗氏哦了一声后道。

    “嗯,该是的。”

    田敏颜听了觉得有些疑惑,那陈小娟就是被绑回去,大伯和大伯母也没必要这么赶着回来啊,这黑漆漆的,何苦争那几个时辰?那边是发生什么事了么?

    东厢里,田怀德脸色发白的坐在炕上,微阖着眼不知在想些什么。

    “洗把脸睡吧。”陈氏端着盆热水进来,打破夜里的安静。

    “走路咋没个声,没得让你吓掉半条命。”田怀德被吓了一跳,不悦地瞪了她一眼。

    陈氏一抿唇,却没说什么,只把水盆放下,动手将他的袜子脱去又将他的脚泡在水里,柔声道:“是我不对,成了吧。”

    田怀德哼了一声,又想起刚刚在陈家屯里那些事,沉声道:“早知道那陈小娟这般不顶事,就该换个人嫁去谭家,哪来这么多的糟心事?”

    “成了,现在不是雨过天晴了吗?那丫头也被接回去了。”陈氏语气越发的低柔,安慰着说道:“明儿个你就等着文书下来当你的大老爷吧。”

    田怀德脸色稍霁,又满脸忧色道:“你说,那老奶不会就。。。”

    想起陈小娟她奶奶被气得只剩一口气吊着躺在床板上的情景,陈氏就脸色一变,动了动嘴角,半是迟疑半肯定地道:“不会的,她硬朗着呢。”

    谁曾想,天才亮,他们就接到了陈家屯传来的丧报呢。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