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九章 双簧记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李氏奔到八仙桌边上,拿起茶碗灌了满满一口茶水,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把刚才听到的一一道来,末了还道:“爹,瑞哥正打发那道士走呢,是真是假,一问就知道了,我也是为大哥着想。”

    田老爷子脸色发沉,看向田怀仁,又看看大儿子,竟有些犹疑。

    “难怪咱们家这阵子这么多事儿呢,爹,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田怀孝也道,又看了一眼低着头的田怀仁,哼了一声道:“要真为大家好,老三想来也不会说啥子,老三,可是?”

    田怀仁动了动嘴角,似是十分困窘,低着头弱声地道:“二哥说咋样就咋样。”

    “爹,去看看也不差,若是胡说八道的,我们攀了去便是。”田怀德的眉皱得老高,本来他已经觉得这阵子够背了,啥事儿都不顺,却原来竟有这么一遭说法,莫不是真的相冲?听听那道士说什么也好。

    田老爷子其实也急,只是碍于幺儿的脸子,可老三这么说了,老大的官事确是波折重重,他也就动起了心思。

    “这算命的最是会说话,你们不准插嘴,都让我一个人说话。”

    田怀仁一听,那盼着老爷子顾念一下自己的心一下子跌落下来,心酸得很,那本来愧疚的最后一点顾念也打消了。

    老爷子始终还是偏向大哥,如此,分了也好!

    一家子早饭也不吃了,都簇拥着老爷子走到前院门口,田敏瑞正拉扯着道士,似是要攀他走,周围围了好些看热闹的人。

    “你这小子忒无知,也罢,老道本受菩萨点拨来指点迷津,尔却不识好人心,菩萨懂事儿想来也不会怪我。老道这就去了。”平半仙一甩长袖,气咻咻的竟然要拂袖而去。

    田敏颜一边瞧着,心道果然是个算命看相的,瞧瞧人家这一番话说得多漂亮?这古人听了还不膜拜?

    果然,李氏一看这架势那还了得,连忙吩咐自己的儿子:“二郎,快去把瑞哥拉开。”说着自己又快步上前,巴巴地挡着平半仙谄媚着道:“道长,小孩子家家的不懂事儿,您大发善心就指点指点咱们家吧。”

    “二伯母,他胡说八道的,你也信。”田敏颜适时插了一句。

    “哼!别以为二伯母不知道你心思。”李氏意有所指地哼了一声,瞥了她一眼后又让平半仙进家:“道长,您就大发慈悲,给看看家宅吧。”

    “阿公,这道士就是来骗银子的,咱还是快快把他给攀了吧。”田敏颜故作惊慌,跑到田老爷子跟前亟亟地道。

    “哟,颜丫头,我咋听见你说这道长说的极有准头呢?”李氏一副你说过什么我都知道的样子,斜睨着她道:“巴巴的阻着这道长进俺们家,这是防的什么呀?”

    “二伯母,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不就是为咱们家着想么?”田敏颜一副心虚的样子,眼神躲闪。

    “怕是为你们三房着想吧。”李氏冷笑一声。

    “得了,道长,烦请给我们指道家宅。”田老爷子阻止两人的拌嘴,并让平半仙进家门。

    “可是青州杨梅村田家?”平半仙掐指问道:“我本受菩萨指引才来这一遭,万没有错算的理。”

    “正是,正是呢。”李氏忙不迭地应声。

    “那就是了。”平半仙故作深沉地点头,进了前院,拿着罗盘四处看了一番,嘴里喃喃自语不知说些什么。

    众人也不打扰,跟着他进了内院,他一边拿着罗盘转个不停,一边掐指计算,面上表情高深莫测,若不是自己请来的,田敏颜几乎要相信他真有几分本事了。

    “这东西二厢,可是住着人了?”平半仙走到西厢门口,抬头看了看,又捏着指头说道:“明年开春,这里头会有新生命降生,只是这娃娃命运多舛,没落地就先受损,是为大不吉啊。”

    大家一听,都暗惊,这道士竟这么灵验?

    “看吧看吧,我就说这道长是个灵验的了,道长您可说对了,这里住着我三婶,正怀着娃娃呢。”李氏先咋呼出来,一脸的看吧,我说得对的样子。

    “这就是了。所谓东西相对,两两相冲,是大避忌,胎妇受弱,官运不通,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啊。”平半仙一脸高深的说道,又走到东厢那边看了看。

    “你们看,所谓日出东方,可这东厢门却往西边向,格局扭转,日落西方,这还没起事,就已有衰落之态,不妙不妙啊。”

    “半仙,可有化解之法?”田怀德本就觉得自己犯了什么忌讳,现在这道长一说,更是深信不疑,连忙追问。

    平半仙却垂首不语,只闔着眼掐指作算谋,只道:“这位老爷可是属相龙?龙本是天上之圣物,万物之首,那西厢可是有属虎之人?”

    “三婶就是属虎的。”李氏抢着说道。

    有李氏这支枪,田敏颜等知道内里的人乐得看戏,也不吭声,只适时的做一下配角。

    “臭道长,你这是说我娘克着我大伯?我呸!阿公,要真个是这样,我娘都嫁进田家十几年了,要有克说一法,早就不好了,何苦到现在才这么个说法?”田敏颜这么说是故意的,日后大房倒霉了,她可不能让大房觉得是三房克着他们。

    “非也,非也。”平半仙掐指摇头道:“虎属兽中之王,所谓飞龙在天,这一个在天,一个在地,本是相安无事。今丁卯年,龙煞过重,母虎若有子,则须避龙,另择木而栖,方平安诞子,若然,轻则胎死腹中,重则一尸两命。而属龙者煞孽过重,一生亦不能顺畅。”

    “你你,你是说大伯他克我娘。”田敏瑞满脸惊愕。

    “宅中胎妇可是险些小产?而这位老爷则诸事不顺,可见煞气已成。”平半仙一脸的惋惜。

    忽地噗通一声脆响,众人看去,只见田怀仁跪倒在地,满脸惊恐和泪水,哀道:“求道长指点迷津,救我妻和助我兄化险为夷。”

    田敏颜张大嘴,这是自己那老实得像根棒槌的爹爹吗?其实他是影帝穿来的吧,这一跪戏,咋能这么的入戏三分呢?

    燕说这章写得很癫兼无厘头,尔等一笑而过吧,她是个笨蛋~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