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四章 大房喜事来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铜锣声声,衙卫举着牌拿着喜报停在了田家门外,整个杨梅村都炸开了锅,大人小孩跟在后头指指点点的交头接耳,有欢喜的也有嫉妒的也有不屑的。

    田老爷子换上了过年才穿的新衣,带着一大家子迎了出去,看着田怀德接过那卷文书,老泪唰地流了出来,话都说不出一句了。

    前来主持分家的里正等人显然也没想到事儿会这么巧,竟在这时就递来了上任文书,这就意味着,田怀德是个正儿八经的官老爷了。

    里正能当里正自然是个人精,亲自从自己腰间的钱袋子里拿出两个碎银子打赏那前来送喜报的官差,一边客气地道:“官爷有劳了。”

    田老爷子这才想起还没准备赏钱,连忙让江氏去取,江氏见里正已经赏了,有些不情不愿的,可耐不住老头子的催促,只好曼斯条理地往正房走去。

    “官爷,进屋喝口茶吧,家里正准备开席面呢。”田老爷子笑吟吟地上前招呼那两个官差。

    “老爷子大喜,咱家还有差事,这就告辞了。”官差之一笑着拒绝,反正得了赏钱了。

    田老爷子仍在挽留,拉着两人的手好话说个不断,见江氏磨蹭着出来,连忙松了手过去低声问:“钱呢。”

    江氏嘟嚷了一句:“里正都赏了还赏,充啥大头葱呢。”说着不情不愿地从怀里掏出一把铜钱来。

    田老爷子见了那把铜钱,不由脸一黑,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田敏颜伸长脖子看了,不过二十来个铜钱的样子,不由抿嘴偷笑。

    这才是江氏一毛不拔的风格,哪里甘愿拿银子打赏给人,在她看来,这官差就是不打赏也是不打紧的,有差事他们还敢不来么?

    不过这也怪不得江氏,她就是小农意识,一辈子都在农家里过活,也没出去见过大世面,什么人情世故的她也不懂,一心只觉得手里的银钱是自己攥着才是正理。

    “就你眼皮子浅,这都什么时候了,拿这点子银钱你也好意思,这是打发叫花子呢你,咋没半点眼色。”田老爷子握着那把温温的铜钱,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像被人狠狠地打了一个耳刮子痛,不由狠狠地数落了江氏一番。

    “这分家你又不讨回那十两银子,处处都要钱,哪有钱,我是孙悟空抓一把毛一吹就会变出来不成?”江氏顶了一句。

    “你,跟你这糟婆子说不通。”田老爷子被她一噎,气得够呛。

    里正显然也看见了,又从腰带里掏出两块银子塞给那两官差,说道:“两位官爷,这是我们老爷子赏的酒钱。”

    两个官差笑眯眯地接过揣进了袖袋,告了声辞走了。

    官差一走,不管是和田家相熟交好的,还是关系一般的,都忝着脸笑眯眯地上前恭喜:“恭喜老爷子,恭喜田老爷。啊呀,应该是田大人。”

    “哈哈,同喜同喜。”田老爷子脸上笑开了花,中气十足的道:“家里正主持着分家,忙活着呢,来日再请大伙儿来家吃杯水酒。”

    “好说好说。”

    “老爷子客气客气。”

    “咱一定来唠叨。”

    各种客套的声音此起彼伏,一时间,田家屋门前挤满了人,吉祥讨喜的话不断重复着。

    最高兴的莫过于大房二房了,众人簇拥着老爷子和田怀德走进正房,脸上喜滋滋的,笑容满脸。

    “快,给我看看。”田老爷子坐在炕上,迫不及待的向田怀德伸出手。

    田怀德笑眯眯地将手中来之不易的文书恭敬地递了上去,说道:“爹,孩儿终不负您多年教养。”

    田老爷子接过打开一看,只见上书崇明十五年,拟任青州府横河县从九品县丞,不日上任。。。上面大大的写着田怀德名字。

    吧嗒一声,田老爷子的一个热泪滴落在文书上,他连忙伸手去擦,可一颗又一颗的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掉落,擦也擦不掉。

    没有人能懂老爷子的心思,他有三个儿子,当年生活艰难,顶着压力去供老大念书,为的是什么,就是盼着将来能有个儿子光宗耀祖,摆脱农民庄稼汉的门楣。

    他知道老二老三都心里不甘,都觉得他偏心,他也认,可他没有法子,老大是他的第一个孩子,是长子,也最是稀罕有感情,自然倾注最多的心力。

    现在老大终于出息了,事实证明,他偏心并没有偏错,看,他们田家,从此也挤入官绅之列了。

    “爹,这是高兴的事儿,您瞧您掉什么金豆子?没的惹咱叔公笑话。”田怀孝看到老子掉眼泪,生怕把这福气都哭掉了,连忙道:“今儿是好日子,您老该笑才是,还得吃上几大盅酒。”

    “你爹他是喜极而泣啊。”白须叔公摸着胡子说道:“咱们杨梅村百年了,也出了一个官老爷了,老田,你确实该高兴,也该吃两盅。”

    “他叔,我这些年,是不容易啊。”田老爷子又哭又笑:“真的是不容易啊。”

    “够了吧,丢死人了。”江氏扔了块手帕过去,又对李氏说道“李氏,去打盆水来让你爹擦个脸。”

    “静丫,快去打水来。”李氏却将自己的小女儿推了出去,也不看江氏瞪眼咬牙的,只拍掌一笑道:“我看这家分得好啊,平半仙真个神了。你瞧,这一分家,大哥就是官老爷了,大嫂,您可是正儿八经的官太太了,谁见着你都得磕头了。”

    陈氏也掩不住喜色,尽管李氏说的话不大中听,可官太太几个字,让她十分的受用,当下,挺起了胸膛下巴微扬,一脸骄傲。

    而江氏,听到那句李氏那句谁见着你都得磕头,不由抿着唇黑了脸。

    “呵呵,俗话说,说得巧不如赶得巧,这是好事,好事啊。”里正哈哈一笑道:“田老爷子,今儿个,我少不得在这讨碗水酒吃吃,也好沾沾您老的福气了。”

    “一定,不喝个醉,可不准走。”田老爷子十分高兴,转头对田怀孝说道:“老二,你去镇上请两桌上好的席面回来,再带两坛子酒,今儿咱们吃个尽兴。”

    “哎。”

    田敏颜看着这一屋子笑容满脸的人,心里暗付,也不知道将来田怀德丢官时,还会不会笑得这么欢?

    不过,既然自己知道,她是不是该提醒一下老爷子?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