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七章 无耻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为着一个被烧干而炸开的水壶,李氏被江氏狠狠地修理了一番,连晚饭都没让她上桌吃,只打发她在灶间上吃了。

    饭后,田老爷子又聚集了一家子人在正房里商议前去横河的事。

    “爹,这两日该宴请的人也宴请了,我也该打点行李前去横河上任。谭知是那边来人说,那边事儿多,让我打紧上任呢。”田怀德笑着道:“所以,明日我就和陈氏去镇上那房子收拾行装,这就过去横河。”

    “是啊,爹,这行李物件,收着收着就一大车了,可得仔细着呢。”陈氏笑着附和:“相公和大郎的书也有不少,也得搬过去。”

    “是该这样没错。”田老爷子点头称是,说道:“合该早些前去横河,到那边也得先熟习一下地方。”

    “爹,等我们在那边安定下来了,再接您和娘过去住些日子。”田怀德紧接着又道:“只是横河那边近海,吹个风也是咸热的,就怕您住不惯。”

    田老爷子一听,吸烟的手一顿,没有吭声。

    李氏满脸急色,撞了撞田怀孝的手,示意他赶紧的开口。

    “爹,大哥也要人支使,不如我和二郎跟着大哥一起先过去罢?总要使个人跑腿的不是?”田怀孝笑看着田老爷子。

    陈氏冷睨他一眼,垂眉暗道,真是名副其实的狗皮膏药。

    “老二,横河那边衙门有的是人,哪能支使你?你也甭急,等我们安定下来了,再接你们去也是一样的。”田怀德瞥他一眼,又看向身旁的老爷子说道:“爹,这官员上任,没见过带着大队人马前去的,都是慢慢儿的接过去,我若开这个先河,没的让人看了笑话。”

    “大哥这是说的什么话呢?哪来的大队人马,爹娘不是后头去么,我就和二郎两个人跟着,就是路上,也要找个护卫不是?统共不过五六人,谁有话说?大哥也不是捎不得。”田怀孝也不接他的茬,脸上只微微的笑,心里却冰冷无比,想甩开我们?门儿都没有。

    “哟,二叔,爹爹不是说了,等安定下来接你们过去么,看你急的,又不是不接,有必要跟的这么紧么?”田敏庄一听田怀孝的话,就特别的反感,不由冷冷的讥讽。

    “庄丫头,不是二叔教训你,这大人说话,哪有你插嘴的理?更何况还是个闺女,传出去没的让人家说我们田家没规矩。”田怀孝可不是吃素的,对付田敏庄这样的尖酸丫头,他大可以端起长辈的架子。

    “二叔,你。。。”

    “庄丫头坐着吧。”田老爷子也是不悦,这屋子里有的是长辈,哪轮的到她说话。

    “庄儿,给知县夫人的见面礼你才绣了多少?还不快快屋里去。”陈氏见老爷子发话,连忙端起母亲的架势。

    田敏庄恨得牙痒痒的,狠狠地剜了身旁的田敏青一眼,甩着帕子走了。

    田敏颜看了暗笑,这田敏庄也太不会看眼色,这老爷子都没说话,她插嘴,不被赶才怪。

    和前世看到的书中剧情一样,大房是百般算计想要撇下二房,可二房又怎会依?有田怀孝李氏这样的狗皮膏药,事情最终只会妥协。

    “爹,您怎么说?”

    田老爷子看看两个儿子,对老大的私心他有些失望却也可以了解,毕竟,是体面的问题,可老二,也不是能轻易哄了的,更何况,自己前些日子也应允了。

    “我和你娘,这么多年都没走出过县城,这横河。。。”

    “那就更应该出去见识见识了。”老爷子才开了个头,田怀孝就迫不及待地接上道:“爹都好几十了,是该享福的时候了,爹,娘,咱就一起前去横河吧。”

    江氏盘着腿没吭声,两手交握搁在大腿上,只看着老头子,反正她是跟着老头子的,去哪都一样。

    李氏着急得很,就怕老爷子说不去,她也就去不成了。眼珠子一转,一拍大腿就道:“要俺说,哪这么麻烦呢?现在都分家了,就咱们两房人去,分两拨人过去就中。”

    “大伯和大嫂还有大郎金蛋,还有他爹和二郎三郎先过去,俺和爹娘,还有几个孩子第二拨去,这不就得了?”

    “二伯母打的好主意,都去了,这老宅子谁守,还有田里的庄稼呢?都不要了?”田敏颜冷笑一声。

    现代房子长久不住,还会封尘失修呢,更何况这泥砖瓦房?这要是去个一年半载,宅子里没个人气,也没人捣弄,肯定会老化的,冬天不烧一下炕,更是冰冷。

    “不是有你们吗?”田敏青见田敏颜插话,也憋不住出声:“你们三房几口人住这么大的宅子,不是如了你的意了。”

    这话说的就好像天大的施舍一般。

    田敏颜连声冷笑,讥诮道:“哟,二姐姐这么年轻,这早就得了健忘症了?我记得咱们昨儿个才分了家吧?”

    “你。。。”田敏青脸一阵红一阵白的。

    “况且听二姐姐的口气,倒是喜欢住大宅子呢,反正大伯那边说院子房舍小的紧,不如你留下来住这个大宅吧?还能看守不是,爱住哪就住哪。”田敏颜笑眯眯的说完,也不看她气得要发飙,又转向田老爷子道:“阿公,我们都商量好了,这两日就打扫好村头西宅搬过去。”

    “颜丫头倒提醒我了,这要都去了,房子可咋办?田里的庄稼谁弄?这过两三月就能收了。”田老爷子似是突然才想起一般,有些苦恼。

    “爹,那还难办?庄稼大可以租给人弄,再不济,不是有老三吗?”田怀孝倒没觉得有多难办,大刺刺地道:“房子也让老三住着,老三,不会分家了,就连打扫一下都不愿意吧?”

    田敏颜真觉得好笑,站着说话不腰疼,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而这二伯父还能更无耻一些吗?

    说的这么简单,咋不见你留下来守宅子弄庄稼呢?

    “没,房子我可以打扫的。”田怀仁老实的摇头。

    田敏颜再度叹了一口气,摊上这么个老实爹,是幸还是不幸呢?看来得早点把两个兄弟培养起来才行,爹爹这么包子,怎么成事?

    燕说写文是件辛苦活,这两日许是因为颈椎问题,头昏脑涨得很~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