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 李氏上眼药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家人正说着话,门外又响起了李氏的声音:“她三婶可在?我来扯根线。”

    田敏颜几兄妹对视一眼,飞快地将剩下的小半个蛋糕放在炕头的矮柜上,拿了块干净的布巾盖着,小五见弄好了才打开门。

    李氏正伸手推门,不妨里面自个打开了,双手虽还呈着推的姿态,却也不尴尬,像是进自己屋里一样自然,一进屋双眼就像X光探测机一样,快速地看了一眼周遭。

    “二嫂,你要的啥线呢?”罗氏拿过一旁的针黹笸箕说道:“啥子颜色的,这是补啥呢?”

    “红色的。”李氏一边扫视着屋内能藏食物的角落,一边心不在焉地道:“俺那条亵裤屁股上破了个洞,才儿想起要扯线。。。”

    李氏说着说着觉着不对,回头一看,只见田怀仁和田敏瑞两父子涨红着脸瞪着她,而罗氏一脸怔愣尴尬,田敏颜则鄙视地看着自己,唯有小五不懂事的掰着指头,这才察觉自己说了什么。

    “哎哟,我说的是俺那嫁过来时穿的大红袄裤,前儿被那该死的耗子给咬了个洞呢,呵呵,呵呵呵。”李氏闹了个大红脸,讪讪地笑。

    “近来家里确实是挺多耗子的。”在田怀仁父子跟前,罗氏也不好说什么,只顺着她的话头接了,又翻了卷红线出来,递给她:“二嫂你看要多少?”

    李氏正要接,田敏颜却抢了过来,哗哗的卷了几圈用牙一咬,塞给李氏说道:“补个耗子洞,我看这也就够了。”说着把线给塞回笸箕上。

    开玩笑呢,这卷线要是给了李氏,还能回到自家笸箕么?

    田敏颜这般护物做派,李氏啧了一声,撇了撇嘴又道:“哟,我咋闻到一股子甜味呢。颜丫头,才儿你做的那啥玩意儿啊?拿出来也让你二伯母见识见识呗。”

    “二伯母,就是一些小吃食,你来得可不巧,都分完了。”田敏颜笑嘻嘻,拍了拍肚子道:“都在这呢!”

    “这么大一个,咋就这么快分完了,颜丫头,太过护食将来到了婆家可要被人嫌哦。”李氏一副打死不信的样子。

    “看着大,却小的很。”田敏颜却完全不接她的招,只笑得甜腻:“要不二伯母拿几个银子来买好些鸡蛋和糖花精面,我来做一个大的给二伯母尝尝如何?”

    李氏一听,哼了一声,不冷不热地道:“俺哪来的闲银子啊?”说着往门外走去,只一脚走到门外,似是想起什么似的道:“说起来,还是三叔好啊,这才儿分家,就有银子买鸡蛋精面了,爹娘知道,指不定多高兴呢。”

    田敏瑞听了脸色微变,唰地从炕上站了起来,田敏颜快手拉着他,摇了摇头。

    李氏见此又说了句嘲讽的话,这才扭着腰身去了。

    “囡囡,你咋拉着我,她这人最是会挑拨是非,到阿公阿妈跟前一说,又不知要闹些啥幺蛾子。”田敏瑞皱着眉,十分的不满。

    罗氏也皱着眉,咬着唇欲言又止,她最是怕江氏那管骂人的大嗓子,听着脑门儿就突突的跳痛。

    “哥,就是她说了又怎样,我们一不偷二不抢,有闲钱买东西又咋的了?难道我们三房一辈子都拿不出一个子儿出来,阿公阿妈才高兴?”田敏颜冷笑一声道:“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人多了去了,更何况是她?”

    田敏瑞一听,讪讪地挠了挠头,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田敏颜见他这样,叹了一声,说道:“哥,有理走遍天下,只要占着理,就谁也奈你不得。”顿了一顿她又道:“不过,我们就是分家了,阿公阿妈还是要孝敬的。”

    说着,她把那剩下的蛋糕拿了出来,切了两块用碗装了递给小五道:“小五,你去给阿公阿妈送去,就说咱们前儿在镇上帮人刷盘子挣了几个钱,想着阿公阿妈快要去横河,就做了些吃食孝敬两老。”

    “哎,我晓得了。”小五拿着碗蹬蹬的跑了出去。

    田敏瑞见了,羞愧不已,感觉自己连六岁的小弟都不如,不由看着田敏颜结结巴巴地开口:“囡囡,我,我。。。”

    “哥,我知道你的意思,无非是怕二伯母去给阿公阿妈上眼药,给我们话听。”田敏颜笑了笑,道:“可你就是拉着她,就能阻止她的口不成?这嘴巴长在别人口上,我们还能封住她嘴?不能不是?可就是说了又咋的,咱行得正走得正,怕谁?说两句又不会少块肉,不好听的,咱左耳听了,右耳出了就是,何必跟她一般见识?”

    “所以,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我们问心无愧就成。”她说着这些话的时候,田敏瑞越发的羞愧,下巴低垂到了胸口上,就连田怀仁和罗氏都一脸所思。

    “囡囡,我我晓得了,以后再不会这样。”田敏瑞抬起头,眼睛亮亮的:“走自己的路,只要问心无愧,我不怕。”

    李氏没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结果可想而知,免不了添油加醋的在田老爷子和江氏面前说三房如今如何富贵,都有闲钱买吃食了,这三婶安胎的钱不用还就是好呢。

    “可怜俺狗剩,瘦的都跟竹竿似的了,啥好东西,都轮不到咱们狗剩,都是一样的孙子,咋就投在俺这不争气的肚子来了呢!”末了,李氏还装模作样的擦了擦眼角虚无的眼泪。

    江氏沉着脸,唇抿得紧紧地,像是一副深仇大恨的样子。

    田老爷子见李氏又在撩是非,十分的反感,把那没吃完的蛋糕拿了出来搁在炕桌上说道:“一点小吃食也值得你沾酸了,几个孩子孝顺难道不是好事?给,拿去给狗剩吧,这糕点甜了些,孩子倒怕喜欢。”

    “爹,这怎么好,也是三房孝顺您的。”李氏立即呵呵一声,手却伸了过去拿过来道:“也就爹疼狗剩那孩子了。狗剩啊,快来啊,你阿公赏你好吃的了。”说着笑嘻嘻的走了出去。

    田老爷子看着李氏还没拐过弯,就已经将那糕点咬在口里了,不由啧了一声,摇了摇头道:“这媳妇,是娶歪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