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鱼被偷了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重生之翻身贫家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田老爷子和江氏相继从正房里走出来,看到小五手上牵着的一只白羊,江氏的脸一下子乌云密布,阴沉下来,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

    “老三,这是?”田老爷子看向后来拧着水桶的田怀仁,还有捉着一只母鸡进院子的田敏瑞,皱了皱眉。

    田敏颜赶在田怀仁跟前说道:“阿公,我大舅说了,家里日子过好了,见我娘怀着娃儿,小五又正长个,就给拉了只奶羊家来挤**喝。我舅娘还给捎了只老母鸡,让我娘补身子哩。”

    “还有,舅家的鱼塘鱼长的极好,又给捎了半桶鱼,说是让阿公阿妈你们也尝尝鲜呢。”

    田老爷子听了喔了一声,看着几人手上的东西,还有脸上那掩不住的欢喜和笑容,脸上神色复杂,而江氏先是不屑地哼了一声,看了一眼那只奶羊,扭身进了屋。

    “什么玩意,没见过好东西似的穷酸样。”

    江氏那不大不小的声音从正房里传了出来,田敏颜也不恼,只当她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就是,人家说羊最脏最膻臭了,你们可别弄得到处都是羊屎。”田敏青拿着碗饭在门口瞄了一眼,酸溜溜地道:“没得恶心死人。”

    “放心吧二姐姐,再脏你也快不在这住不是?”田敏颜回了一句。

    “哼!我看你是忘了分家了,这可不是你的家,你家在村头哩。”田敏青又被她激得胡说起来。

    “二丫头,进去吃你的饭,吃个饭还这多话说,还想到外头去说不成?”田老爷子沉声喝骂。

    田敏青身子一缩,瞪了田敏颜一眼,撇撇嘴进屋去了。

    “家来了就好,都没吃吧,去拿几个碗,凑合着吃吧。”田老爷子转过头来笑着招呼田敏颜几人。

    “早不来晚不来,这时间及家,谁个做了这多饭?”江氏恼怒的声音又在里面响了起来。

    “阿公,你们吃吧,我们路上吃了点烙饼子,再煮点凑合着吃就得。”田敏颜看了一眼垂下头作鹌鹑的田怀仁一眼,啧了一声。

    “饭还堵不上你的嘴,几个孩子能吃你多少?”田老爷子冲屋里骂了一声,回过头只好顺着田敏颜的话应下:“那你们赶紧的烧灶做吧。”

    “哎。”

    田敏颜应了,叫田敏瑞将那只奶羊牵到牛圈里绑着,再弄点青草给它吃,她则和罗氏进厨房里升灶做晚饭。

    “就你瞎操心,人家有鱼有鸡的,还慌饿着了?”正房里,江氏还在叫骂,声音高昂。

    “娘,别管她。”田敏颜悄声拉了抿着嘴的罗氏一把劝道。

    “嗯。”

    “她三婶,这都晚了,俺帮你打下手吧,这剐鱼俺可是个好手。”李氏见两人向厨房走去,连忙高叫,快走两步就想要提过田敏颜手中的水桶。

    “二家嫂,你吃饱饭了啊,既然这么闲就给我滚去洗猪圈去,别人家的事你贴个脸上去是巴着谁吶?”江氏听到李氏要帮忙,又骂了起来。

    “二伯母,哪敢劳烦你哦,阿妈叫你呐。”田敏颜笑嘻嘻地躲过她的手,李氏撇了撇嘴,瞄了一眼那桶里的鱼,巴砸着嘴,哼的一声走了。

    罗氏本就是个麻利能干的,又有田敏颜打下手烧火,两人快手快脚的炒了两个青菜,切了小半条从舅家带回来的过年的腊肠,一家人吃过不提。

    这晚,田敏颜做了个好梦,梦里,那只奶羊一直产奶不断,那**白白的,香香的,她做梦都笑了出来。

    却不知,那里传来吵闹的声音,将她从美梦中给吵醒。

    “姐,你快醒醒,醒醒,咱们家的鱼被人偷了。”小五飞扑过来,使劲的摇着睡眼惺忪的田敏颜。

    鱼被偷了!

    田敏颜一个激灵,瞌睡虫马上跑光光,看向小五:“小五你说啥?啥被偷了?”

    小五一瘪嘴,眼圈红红的,哽咽着道:“我们的鱼,被人偷了一条,还是最大那条。”

    啥?偷了最大的鱼?这还了得!

    田敏颜立即套上衣裳,趿着鞋就走出屋去,来到放鱼的地方。

    昨晚饭后,他们将从舅家拿回来的鱼给养在了西厢门前院角里的那只大水缸里,这才多久的时间,就被偷了。

    “数着有六条,现在只有五条。”小五站在水缸里,看着水里游来游去的几条鱼儿,差点没哭了,他起来的时候还有六条,才出去割了点青草回来,这鱼就少了一条。

    田敏颜咬着唇,唰地看向北边屋,眼珠子都要凸出来似的。

    “囡囡,咋了?”罗氏走进院子,手里抓着一把小白菜,看着两个一脸愤慨的儿女问:“咋了这是。”

    “娘。”小五飞扑过去,抱着她的腿闷闷地道:“我们的鱼被偷了一条。”

    罗氏一听愣了,张了张口,下意识地看向厨房,最后说道:“算了,这不是还有吗?一条鱼罢了。”

    “我找她去。”田敏颜却是十分的恼火,杀气腾腾的冲去厨房,罗氏拦也拦不住。

    才进厨房,一阵浓香的味就传进鼻子里,李氏正站在灶头跟前背对着她,一手拿着勺子正吃喝着什么。

    “二伯母,你这是吃啥子呢?”田敏颜冷不防地出声。

    李氏显然被吓到了,咝的一声呼痛,勺子也跌落在灶头上,吐着舌头转过身来:“颜丫头,人吓人吓死人的你知道不?大清早的这是吓唬谁呢?”

    田敏颜冷笑一声,走上前,看了一眼大锅,浓白的鱼汤,一条大鲩鱼在锅里正滚着,赫然就是他们拿回来的那条大鲩鱼。

    “二伯母这是煮汤呢?”田敏颜冷冷地勾起唇角,皮笑肉不笑的道:“这大的鱼,这是打哪买的呀?”

    “哪用买呀?这不是你们昨儿晚带回来的鱼么?俺给捞了一条煮汤。”李氏嘻嘻地笑了一声道:“大侄女,这汤鲜着呢,俺给你乘一碗呗。”

    田敏颜眯了眯眼,长长地喔了一声道:“难怪呢,小五一早就嚷嚷着咱家的鱼被人偷了,这家里进贼了,俺思疑着是不是要报官了,原来是二伯母你给捞了啊?”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